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剑师传奇》

第04章 大开杀戒

作者:黄易

我在他身边跪了下来,自出生以来,我从未试过如此沮丧和悲愤!当日在刑室见到父亲时,曾把悲愤化作了与帝国抗争的力量,但现在这一刻西琪走了,祈北死了!

我一向也知道巫师拥有不可思议的力量,但知道只归知道,岂料今天竟然以这样凄惨的方式去深刻地体会。我拿起了祈北的剑。父亲和他的血债,全负在我身上,而西琪还在他们手里。

我不知巫师用什么方法控制了她,只知必定与鼓声有关,难怪他如此顺从地和我换人。

我将祈北的剑挂在背上,大踏步往洞外走去。洞外黑漆漆地,不闻半点人声。

我心中一动,记起父亲说过一句话。他说巫师每逢施术后,都需要休息一段时间,才能恢复过来,如今外面静悄悄地,这话应是不假。

巫师若想追踪我们而不被察觉,只能只身追来,所以目下他极可能是单身一人。

问题是他藏身在那里?。要在这样漆黑的山林找一个蓄意隐藏的人,便像大海捞针,我压着心脏的卜卜狂跳,冷静地思索以狡猾见称的巫师下一个可能的步骤。

假若我是巫师,一定会走来查看我和祈北两人是否被杀,但谨慎的他,当然不会只身犯险,于是他有两个选择。一是待自己复元后,但那时生还者早已远遁,所以这是下下之策。

其次就是召哥战前来。想到这里,我的斗志又激昂起来,假如能够杀死巫师,对帝国打击之大,确是非常严重。

我再不犹豫,往高处攀上去。来到一块大石的顶上,这处刚好俯视洞穴四周的情景。我想到巫师将西琪召走,是非常高明的一着,因为若我们没有受伤,自然会狂追西琪,那时只要他再有布置。我们便会掉进陷井里。

与巫师这种级数的凶人争斗,确是半分也不能大意。“嚓……砰!”

一道青光直冲天上,在高空爆起一连数朵七彩缤纷的烟花。

我心中大喜,计算着放射烟花的位置,小心地窜去。宁愿慢一点,也不想巫师察觉到我的来临。

在黑暗的树林里,籍着微弱的星光,我悄无声色地潜行。不一会我拨开了一堆丛林,向外望去。

巫师的黑影站在林间一片空旷的地上,西琪就立在他的面前。巫师散垂头发,口中喃喃念着奇异的语言,叫道:“脱下你的衣服。”

一阵窈窈簇簇的声音,西琪将全身衣服脱下,美丽的线条和肌肤,在星光下闪闪生辉。我强忍着心中的愤恨,等待着偷袭最适合的一刻,果然不出我所料,巫师的声音沙哑而中气不足,显然因施术而元气大伤。

巫师道:“乖孩子,真是难得,没有你*女之质,我又怎能够迅速复元,以后我就是你的主人。来!你现在感到很需要男人,对了!就是这样。”

西琪口中发出思春的娇吟,一步一步往巫师走过去。巫师喉间发出嘿嘿婬笑,心神全被眼前的美丽女体所吸引。

我蓦地弹出,手中长剑离手击去,闪电般直奔往巫师的背部。

巫师全身一震,待要闪开,长剑已贯背而过,他狂叫一声,向西琪扑去。

我惊天动地般嘶叫起来,死命标前。巫师将赤躶的西琪搂入怀里,透胸而过的剑刺入西琪体内。西琪惨叫一声,和巫师滚倒地上,我已扑至巫师身后,一把将他拉起,血剑从西琪胸口脱出来。

我狂怒下将巫师抽起一脚踢开,同时拔回长剑。这一脚是全身气力所聚,巫师一声惨叫,全身骨胳碎裂而亡,远跌地上,变成一堆软肉。

我将西琪的头抱在怀里。她张开无神的眼睛,口chún颤动,我忙将耳朵凑了上去。西琪道:“假使所有事再发生一次,我还是要救你……要……爱你。”跟着闭自死去!

大群人走动的微弱声音从远处传来。我强忍悲痛,抱起西琪,迅速取下她的胸牌。将她放在一堆干树枯枝上,用火种点燃,当火焰将她纯美的肉体吞噬时,我才忍泪离去。火光和人声给抛离在远方,但我却知道自己的心已留在那里,长伴西琪。

这世界已没有任何力量,可改变我颠覆帝国的决心。我正肉行尸般穿林过岭,反而奇迹地没有遇上帝国战士,当然我不相信大元首会放过我,但我唯一的优点是大元首并不知我要到哪里去,因为没有人知道废墟在哪里,包括我在内。但祈北死前所说要我到魔女国的指示,却深深地刻在我心上,所以自然而然地,我向神秘和拥有比帝国更先进文明的魔女国进发。我将从西琪颈上除下来的胸牌拿出来,不时仔细地摩挲观看。只有这胸牌才能使我拥有对西琪的美丽回忆,最后我把它悬在颈上。

七日后,我来到了帝国最外围的大城‘望月城’,这是距离魔女国最近的大城,位于望月河旁,是通往魔女国必经之地。也是对我来说最危险的地方。

我在一道溪水中洗了个澡,用小刀将头发修理好,胡子刮掉,又从祈北遗下的行囊取出干净的衣服换上,这才往望月城进发。

通往望月城的路上满是来往的商旅,附近的农夫都将收成拿在城里贩卖,这对我隐藏身份大有帮助。我将剑包好,放在一扎柴枝里,掮在背上,扮作普通的农民。一辆载着谷物的骡车从后赶来,我连忙避往道旁。“哗啦哗啦!”

一箩谷从骡车上跌了下来,撒满一地。驾车的胖汉一边咒骂,一边停下车来。我走了上去,帮他将谷物检回箩里。那个胖汉打量了我一会,叫道:“你叫什么名字?”我随口答道:“叫我西北便成。”

西是西琪、北是祈北。那个胖汉笑道:“这名字倒怪,我叫马原,是这里的名人,来!看在你帮忙的份上,坐上我的骡车来吧。”

我求之不得,那会拒绝!这对我进入城里,大有帮助。骡车开出。马原打量着我道:“你很壮健,模样也颇英俊,不如跟着我找生活,保证你丰衣足食。”跟着压低声音道:“这处的武士都很给我面子。”

说到这里,刚好一队四、五人的黑盔武士迎面策马驰来。

我表面上不动声色,但已作了最坏打算。雄赳赳的黑盔武士,转瞬间迫近。

马原以极度夸大的动作向接近的武士道:“各位大爷你们好!”

为首的武士冷眼瞅着我道:“这是谁?”马原道:“是跟了我十多年的小伙记,这次随我出来见识见识。”

武士点了点头。马原陪笑道:“上次我送来的东西,有一份是大爷的,不知收到了没有?”武士至此才露出笑容,点点头,策马去了。其他武士紧跟而去。

骡车继续前进。我沉声道:“为何帮我解围?”马原收起嬉皮笑脸,淡淡道:“因为你需要。”我心中一凛,知道此人表面像浮滑市侩,其实绝不简单,不过看他样子,知道他不会继续以此作主题讨论下去,我识趣地闭口,不再问了。

转过了一个弯后,走上了通往望月城的康庄大道,交通亦繁忙起来,不时见到队形整齐的武士驰过,对马原都给足面子,显然他是个八面玲现,买通上下关节的人。

望月城矗立在大路的尽头,规模宏伟,圆顶的建筑物像一个个肃立的巨人,从高处俯瞰着进城的各式人等。

据我所知望日城是近十年才建成仅次于落日城的大城,全部建筑依据智慧典建筑篇内的图则。

城主据说是大元首的亲妹丽清郡主。但对他们是否真属亲兄妹,我父亲却曾表示过怀疑。她出名冶艳放荡,面首三千,但剑术和智谋都是上上之选,是个难缠的人物,否则大元首他也不会派她来坐镇这对抗魔女国的前线重地。

在马原的掩护下,我无惊无险地顺利进入城内。城里街道纵横交错,大体上丽清郡主的宫殿位于占地三十多里的望月城正中心,东南西北各有一条可供十二匹马并驰的大道,其他的路就是以这四条大路作骨干,蜘蛛网般四通八达。所有旅馆、妓寨和交易场所均集中在四条大路的两旁,连绵数里,热闹非常。

这时是午后时分,街上满是城民和外来的商旅,女士们身穿彩衣,花枝招展,男人多配有长剑,或有武士随从,一队又一队的黑盔武土,不时巡过。

我想不到连帝国一个边疆的城市也有如此气象和规模,不禁更添压力,但再没有任何东西可阻止我往地图上的废墟走去,为了父亲、家人、祈北,还有西琪,想到她,我的心抽搐了一下。

马原道:“为什么你的脸色这样难看?看,让我带你四处去见识一下,保证你乐而忘忧。”我想了想,马原这么有办法,不如向他探问往魔女国的捷径。

我问道:“魔女……”马原喝道:“闭嘴!”一对兔子般的眼睛四处溜去,看见没有人注意意我们,才道:“记着,在这里不要提这两个字,否则必遭横祸。”

马原将我带到一所旅馆里,租了房间,吩咐我留在房内,自己却走了出去。我乐得睡上一觉,一睡便至深夜,马原回来时将我惊醒过来。

马原道:“啊,来吧!让我带你去见识一下。”我知道此人大不简单,必另有深意,而且这一觉令我体力恢复,也想活动一下筋骨,顺道探查往魔女国的门径,答应一声,随他往外走去。

马原眨眼道:“武士怎可不拿剑?”我射出凌厉的目光,剑般刺入他眼,冷冷地问道:“你究竟是谁?”

马原笑道:“是个站在你这边的入,来!我们走。”我拿起祈北的宝剑,悬挂在腰间,随他走出旅店之外。街上二灯火通明,薄羊皮制的油灯分列大街的两旁,将原黑暗的世界照耀得变成白昼般的天地,街上人来人往,似乎午夜后更是活动的时间。

前面忽地起了一阵混乱,路人纷纷走避,躲到两旁,马原一把将我拉进一条横街里,在我耳畔低声道:“看!”在一队武士簇拥下,几名衣着豪华的青年大摇大摆在街上走过。

马原道:“这些都是郡主的‘宠男’,在这里非常有权势,尤其那穿着蓝衣的叫“快剑纳明’,不但是郡主身边最得宠的人,也是望月城的头号剑士,不能小臂。”

我留心打量他,这人身材瘦削,个子颇高,一张马脸虽说不上英俊,但顾盼间自有一股慑人的风采。

我默默地留心记下他的样貌。这批宠男过去后,我和马原继续走路,我奇怪地发觉遇上的大多是一群一群身穿武士服装的女子,这里女人的地位似乎不低,我不禁将心中的想法跟马原说了。

马原笑道:“一些些吧,待会我带你去见识些半点地位也没有的女奴。”

他那圆肥的脸孔永远拴着诚恳的笑容,一团和气,令人感到易于相处。

马原带领下,我们转入了一条横街,不一会,眼前豁然开朗,来到了一个大广场里,广场上聚集了至少有千多人,闹哄哄地,原来是个买卖的市集。

各式各样的货物,由陶瓷盛器、鱼网、葯物、狩猎工具。布匹,以至各式各样的兵器,都是交易的物品。

买卖热烈地进行着,讨价还价的声音交杂在一起。灯火将广场照耀得如同白昼,这是日出城也没有的奇景,我想不到望月城如此兴旺,暂时将对西琪的悼念抛开,有兴趣地东闯西荡。

一个玩蛇的人吸引了我的注意,挤进了围观的人群里,看了个够后,才弓身往后退去。就在此时,后面传来一声娇叱!“小心点!”

一股劲风从背后劈来。我灵巧地往侧一闪,刚好避过从脑后推来的一掌,转身往后望去。七、八名全副武装的女子杏目圆瞪,怒盯着我,看她们的装扮,应属丽清郡主属下的女武士,刚才我后退之势,如果不经过灵巧的一闪,可能会碰到其中一个隆起的胸脯上。当先一名女武士喝道:“下次再这样,看我们要不要你的狗命?”

她们其中一位身材特高、美貌远胜其他的女武士,盯着我道:“你是谁?身手相当不错。”我的目光扫过她武士服装肩头的金带,知道她是望月城里重要的人物,心下警惕,故意垂头谦卑地道:“我只是无知小民,务请恕罪。”

看到我的惶恐样子,她眼中闪过不屑的神色,领头走了,其他女武士簇拥而去。

我抹了一额冷汁,正不知是否应该继续闲荡?马原不知从何处钻了出来,拉着我叫道:“随我来!”

我们穿过广场,来到一座大理石建成的建筑物前,大门处人来人往,只不知里面是干什么的,才踏进门内,一阵阵疯狂的叫嚣声风暴般从里面传出来。

虽然已有心理准备,但仍给里面的情景吓了一跳,在高燃的火炬下,宫殿般的大堂中筑起了一个大圆台,两名壮汉正在台上角力。

圆台四周围了数百人,男女都有。他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4章 大开杀戒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剑师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