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剑师传奇》

第03章 野牛施威

作者:黄易

我醒了过来。

喉咙火辣辣的,只想痛喝上一湖冰凉的清水。

一条湿漉漉的物体,甜在我脸上。

艰难地抬起少许头,原来是飞雪在舔我。

“轰了轰!轰!”

低沉但有力的怪响在黑沉沉的四周轰鸣着,吓得我往四外望去。

月色下,只见无数瞪着巨眼的怪物,正好奇地看着我。

迷糊间,手一紧,发觉魔女刃仍在左手里,连忙将它移到胸腹下,一股奇异的感觉由刃体传来,至此又再支持不住,昏了过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悠悠间又醒了过来。

这次无论身体的状况和精神也比前次好了多倍,撑起身体,坐了起来。

天边露出了鱼肚白色,朦胧间照见了四周的景像。

飞雪欣喜地将头凑过来,贴在我脸上。

我感激地一手搂着它的头。

`哞!哞!哞!”

四周全是野牛,飞雪竟将我带到野牛群的中间,难怪躲过了大元首的跟踪。

我伸手摸摸自己的脸庞,感到鼻孔下和chún边全是凝结了的焦血,可见大元首那一柱之力,是如何惊人,幸好还未给他使尽全力,否则我必当场喷血身亡。

我站了起来,将魔女刃回到鞘内,纵目四顾,四周全是野牛,怕有万头过外,左方较远处有一道溪流,大部分的牛便集中在溪里喝水。

我走了两步,发觉除了右臂仍是酸软无力,胸口疼痛外,其他一切都颇为正常,心中稍安,走到溪旁跪下,喝了两口水。

微明的天色下,溪水上飘浮着点点黑色的灰屑。

心中一震。

残酷的现实倒流回脑内。

这是林火被风送过来的灰烬,所以这里离昨夜的战场应不是太远。

不敢想我走后有什么事发生在他们身上,我只能祈祷。

昨夜若非大元首的出现,我们纵不能大胜,也可小胜一场。。

但现在更可能是一败涂地。

净士也完了。

我也完了。

不!

我绝不肯接受。

我环目四顾,只见左方有座较高的山丘,心里涌起一阵热血,大步踏出,便要趟过去。

`哞!”…

牛群里其中几只牛排众而出,拦在我面前,低下头,弯而尖的角锋对正我。

心中大奇,为何我刚才走过来喝水,它们却自动让开路。

嘶声在旁响起。

飞雪在叫。

那几头牛立即退缩往一旁。

难道这些牛怕了飞雪。

我好奇地看着飞雪,只见它颈上鬃毛竖起,两眼异光电射,威武若天上飞下来的神马。

我拍了一下头,暗付自己为何如此愚笨,有飞雪在,难道还要劳动双腿走路,忙飞身上马,策着飞雪往丘顶驰去。

牛群便像通灵那样,畏谨地移往两旁,让出去路。

它们果然对飞雪存着巨大的敬畏,刚才我也是叨了它的光,才得从容走到溪旁喝水。

一会儿后我已来到高丘之上。

眼前出现的情景令我又惊又喜。

整个战场出现在远方约六、七哩外。

林火仍在燃烧着,但已接近尾声,只剩下近谷口处仍有七、八个火头,火光闪映里,几股浓烟旋转着直冒上天。

晨光下,大片林木尽成灰烬。

原本是疏林的外边的几个山丘上,满是黑叉人的骑队,列成阵形,一看便知正部署着一次全面的攻击。

我的手心冒着汗,背脊一道凉气直冲脑际。

敌人进攻在即,我一个人能发挥什么作用。

即管有我在谷内,也不敢轻言有把握应付强悍的黑叉人,更何况对方还有一个是普通武器杀不死的大元首。

若非有林火挡路,他们的攻势早已展开了。

“咚咚咚”敌人战鼓敲响。

我极目往亡月谷望去,在黑烟的间隙处,隐见太阳战士躲在木栏栅后,严阵以待。

黑叉人的前头部队,开始缓缓移动,这么远的距离,我看不到大元首在那里,不过总不会躲在一旁休息吧?

我咬得下chún也溢出血来,但仍然想不到任何能应付这劣无可劣的情况的方法。“哞!”

牛声在后响起。

我浑身一震,转过头来,望向丘下成千上万的野牛群,想起昨夜马群冲击敌人的混乱场面。

它们怕飞雪。

我旋风般再转过身去,细察由这里到战场那边的整个地势。

一股浓烈的希望狂涌而起,我大叫道:“飞雪,跑!”

马蹄响处,我策着飞雪直冲下斜坡,往牛群笔直冲过去。

牛群纷纷退开,让我们长驱直过,不一刻,我已穿过了牛群,到了它们之外。我猛抽□绳,拍着飞雪又驰回去。

牛群往四外退开,但知没能造成太大的騒乱。

心中大急,狂叫道:“飞雪助我,赶它们走!”

飞雪真是神马,暮地跃起前蹄,仰天发出惊工动地的长嘶,后脚还“蹬蹬蹬”踏前了几步,差点将猝不及防的我抛了下来。

牛群终于动了。

先是数十只开始移动,接着是百多只、千多只……动作波浪般迅速传播开去,漫延往原本属于全静态的牛群每一个角落。

我策着飞雪赶在它们后方奔来驰去,有时又抢前一刻,矫正它们狂窜的方向。亦只有飞雪的体能和速度能办到。

说来也难以令人相信,由飞雪发威到现在,只是喝一杯水的功夫,万多头有大有小的野牛,已疯狂地往前奔去。

蹭踏牛鸣声,使人震耳慾聋,卷起的泥尘,连初阳的光也透不进去。

不一刻,我失去了方向的感觉,只知在牛群后策马狂奔,声嘶力竭地叫着,赶着。

我再听不到战鼓的声音,天地只剩下牛群狂奔的震耳轰鸣。

它们的速度比一般奔马还要快。

渐渐连我的听觉也麻木了,天地像一滴声音也没有,只有眼前望之无尽的牛背起伏着,海浪般起伏着。

深棕色的浪波。

往战场的方向涌去。

“呀!”

惨叫和马嘶在前方传来。

转过一座小山,眼前豁然开朗。

战场在前方出现。

以万计发了狂的牛,正由侧翼向着黑叉人大军的先锋队伍斜冲过去。

高举的旗帜横七竖八在四方八面倒下,黑叉大军四散逃命。

狂牛漫山遍野地往前直冲。

煞那间牛群将他们完全淹没。

我勒着马头呆望着,连我也想不到有如此惊人的成效。

位在最后方没有被波及的黑叉军,一声发喊,掉转马头,往远方逃去,像永远也不想回来的样子。

忽然间。

难以想像,没有可能的胜利来到了我手心内。

我闭上眼睛,不忍再看牛蹄角锋下血肉溅飞的人间地狱般的景象。

采柔和妮雅已不知于何时来到我身边,更完全不理会其他人的眼光,纵体入怀,紧搂着我。

两女喜极而泣,任我怎样劝也不肯停止。

大黑死命将头钻入我们三人间,但却因她们贴得我实在太紧了,所以始终没有成功。

几经辛苦,才和两女分开。

大黑扑了上来,我摇头苦笑道:“这顽皮的家伙,差点要了我的命。”

“锵…锵…”。

团团在谷口草原围着我的,以约诺夫、侯玉、泽生、红晴、田宗等为首的两万多战士,开开高举武器,震天价地狂呼欢叫着,每一个人都流着热泪。

从绝望中得到胜利,从濒死里得到再生,分外使人激动。

而且这份胜利来得太突然,太出乎他们想像之外。

我知道自己圣剑骑士“神”的一面,已在他们心内深植了根,得了稳如磐石的地位。

我将大黑抱起,转了几个圈,连右臂也觉得不痛了。

整个大地在旋舞着。

当我停下来时,采柔和妮雅再次偎在我身旁。

红晴大叫道:“大剑师,只是亡月谷口外此役,你驱万牛大破黑叉军,便已在净土留方千世不朽的威名。”

众人再狂呼起来。

营地里充满了自飘香城晚宴以来从未之有的欢乐。

军内的二千多女兵,被振奋若狂的男兵轮流邀舞,没有跳舞的便在旁拍着手,唱着歌。

我右臂敷上采柔为我特制的草葯,和众将领共晋丰美的晚膳,两女当然分坐在我左右。

这里离战场不足十哩,因为善后的工作足足用了我们大半天的时间,但尽避每个人都疲倦慾死,但没有人反对远离战场,因为那余下的景象,实在太可怕了。

约诺夫道:“我们只有千多名战士阵亡,他们都给火化了,骨灰会被带到天庙,安放在安魂殿内。田宗道:“我们掳获了大批武器和战马,被擒的黑叉人数达三于之众,他们或多或少都受了点伤,照我估计,这次黑叉鬼最少死了四万多人,有三万多是给牛踏死的。”

侯玉道:“是否应待红石大公和我们会合?我已遣人回去报捷,并要求他们分出快速部队赶来。”

我摇头道:“伤兵和俘虏的存在,已使我们行军速度大为减慢,我想在抵达立石堡前,红石大公的人将可追上我们。”

泽生道:“立石堡还有近八万的黑叉鬼,我们这样直扑立石堡,不怕和他们正面遇上吗?”

我微笑道:“现在形势已转为对他们大大不利,若他们敢倾巢而出,给天庙的净土军乘势夹击,便会变成腹背受敌的孤军,而且我想他们已给吓破了胆,绝不敢鲁莽出击。

众人纷纷点头,我的说话,经亡月谷口外一战,在他们心中已变得若连云山那么有份量。

妮雅亲热地挨着我道:“对不起!”

我愕然道:“为何要说对不起?妮雅不答,只是重重在我脸颊吻了一口。约诺夫道:“我也要代众人说这句话,因为一直以来,我们都对大剑师对阴女师的看法半信半疑。”

红晴抗议道:“不!我是例外,我一直是相信大剑师的,那阴女师阴沉难近,红月和我都不欢喜她。”

我故意道:“但她仍有可能是无辜的,只是因缘巧合下我们误会了她,哎哟!”是采柔重重捏了我一记。

约诺夫道:“不!事情那会这么巧,首先黑叉人知道了亡月谷的出口,那可怕的大魔头又在黑叉人军里;而更重要的一点,是她说的黑珍珠大军,并没有出现。”

妮雅在旁昵声道:“不!最重要的是圣剑骑士是不会错的。”

众人同意点头。

红晴挨了过来,双手呈上一件东西。

我接过一看,原来是他取自左令权的那可怕的半人半兽小石雕。

红晴道:“红睛谨代表净土献上此物,以象征黑叉人已是大剑师囊中之物。”

我谢过收起道:“那有这般容易,黑叉人的主力仍完整无缺囤驻天庙之北,那尧敌既为黑叉人之首,自然更是厉害,何况他们还有大元首,若给他取得珍乌刀,我也不敢轻言胜他,他的可怕,你们也曾亲眼目睹的了。”

众人脸上均现出惊惶的神色。

采柔抚着身旁的大黑,低声道:“若那些神牛能将他撞死,那就好了。”

一时间众人沉默下来。

欢乐歌舞的声音从营地的每一角落传来。

田宗道:“我已向天庙送出了蓝鸟,整个天庙将会为这次大捷鼓舞非常。”

我沉声道:“你有没有向天庙报告有关阴女师的事。”

田宗哑口无言。

约诺夫解释道:“这不宜在信内提及,因为阴女师甚得大祭司宠信……所以……”

我点头道:“这是可以理解的。”

众人舒了一口气。

妮雅道:“希望她心中有鬼,和黑叉人一齐逃掉,那就好了。”

我想起阴女师深沉倔强的脸容,摇头道:“她不会的,而且我们手上的证据,都可给她推得一干二净。”

众人都眉头深锁,阴女师始终是个心腹之患,一个处理不好,便会惹来内部的不和,甚至分裂。

我站起身来,仰望夜空,伸了个大懒腰,道:“晚餐完了,来,不如我们在营地四处走走,分享大家的欢乐,也让战士们有机会和净土最美丽的女公爵,闪灵族的第一美女共舞。”

约诺夫躬身向采柔道:“如此我便不客气,希望能与闪灵第一美女跳她到净土后的第一支舞。

红晴急叫道:“我跳第二支!”妮雅凑在我耳边道:“呈剑骑士的说话,是永不会错的,外来货总比本地货吃香。”

我一手抄着她有腰肢,大笑道:“对我来说,你也是外来货。”

喜气洋洋中,我们纷纷起舞。

但愿日子能永远像刻下那样便好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剑师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