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剑师传奇》

第08章 贵女多情

作者:黄易

采柔在我耳边道:“我的身体完全复原了,由今夜开始,以后作战时,我也要跟在你的身边。”

我一听大感头痛,不要看采柔平日干依百顺,可是她一旦下了决心,这世上便没有人能改变她,不禁叹道:“听男人的话,不是闪云族女人的美德吗?”

采柔自有她一套的道理,慷慨陈辞道:“入乡随俗,在净土,女性的意见最受男性尊重。嘻!这是我刚才在宴会里学的道理。”

我大笑道:“去你的,什么尊重?不要被这些净土男人奉承两句,便冲昏了你的小脑袋。”

采柔招架不住,向站在我另一旁,同在红石公府客房的露台欣赏夜景一直微笑不语,又似坐山观虎斗的妮雅求救道:“妮雅帮我!”

我知她两人经过多日同甘共苦,感情发展得极好,为防她两人结成联手之势,冷哼道:“事实俱在,岂容狡辨!“”妮雅“噗嗤”笑了起来,道:“净士的确有这风俗,当一个男人欢喜另一个男人的女伴时,是可以用贵重的物品来交换。”

我凑嘴过去,在妮雅脸蛋上香了一口,赞道:“不愧是公正严明,主持正义的女公爵。”

妮雅道:“你不要喜欢得那么快,我们净士的女子也有同样的权利,可以将贵重的物品,换其他女人的男伴,所以并不存在谁听谁话的问题,公平得很。”说完后俏脸忽红,避开我的的的目光,不知想起了什么?

我一呆道:“净土的男女关系这么随便吗?”

这回轮到妮雅一呆道:“随便!什么随便?男女相悦,是天公地道的事,尤其在这没有明天的年代,不把握眼前的机会,岂非更愚蠢吗?”

我道:“男女随便交合,不怕有孩子吗?”

妮雅眼中闪过奇怪的神色,垂头轻轻道:“生孩子是女性的权利,净土的女人自幼便给传授各种方法,可以指挥和某个男人生孩子,又或不生孩子。”

我心中一震,往她望去。

妮雅避开我的眼光,道:“不要问我,净士的女性有权不答这个问题。“”

这回轮到采柔好奇心大起,向妮雅问道:“我今天见到很多人,为何从没有人介绍他或她的,噢!”转向我以帝国语道:“净士语“妻子”和“丈夫”怎样说?”

我呆了一呆,喃喃道:“年加好像没有教过我怎样说,我记得曾问过年加,“结婚”净士语怎么说,他答道在净土是没有结婚这回事,男女欢喜便走在一起,不喜欢立即分开,当时我还以为他在说笑。“”

难道净土男女只有情人关系,没有夫妻关系?

妮雅抗议道:“你们再用我不明的白话交谈,我便入房拿出圣剑杀你们。”

我和采柔齐声大笑。

我叹道:“这真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年代。”

这次轮到妮雅笑弯了腰。

我忍着笑蹲坐了下来,背脊靠着露台冰凉的外墙。

自逃出帝国后,我从未试过这般开怀和无忧无虑,这世上还有什么比和采柔、妮雅两女调情更美妙的事。

采柔和妮雅跟着我坐到地上,变成了一个三角形的组合。

采柔双手抱着膝头,将头枕在膝上,带着一个比蜜糖还甜的微笑,眼睛看着前方,不知在想什么?

妮雅双腿直伸,双手反撑着地,仰起俏脸,数着天上究竟有多少颗星星。

人为何总离不开战争?

忽然间,我明白了自己的命运,这是一种难以理解的直觉和明悟。

我的命远就是要把和平带到大地上来。

不只是净土,还包括了圆球上的每一寸土地。

魔女死后,这责任便落到了我的肩头上。

或者魔女根本没有死,整个只是魔女的一个计划。

“大剑师……“”

我醒了过来,两女正奇怪地望着我。

我拉着她们站起身来,道:“夜了!”忽地记起了大黑,奇道:“那家伙为何不出来?“”

采柔甜甜地一笑道:“它怕你霸占了它的床,所以提早在上面睡着了。”

的确夜了!

我从妮雅和采柔交缠纠结的玉手和美腿阵中脱身而出,那比从敌人千军万马的围困而出更困难,更要小心谨慎,更要有决心。

大黑摇摇摆摆从采柔旁边爬下床米,到了我身旁,“噼啪”一声又不支地躺倒地上。

我静静穿衣,眼光却离不开昨晚整夜狂欢的美女,她们露在被外凝脂般的肌肤,金黄和乌黑的秀发,编织出这世上最美丽的图画,不知凤香的妙笔能否在画布上将这重现出来。

一我将魔女刃插在背上,一个念头闪过脑际,使我几乎骇然叫了起来。为何我现在能如此体力充沛,精神奕奕。看看熟睡如死的妮雅和采柔,我的付出比她们只多不少,何以我却比她们快这么多回复过来,过去十多天积压的疲累那里去了,隐隐间我感到问题出自我背后的魔女刃。

她正在改变着我的体质,

应该欢喜还是惊惶,坦白说,我并不知道。

我向大黑低声道:“好象伙!来不来?”

大黑斜斜睨了我一眼,勉力爬起身来。

我推门而出。

大黑走了几步,回头望向还躺在床上的采柔一眼,终似抗拒不了浑体的酸痛和劳累,坐了下来,吐出大舌,看着我不住喘气,却再也不肯动弹。

我哑然失笑,轻轻掩上房门,走到房外布置华丽的客厅里,犹豫片晌,终推门外出,两名守卫想不到我如此早起,肃然立正敬礼。

我向他们微微一笑,踏出长廊,来到廊外百花盛放的花园里,飞雪和它的黑美人正悠闲地亨受着清晨和煦的阳光,见到我欢喜地跑过来。

我伸出手,搂着飞雪垂下来的头,心中泛起刻骨铬心的感觉,若没有它,我怀疑自己是否仍能在这里享受着生命的欢愉,享受了跟采柔和妮雅的昨夜。

黑美人将头垂下,亲切地凑过来,让我抚摸它乌黑闪亮的头,它们都乾净香艳,显然经过了细心的洗涮侍候。

我顺步往出口走去,这花园之外是另一个更大的花园,正中矗起一座宏伟的府第,那便是红石大公府,昨夜的宴会,便是在其中举行。四周远近均静悄悄的,看来大多数人仍沉醉在梦乡里。

飞雪和黑美人跟在我背后,沿着碎石铺成的宽阔花园通道走着,路的两旁栽满异卉奇花,一个接一个相连的鱼池、人工堆成的石山和溪流,使人浑忘尘俗。

我不得不承认,净土人是比帝国人更懂得生活的艺术,毕竟他们曾拥有过久远的和平。

当我来到花园的正中处,另一条更宽阔的碎石路横伸过来,与我走来的路成十字形,大路的另一端是大花园的出口,也是通往红石大公府外围墙出口的路。

我伸出手拍拍飞雪,道:“飞雪你和你的美女留在这里吧!我独自出外走走。“”

飞雪一声轻嘶,用鼻子碰了碰我的头,掉头带着黑美人走回内圈。

这回轮到我呆了起来,飞雪竟似能听懂人言,不过自从我知道了魔女和大元首的来历后,已没有什么事是我不能接受的。

边行边想,步出了花园之外的广场,大公府宽厚的城墙将大公府和平民的住宅分了开来,整个广场连一个士兵也没有,只有大门旁和城墙上的两座望楼有几名守卫,看来有一半也睡着了,我心中欣慰,若非胜了这漂亮的一仗,飘香城怎能如此松弛下来,如此宁静。

我正犹豫着好不好出府走走,渐觉飘香城内的民和街道,那定是美妙的感受,蹄声在背后骤然响起,由远而近。我扭头后望,只见一骑由花园冲出,策马者红袍白靴,长及肩头的金发潇洒飘拂下,向我追来。

原来中红石大公的女儿,红晴的妹子,红月贵女。

“哗啦啦!”

她直驰到我身边,才勒马停走。

慎重匹马通体深黄,不见一丝杂毛虽停了下来,但马蹄仍不住踏地,神骏之极。

红月两边脸蛋透出健康和青春的艳红色,在她雪白的肌肤上分外动人,净土女子的白肤金发,确是非常诱人,尤其红月年不过十六,那种娇嫩可爱实在难以形容。

红月眼中射出大胆和狂野的光芒,叫道:“大剑师”我这匹“金阳”比之你的飞雪如何?”

我微微一笑道:“当然是各有千秋!“”

红月明知我在奉承她,但仍神采飞扬,叫道:“上马!”我愕然道!”什么?“”此女确是野性大胆,这样公然主动邀请我共乘一骑,要知马背上鞍位有限,无可避免要紧挤到一起,不过想起妮雅说的!女子可以将物品去换别人的男伴,又感到这是小儿科之极,可是想归想,心理上仍不能习惯过来,何况她实在太年轻了,年轻得使人不敢冒范。红月一阵娇笑,眼中丝毫不会令人误解的挑战神色,道:“不上马,我如何带你去看飘香城是如何的美丽?快来吧!我等了你很久了。“”

她的期待和热情是如此难以使人拒绝,我心中一阵冲动,难道我怕了你不成,双足用力,凌空飞身由马臀处跳了上马去。。

紧中着她的香背坐下。。

红月娇叱一声,一挟马腹,“金阳”放蹄前奔。

我顽皮之心大起,双手伸出,先抚着她细小的弯腰,再前伸直至她的小肮,才用力搂着,看看她以后还敢否随便挑惹男人?

她触电似一震,身子软绵绵往我倒过来。

我哈哈一笑,抽着马缰,道:“红月贵女,这究竟是由我带你游城?还是你带我?”

红月俏脸一红,回首瞅了我一眼,坐直娇躯,闷哼道:“再搂紧些我也不怕!”抽马往城门奔去,守门的卫士慌忙拉开大闸门。

我贴了上去,凑在她耳边道:“你年纪小小,对付起男人来,为什么好像特有经验似的?“”

金阳穿门而出,到了大街上,转右驰去。

大街上看来静悄悄地,但事实上却有很多男人醉倒墙角或卧睡街旁,可以想像昨夜举城狂欢庆祝胜利的火热情况。

希望重新在每一个人心中燃起。

我就是那个希望。

忽地一阵软弱,我垂下了头,让前额落在那美丽少女的香肩上。

有时我感到自己壮大坚强。

但更多时我感到矮小软弱,尤其当我想起公主和华茜,

即使在昨夜跟妮雅和采柔作翻云覆雨的极乐世界里,我仍会想起她们,感到对不起她们。

红月忽地轻轻道:“你信不信也好,我对男人一点经验也没有,你是第一个这样接近我的男人。”

金阳尽情在无人的大街上奔驰,蹄声响彻以不同颜色小圆石辅成的美丽大道。

飘香城的主城门在望。

这时城门大开,一列长长的马车队正徐徐开往城外去。

红月兴致极高,叫道:“真好!让我们到飘香河去,知道吗!自听得黑叉人攻城以来,父亲便严禁我出城,今次有你在,他定必无话可说了。”

我气得松开了手,原来这小妮子在利用我。

金阳载着我们来到城门旁,随着车队穿门而出,只见数十辆骡车上,放满了各式各样的盛器,木桶陶般大罐,应有尽有。

车队里有人叫道:“大剑师!”

我伸手抽着马缰,让马儿慢下来,侧头一看,原来是飘香城的第一巧匠小矮胖,正坐在其中-辆骡车的御者位置上。

红月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呵欠,道:“今天起得太早了,真倦!”乘势挨入我怀里,作小睡状。

我大感尴尬,这终是红石大公的娇贵女儿,兼且这种发展又似乎太快了一点,硬着头皮,望向小矮胖。

那知小矮胖扮个鬼脸后,笑嘻嘻道:“我现在去载黑油回来,昨晚宴会后,我睡也没睡,画了这些鬼东西。”手一扬,一张比他还要高的长纸随风拂着。

我一看下目瞪口呆。

只见上面画满了生动的武器圆样,如将黑油喷射的古怪大筒,箭身携带黑油的火箭,以特制工具发射的火球,各种匪夷所思的设计,密麻麻布满纸上。

小矮胖看见我的表情,大感满意,向我眨眨眼,再用肥咀呶呶红月,竖起姆指作了个得意的手势,大喝一声,指挥着车队转东而去。

金阳放蹄狂奔。

万里长风迎面吹来,红月的长发拂在我脸上。

这小妮子一睡便不起,害得我牙痒痒地,但又拿她没法。

为何我会坐上这马背上。

忽地想起了西琪。

我明白了。

她不但年纪、气质、身型都和西琪接近。最为肖似的是那种娇痴的神态,只不过西琪温婉,红月率性;西琪羞层,红月娇纵。

这使我不想令她失望,不想断然拒绝她。

还有。

就是我多多少少感染了净土男女间轻松浪漫、无拘无束的开放气氛。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08章 贵女多情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剑师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