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剑师传奇》

第12章 黄沙浴血

作者:黄易

我们出发的时间是午夜时分,这也是自称伟大旅行家后代的年加的策划,尽量避开正午时沙漠可怕的酷热。

日夜由踏进沙漠的一刻颠倒了过来。

当破晓前朦胧的光线洒在大地上时,我们穿过砾土带,踏上幼细得像花粉的沙粒。

一轮红日从我们的右方冉冉冒出头来,曙光照在眼前无尽无穷的沙海里。

使人颤抖的漠夜寒凉由迅速提升的温度所取代,不一会我们已像在蒸笼里的可怜动物,大黑将大舌吐出来,死命地呼吸着,只有千里驼和飞雪仍是那样悠悠闲闲,想回到了熟悉的故乡那般。

爱聊天的年加和其他净土人沉默起来,眼神呆滞地望往前方。

时间愈走愈慢,最后似乎完全静止了下来,天地也像没有任何改变,所有眼前不断出现的景象,只是刚才景象的一个重覆。

采柔的俏脸发着光,因为昨天黄昏时,她终于得到了她一直想得到的东酉,我对她没有保留的爱。

我感到有种解除束缚的快乐和轻松,一直以来,我用尽种种方法,压制自己对她的热恋,但忽然间,在沙漠和绿野的交界处,在夕照的余晖下,在飞雪和大黑的戏逐声中,我悟通了时间和命运的无情,我若不能掌握眼前的一刻,将来当这一切失去时,我只能在悔恨里渡过。

于是我像面对大敌般一往无前,向采柔说出了心底的真话。

在太阳升上中天前,我们安营休息,在年加特制的帐蓬里,苦抗沙漠的炎热,人畜喝水进食,午后再继续行程,黄昏后又停下来休息,午夜后再继续行程,如此停停行行,十多天后挺进沙漠的腹地里。

眼前景物又变。

纯朴单调的沙漠终于起了变化,平坦的细沙变成了沙石和砾石组成的大平原,光秃秃空旷平坦,强风一阵阵地刮过,咆哮怒叫,我们跳下千里驼和马,拉着它们以长头巾护面,匍匐地弯着身子,一寸一寸地前进。

永无休止的旅程,使人想想也感到气馁。

唯一令人安慰的,就是君临大地的太阳,会偶而暂时躲进了乌云背后,使我们稍减炎热的凄苦。

四个小时后我们到了秃原的尽处,外面再不是平坦的沙原,而是像女人rǔ房般起伏着的沙丘,沙丘的尖峰是阴阳分明的沙峰,造成一望无际起伏有致的一道道弯线,壮观非常。转头回望,连云峰像一座小石柱般,在地平的另一边冒起头来,遥望着我们这沙漠里微不足道的小虫般的旅队,风势逐渐平息。

“噼啪”!

采柔的空坐骑前蹄一软,无力地仆倒地上。

我心中一震,停了下来,叫道:“在这里扎营吧!”

我蹲下来,看着采柔的马口吐白沫,心中升起一股令自己痛恨的有心无力感,抬起头时,见到采柔苍白的脸。

采柔咬着嘴chún,没有作声。

年加带着另一个净土人过来,由这叫巴刚达的净土人检视采柔的马,他口中咕哝着,好一会后,摇了摇头,站了起来。

我沉声以净土语道:“怎样了?”

年加道:“巴刚达是驼畜的专家,他说这马过度劳累下受暑气所侵,活不成了。”

采柔软弱地坐了下来,伸手搂着马头,将俏脸贴在马颈的鬃毛里。闭上眼睛,轮廓分明的俏丽侧面,今人觉得有种凄然之美。

我们沉默下来。

大黑走了过来,将头钻进采柔怀里。

我背转了身,不忍再看。

那晚我们围坐在篝火前,烧着狼粪和由雨林取来仅余的柴枝,大家均情绪低落。

年加道:“由明天开始的三十天内,是最危险的一段路程,不但因为变幻无常的天气,来无踪去无迹的沙暴,还有是我们会经过沙盗众居的‘漠中湖’绿州附近,我们必需在那里补充食水和休息。”

我道:“你们并不是第一次经过那一处,沙盗若要动你们,不是早动了手吗?”

年加道:“没有人敢直接到漠中湖去,幸好绿州的地底藏着丰富的水源,所以在漠中湖外方回百多里的地方,有无数较少的绿州,我父亲曾在其中一些小绿州打了几口井,就是靠那些井,我们才有可能在中途得到补给,这些井均掩藏得很好,连沙盗也不知道,又或无暇理会。”

年加顿了顿又道:“就是在其中一口水井附近,我们遇上了大元首……”

众人面上均露出惊怵悲痛的神色。

采柔搂着大黑,同缩在一张羊毛皮毡裹,对抗着宿夜的冰寒,轻声道:“沙盗是否真的那样可怕?”

年加道:“沙盗最可怕的地方是像沙漠里的风暴般,每在你最意想不到的时候突然出现,跟着是疯狂的杀戮,抢掠,姦婬,住在沙漠边缘的净土人都被迫迁往内陆去,沙漠之王杜变的名字,能使净土人的婴孩止哭。”

我的心却在想,大元首虽是如魔女所言,半人半机械的怪物,但观其起居饮食,他仍要像人般进食饮水和休息,甚至有性的慾望,所以他未必能贸然穿过这沙漠,否则为何要到水井去寻水。如此看来,他留在大沙漠中这唯一的水源附近养伤的机会仍是相常大,假设事实确是如此,那我们两人间的恩怨便可在进入净土前解决了。

可是我却恐惧事情不是那样。

说到底,年加口中的玛祖祭司在七百年前写下的预言,鬼魂般在我脑海深处作祟,因为若果问题可以在进入净土前解决,那我便可不须进入战事连绵的净土,玛祖祭司的预言亦会落空。

所以倘若真无一物能逃过宿命之手,我便注定了要进入净土,去体验这经历了数千年春暖花开后进入了嫩冬的人间乐土,只有神才能创造出来的美丽邦国。

唯有大元首才能引我进入净土。

所以应该是无论如何,我也不能在到达净土前杀死大元首。

这个想法,使我痛恨起那预言来。

人是不应该知道命运的存在的,我现在正是那受害者。

尤其是带着“无尽的哀伤”那一句,更使我心神战栗,什么会使我无尽哀伤?

脑海里升起了“采柔丘”,采柔指定了用来埋骨的香冢,心中抹过一道强烈至使我呻吟的恐惧。

采柔道:“大剑师!你的脸色很难看!”

我勉强一笑道:“可能是累了点。”转向年加道:“相信我,沙盗来时我保证他们不会觉得好受。”

年加拚命点头道:“这我绝对同意,有你在,我倒想会一会那群神出鬼没的沙盗,但想起危在旦夕的净土,又不敢节外生枝,让那些坏蛋多走一会运吧!”

这年加已完全拜服在我的剑术下,因为在他心中我就是净土先辈顶言的圣剑骑士。

我恨那预言,恨玛祖为何要泄漏天机。

二十天后,我们在筋疲力尽,缺水缺粮下,抵达了离漠中湖北四十里的第一口水井,在滚滚黄沙里,今人不能置信地有一块方圆达四里的小草原,疏落地长着树木。

到了这里地势开始有起伏,使无物不掩盖的沙粒难以尽情肆虐。

绿州四边是一些沙岩,小甭丘和一座由巨岩堆成耸上着像顶帽子的小山,教人印象深刻。

年加等齐声欢叫,策着千里驼急走过去,飞雪不待我吩咐,抢头而出,不片刻已踏足柔软的草上,在被黄沙闷得发慌的三十多天后,植物的油绿色实是天下无双的视觉享受。

众人不待吩咐,扎营生火,取水于井。

采柔脸色惴惴走到我身边,低声道:“他们准备宰一头千里驼来吃。”

我耸耸肩膊,表示这是无可奈何的事,忽地发觉不见了大黑,奇道:“大黑到那里去了?”

采柔皱眉道:“我正想告诉你,大黑很是反常,喝完水后,不但不缠着我要东西吃,还四处狂嗅,对着山那边喉咙咕咕作响,像那里有什么可怕的事物般。”

我心中一震,像捕捉到某一模糊的概念,但总不能具体地描述出来。

采柔呆望着我。

“汪汪汪”!大黑叫着走了过来,直到我面前,前脚扑上我的胸膛,向着我狂吠几声,又往那座帽子山走去,转过头来,再向我狂吹。

蓦地心中模糊的影子清晰起来。

我知道大黑发现了谁?

是大元首。

他就在那帽子山处。

事实上我以前也隐隐想到这个可能性,因为大黑当日既能带着采柔追踪上我,自然也可以带我追上大元首,因为大黑是大元首血腥手下的唯一幸存者,对大元首的气味可说是熟悉之致,深刻之极。

这些念头闪电般掠过我的心头。

我狂叫道:“飞雪!”

飞雪放弃了地上的嫩草,向我奔来。

翻身上马。

采柔扑了上来,扯着我的腰革惶恐叫道:“大剑师你到那里去?”

我淡淡道:“去杀死大元首。”

采柔浑身一震,叫道:“带我一道去!”

我微微一笑,俯身低头吻了她脸蛋一下道:“采柔我爱你,你是照耀着我冰冷心田唯一的太阳,我不能让你受到任何伤害,我答应你,兰特一定会活着回到你的身边来,每晚最少和你造爱一次。”

采柔放开了手,茫然望着我,泪珠不受控制地流下脸颊。

整件事发生得太突然了,使她不知应怎样去适应和反应。

忽然间我便要和她分开,独自赴生死未必之约。

其他人走了过来。

年加叫道:“大剑师,无论你要到那里去,现在都不是时候,你看!”

指向帽子山后的天际。

我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

这时尚未过午,但那边天际原本清澈澄蓝的天空竟变得昏黄污浊,尘土像静止了似的,我一呆道:“沙暴?”

年加道:“没有人能在沙暴中找另一个人,照我估计,不出两个小时,沙暴便会来到这襄,你若循那方向走,会更快遇上。”

我望着三里许外的帽子山,冷冷道:“有一个小时已足够了。”接着向那些净土人喝道:“给我拉着大黑!”

当下有两人抱紧大黑,想用绳索套上它的颈,岂知大黑露出两排森森白牙,吓得两人连忙松手。

我沉喝道:“采柔!”

采柔悲叫一声,往大黑跑去。

当采柔搂着大黑粗壮的肩颈时,大黑停止了挣扎,向着我呜呜哀鸣,眼中射出期待我带它一起去的神情。

一夹马腹。

飞雪仰天狂嘶,放开四蹄,全速往帽子山的方向奔去。

那是这附近唯一可以藏身养伤的地点。

飞雪足有三十多天未试过这样尽情飞驰,马股后带起一卷尘烟,旋风般穿过绿州,踏足黄沙之上。

长空愈来愈阴沉,在逐渐加强的风势和漫天而起的黄尘里,太阳失去了她灼热的力量,显得那样地无能为力。

视野愈来愈模糊。

在踏上帽子山旁的石岩地层上时,我看到了沙堆上露出了几只死去千里驼的小半尸骨,使人自然地联想到死亡和不祥。

飞雪愈跑愈快,帽子山近在眼前,整座山几乎是由沙岩组成,寸草不生,只在几处太阳不能整天直射的地方,长出了一些板针状的沙漠植物。

“叮”!

背后魔女刃响叫示警。

我心中狂喜,大元首果在此处。

冒着愈来愈强的风势,飞雪速度略减,但仍是非常疾速。

我回头望往绿州,采柔等早消失在漫天的尘土里,我收慑心神,回过头来,绕着帽子山脚,往她背对着绿州的一边奔过去。

我直觉到大元首正在那里等待着我。

一绕过山角,我几乎是立即看到大元首。

他站在山上一块突出的大石上,手上拿着一把怕是从闪灵人手上抢来的重剑,黑盔黑甲,就像地狱里偷跑出来的可怕魔鬼。

狂风中,铠甲飞扬。

我跃下马背,抽出魔女刃,厉叫道:“大元首!”

大元首狂笑道:“好!兰特,你比你父亲更有种。”

我拍拍飞雪的头,示意它走到一边,我却往大元首站立处奔过去。

大元首冷冷道:“何用你上来!”离石一跃,跳往离他站处最少低了一十□的另一块石上,落地时轻仆前少许,才再站定。

这动作虽轻微,但怎能瞒得过我,大笑道:“想不到你的伤道今天仍未好!”

大元首眼中抹过森厉的光芒,沉声道:“即管未好,仍能宰了你这小子。”

抬头望向十多尺上的大元首,这个距离使我们在任何一方采取主动下,便可短兵相接。

我停了下来,逆着风大叫道:“你不是不想逃,而是知道逃不过飞雪的四条腿,所以才不惜背城一战,是吗?大元首。你早看到我来了。”

大元首道:“是的!我看到了飞雪,看到了你,但我却没有丝毫畏惧你,魔女已死,天下再没有人能制止我,你也不行。”

风势愈来愈急劲,挟着风沙打过来,使人眼也难以睁开来,但大元首屹立风中,却是全不受影响。

不能再拖延了,我狂喝一声,往上跃去。

大元首一声长啸,重剑迎头向我劈下。

我举剑迎格,心中大奇,这一剑乃有去无回之势,难道他不怕我的魔女刃。

念头还未转完,一块巨石当胸激射而至,当我醒悟到是大元首用脚踢起巨石时,已来不及避开,急忙间扭身以肩头迎往巨石,再一沉气往下堕去,同时收刃以剑柄撞向巨石。

“啪”!

巨石被剑柄撞了一下,稍减速度,才批上我的肩头,闷哼声中,我往后翻跌。

左边身几乎痛得麻木过去。

“蓬”一声我掉在先前的岩石上,再翻落下面的沙丘,跌个结实。

大元首长笑跃下,重剑发出“嗤嗤”响声,无孔不入地向我刺来。

我忍痛在地上翻滚,连避他十多剑,幸好他的步履有点迟滞,显示他仍未曾从我那一剑完全回复过来,饶是这样,我也给他杀得险象横生,若非他对我的魔女刃忌讳甚深,早要了我的命。

“叮”!

我使出了一下精妙绝伦的手法,终于点上了他的重剑。

重剑荡了开去。

沙暴愈吹愈急,刮得沙粒漫天飞扬,身边的沙子像激滑般旋转着,人便像在惊涛骇浪的中心点。

大元首暴喝一声,再次扑过来,两目凶光毕露。

我不敢张口叫嚷,因为一张口,沙子便会往里灌,默默从沙上弹起,闪身避过大元首横扫过来的一剑,“叮”一声,刃尖再次挑在大元首的重剑上。

大元首对魔女刃确是深存顾忌,收剑猛退,隐入了漫天风沙里,只余下一个模糊的影子。

这时四周全隐没在茫茫的沙海里。

我竭力站稳身子,顶着不断袭来的狂风。

以万亿计的沙粒不停在飞旋狂舞,钻入我的衣服里,刺痛着露在战甲外的每一寸肌肤,侵进鼻耳里,更迷住了我的眼睛。

忽然间我发觉大元首不见了。

一阵风沙打过来,我不由闭上了眼睛。

“叮”!

魔女刃发出警号。

剑手的直觉使我回剑后劈。

“锵!”

虎口剧痛。

大元首往后急退,手中只剩下半截剑。

我将魔女刃交往左手,冒着风沙往前迫去,“铿铿锵锵”,大元首连挡我十多剑,直至只剩下一个剑柄。

我待要再补他一剑,一道沙柱应大元首脚踢而起,冲面迫来,无奈下我俯身避过,大元首已退入茫茫风沙里。

他想逃走。

蹄声响起,通灵的飞雪奔至身后。

我连忙翻身上马,心想任你大元首如何快,也快不过飞雪,就在这时微弱的吠声从左侧传来。

心中一震,这不是大黑的叫声。

扭头往声音传来处去,风沙中一团黑影向我冲来。

大黑出现在马下,头顶有一道伤痕,正流着鲜血,向着我狂吠。

我忘了大元首,一把搂起大黑,抱在怀里,策着飞雪往绿州奔回去。

保护采柔比杀死大元首更重要。

风沙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当飞雪踏上绿州时,空气中虽仍充塞着沙屑,但景物已清晰可见,亦让我见到目呲慾裂的悲惨场面。

绿州已被鲜血染红。

所有和我同甘共苦的净土兄弟全倒在血泊里,千里驼却一只也不见。

我搂着大黑跳下马来,逐个尸体去翻看,心中的怒火悲愤冲天地狂烧着。

最后我找到了年加,他身上最少有十个伤口,一条手臂被活生生斩断了,但奇迹地有轻微的呼吸。

我狂叫道:“年加!”

年加无力地睁开眼来,见到我精神一振,喘道:“我知道你会回来的,我知道……”

我悲叫道:“谁干的!”

年加道:“是沙盗,他们掳了采柔□去,你快追!”

我断然道:“让我先救你……”

年加摇头道:“我不行了,他们抢走了珍乌石,求你给我取回来,送去给拉撒大公爵……”猛烈咳嗽起来,眼耳口鼻全渗出血。

年加口chún颤震,我连忙凑下去,听到他微弱的声音道:“我很……快乐,我是为采柔而战死的……”声音中断。

我悲痛地将年加搂入怀里,但却搂不住他失去了的生命。他的血染红了我的征袍。

沙盗!

我兰特若让你有一人再活在世上,我便不再称为大剑师。

这仇恨只能以血来冲洗。

飞雪永不疲累地驮着我和大黑在大漠上飞驰。

我追了足有三个小时,茫茫黄沙仍是渺无人迹,但我却知离敌人愈来愈近,我不敢想会有什么可怕的事发生在采柔身上,只是强迫自己脑内保持空白,除了一个愿望,就是追上沙盗,尽杀至一个不留。

太阳像铅球般沉往平地之下,天气明显地转凉。

我向着横亘前面,从沙里冒起的一列沙岩形成的长丘奔过去,炊烟正从丘后袅袅升散。

血在沸腾着。

采柔!假设你仍在生,我会救你出来,,假设你已死了,我将为你报仇雪耻,以他们的鲜血洗刷你所受的侮辱,再将你的尸骨带回去,葬在采柔丘上。

两枝大笨矛到了我左右手里,往丘顶冲上去,再下去时,便是浴血决战的时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剑师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