《大剑师传奇》

第10章 生命之义

作者:黄易

热吻火辣地进行着。

分开后,公主羞涩地道:“兰特啊!你很坏,巫帝走了,你仍那样留在人家身内使坏,且还是最坏的那一种。”她终是初尝人道的含羞处子。

我们肢体交缠地在彩光里飘游着。

我向心灵里的百合道:“百合你为这美好的结局欣悦吗?百合微弱的声音在我心灵内响起道:“小情人!百合从未试过像这刻的满足和快乐快好好怜惜公主吧!还有沙艳。不过梦里的你,将是属于我的。我要去了,我的力量只许我说几句话。”

公主的香□又送了上来。

我贪婪地啜吸着。

周围的空间扩大起来,忽然地那些亲切熟悉的形体又在缤纷的彩光里浮在四周结合变化着。

一个威严详和的男声响起道:“我的好孩子们,你们干的事漂亮极了。整个人类的悲惨历史,将因你们彻底改转过来。”

公主羞得无地自容,挣扎着要离开“我”。

我紧抱着她,不让她脱身,同父神达加西道:“父神啊!我们只是在你的引导下竭尽所能吧!若没有你,我们早不存在了。”

达加西的声音道:“我们就像父亲和子女,谁也不须多谢谁,孩子!你的工作才是刚开始,我和单杰尚未完成的使命,都交在你手里,我苦候多年,现在终于可以继续我探索的旅程了。”

公主娇羞地道:“父神啊!你不陪女儿了吗?”

达加西平静地道:“有兰特陪你还不满足吗?我虽离开你们的星球,但我的触觉仍会留意着你们,来日方长,那怕没有相遇的日子呢?你们还有什么话要说?”

我默思片晌,问道:“我们来到这世界上,究竟为了什么目的呢?”

达加西道:“这是个没有人能回答的问题,但或者我可以提供一点线索。”

我和公主聚精会神聆听着。

自从人类拥有智能后,就一直渴望着对这问题有一个肯定的答案。

当人对着令人观止的大地和天空,就为自己神秘的存在煞费思量。

达加西道:“宇宙像生命一样,是生灭的不住循环,每一次的死亡,就是另一个再生的开始。在这宇宙的生死之间,无数的生命诞生了,但又随着宇宙的毁减而消逝,所以找想,生命的一个目标,就是不但要在这宇宙的生灭里达至永桓,还要超越这宇宙的生减,达至真正的不朽。在其一程度来说,这亦是超越宇宙的法门,至于当人拥有不受宇宙生减影响的能力时,会发生什么?正就是我要探索的首要目标了。”

我们听得呆了起来。

对一个人来说,能超越生死,便是等若成了神仙。

可是对不受生死威胁的达加西来说,那已是不屑一顾的事了,他要追求的是宇宙的起始和绝减的问题。

达加西淡然道:“孩子们,若没有其他的问题,我要暂时离开你们了。”

无论他说话的内容如何,他的语气总是那么平和安详,不带着任何情绪,但却绝非冰冷无情,而是含蕴着超然于造化之外的高尚情操。

我不知他仍否可被分类作“人”,但无论如何他是由人演进出来的生命。

与这样伟大的生命对话,我的心神不由自主地激荡着崇慕和依恋的情怀。

公主和我仍在最紧密的相拥里,这时她忘记了娇羞,叫道:“父神!不要走,我还要你多陪我们一会。”

达加西止水不波的声音慈和地道:“我的宝贝娇儿,我对人类有着最深刻不能舍割的感情,不是因为我曾一度和你们同宗同族,而是因为你们有着这宇宙里最高尚的珍物,那就是”爱”。单杰已证明了这一点给我看,现在则再有了兰特和你们。我实体的存在虽会离开你们,但我感觉的触须,仍会时时刻刻留心和看顾着你们。”

顿了顿续道:“何况有兰特在你身旁,等若我亦长伴你身旁,因为他拥有了我全部的精神、记忆和经验;而我则拥有了他高贵和人性化的爱。”

我怕他说走便走,急道:“父神!我还有一个至关紧要的问题请教你。”

达加西平和地道:“现在你最想知道的问题,就是如何能把我的乖女儿百合和死去了的爱人朋友复活过来,是吗?兰特我儿。”

我心颤神动的点头,紧张地等待着。

达加西油然道:“当我和巫帝两败俱伤时,我初时只想制造出一种能对抗巫帝的超人类,可是每一次我都失败了,沙女已是我很成功的实验,可是她们虽像我般可以直接吸取太阳的能量,却像我般不能把这威力庞大的能源转作精神的能量,故难以作巫帝的对手。于是我造了半人半机械的大元首出来,拥有钢铁般的意志和超人的力量,可是他仍被巫帝的精神邪力所征服。”

“于是我以梦族和高山族作蓝本,创造了最完美的实验品,魔女百合。又在她子宫里播下两粒最优良但没有加工的大海族种子,那就是西琪和公主,她们都没有令我失望。于是我可以把对付巫帝的责任全放到她们身上了。”

“接着的事你们都知道了,百合因拥有了高山族和梦族的智慧,想出和兰特结合的方法。使人类在历史上首次出现了最完美的男女结合,心灵肉体合而为一,终于击败了巫帝。兰特你再不是普通的人类,而是拥有着无可分割的爱的超人类。这不是人类苦苦追求的爱的结合吗?世上的男女不是一直追求着这种真正的合体吗?何必还要分开来呢?只要你愿意,又或在你你梦里,你们都可以在心灵的天地里忘情翱翔,享受最甜蜜无间的爱情关系,你试过一次后就知我所言非虚了。”

我苦笑道:“或者是因我未试过吧!但总觉得她是牺牲了,可否告诉我,若想她由我处分裂出去,再成为一个独立的个体,可有什么方法?”

达加西道:“你刚才与巫帝决战时,耗用了沙艳奉献与你的所有能量,所以你现在已不能和百合进行心灵的接触了,也不能再攫有我融入你处的经验和智慧,幸好你现在已能无尽无穷地吸取太阳和宇宙抻秘的能量,过了一段时间后,当你强大起来时,你将可轻而易举地使百合由你心灵和肉体内走出来,回复以前的状况,你甚至可以和任何所爱的人作这种伟大的相存和结合,让彼此互相真正的拥有对方。”

公主凑到我耳旁道:“我也要和你这样!”

温馨多情的软语使我心中一酥,向达加西续问道:“我曾答应巫帝,若有机会,会使她们复活过来,若你走了,我到那里找她们的生命因子呢。”

达加西道:“生命的种子,从不以实质的形态存在,她们只是一种生命的能源。当男女交合,精子和卵子结合时,会产生出一能爱的能量,这能量像一个烙印般,在这片生命的汪洋里烙下了生命之印,攫取了生命的力量,使精卵结合成胎,产生出新的生命。所谓存在于我生命之库内的种子,只是对这些生命烙印一种纯粹的记亿,而这些记忆已深植于你心灵内,当你能通往这些记忆时,便可以模拟出特定的烙印,在这生命的能源里烙出你记忆中的生命来,那时你也将使凤香、沙娜、年加、父亲等像从前般活过来。”

我深吸一口气,叹道:“这真是太好太美妙了,到现在我才明白生命是不会灭亡的至理。”

达加西道:“好了!我可以把你们和沙艳迭到任何想到的地方去。”

公主刚刚“脱难”,娇羞无伦,软声向我求道:“我们在月牙出恭送父神吧!”按着低声道:“你这么多妻子,分多点时间只陪我和沙艳两人不是很好吗?”

她既是我的初恋情人,又吃尽了劫难苦头,我怎能拒绝她的要求,点头答应。

倏忽后我们发觉站在月牙出的峰顶处,身旁还有喜出望外的半躶美女沙艳。

我离开了公主灼热的身体,把两女搂入怀里。

向下俯砚。

圆柱体一齐往内收缩,强烈的红光高起,父神的身体向内凹去,忽又膨胀起来,变成一个圆球。

“轰!”

一声骛天动地的爆晌,天摇地动般,一道鲜红的光柱以惊人的高速,冲天而上,破开了云层,瞬眼间消失在高空极限的深处。

但破空而去留下的奇景,仍在眼前。

我们魂荡魄摇,跪了下来。

我的神思飞回到离开日出城的亡命奔逃,与西琪、祈北的巧遇,神伤魂断里到了望月城、魔女城外之战、净土之行、重回帝国、巫国的征战争雄,最后终于到了眼前这神秘的废墟。

如烟往事,一一重现眼前。

我终于完成了几乎是绝不可能完成的使命。

由一无所知,以至乎现在亲身参与了复兴人类,使人能在进化的长路上迈出通往宇宙第一步的大业。个中苦乐,真是一言难尽。

我对宇宙并没有任何野心。

只要能和这些心爱的人儿们、朋友们快乐地在圆球上生活直至宇宙的终结,已是梦想不及的美事。

但既然上天把这样的使命加诸我身,我亦会尽力不负所托。

有一天,当人类进化至某一阶段,可随每一个人的意愿,任他们选择自己应走的路。

一切都将基于爱而出发。

那不单是同类的爱,也是对异类的爱,对所处广袤无边的宇宙之爱。

冉没有仇恨。

我们呆看着眼前的神迹,好一会后才懂站起身来。

两女痴缠地紧贴着我,使我满是幸□安逸的感觉。

由这刻开始,我再没有半点心事,可以尽情享受幸福的爱情和友情,再不用担心有一天这些宝贵的东西会失去了。

这是多么美妙的结局呢?

我不再用为生命的意义而苦恼。

那不是说我真的明白了。

而是我的眼光扩开了。

生命的本身已是最动人的事了。

我向两女道:“走吧!”

沙艳吻了我一口道:“我永远也要陪在你身边,记着一有空你就要像前晚在地穴里那样对待我。”

我失声道:“一有空!天呀!那我岂非时时刻刻都要和你相缠一起?因为以后有的就是空闲呀。”

沙艳理所当然道:“那你就看看怎样分配这些空闲吧?”

我拥着她们便想往山下走去。

公主不依道:“这样赤身躶体,我怎也不肯走,兰特你快变套衣服出来给我。”

我愕然道:“你难道不知我什么本钱都用在拯救你这娇贵的公主一事上吗?就算我回复了能量,可能亦不懂怎样变套衣服出来。”

沙艳笑道:“公主放心吧!在这里以南三十理处,有一批曾误闯到这里的游民留下的行李,给我们藏了起来,让我到那里找套衣服出来给你,顺便和兰特在灼热的流沙里沐浴和温存吧。”

公主兴奋得吻了吻沙艳。

太阳高照下,两女欢天喜地随着我去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剑师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