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剑师传奇》

第06章 威慑大地

作者:黄易

黎明终于来临。

但黑叉人的木堡仍在焚烧着,浓黑的烟直冒上天,变成厚厚的乌云,遮盖了大半边的天空。加上晨雾,视野模糊之极。

我和红晴伏在一个小山岗的丛林里,窥看着黑叉人的大灾难。

红晴道:“今次黑叉鬼的损失惨重之极,木堡里囤积的物品粮食和攻城的工具全部付诸一炬,人命的损失更是难以估计。”

我顺口问道:“你的手下到了那里去?”

红晴神色一黯道:“战死的战死,被杀的被杀,假若他们不是要利用我来威胁打击我父亲,早将我于掉了。”他脸上现出痛苦和悲痛的神色,显见黑叉人对付他手下的手段,确使人惨不忍睹。

我道:“他们是否逢人便杀?”

红晴道:“除了年青的女人和小孩,凡成年的壮丁或老人都一个不留,由登陆开始,他们便在进行对我们灭族的政策。”顿了一顿低声道:“幸好你来了,大剑师,谢谢你!”

只有痛苦的经历才能使人成熟和长大,我深切明白红晴的感受,拍拍他肩头道:“我也要谢你,若非你的谎话说得这么精采,也骗不倒黑叉人将魔龙血运人堡内,你实在为净土立了大功,是了!你的伤势怎样了?”

红晴脸一红,诚恐道:“都是皮肉伤,我还受得起,大剑师,我发誓永远也不会骗你。”

我点点头,细察在木堡旁仓惶奔走的黑义人动静,吁出一口气道:“假设我估计没有错,所有在木堡内的战马均被烧死,人命损失在三至四万之间,这黑油真是可怕!”

红晴一愕道:“你怎知他们死了三至四万人?

我道:“黑叉人建之大木堡,不但为了囤放物资,还是一个供左令权和工冷明两军轮流休养生息的地方,左令权军力在五万左右,你看现在于木堡外重整队伍的黑叉军,兵不过万,可知最少损失了三四万人,这还不包括他们后勤人员在内。

红晴道:“我们现在应干什么?”

我微笑道:“好好睡上一觉!”

红睛道:“什么?”

我解释道:“妮雅和田宗的一干战士,现在应已和灵智、候玉和泽生的九千战士会合,一见木堡起火、便会率众攻来,现在随时会到。”

红晴现出兴奋之色,旋又皱眉道:“可是工冷明的大军,见到木堡势危,必会抽军回来,兵力仍比我们强大得多。”

我微微一笑道:“这样的浓烟,附近百哩之内的人谁会看不见,你父亲若不懂趁机衔着尾巴追杀丁冷明,就不是净士四大名将了。”

红晴肯定地点头,道:“是的!我最清楚父亲,他绝不会放过这机会。”他略撑起上身,回头四望,噢一声叫起来,喜道:“你看!”

只见右后方远处尘土飘扬。

我一眼望去,大感不妥,首先是这支队伍军容不整,旗帜完全欠奉,又以步兵为主,兼且兵力至少达二万之众,怎会是妮雅的部队。

红晴也看出不妥,道:“难道工冷明这么快便来,可是方向不对呵!飘香城是相反的一方才对。”

我心中一动,“呵”一声起来道:“我知道了,是席祝同剩下来的败军,重整后到这里来。”

几乎是同一时间,我们两人齐往左后方望去,妮雅旗帜鲜明的一万战士映入眼帘,正策马迅速赶往木堡。只有在我们这高起了的位置,才可同时看到两支分别接近的敌对部队,而他们间是没法发现对方的存在。

我和红晴同时脸脸相觑。

要知最佳方法,便是设法阻止妮雅的到来,并立即撤退,因为席祝同的残余部队若和木堡的左令权汇合,兵力将是妮雅部队的三倍以上,足可将一万太阳战士歼灭,不要忘记黑叉军是比净土军强悍和经验老到的战士,又有左令权这能征惯战的人在指挥大局。

可是若我们这样做了,当工冷明的五万精兵回来便会挟压倒性的优势,回师将飘香城追来的净士军吞噬。我们也将反胜为败,再无半点机会。

我一生人里,从未试过像这刻般苦恼,那般难作决定。

我猛然起立。

红晴吓得跳了起来。

我肃容道:“我没有时间作任何解释,你现在立即截着妮雅,要她全力攻打席祝同的败军,记着不要分出任何人来,去!”

红晴还要说话。

我暴喝道:“去!”

红晴一咬牙,转身望着妮雅的部队狂奔去了。

我拔出魔女刃,将刃身向着浓烟后冉冉升起的朝阳,将日光反映往妮推部队的方向,心中祈祷道:“飞雪!睁开你的眼!这是你熟悉的魔女刃反映出来的光芒。”

一个白点由妮雅的部队抢前而出。

我心中大喜,狂叫道:“飞雪!”由小山岗往下跑去。

飞雪迅速接近,鬃毛飞扬,便若上天派来助我的神物。豪情壮慨在我心中涌起,飞雪已像一片白云飘至,速度略减。

我长笑一声,飞身上马。

我俩分开了只有两天,但便像已有千年万年之久。飞雪一声长嘶,表达出内心的欣悦。

我一抽马缰,策着它往浓烟直冒,成为了废墟的木堡驰去。

浓烟不住在眼前扩大,在木堡四周的黑叉人纷纷举起兵器,向我迎来。

我的心平静下来,魔女刃回到鞘内,拔出那两枝精铁打制的大笨矛,只感到体内充盈着力量和斗志。

若在平时,我这样向数千黑叉军挑战,实与送死无异,即使我有魔女刃,可以杀多几十人,但最终都难免落败身亡。

可是眼前的黑叉人经过昨夜惊天动地的大火后,早溃不成军,兼且身疲力累,士无斗志,而最重要的一点,它们缺少座骑和武器。

一阵热风吹来。

浓烟压下,一时间我和黑叉人同时没入烟雾里。

我暗叫天助我也,长矛挑出,两名黑叉人首当其冲,溅血飞跌。

飞雪一声狂嘶,凌空跃起,落地时连冲带撞碰跌了十多人,双矛连闪下,杀得敌人狼奔鼠窜,惨叫连连!

瞬眼间,我杀到火墙前。

勒马回矛,又再杀回去。

我的目的是要将左令权和他的人留在此地,待妮雅能对席祝同的残军加以突击,使敌人陷入疯狂的混乱里。

杂乱的蹄声在左后侧响起。

我不惊反喜,将围上来的黑叉鬼迫开,掉转马头冲去。

敌人若还有马留下,就一连会让地位最高的人乘坐。所以蹄声可能代表对方其中之一就是左令权。

一阵风吹过,烟和火分薄散开。

一眼望去,刚好看见左令权在十多骑护持下,往远处奔去,不用说也是想和席祝同的残军会合。

我一声长啸,猛夹马腹。

飞雪像一支箭般往左令权冲去。!

刹那间飞雪赶过了百多步的距离,带着我来到左令权的马后。

他身旁分出七、八骑,回马要对我加以拦截。

飞雪速度再增,在他们围拢上来前,擦身而过,将他们反抛在后面。

“锵!锵!”

另两名骑士被大笨矛挑下马背,在平时,他们或许能多挡我一招半式,但绝非在这种毫无斗志的挣扎里。

左令权在前策马狂奔。

飞雪一声尖嘶,凌空跃起,前蹄踏在左令权的马股上。

左令权的马失蹄前跌,将左令权抛下马去。

我大笑而至飞出左脚,正中连忙爬起的左令权额角。

左令权仰天倒跌,昏倒过去。

我回马掷出双矛,追来的七、八名黑叉人立时又有两人应矛落马。

我拔出魔女刃,将剑法展至极尽,杀将回去。

当我的马越过他们后,再没有一人能安坐马上。

远方喊杀声响起。

我高举魔女刃,感谢上天对我的恩赐。

眼前,胜利已是铁般的事实。

净土人陷进前所未有的狂喜里。

这是木堡一战后第二天的清晨。

我们列阵在大草原上,看着飘香城大军的接近。

唯一的遗憾是工冷明见机退走,但左令权成了我们阶下之囚,这是在净土人和黑叉鬼的战争里从来曾发生过的事。

这次我们是胜得侥幸,下次的战争,将会更为艰险。

红晴拍马而出,大叫道:“父亲!”

我望向身旁的妮雅,刚好她也望来,热泪沾满了她的脸颊,这是狂喜的眼泪,净土人受的屈辱实在太多了,直到这刻才吐气扬眉。

剩下来的八千多战士里,有一半人也感动得流下眼泪。

我向另一边的采柔望去。

来柔含着泪道:“大剑师!我太感动了!”

我拍拍她怀里的大黑,微笑低声道:“今晚用行动来感激我吧!”

采柔悄脸一红,瞪我一眼,怪责我在这么庄严的场合,仍是一脑子坏东西。

飘香城大军一骑拍马而出,当然是净土四大名将之一,红晴的父亲红石大公。

红晴迅速和父亲会合,然后边行边说,往我们走来。

我乘机仔细打量这净土的名将。

红石身裁瘦长,脸相英伟,一点也没有给人苍老的感觉,和红晴走在一起,腰肢比红晴更挺直硬朗,像是红晴的哥哥更多于像他的父亲。

真是一个人物,难怪能多次使围城的黑叉人无功而退。

红石红筋满布的眼睛射着慑人的神采,深深地打量我,当他策马来到我马头前伸手可触的近处时,勒马停定,举起右掌,掌心向外,这是净土人对“神”的敬礼手式,正容道:“尊贵神圣的圣剑骑士,我代表飘香城所有的人,由刚喊出第一声的初生婴孩,至咽下最后一口气的人,向你致敬叩首。”

“呀!”

两支军队数万人一齐举起武器,高声欢喊。

欢喊声海浪般来回激荡着。

望向采柔和妮雅,两女早热泪满脸。

红石大公举起右手,伸张十指,再紧握成拳。

欢呼和喊叫立时随手号收止。

不闻半点声音。

红石大公道:“圣剑骑士,请让红石由今天起,追随在你左右,挥军北上,解天庙之围,将凶残的黑叉军赶回海里。”

欢叫声震天响起。

再没有人能使战士们停止下来。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剑师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