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剑师传奇》

第05章 满营春色

作者:黄易

当我们在点算人数,重整军力时,红石大公的大军终于到了。

红石大公、天眼、灵智、花云等将领祭司,排众而出,向我迎过来。

到了我身前纷纷下马,恭敬施礼。

红石大公代表众人感激道:“大剑师!只有你才能带领我们,迈向一次又一次的胜利。”

天限趋前和我双手紧握,双眼泪光闪现,道:“大剑师,你使净土人在绝对的黑暗里,看到了太阳金黄的曙光,在狂风暴雨的怒海,见到了青葱的绿地,未来的日子会更艰难,但都不会阻止你完成预言中的使命。

我心中一动,他又看到了未来的一点什么了采柔早和灵智叽叽呱呱说起话来,她和这老家伙特别投缘,想来她必定从他口里知到很多有关她深爱着的净土的美丽传说和历史。

灵智和采柔走了过来。我依净土的礼节和他双手紧握。灵智握得我很紧,激动地道:“天眼说得不错,阴女师是个非常难对付的人,在天庙的影响力也非常大,希望你不要因他们的无知,舍弃他们。”

我老脸一红,想起在飘香城对他们大发脾气,益发不好意思起来,肯定道:“放心吧!这是一场斗争,我绝不会再感情用事。”

花云走了过来道:“大剑师是个感情丰富的人,但也最有量度。”

灵智放开了我的手,我自然伸手抓向花云,这美丽的女祭司不知如何竟俏脸一红,有点不自然地奉上玉手,让我抓着。

握着满手温柔软润,我也感到有点受不了和她这种亲热,这种消魂滋味,这是我和她第二次作这种净士的“手触礼”了。

祭司是不会随便和人作这手触礼的,只有在非常特别的情况下,例如刚成长的贵胃男女,要求祝福;又或对特别有身份的人的初次见面,才会进行。而且必须由祭司自己决定,阴女师便没有和我行触手礼,像我这样主动握花云的手,于礼并不合,但当然没有人会怪我。

花云垂下了目光。

我忽地记起一事,问道:“凤香说她曾要为你造像,却给你拒绝了,究竟是什么原因?”话才出口,才后悔起来,在这情况下,实不应勾起她对好友凤香惨剧的回亿。花云的反应更奇怪,先是神情一黯,接着玉脸嚓地红起上来。

我吓得放开了她的手。幸好这时约诺夫走了过来,向红石他们道:“我们曾传信天庙,要求他们出兵追击向禽生,但他们没有来。”

众人神色都凝重起来。

红石道:“三天后,当我们到达立石堡,自然会知道原因。”

我心道,是的!三天后,我们面对的将是另一种形式的战争。阴女师阴森但却有看奇异“性”的吸引力的脸容浮现在我脑海里。

营地充满轻松欢乐的气氛,在离开截击向禽生那可怖的血肉屠场两天后。我们和坠在后面由小矮胖率领,大部分来自平民的队伍会合,营中添了众多净土女子,另有一番旖旎的情景,尤其净土人都是不拘俗礼,多情浪漫。

午宴时,小矮胖和采柔密密交谈,不知在说什么,当我偷了个机会问采柔时,这妮子卖个关子,神秘一笑道:“很快你便会知道的了。…我拿她没法,唯有赌气不问。

花云整晚也离得我远远的,像蓄意要避开我那样子,不知是否怕我再提出那问题,使我心中颇不舒服。

众人虽言笑晏晏,但总掩不住背后的忧色,因为不知阴女师是否到了天庙,不知她是否在那里搬风弄雨,制造不利于我的事端?到了现在,已没有人怀疑我对她的判断了,外患和内忧,实是同样可悄。

最高兴无忧的是大黑,连我杯内的美酒也给它用大舌舔卷看来喝,使我不知好气还是好笑。我着意地在众人面前赞了红晴儿句,说的当然不是他说谎话如何了得,而是如何英勇机智,使一向看不起自己儿子的红石“老”怀大慰,大有脸子,频频向我劝酒,不一会我已像大黑那般,醉意酌然。

醉眼看见的每样东西,都单纯可爱起来。

尤其是身旁的妮雅和采柔,更是笑脸如花,美艳不可方物,她们的银铃股悦意动听的声音,像来自另一遥远的世界,那遥远的仙界。

和一样眼前的人和物,都像离我既近又远,难以触摸。

一直拉紧的心情放松下来,最后我也不知是醉倒在采柔怀里,还是笑卧在妮雅浑圆丰满的腿上,睡了过去。

熨热的布中敷在脸上,我悠悠醒了过来,入目是采柔和妮雅两女的俏脸,和覆罩下来的大帐幕。

我伸了个懒腰,舒服得想就此死去,死在温柔乡里。

采柔喜道:“醒了!”

妮雅俯下来,温柔地吻了我一下道:“要不要再睡一会?”

我坐了起来道:“什么时候了?”

采柔掩嘴笑道:“我们和红晴抬你回来时,是正午时分,现在连天梦和飘香两颗星也升到头顶了,你也不知自己有多重。”

我骇然道:“我岂非睡了大半天?”难怪刻下这么精力充沛。

妮雅道:“你若没有睡意,有没有兴趣接见一个崇拜你的小兵?我愕然望向两女,两人眼中都带着捉狭的笑意。我搔头疑惑道:“小兵?”

两女可能极少见我这种傻兮兮的表情姿态,一齐捧腹娇笑起来,笑得伏在我身上。还是采柔较忍得住,恢复过来,推推妮雅,走了出去,剩下我一个人呆在帐内。

崇拜我的小兵?

这是什么一回事?

对着帐口的布提了开来,一个穿着戎装的娇俏身形,闪了入来。

我走睛一看,几乎跳了起来,叫道:“红月!正是红石大公的娇贵女儿红月,红晴刁蛮的妹子。

红月送给我一个得意之极的微笑,直来到我的身前,轻盈地坐下,膝腿毫无顾忌地贴着我我又惊又喜,一把抓着她香肩,道:“红石大公怎会准许你随军来此?”

红月皱起可爱的小鼻于,哼道:“不准我来便怎样,我红月有手有脚,不会偷偷跟来吗?”

眼睛落到我只穿了单衫的颈上,欢叫道:“哩!你真的戴了我的飞鸟护符,难怪这么利害,将黑叉鬼全赶回老家去。”

一探手便搂着我的颈子,不理本人是否同意,给了我左右脸颊重重一吻,才放开我道:“大剑师,红月以为你荣!”

我苦恼地道:“红石怎会不知道你在他军内,不赶你回飘香城?”

红月伸手按着我抓着她香肩的大手,不让我放开道:“有小矮胖护着我,谁会知道?…我恍然大悟,难怪小矮胖抓着采柔密斟,原来是安排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兵来会我。

她接着我的小手柔软温暖。

我佯怒道:“小矮胖不怕被大公责罚吗?”

红月笑得花枝乱颤道:“他有什么法子,发现我时,早离飘香城远了,我说假设他告发我,我便立即逃走,自己去追你!嘻嘻!”

想像她威胁可怜的小矮胖那情景,我又好气又好笑,这妮子的天真可人,和采柔、妮雅是炯然不同的另一番情韵。

就像西棋。唉!就像西淇重新活在我眼前。

红月将我的手拉下来,放在她的腿上,青春灼人的俏脸飞起两朵红云,两眼射出野性大胆的采芒,悄声道:“大剑师!红月要将第一晚交给你。”

我吓是抽回大手,骇然道:“什么?”

她最多也只有十六岁,说话却如何直接大胆,天!她仍是末经人道的小女孩呵!

红月大使性子,不耐烦地道:“有什么值得惊奇的,每一个女孩子都会有第一晚的呵!”

我大为头痛,道:“你不是说过‘本小姐不吃你兰特那一套’吗?”

红月娇哼一声,道:“不要以为我会像妮雅那样,只死跟着你一个,打后我还会有很多情人,但第一个嘛?我一定要拣个最好的。”

接着纵体入怀,双手绕过我的腰,紧搂着我,俏脸紧贴我前胸,低吟道:“快点!”

我为之气结,道:“什么?快点?”

红月叱声道:“当然只有催你,我又不知要怎么作,你对女人经验丰富得紧嘛,自然是你采取主动,你要我怎样便怎样,全听你的。”

搂着像一团火的红月,我不禁暗恨起采柔来,使我猝不及防下,陷进这进退维谷的“绝地”。

两颗心“霍霍”地急跃着。

红月的脸烧得通红,呼吸愈来愈急速。

我心生一计,忽地道;“红石大公!你来了?”

红月吓得脱怀弹起,回头叫道:“父亲!”

到她发觉身后空无一人,为我所骗时,我已长身而起,探手抄着她柔软的腰肢,作状大叫道:“红……”

红月哀救道:“不要叫!"

我望向她奇道:“你不是什么人也不怕吗?"

红月大感委屈,两眼闪着泪花。

我知道要适可而止,低头吻在她青春娇嫩的香chún上。我引导着她的小舌尖,不一会她整个人软化起来,小手缠上我颈子,嘤咛扭动。

我离开她的小嘴,柔声道:“这是你的初吻吗?”

红月神色温柔若水,就若天梦河里清澈的流水,乖乖地点头。

我续问道:“美妙吗?”

红月道:“比我想像中还要美妙千百倍。”仰起俏脸,又再索吻,这小妮子初尝滋味,当然是乐此不疲。

我轻轻再吻她一下道:“男女之间,是应循序渐进,慢慢培养感情,才可真正享受两性间乐趣的,你明白吗?”

红月用心想了想,点头道:“我有点明白了,就是要你教人家嘛!”

我道:“好!现在我便给你上第一课,你先回去,好好想想,明天再来告诉我你想到了什么东西。”

红月道:“不!我可以不迫你立即要我,但我今晚要留在你的帐内,我要睡在你的旁边,否则我便走到荒野,让猛兽吃了我。”

我脸色一沉道:“你在威胁我?”

红月撑起脚尖,吻了我一下,娇笑道:“不要扮个凶兮兮的模样,我知你定舍不得让饿狼咽了我去,我知道你欢喜我、疼我,红月感觉得到的。”

我为之啼笑皆非,这天真可爱的小妮子,我轻推开她,揭帐向外大喝道:“采柔、妮雅,你两个滚回来?一会后,采柔和妮雅闪闪缩缩地入到帐内。

我向她两人板着脸道:“你们为了什么东西出卖我?”

两女愕然。还是妮雅最先领会,“哈”一声笑了出来,推了一下仍如在梦中的采柔道:“他以为红月用东西来向我们交换了他。”

采柔恍然大悟,也“嘻”一声笑了出来。

我捉着采柔这罪魁祸首道:“上次妮雅给了你一只珍乌腕,你便出卖了我,今次红月给了你什么东西。”

采柔一呆,望向矫羞得想找个地洞钻进去的妮雅,愕然张开了小嘴,显是此时才想到那珍乌手腕背后的真正阴谋。

我占尽上风,心怀大畅,坐了下来,道:“三位请坐!”

三女在我面前坐下。

我微微一笑道:“今晚我们便坐着谈谈,直至大明。”

红月一声“呵!不!”

竟扑了过来,纵体入怀,紧搂着我,撒娇不依道:“唔!我渴睡得紧!你们谈吧!”竟闭目睡了起来,就橡那次在天梦河旁的情景在重演着。

我手足无措地望向两女,这两个可恶的美女,忍着笑别开了俏脸,不敢看我。我闷哼一声。

妮雅投降道:“不要怪我,自幼我便和他两兄妹玩在一起,怎能不疼爱这娇娇女,她便像我亲妹子那样。

我望向采柔着脸道:“妮雅解释了,你又有什么话说?”

采取看了我一眼,忍不住“扑哧”笑出来道:“闪灵族的女人,都以她们的丈夫能吸引到其他女人为荣,否则便是耻辱。”

我暗忖闪灵族的大男人倒懂得御妻之术,不过也公平得紧,当他们的女人吸引不到别的男人时,亦引以为羞。我拿她们没法,道:“好!便罚你们坐着不准睡!”

两女齐声抗议,说不公平。

来柔第一个说!“红月可以睡,我们为何不可以?”

我看看怀中的红月,早入了梦乡,睡得甜熟,这时的她驯服如羔羊,绝没有平时刁蛮难制的半点痕迹,弄得我也睡意大起。

我投降道:“好!一齐睡吧。“

第二天早上,红月偷偷溜回小矮胖的队伍,我们披营起行。

多了小矮胖的平民部队,速度缓了很多,大黑轻松地在队伍穿来插去,回复了昔日驱赶千里驼的雄风。

我正回味着今早天未光时,要将红月弄醒的艰难情形,实在令人又爱又好笑,红石大公策马来到我旁,和我并骑前进。

红石淡淡道:“红月那妮子,昨夜是否来缠你?”

我吓得差点掉下马去,骇然道:“你知道了!”

红石开怀地哈哈一笑道:“怎会不知道,小矮胖那家伙第一时间通知了我,但我能拿她怎样,唯有诈作不知。嘴角抹过一丝苦笑!“你也知她如何难弄吧!”

我尴尬非常,唯有道:“但看来她也很伯你。”

红石叹道:“怕我就不会跟来了,净土南方没有人不宠爱她,这小妮子最懂得讨人欢喜,又识看风头火势。得寸进尺,我也拿她没法。”接着低声道:“若大剑师对她垂青,真是她的福份。”

我的尴尬有增无减,立即转变话题道:“阴女师说到底只是一个人,我们有天限等三位祭司,又有你红石大公,为何提起她你们总是忧心忡忡的样子。”

红石皱起眉头,好一会才道:“大剑师有所不知了,净土是个奇怪的地方,南方北方是有分别的。逐天横断中央,将净土分成南北两个区域,产生出大处相同,小处有异的文化。南方较为纯朴,地广人稀,只有飘香和捕火两座大城和较小的金云城,人口大多都散居到村落里去,四季如春,生活鄙以种植和农牧为主,面积虽比北方大上少许,人口却未能北方的一半,但却被称为‘净士的粮仓’。”

我大感兴趣地听着,净土确是个变化多姿的地方。

红石续道:“北方没有逐天挡着大海吹过来的北风,所以四季分别很大,冬天更会下大雪,我们的九山十河,其中六道山脉和六条河流,都全在那边,所以航运非常发达,商业兴盛,人口都集中在十二个大城市和它们的附近区域。”

接着仰首蓝天白云,长长吁出一口气,叹道:“也因为南北的不同,所以一向在政治上,都是北人占优,八名祭司里,只有三人来自我们南方,就是花云、天限和灵智。”

我心中一檩,原来内中竟有如此微妙的因素,可以想像北人以占压倒性的人数,在每事上都可轻易骑在南人头上。

红石道:“在黑叉人到来前,南北两个系统已常有倾轧争权之事,黑叉人一来,北方饱受摧残,派争稍息,但北消南长下,北人对我们更是猜疑,天眼三祭司长居南方,就是因受不了北人的歧视和排挤,今次天庙按兵不动,坐观我们和黑叉人生死相拚,更使南北的关系蒙上阴影。”

我恍然道:“难怪你们对阴女师特别有顾忌,原来内中还有南北争胜这一关键。”

心中其实还想道!我这圣剑骑士的出现,显然使南北关系更趋复杂化,阴女师亦可利用这点大做文章,制造猜忌和矛盾。这些问题红石、天眼等当然早想到,但却不愿说出来,免影响了我的心情。

我沉吟道:“净土大难临头下,难道北方没有有识之士,抛弃南北优势的成见,为长远的利益而奋斗。

红石道:“当然有,尤其是年轻一辈,约诺夫便是最好一个例子,黑叉人南侵,还是他力争领军来助,我们原本以为阴女师也是这种人,岂知她竟包藏祸心,真教人想不到。

至此我才明白天眼所谓的“前路艰难”是什么意思,那天我们直走到黄昏,立石堡终于出现眼前。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剑师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