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剑师传奇》

后 记

作者:黄易

我们轻松地在滚滚黄沙上漫步。

沙漠再不是令人生畏的地域,而是美丽无比的动人天地。

尤其有两位娇娆相伴,更不感丝毫寂寞。

个中温馨酣畅,自是难以尽迷。

每晚歇下来后,我们便躺在沙上,观看着神秘艳丽的夜空,看着月亮升上地平,与点点星光争辉斗妍。

而每晚我也在思索着宇宙存在的真相。

吸收了多天的太阳能后,我的能力倍增,父神溶入我心灵“记忆”,开始片段地进入我清醒的意识里,使我以一种全新的态度去认识这□秘莫测的“宙宙”我把胸中所知所感,传往两女的心灵里,共享着无比的乐趣沙艳一贯的冷漠亦逐渐融解开来,使我愈来愈陶醉在她的独待的风情里。

二千多年在沙漠生活的经验,使她对沙漠的认识,超出了任何游民,每粒沙在她来说都有着本身的故事,听得我和公主津津有味。

公主则是娇嗲无限,终日缠着我撒娇撒疑,那种乐趣,实是任何妙笔亦难以描迷其一十五天后,沙中绿境终于在望。

沙艳叫道:“看!有人正向我们走过来。”

这些日子来,我的警觉减低至近乎没有的程度,只顾着逗这两位美人儿欢心,闻言往前看去,狂喜道:“那是花云和淡如。”

两女终□不住相思之苦,迳来寻我这好夫郎。

可以想像她们旅途的艰困。

我拉着公主和沙艳狂奔过去。

花云和淡如亦发现了我们,哭着笑着迎了上来。

淡如这“妖女”不用说,连一向淡定雍容的花云祭司亦全不理会要维持往昔那种仪态,用尽所有气力踏着黄沙奔来。

转眼间两女哭着扑入我怀里,却连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只懂死命搂着我。

香吻雨点般洒来。

看到含笑旁立的公主和沙艳,她们怎会还不知我大获全胜呢?

喜上加喜。

淡如忽地半疯狂般扯脱我的衣服。

我呆道:“淡如你做什么?”

花云狠狠咬了我耳珠一口道:“我们两姊妹早下定决心,若能见到你,无论在什么地方,定要不顾一切和你缠绵至死。”

公主和沙艳雀跃道:“我们也要像你们这样,兰特很久没有和我们相好了。”

我失声道:“很久?三个小时前才和你们做过。”

公主咦道:“还不算久吗?”

不用我说,这段离开沙漠的旅行,变成了春色无边的爱情之旅。

神思恍惚中,日子飞快地流逝。

日出月没、寒热交替。

在我们仍沉浸和陶醉在爱河中时,捕火山脉傲然横亘前方。

我想起了当年和采柔、大黑、飞雪心情沉重地攀过这有着截然不同两边脸貌的大山时,真是前尘往事,不胜感触。

但生命真的从未试过像眼前这般惬意美好。

我们刚抵山脚下时,一大群人由山上迎下来。

包括了我所有娇妻爱儿,包括久违的历菲菲、红石、红晴、灰鹰,竟意外地还有巨灵、战恨和他们的妻子群。

跑得最快当然是大黑,箭般窜入我怀内。

按着众娇妻哭着拥土来。

先是红月这小妮子投入我怀里。

我学着战恨所竖立的“先贤典范”,肆无忌惮地在她愈发丰满成熟的娇躯上下一阵揉捏,问道:“男或女?”

红月给我弄浑身软柔、颤声道:“是个宝贝女儿,像妮雅的那么美。”

采柔等全激动得流着欢喜的热泪,挤了土来。

战恨高叫道:“大剑师你需有一百只手,才可以同时安慰她们。”

红石、巨灵全笑骂起来。

那种震撼人心的欢笑和热泪,使最坚强的人的眼睛都湿润起来。

巨灵振臂高呼道:“大剑师啊!你的功业将永垂不朽,千百世后的人都不会忘记。”

众将兵一齐拔出刀剑,同我致敬。

我和众娇妻逐一拥抱热吻。

搂完西琪后,公主过来拉了她进怀里,爱怜地道:“究竟你是我的妹妹还是姊姊呢?”

我失笑道:“这笔糊涂帐,只有百合才能解答了。”

西琪一震道:“母亲呢?”

公主忙把她拉往一旁详细解释。

我拥着雁菲菲,不理她的娇□,示威地亲热一番,让红晴等看到她娇羞动人的另一面,才向淡如花云笑道:“幸好她们没有下了你两个那种决心,否则我现在身上连一丝布都没有了。”

众人似明非明地望向两女。

淡如小嘴一噘,作了个有好气没好气的娇媚样儿。

花云想起自己以前保持的尊贵形象,立时脸红过耳,狠狠瞪了我一眼。

红石道:“净土所有你的好朋友,全集中在捕火城等你,我们快回去吧!”

红晴叫道:“我要和你两位新来的妻子跳舞,顺便教她们不要跟你其他贵妃学坏。”

欢笑起哄中,我们浩浩荡荡越过捕火山脉,往捕火城去了。

途中我问雁菲菲道:“我们的房子盖得怎样了?”

雁菲菲先是娇羞嗔怨道:“刚才你那样公然对人动手动脚,我真想以后也不睬理你了。”旋又欣然道:“那是在捕火城外西南十二哩处,今晚宴会完毕,我们可回家了。”

我夸奖了她一番,弄得她喜翻了心。红月策着一匹通体雪白,但蹄甲处全是乌黑长毛神骏之极的马儿,便挤进我和姣姣之间,示威地一挺胸膛,好像在说!“我红月小姐是否长得更诱人了。”

这成了人母的小妮子,终还不脱娇痴稚气。

另一旁的采柔和妮雅见我注□着马儿,齐声娇笑。

采柔道:“我们都猜错了,飞雪和他的黑美人生出来的儿子,原来是匹四蹄踏炭!”

我看着飞云的后嗣,记起飞雪在沙漠里力竭而死时凝望着我的眼神,心中一阵抽痛,暗下决心,当我的能力足够时,我定要把它复活过来,还有我的家人、朋友,当然包括了凤香和沙娜。

到了捕火城时,场面的热闹更不用说了。

大祭司领着净土的所有祭司大公将领由城迎迓,人民夹道欢呼。

当晚在妮雅那所我熟悉的大公府的主殿里,举行了盛大的舞宴。

可是最终却没有人跳舞,因为代我把整件事详细交代后,众人都听得目定神呆,痴了起来。

谁可梦想得到其中包含着这么诡奇莫测的斗争?

谁可猜到人类可以有这样令人振奋的一天。

宇宙和永桓的大门已为我们打了开来。

大祭司缓缓道:“大剑师!你准备怎样推行这个改变人类的梦想?”

我沉吟半晌,道:“我想先放一段日子假才说。”

众人哄然大笑。

众娇妻雀跃不已,我的假期不用说是要来和她们共享的。

战恨道:“净土确是个休假胜地,让我和巨灵、红晴等安排一下你的度假节目吧。”

众妻纷纷笑骂。

战恨旁的采蓉亦不依地向他大发娇嗔。

我向大祭司道:“我老了,待我休养生息,身体好了点后,再在净土训练一些人,让他们到四处工作,我则作幕后的指挥。”

这次连大祭司、灵智等亦失笑起来。

巨灵同意道:“大剑师的话很有道理,我们都吃够了苦,所以再吃不得苦,便让不怕吃苦的年轻小伙子代我们吃苦吧!”

战恨接道:“我们这批老骨头,幸好仍能挺得住偎红倚翠之苦。”

狗口长不出象牙的家伙话儿一出,众女全飞红了俏脸,尤其是花云。

只有沙艳若无其事。

事实上当众人知道她活了二千多年后,连战恨如此肆无忌惮的人,对她亦是必恭必敬,规行矩步。

我向巨灵和战恨问道:“帝国的情况怎样了?”

战恨抢着道:“事实我们都不太清楚,因每到一个地方,我们都只是饮宴玩乐,那有时闲去观察巡视,何况闲来还要玩那爱的游戏。我曾吩咐巨灵着他负责,可他却失职了。”

巨灵气忿地诅咒了两句后,笑骂道:“和这小子在一起只有他占尽便宜。”顿了顿正容道:“情况似乎非常理想,我们遇到的人都充满着希望生机,我甚至找不到获带兵器上街的人,至于我们闪灵和夜狼两族,忽然间得到这么大片肥沃的土地。喜欢还来不及,那有时间去理别的事。”

丽清笑道:“有你兰特大帝一天,绝没有人敢兴风作浪,谁不怕会惹得你不高兴,招来大祸呢?”

我失笑道:“不要说得我像巫帝般可怕。”转向灰鹰道:“小子你也应该回小洋洲看看,顺便教育他们,不过途经帝洲时,最好帮我把翼奇的两位净土爱人给送去,那是我答应了他的事。”

灰鹰答道:“我正有此意,如此明天我动程归国了。”忽又有点不好意思道:“至于翼奇的女人,我早使人送到他那里去了,那是我私下应承了他定要办到的事。”

罘人轰然大笑起来。

我亦有点尴尬,因为我真的忘了,到现在才记起来,幸好翼奇和灰鹰早有约定,减去了我内疚的感觉。

巨灵向采柔眨了眨眼睛,又同小鸟依人般挨在战恨旁的采蓉扮了个鬼脸,才转回对采柔道:“柔儿啊!我终于找到闪灵族另一位美女,她的美丽能与你相比呢!”

采柔欣喜道:“那真是好极了!”

红月嗤之以鼻道:“我才不信能美过我们的小采柔。”

龙怡挑战道:“既然有这般美女,为何不带到净土向我们示威?”

叶凤多情地啾了巨灵一眼笑道:“真的是惊人的美丽,可惜人家小姐现在只得十五岁,巨灵他还要多等一两年。”

□人大笑。

战恨喘着气道:“你这小子最好把她随身获带,否则给馋嘴的猫儿偷吃了,才知道什么是痛心疾首。”

巨灵胸有成竹道:“放心吧!我已公布了回去后便娶她为妻,谁敢动我的宝贝。”

叶凤笑道:“巨灵他费了三天三夜向那位小妹妹输进爱能,弄得人家对他神魂颠倒。故此信心十足,没有丝毫担心。”

我失声道:“我传授你们的功能,原来都拿作泡妞的用途?”

又再一阵哄堂大笑。

我感到轻松无比,同战恨等道:“你们的净土语说得那么好,在这里定是大有斩获吧。”

妮雅道:“你放心好了!有红晴这出卖净土美女的叛国贼在旁协助,怎会亏待了和你同样好色的兄弟。”

红晴抗议道:“我只是尽地主之谊吧了!约诺夫、龙歌、秀青等谁不是帮凶,为何只提出我一个人加以针对。”按着向我眨眼道:“大剑师!我有些非常拣手的货色要向你进贡,保证你大为欣赏。”

众娇妻纷纷笑骂,乱成一片。

巨灵向我道:“魔女城已重建起来,快要完成,明春将要举行第一次会议,各人都想由你主持。”

我点头道:“不若我们派人向大小洋洲送出讯息,让整个圆球的领袖都来开会,奠立真正的和平。”

大祭司首先赞成道:“这将是人类历史上最大的盛事,净土定会参与。”

红月鼓掌道:“好了!红月有机会旅行去了。”

龙歌向巨灵霎眼道:“你最好看看十五岁以下的闪灵女还有些什么好货色,留几个给各位叔伯兄弟。”

巨灵呵呵笑道:“一定一定,我明白地主应尽什么谊的了。”

龙怡骂道:“我这大哥除了女人外,脑里什么东西都没有。”

约诺夫笑道:“这是人剑师的教诲,由今天开始,这世界只有爱而没有恨,我决定把弯刀对了,只以赤手空拳去这爱的世界闯闯,趁着仍是男少女多的大好时机,成就一番爱的事业。”

罘女为之气结,却又说不过他。

公主这时伸了个懒腰,同沙艳打了个眼色。

沙艳站了起来,淡然道:“夜了!我要回房和兰特相好了。”

众人全愕在当场。

战恨拱手道:“沙大姐!战恨小子甘拜下风。”

罘人忍不住狂笑起来。

的确夜了。

还有什么比一个家更使人暖在心头。

我兰特自一籍籍无名及无家的人,变成了大剑师,现在终也有个家了。

我和罘妻儿离开了捕火城,趁着月色,在美丽的夜空下,穿过平原,往家进发。

当我们跑上一个小山丘时,勒马停定,看着星光下躺在前方一个美若人间仙景的心湖,一时看得痴了起来。

那是一见锺情之湖。

各种奇花异树,团团环湖分布,姿态之美,教我倾心不已。

在湖东的密林里,隐见房舍连绵,和平安逸。

这就是我兰特的家。

若能在此和众妻儿活至永桓的尽头,什么宇宙的秘密我也无暇理会了。

便让有兴趣的人去做吧!

青青在我旁轻声道:“我们都不敢来看这个美丽的家,因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后 记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