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剑师传奇》

第08章 天城晚宴

作者:黄易

天庙是我所见过除魔女殿外,最伟大的建筑巨构,代表着净土文明的峰巅。

矗立正门两旁的是十二个巨型的大石雕,有男有女,各具妙姿,唯一相同的是他们或以手托,或以背负,都顶着天庙的圆拱形殿顶,红石告诉我这六男六女的巨型石雕,代表的是天上的十二星神;圆拱形的殿顶,便是赐与大地光和热的太阳,方形的庙堂,圆形的殿顶,象征着地方天圆。

当我们步上不下二百级的长石阶,来到天庙正门时,看到两旁的巨石雕,只是它们脚指的高度,便来到我们的腰际,更使我们叹为观止,感到自己存在的渺小。整个天庙都是以从逐天开来出来的白石砌成,予人至纯至净的质感和外观。

一位留着一把长胡子,样子非常清秀的祭司在那可容十人并过的大门处迎接我们,乍看上去,他似是很年青,又像很年老。

他微笑着迎上来,礼貌但保持一段距离地和每一个人招呼着,轮到我时,他露出特别注意的神色,道:“欢迎大剑师莅临天庙,我是法言祭司,专责净士一切宗法和礼仪事务。”

我大有深意地看了他两眼,微微一笑,并没有说话。

法言神色有点不自然,道:“大剑师,请!”伴着我走进去。。

步进庙内,我不由深吸一口气。

这样宏伟和有气派的庙堂,是我生平仅见,满布玲拢浮突浮雕的巨圆石柱,兵士般排列四壁,予人有力和稳若山岳的感觉;庙殿中央是个直径达百尺的巨大圆形,其中以各色石子砌成了一幅星图,占最多的是黑色的石子,那当然是漆黑的夜空;我没有时间找出那两粒石子代表天梦和飘香,因为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我身上。

团团围着庙心这圆形大星图的,是十四张长几,几上放满了各式各样的水果和美酒,却没有任何肉食,几后都是一张厚厚的白色羊毛毯,供人席地而坐。

这时十四席里有九席坐着人,有些分两排而坐,前一排只坐一人,穿祭司袍的却是一人独坐,只有大公们身后是坐着两人至五、六人不等,身份分明。

我故意不望看他们,依法言的指示,在近门的席位和妮雅并列一席,坐在前排,红月和搂着大黑的采柔、侯玉坐在后排。

红石坐在我左边的一席,约诺夫、红晴坐他身后。

天眼、灵智、花云顺序坐在我右手边的三席,形成南北壁垒分明的局面。

法言退回自己的席位内,道:“天限祭司,请你为大剑师介绍我们的祭司和大公。”

我环目一扫,找不到阴女师,这好妇不知又在弄什么鬼。

天眼脸容肃穆,眼中精光闪闪,掠过众人,沉声道:“假若法言祭司要我介绍的是预言书中的圣剑骑土,天眼会接受这份无上的荣誉,告诉净土的人,预言中的圣剑骑土已出现了,并领导我们打了三场漂亮的大胜仗,粉碎了黑叉人颠覆净土的阴谋;但现在当圣剑骑土为净土将黑叉人赶回北方后,连应有的承认也没有时,天眼耻于发言。”

众人齐齐愕然,想不到一向沉默寡言的天眼,一上来便连半分也不肯退让。

气氛一时僵硬至极点,除了大黑的喘气声外,再没有其他半点声息。

一位高瘦但精挺得像枪矛般的大公打破了沉默,哈哈大笑道:“如此便让我龙腾来介绍吧!”

我往他望去。

他极具神气的眼和我毫不退让的对视着。

我的目光在他脸上停留了一会,转到坐在身后一女四男的年青将领身上。

那女的自然地吸引了我的目光,那是位骄傲和美丽的女子,甚至比起妮雅、红月也是各擅胜场,但她望向我的眼光却带着几分轻蔑。另外那四名男将,都是剽悍勇猛之辈,其中身量特高的一位,只从他锋利眼神所显示出来的自信,便使我认出他是龙腾的儿子,与约诺夫齐名的龙歌。

他望向我的眼神充满了挑战的意味,好像他才是那真正的劳什子圣剑骑土。

我心中苦笑,若非答应了花云,真是何苦来由坐在这里招人白眼。

龙腾朗声介绍旁席穿着大公甲胄的女子道:“大剑师!这便是我们净土有史以来的第一位女大公,唯一的女大公,宁素大公。”

红石和我身后的侯玉齐齐闷哼一声,显是不满龙腾强调宁素乃唯一的女大公,分明是将妮雅排挤了出去。

我早见怪不怪,仔细打量这曾和红石有一段情缘的女大公。

宁素绝非长得不美,事实上净土真的没有什么丑女;但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她凛然不下于男子汉的英风气概,尤其她的明眸更显神气,使人感到她是个敢作敢为,绝不优柔寡断的女性;年岁看来不会超过四十,比我想像中年轻多了。

宁素平静地环手施礼,道:“见过大剑师!”再没有第二句说话。

她身后坐的是两女两男,两女姿色中等,远及不上龙腾身后的美女夺目。

这时坐在法言和明月中间一位年纪最老的祭司自我介绍道:“大剑师你好,我是观阳祭司,专司建筑之责。”顿了一顿,有点感慨地道:“无论大剑师是否圣剑骑士,但大剑师为净士所做的伟业,观阳都非常感激!”

龙腾、明月、法言三人一齐色变,显是想不到观阳对我如此推许。

剩下还未被介绍的一名中等身材的男子,当然就是那谢问大公,可能他想阻止观阳继续说下去,大声道:“本人谢问,向大剑师问好。”

他身后是两位年青将领,我望向他们时,他们都敌意浓厚,一副跃跃慾试的样子。

现在除了那大祭司,阴女师和燕色大公外,各位席位都坐满了,但却再没有人发言。

“燕色大公到!”叫唤声由庙门传来。

一名雄伟如山,顾盼生威的大将,在两老四少六位将领簇拥下,大步走进庙来,他先指示跟随者到他席后坐下,然后环目四视,最后眼光落到我身上,眼中爆起神光,不理其他人,笔直来到我席前,灼灼的目光打量着我。

我“霍”地立起,淡淡道:“燕色大公!”

燕色大公不但是用眼在看找,还以他的全心全灵来看我,我感觉得到,他是个非常有“力量”的人。

燕色闭上双目,仰天一声欢叹后,再望向我,猛睁双目,一字一字地道:“如此英雄人物,如此英雄人物!”

我不知龙腾他们的脸色如何,但想必不会太好看。

燕色眼光转向别人,望着妮雅,眼中射出亲切热烈的神色,长叹道:“故人之女,故人之女,妮雅你受了很多委屈了。”

妮雅盈盈起立,低下头恭敬施礼,谁也看到她眼内闪着的泪光。

法言祭司怕他还有什么话说下去,道:“燕色大公请入席。”

燕色大公泛起不悦之色,不理法言,诚挚地道:“燕色错失了看到席祝同溅血大剑师圣剑之下的机会,希望下一个黑叉魔头被戳时我能伴在大剑师身边。”这才昂然入席。

我心中暗赞,只是燕色不畏占了优势反对我的那些人,已可见他是个了得的人物。

天庙内又沉静下来。

“叮!”

众人齐齐一愕,向我望来。

背后的魔女刃在示警。

观阳祭司露出狂喜的神色,叫道:“圣剑在叫!”

在龙腾宁素等的惊愕仍未退掉时,号角声起。

“大祭司到!”

一名高瘦之极,身穿金色长袍,持着权杖的清秀老者,在差不多与他平头的阴女师陪伴下,龙行虎步地走进庙内,直至天文圆图的核心处,阴女师则进入她的席位。

各人全站了起来,环手施礼。

只有我和大黑仍在做然坐着。

采柔本已站了起来,见我坐着,连忙坐了回去。跟随她的男人而行事,正是闪灵族女人的传统。

大祭司凌厉的目光来到我身上,缓缓提起权杖,提起再放下,重重在地上敲了三下,才道:“各位请坐!”

天眼等都有点担心地看看大祭司,又看看我,不知我的无礼是否触怒了这在净土里掌握着最高权力的人。

大祭司严峻的脸无喜无怒,举起权杖,望向厅顶圆拱形核心,那个代表太阳的标志道:“太阳之神,请让你的光芒,永远照耀和温暖着净土。”

眼光再落到我脸上道:“陌生人!版诉我,你到净土来是为了什么?”

我哑然失笑道:“我到净土来是干什么?我到净土来是干什么?”顿了令人难堪的半晌静默,我“霍”地站了起来,平静地道:“我自有我的理由,但绝不会是为了当那什么圣剑骑士,也不是来乞求任何人承认这劳什子身份。”

这次除花云之外,连红石等也露出担心的神色,我如此不留余地,只会使事情更恶化。

其实他们那知道我深一层的用意,这次斗争形势错综复杂之极,假设我没有猜错,阴女师对我的指责,必是捏造出我要利用圣剑骑士的身份,将帝国的独裁统治带到净土来的谣言。否则净土人不会有如此强烈的反感,她甚至可指控我和大元首其实是在合力演出一场好戏,当然,南北人的矛盾给予了她制造谣言的机会。

而我愈不在乎圣剑骑土的身份,反会愈使北人作出深思,而事实上,我的确全不在乎圣剑骑士的身份。

宁素、谢问等果然露出愕然的神色。

龙腾和明月则是怒容满脸。

我遥望向坐在对面右侧的阴女师,她的脸容冰冷如水,一点也不透露出内心的想法,但我却知道她对我奇兵突出的反应,定是有点不知所措。魔女刃给予了我奇异的灵觉,使我直觉到很多表象下深藏着的东西。

龙腾背后的龙歌“锵”一声拔出了把乌黑闪闪的弯刀,大喝道:“兰特!我以天庙恩赐给我的珍乌刀,以身为天庙第一刀手的身份,为了你对圣剑骑士的蔑视,向你挑战。”

我细审他手上的珍乌刀,心中波涛汹涌,这就是珍乌刀了,它是否能挡得住我的魔女刃?

龙歌以为我怕了,大笑道:“兰特,让我们来看看你的宝剑!”

我的眼光冷冷移到他脸上,道:“只有两种人可以看到我的剑,一种是朋友,一种是敌人,而你两种也算不上。”

龙歌和他身旁各人一齐勃然大怒。

他身旁那美女更怒喝道:“大剑师!你是否胆怯了?”

这次轮到红石他们一齐脸泛怒容。

“笃,笃,笃!”

大祭师再以权杖触地,淡淡向龙歌道:“坐下!”

龙歌乖乖坐了回去,只剩下我和大祭司遥立对峙。

大祭司显然修养极佳,温和地打量了我好一会,点头道:“大剑师请勿动怒,你是我们尊敬的远方来客,可是因‘圣剑骑土’的确认事关净土的存亡,所以我们不得不谨慎从事,希望大剑师见谅。”

难怪大祭司能成为净土的最高领袖,果然有与别不同的心胸。

但我却要步步进迫,淡然一笑道:“对不起,我没有那耐性,也没有那时间,所以我要求立即在这里召开祭司会,将一切事情解决。”

没有人想到我有如此奇着,均愕然相向。对我这样一个剑手来说,以奇招取得主动之势,正深合攻防之道。

明月冷冷道:“在你的身份未被确定前,你并没有提出这要求的资格。”说话连仅余的一点客气也没有了。

燕色平和地道:“祭司会共有九只手、八位可敬的祭司每人一只,我们大公加起的多数是一只,天庙宗法规定只要有三只手举起来,便可以要求召开祭司会,是吗?可敬的法言祭司。”

法言沉声道:“这是宗法的规定,但在那里开会,祭司会外的什么人可出席,却须获得大祭司的同意。”

众人的眼光都集中到大祭司身上。

“叮!”

魔女刃响起的同时,阴女师刚巧发言道:“但是……”停了下来,怒道:“兰特你弄什么鬼!”

大祭司首次听到圣剑的警号,一直平静若止水的脸容露出一霎惊异的神色。

龙腾怒道:“这是魔术!”

宁素、谢问的错愕更明显了,弄响把剑可能是魔术,但要在阴女师发言的同一时间使剑作响,便超出了魔术的范畴了。

我微笑不答。

大祭司向阴女师道:“阴女师祭司,你想说什么?”

阴女师迅速冷静下来,阴笑道:“我只想提醒各位,祭司会从来没有在外人要求下召开的,仓卒下决定的事,会使我们没有深思的机会。”

大祭司仰头望往庙顶的太阳标志,像在要求太阳之神给予他多点判断的智慧,好一会才长长吁出一口气道:“我们已深思了很长的时间,好!现在我想表决一下,谁赞成将这宴会变成一个史无前例的祭司会?”

八只手举了起来,祭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08章 天城晚宴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剑师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