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剑师传奇》

第09章 天原回春

作者:黄易

一觉醒来。

日已当午,窗外阳光漫天。

房内静悄悄的,大床上只剩下我一个人,采柔、妮雅、红月一个也不见,连大黑也罕有地不在我的床边。

自离开飘香城后,这个“早上”最是轻松写意,烦恼尽去。

二房外三女的笑声话声隐约传入来。

“晰唉!”

门打开了一线,跟着一把声音道:“哼!还末醒来呢!”

认得是红月的声音。

我闷哼道:“小妮子进来!”

红月欢叫道:“噢!原来在诈睡。/掩门后,扑上床来,不理一切钻入了我怀里,娇声道:“我们都兴奋得无法入睡,你不愧圣剑骑土,连睡觉也比别人高明。”

我奇道:“连你也可以睡不着吗?”

红月怨道:“要睡时天早亮了,过了睡觉的时间,人家怎睡得着?”

我失笑道:“原来我们的红月贵女,在睡觉上竟有时间上的限制。”

红月忽低声道:“我恨你!”

我一呆道:“恨我?”

红月粉拳擂上我的胸膛,连声道:“恨你恨你恨你!”

我嚷道:“小心点,采柔还未为我穿上甲胄。”

红月嘟着小嘴气道:“穿上盔甲鬼才打你。”

我抚着她柔软和比外面阳光更夺目的金发,道:“告诉我,你恨我什么?”

红月粉脸红了起来,道:“恨你使人被迫说谎话。”

我好奇心大起,道:“谁迫你说谎了?”

红月将脸埋在我胸膛处,恨声道:“不是你是谁,每当那些好事的净土女人问起我和你怎样时,我都被迫要说谎。”

我愕然道:“什么?”

红月嗔道:“难道我告诉她们你只曾吻吻我抱抱我吗?我红月还有什么脸子?”

我哑然失笑,居然是这么一回事。

“咿唉!''门再打了开来。采柔探头进来道:“大剑师,大祭师来了,在主厅等着你。”

红月掩嘴笑道:“两个都`大',究竟是谁`大'一点?”

主厅内不但大祭司来了,其他祭司也来了,只不见明月和法言。

施礼后,大家坐了下来。

大祭司遣!“昨夜那另一阴女师由北路走了,守城的人不敢阻拦,坐看这妖妇飘飘然离去。”

这是意料中事,不过终有一天她要饮恨我剑下,为凤香索回血债。

大祭司长叹一声道:“明月今早喝了毒酒,被发现时早死得透了。”

我寂然无语,这或者是他交待错误的唯一方法,只有死亡才可保存他的尊严。大祭司续道:“法言自觉无颜掌管净土的宗法,要辞去祭司的职位,希望大剑师批准、还有是新任祭司的人选……”

我挥手道:“净土的内部事务,全由你们作主,我只管军事方面,当黑叉人被赶回大海里时,便是我功成身退的时候,希望你们能明白。”

众祭司均露出感激的神情,只有花云垂着头,不敢看我。唉!昨夜我迫她说爱我,确是过分了点。

灵智站起来道:“大剑师请走出馆外露上一脸,他们由今早便等到现在了!”

我愕然道:“什么?”

众祭司微笑起立,拥着我往门外走去,刚走出大门,如雷的欢叫呐喊轰然响起。

我一看下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只见观瀑馆门外的大平台下,大街小巷,所有地势略低的房舍、屋内、屋顶全站了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幼,战士平民全混在一起,挤得插针不下,水泄不通,怕有十几万人。

他们霎时兴奋地狂喊起来,帽子杂物鲜花全给挥上天空,此起彼落。

“圣剑骑士!圣剑骑士!”

我愕然不知所措,刚才我还想带三女和大黑到这美丽山城的大街小巷溜达一下,看来这愿望是难以实现的了,因为没有人会不认得我。这就是成名的代价吧!

观阳在我耳旁大喊道:“今早我们发布了消息后,除了守城的人不可离开岗位外,整个天城的人都来了。”

我偷看大祭司等一眼,发觉他们脸上都挂着欢喜的热泪,花云更是梨花带雨,泣不成声,她苦待的美好日子,已逐渐临近了。

我走前两步,来到围栏旁,举起双手,示意他们静下来。

声音像潮退般迅速转弱,以至乎完全寂然。

我心头一阵激动,大叫道:“相信我!黑叉鬼被赶回大海里的日子,已经近在眼前了。”

欢喊声再次震天而起。

天原的高空上有几只作鸟兽形奇怪东西随着风自由地飞翔着,它们给一条长长的幼绳系着,另一端紧握在草原上一群小孩的手内。

我们边在草原走着,一边极目而望,大感有趣,飞雪则跟在身后。

采柔嚷道:“真是好玩,这叫什么玩意儿?”

妮雅笑道:“这是天原小孩中最流行的游戏,叫‘皮鸟飞’,那些皮制的鸟儿,一遇风便飞上天上,要不要弄只来给你。”

采柔惊叫道:“不!不!我怕弄坏了它们,这么美丽可爱?”

我道:“大黑究竟那里去了!”

三女开声大笑,红月道:“我们一直不提大黑,看你能忍多久,大黑跟观阳去了。”

我奇道:“大黑怎肯跟他去?”

采柔妩媚一笑道:“怎么不肯,观阳带了只母狗来找它,你若看到它那馋嘴的的样子,才好笑呢!”

我道:“究竟是观阳打大黑的主意,还是那母狗打大黑的主意?”

二女笑得几乎喘不过气来,红月道:“天原的狗非常有名,最懂得看管羊群,不过不像大黑般会打仗,所以观阳才想为大黑留下个种看看。”

我见她说得可爱,打趣道:“我也懂打仗,谁想留下个种来看看?”

红月叫道:“我才不要生孩子。”

妮雅垂下了头,避开了我的眼光。

来柔美目掠过一阵失落,借着观看天上的“皮鸟飞”,没有答我的问题。

我暗责自己,已变话题道:“红石他们那里去了?”

妮雅道:“红石、侯玉和红晴回立石堡去了,好安排我们的人一部分到天庙来,一部分往龙吐水去协助建立新堡,日一部分回守飘香和捕火。约诺夫则跟了燕色往北路的擒天堡去,察看前线的最新形势。”

我道:“你身为捕火大公,为何不跟去看看?”

妮雅咬看嘴chún在道:“你去我才去,你在净土一刻,我便跟你一刻。”

我爱怜地望了她一眼,无限感慨。

远处的小孩忽地叫了起来,拚命收线,将那些色彩鲜艳的“皮鸟飞”收回来。我往天际一看,一股雨云,正往天原飘过来,那边的天际黑若夜晚。

三女惊呼道:“下大雨了!”

我环目四顾,这里离天城最少有五、六哩的距离,离北路则更远,往任何一方走也难逃豪雨淋身的遭遇。

采柔叫道:“看!那边林内有间小屋。”

妮雅喜道:“那是牧羊人的避雨屋。”

我欢叫一声,带头往那小屋奔去,三女笑着叫着,兴高采烈地追在我身后。飞雪跑在最后,可能正奇怪我们为何不像来时般四个人全挤到它宽长的背上。

小屋在百步之外。

狂风卷来,吹得我们怪叫连声。

我疯狂般叫着跳着,就像失去了的童年日子又在心里身上重活了过来。

“哗啦啦!”

大雨洒下。

尖叫声中,我们撞门而入,衣衫尽湿。

三女秀发尽是水珠,须发紧贴在她们脸上,但神色均兴奋之极。

小屋内出奇地干净宽敞,一边堆满了未草,另一边堆满了柴枝,生火的火种火钳全部齐备。

采柔叫道:“飞雪还在外面!”

我推开少许门,顶着随风打入来的寒气雨粉,往外望去,林外的天原白茫茫一片,想看远点也办不到,在风雨里,飞雪跃起前蹄,不住张口,迎着降下来的雨水,看来非常享受。

后面柴枝搬动的声音传来,我回头一看,三女正忆碌地堆柴生火,熊熊火光照亮和温暖了整个空间。

我关上了门,将两个小窗用柴枝撑开了少许,夹带着湿气的寒风吹进来,使人份外感到这像已与世隔绝的小屋内的温暖和安全。

我悠闲地贴墙坐了下来,看着火堆冒起的烟屑火星,升上屋顶,再由烟卤逸走,心中充满了欢愉。

外面的飞雪嘶叫起来。

我们同时一呆。

接着木门传来括括的奇怪声响!

我们瞪目以对。

“汪汪汪!”

采柔欢呼道:“大黑!”扑前将门打了开来。

湿透了的大黑带着水花飞扑而入,直冲入连抗议也来不及的采柔怀里。

我闭上眼睛,等待着预估的事情发生。

果然惊叫四起,屋内水珠四溅,无人能够幸免,大黑抖掉雨水的可恶行为,我早已领教过,但仍没有对付的方法。

水点落在柴火里,发出吱吱声响!

三女忽地齐齐笑骂起来。

我睁眼一看,原来大黑蹲坐地上,撑开了腿,低头用它的大舌头去甜自己那宝贝家伙,显是尝了甜头后以它的方式作善后工作。

红月叫道:“大黑,不准过来舔我,连嗅嗅也不准。”

岂知大黑以为红月在唤它,千辛万苦地爬了起来,往红月凑去。

惊叫声中,红月躲到妮雅身后,妮雅则躲到采柔身后。

采柔笑得全身发软,用手格着大黑的颈,死命不使大黑的巨舌舔往她的脸上。我看着三女身上完全没有遮蔽作用的湿衣,看着她们美妙的胴体,真是想就此死去,好将这动人的时刻永远保存下来。

我想起了花云今早梨花带雨的样子,她现在正干什么呢?是否也在天城的另一角落,看着外面这场豪雨?心神飞越下,我像回到了魔女国的地殿里,看着魔女百合美绝人世的贵体,她是生还是死了“大剑师!”

我抬头望去,红月俏立眼前。

火堆旁的采柔和妮雅仍在娇笑中喘着气,一人按紧大黑,一人拍着它的湿头,逗着它在玩儿。

红月见我眼光移到了别处,嗔道:“大剑师!”

我眼光回到她有湿衣内若隐若现,焕发着青春气息的美丽胴体上,不自觉地咽了一口唾沫,心中叫道:“这妮子真的长大了。”

红月俏脸飞起两朵红晕,不胜娇羞地道:“大剑师,我给些东西你看。”随着打开两肩的衣服,缓缓脱掉全身湿衣,然后半点也没有保留地,立在我眼前。

采柔和妮雅像是一点也不知这边发生了什么事的样子,继续着她们和大黑的游戏。

我的目光完全没法离开红月的身体,那种娇嫩柔滑,那种代表了骄傲和青春的肉光嫩色,使我的心热了起来,烧了起来。

红月以从未有过的娇羞神态,咬着chún,垂着头,傲然挺立。

我的眼光在她修长玉腿逡巡着,以心眼画着美妙的线条。

我想起了西琪,一阵噬心的痛苦狂涌而起,我“霍”地起立,一手抱起赤躶的红月,对着她的小嘴,往厚软温暖的禾草堆走过去。

红月,我屈服了!投降了!

在这刻,你是世上最美妙最可爱的小东西。

柴火烧得□啪作响。

黄昏时,我们回到了天城,天城的战士和居民只是微笑地向我们打招呼,使我感到自在多了。今早我向大祭师要求,这里的人都不准一见我便围过来,更不可向我下跪膜拜,那些都是我最不想遇到的情形,看来这要求现在生效了。

四人两兽,刚踏入观瀑馆,有人来报花云祭司在等待着。

我心中大奇,花云为了什么事来找我,迳自往主厅走去,三女则回房去了。

主厅内还有位我意想不到的客人,龙腾大公的女儿,龙歌的妹子──龙怡贵女,一见到我垂下了目光。

我心中暗自警惕,千万不要再种情根了。

我在花云对面坐下,询问的眼光望向花云。

花云向龙恰道:“大剑师来了,你亲口和他说吧!”

龙怡紧闭樱chún,摇首,头垂得更低了。

花云叹道:“这傻孩子!”向我解释道:“刚才她来见我,说她父亲和哥哥都很颓丧,很后悔,竟然误信了阴女师的说话,做出了那样不光采的傻事,对不起大剑师……”

热泪由龙怡俏脸珍珠串般滴往地卜。

我心中侧然,龙怡的悲哀不只是因龙腾、龙歌而来,打击得更重的是她的信心和自尊,一向以来,她都唯父亲兄长马首是瞻,以他们的信念为自己的信念,以他们为荣,但这种虚假的“安全感”在昨夜彻底地破碎了。

我愕然道:“我不是说过‘过去的便让他过去吗’,为什么他们还不能释怀?”

龙怡悲泣道:“你骂他们一顿,他们反而好过点,偏偏你对他们那么好,使他们感到更对你不起。”

花云低声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09章 天原回春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剑师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