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剑师传奇》

第10章 魔爪再现

作者:黄易

当我回到大公府时,广场停了一辆比平常车身长了最少一半的八马拖拉大马车,帘幕低垂,教人看不到里面是否载着人。

这时侍者的位置坐了一个驼背的瘦汉子,样貌非常丑陋,一点也不像无论年纪大少均男侨女秀的净土人。

我心中涌起一阵不舒服的感觉。

我步上大公府的石阶,红睛和妮雅迎了过来。

妮雅半嗔半怨地瞪了我一眼,好像怪我丢下了她去沾花惹草的样子,不过我却知道她深一层的内心是丝毫不介意的。

红晴道:“聆女师来,那是她的马车。”

我道:“她是从那里来的,为何遇不上黑叉人?”

妮雅道:“聆女师并不是住在天庙的,她的行宫在飘香城西五十里一处叫“炳葯谷”的地方。”

红晴道:“父亲和其他人都在殿内,等候聆女师询问左令权的结果。”

我走到妮雅身旁,问道:“采柔和大黑那里去了?”

妮雅道:“红月带了采柔入城买衣服,大黑当然跟着去了。”

蹄声响起。

聆女师的私人马车驰往府后马厩的方向。

我道:“驾车的是谁?”

红晴低声道:“是个怪人,从不和人说话,听说自幼便是聆女师的仆人,他从不肯让人碰聆女师的马车。”

不知是否多疑,我总觉得聆女师的怪仆在偷偷看我。

当进入那晚举行宴会的大殿时,红石大公、约诺夫、灵智三人正在密密低语,见到我来,立时迎上。

红石大公道:“我们的号召获得很大的反响,附近百多条乡村的男女都动员起来,估计最少有七至八万人可用的人,他们虽然不能真正拿刀枪上战场,却可在后勤的补给和运送上给我们很大的帮助,这小矮胖也平白多了近千的匠人,赶制裁他发明的武器。”

约诺夫道:“在往日,一般净土人听到黑叉人都吓得躲起来,现在听到圣剑骑士来了,都从密林里走出来。“”

灵智道:“在整个与黑叉人的战争史里,净土的军民从未试过如此斗志高昂,真是令人感动到想掉下热泪。”

各人齐往殿后望去。

一个高瘦修长,头顶发髻影映人眼帘。

我旱看过聆女师的画像,知道她的样子,但看到真人时,仍不禁心中一懔。

我本身已是身裁高大的人,但比起她还要矮上少许,我从未见过这么高的女人,黑色的紧身衣紧紧包着她瘦削但绝不见骨的身裁,外披一件黑披风,我想起了巫师的情妇黑寡妇连丽君,她也是最喜欢穿黑衣的。。

她看来虽在四十间,但皮处却出奇地娇嫩暂白,脸容冷冰冰的,和净土的女子的热情的奔放,温婉完全是两回事。长而媚的眼精光闪闪,本是颇为美丽,但我总感到内中有一种近乎魔异的邪力。

我终于明白了凤香对她的感觉。

众人纷纷施礼。

聆女师两手捏着一串珍珠,在手指间依循着某一个节奏转动着,来到我们面前。

她的眼落在我脸上。

红石正要引见,聆女师冷冷道:“这就是由连云山来的大剑师兰特公子吧!”

我礼貌地答道:“正是兰特,女祭司你好!”心中暗想她的声音沙哑低沉有若男人也算是难听的了。

聆女师毫无笑容,道:“并不很好,左令权的心志非常坚强,使我耗用了大量的精神力量。”

众人对聆女师的神态语气像早习以为常,一点也不为为异,但气氛却严庸起来。

灵智正容道:“我们恭听聆女师得来的珍贵消息。”

聆女师望了灵智一眼,淡淡道:“你对我总是信心十足。”顿了一顿,眼光转向红石大公和约诺夫,道:“我得到的消息你们会很不愿意听到,我控制了左令权的神智后,他告诉我黑叉王尧敌派来攻打南方的军队,不是四个军团,而是五个,最后一个由黑珍珠率领,作为物资补给的后备军,十天内必到飘香城。”

众人齐齐一怔,脸色转白。

这就像晴天起了一个霹雳,完全打乱了我们的部署,假设我们要分一半人留守飘香城,已将不足的兵力又将大大分薄,不知凭什么去解天庙之围。

聆女师眉间没皱,叹道:“我有点累,要先去休息一会。”

语完自往殿外走去,剩下我们脸脸相觑。

众人向我望来。

我的心也很乱,一时间脑里一片空白,但又不可以不说话,长长吁出一口气道:“这是非常难以想像的事,聆女师以她的方法得来的消息可信性如何”

红石大公有点不悦道:“聆女师可使最顽强的人吐露出内心最深处的秘密而每次都证明是如此,所以这次也不会是例外。”

约诺夫道!”“眼下之计,唯有留下人手守城,否则飘香捕火若失守,我们便进退无路了。”

我叹了一口气道:“暂时作此打算吧!”

聆女师几名话,便扭转了整个形势,我心中隐隐感到有点不妥,但以不知问题出在什么地方。

夜幕低垂。

我和妮雅,采柔坐在床上内,都是心情沉重。

大黑蜷睡在采柔脚旁的软地毡上,整间屋内自是数它最是快乐无忧。

采柔好几次想问我今午探访凤香画室的情景,最后都不敢问我。

“锵”!

我将魔女刃抽出细看刃体那在灯火映照下流动得更显眼的异芒。你是否真是把有灵性的剑,你可否告诉我如何领导净士人再赢得眼前这场近平绝望的战争?

采柔从椅后贴了上来,双手由肩头伸下,紧拥着我,脸蛋贴上我的脸,幽幽道:“大剑师,我从末见过你临睡前,仍像现在那样手不释剑,采柔知道你定是很心烦了。”

我望向妮雅,见她垂头无误,无精打采,暗叹一口气,向采柔道:“我很久没有听到你唱闪灵歌了。”

采柔呆了一呆,轻轻道:“是的!很久了,或者我是想忘记净土外的一切。”

我的心抽搐了一下,记起了我的好朋友巨灵,搂着我的,正是他最疼爱的妻子。

妮雅道:“大剑师,你好像对聆女师很有戒心,但她是我们最尊敬的祭司呵!而且她高明的医术救活了很多人。”

我不耐烦地打断她道:“我明白,或者那是我的偏见。”

心中一动,问道:“祭司会的祭司是怎样选出来的。”

妮雅有点不高兴我对聆女师始终不能释疑,语气冷淡地道:“自第一届法邦祭司挑出来的。”

我道:“法邦祭司现在那里?”

妮雅语气转冷道!`他三年前死了,死前立下遗嘱,指定聆女师继承他,法邦是净土出名具有智慧的人,虽然聆女师并非道地的净土人,但他的眼光错不了。…

我望向妮雅,闷哼一声,表达出我对她语气的不满。

妮雅娇躯一震,走了过来,坐在我脚旁,搂着我的脚,将头埋在我怀里,柔声道:“对不起,我的心情很坏。,,

我叹道:“谁的心情会好?我们睡吧。

那晚我睡了一会,便醒了过来。

知道暂时是难再寻好梦,索性坐起来,靠在床头,好好想一想。

外面仍是黑漆漆一息,离天亮还有好一段时间。

圣剑骑土?哼!这可能只是个大笑话。

我想起了美丽的女画师凤香,她是否正在画着那躺在净土九山十河之上的我。十河的河水,最终都是流出大海,永不回头,就像生命,失去了便永不能重得,人们想出了言之凿凿的来世,是否只是给自己一点点安慰。

“叮!”

我骇然一震。”

魔女刃在沉寂了一段长时间后,又再示警。

我伸手后探,将放在枕下的魔女刃取了过来,放在胸前。

露台外微响传来。

我心中大奇,以大黑的灵敏,为何竟丝毫没有反应,就在这时,我嗅到一股熟悉的香气,我是绝不会认错的,这是在郡主宫内郡主使人点起使我昏睡不醒的“睡香’,由巫师制造出来的“睡香”。

我明白了妮雅、采柔和大黑皆沉睡不醒的理由。

但为何我却没受影响?

脚步落地的声音。

我不动声息地静观着。

门开。

一个高瘦之极的黑影闪进来,向着我们床头的方向,一扬手,一团雾状的东西迎头罩来。

这一下虽是出乎我意料之外,但怎难得倒我,整个人弹起,顺手牵着被角,一掀一扬,大被一片云般飘过去,不但挡尽那团雾,还顺势向那刺客罩下去。

同一时间我飞身下床。

“锵!”

魔女刃离鞘而出,透被而入。

“等!”

剑连被刺进墙上。

眼角余光处黑影一闪。

瞰地跳起,刚好躲过对方削脚的弯刀。我怕对方伤害在床侧的大黑,行个险着,凌空一个侧翻,往那人迎头扑去。

黑暗里,那刺客就地一滚,已到了通往露台敞开了的门前,身手比野兽还要敏捷。

我触地弹起,魔女刃光芒大盛,由下标上,直取那人头上的空间。

那人以为我黑暗中刺错了方向,弯刀一闪,横削我小肮,手段毒辣之极。

岂知我正要诱他如此,一声长笑,左脚挑出,正他的刀身。

“呀!”

一声低沉嘶哑的女子叫声,弯刀只往上扬起,竟能保持不脱手。

我的魔女刃倏收又吐。

“叮叮咚咚!”

弯刀折断,那人一个翻身,落到门外露台上。

这时四周人声响起,显是守卫们听到了这里的恶斗。

``楚!’’

一团白雾爆起化开。

我急忙掩上门,挡着白雾的侵入,暗叫可惜,竟让她逃走了,真是高手,但我却不担心,因为我已知道她是谁。

客厅内挤满了人。

天已大明。

采柔和妮雅坐在椅上,倦容满脸,还未完全恢复过来,

大黑则一如往常,在人堆里左穿右插,好不得意。

我站在厅心,脸容冷峻。

住在大公府的净士要人均已赶至,只剩下花云、灵智和聆女师。

红石大公道:“人都差不多来开了,大剑师可否说出昨夜有关那刺客的事。

我冷冷道:“聆女师还来到。”

入门处聆女师接道!``谁说我未到。”身边伴着她的是花云祭司和灵智祭司。

我眼中厉芒闪动,瞪着她一声不响。

红石、约诺夫、红晴、泽失、妮雅等大感不妥,刹那间全静了下来,看着我们两人。

聆女师脚步加快,超前了花云和灵智,直来到我面前伸手可触处,立定,细长的眼一争。射出两道锐利若箭的目光。

我感到一阵轻微的晕眩,心中一懔,收摄心神,丝毫不避她眼里暗藏的异芒。

聆女师见我不受影响,闪过惊异之色。

我哈哈一笑道:“你还敢来见我?”

聆女师露出一个充挑战意味的森冷笑容,道!’你是谁?我为何不敢见你?”

灵智走上来劝道:“大剑师你是否误会了……”

我微微一笑适!“聆女师,你骗不了我,咋夜那个人是你,是吗?

众人大为愕然。

花云道!’大剑师,你是否弄错了,昨晚聆女师与我和灵智谈了整晚,怎能来行刺你。”

我呆了一呆,这怎么可能,难道……”

红石大公毫不客地道:“大剑师,聆女师在我们净土有神圣的地位和身分,是绝不容人损害她的名誉的。”

娠雅站了起来,叫道:“大剑师!”语气里已有嗔怪之意。其他各人均神色不悦。

只有红晴和采柔露出半信半疑的神色,另一个反应异常的人就是天眼,直至此刻,他一句也没有说半点表情也没有。

聆女师眼神变得冷漠起来,亦没有因这么多人站在她那边而稍露得色,可见其城府之深沉。

我望向花云道!``你是否第一次和聆女师倾谈过夜?”

花云点点头。

我加重语气道:“昨夜是否她主动邀请你们。”

花云眼中闪过疑惑之色,点头。

我眼光冷冷扫过众人,最后回到聆女师脸上道:“你必有令他们两人不知道你离去又回来的精神异术吧?聆女师尸

红石插入道:“大剑师,请你先冷静一下,花云和灵智两位祭帅都曾经过天庙“枯禅座”的测试,心灵和精神的修养有异常人,不是那么容易被人迷倒,何况凡经聆女师施术的人,事后都会非常疲倦,看!两位祭司一点弄样也没有。”

我不能不承认红石这番话很有说服力,但我仍有最后一招,,仰天一笑道:“我不知道聆女师究竟使了什么手段,不过有一件事你却难搪塞过去,昨晚的刺客给我挑中了肩头,希望你也不是刚巧有一肩头受了伤吧?

众人更准静了下来。

聆女师冷冷看着我,平静地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0章 魔爪再现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剑师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