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剑师传奇》

第10章 两箭功告

作者:黄易

次日清晨,我离开房间时,三女仍酣睡未醒,这也难怪她们,前天晚上已一夜没睡,昨晚的舞宴又至半夜才兴尽而返,她们不睡到太阳过了中天方醒来才奇怪呢。

疲倦绝不下于她们的大黑却一反懒洋洋的常态,精神抖擞地追在飞雪尾后,半点颓态也没有,不过当我策着飞雪来到天城出口的大斜坡时,才明白了个中原因。这家伙一闪便不见了,不用说也是溜去和那会牧羊的母狗再续前缘,在此先预祝它成功。

街上静悄悄地,这里的人昨夜亦是狂欢达旦,谁还能爬起床来。

没有战争会是多好,生活便会像昨天般转眼溜过。

门卫见到我来,慌忙打开了城门,让我畅通无阻地飞驰而出。

广阔的天原现在眼前,天河横流着。

近南路处营帐林立,那是昨天黄昏才开始陆续抵达的南军。

我一声长啸,策着飞雪,奔过天河的石桥,往营地奔去。

还未到营地,已看到小矮胖在营地的西北角向我兴奋地招手,我朝他奔了过去。

小矮胖叫道:“我还担心你起不了身!”

我跳下马来,笑道:“这也是我对你的担心。”

他瞪着满布红筋的眼道:“不用担心。我根本没有睡,人来,预备。”

他那立在四周的十多个手下忙碌起来。

在空地另一边约五百步外,以石头砌了一堵临时的墙壁,足有十来尺高,看上去颇为坚固。

小矮胖得意非常,指着那堵墙道:“这就是城墙。”

接着指着一个木制像大喷筒般的奇怪东西道:“这是`龙火炮'!”

“龙火炮”旁站了蓄势以待的十多人,全神留意着小矮胖的动静。

我望向那“龙火炮”旁另一尊像极帝国攻城用的“弹石机”的东西道:“那又是什么东西?”

小矮胖神气地道:“那是净土战争史上最伟大的发明──‘龙怒吼’,这名字我想了很久,好方便让灵智那老家伙将它写进史册去。”接着低声道:“我小矮胖便全仗它名垂千古了。我不知他在搅什么玄虚,道:“快弄来看看。”

小矮胖神态紧张起来,口中念念有词,大叫道:“‘龙火炮’放射!”

“喀擦!”

不知那些人拉动了那个机括,一道黑血箭由“龙火炮”的炮嘴劲射而出,直喷往那堵墙上,染得石墙漆黑了好大的一片。

空气中充满黑血那种难嗅的味道。

但就是这样,再没有其他事情发生。

我愕然望向小矮胖。

小矮胖向我神秘一笑,不慌不忙叫道:“点火!”

一十名箭手一排走前了百来步,燃起包扎上蘸满黑血布絮的箭头,弓弦拉紧。“放!”

十箭齐发。

除了三枝劲道不足,两枝射歪了外,其他全射在石墙染了黑血的地方。

“篷!”

烈火熊烧,便像整张墙着了火。

小矮胖再呼道:“龙怒吼!”

那“弹石机”模样的东西,弹出一个黑黝黝的巨型怪球,由低升高,再由高下降,画出一道美丽的弧线,“啪”一声,竟黏在燃烧着的墙上,并不掉下来。

火继续烧着。

那黑球似乎极为耐烧,不但仍然是那个样子,反似愈烧愈坚固起来。

小矮胖顿足道:“没有理由的,黑黏土内全是黑血,怎会不爆炸?”

我摇头道:“你以前试过没有?”

小矮胖道:“这是第一次试验,想不到竟失败了,为何你那次密封在瓶内的黑血会爆炸,今次密封在烧硬了的黏土内,应更厉害才对。”

我再望了那在火焰中毫无动静的黑球一眼,也替小矮胖难过,替他名垂千右的美梦破碎难过,搭着他的肩头往营地走去,安慰道:“来!让我们去吃早点。”

走不了两步,话犹未已。

“轰!”

惊天动地的一响爆炸由后而来,大地摇晃着。

一股无形的力量激荡下,小矮胖首先往前仆倒,带得我也失去了平衡,随他倒下,将触地时我扭转了身,看到了早先那堵墙,竟成了一地碎石图案,有些飞到了十多步外,可见刚才爆炸的力量是何等惊人,远超过木堡那次的爆炸。

小矮胖擦擦红眼,欣喜如狂地爬起来,走前几步,又失足跌倒,狂叫道:“我成功了!我成功了!”

我坐了起来,听到营内惊叫奔走之声四起,苦笑道:“在你名垂千古前,请你先应付天原上所有因睡眠不足来找你算账的人。”

第二天正午时分,我们在龙腾、燕色、红石各大公的陪伴下抵达燕色主理的“擒天堡”,这堡规模人有“立石”的一半,但因它和“虎视”紧扼着通上天原的山路两旁,又有燕色和龙腾这样出色的名将把关,连凶悍的黑叉鬼也苦攻不下。

不过,黑叉人亦籍占据了北路稍下的“封隘”和“断路”两堡,将净土军北去之路截断了,若要往北方去,便须学黑叉鬼来南方般,绕过逐天东端的龙吐水,在目前来说,那是净土的军力无法办到的。

我们只能一个城一个城攻过去,使前线后方能呼应增援,所以能否攻下和收复这两个失陷了的城池,乃是关键的大事。

红石和妮雅的南军随在我们之后,缓缓注进“擒天”和“虎视”的后山处待命而动。

我们进入“擒天堡”时,战士们都挤在街上、城墙上,向我呐喊欢呼,土气高昂至极点。

“圣剑骑士”之声不绝于耳。

“擒天”共分作内外两堡,经过了内堡的城墙后,我们来到燕色的大公府。

宏伟的大堂里陈设简朴,墙上挂满各式各样的兵器,大部分都不是净土的武器,而是掳狭自黑叉鬼的战利品。

特别吸引了我注意力的是一张黄光闪闪的大弓,挂在对正门口的墙上,而这墙再无其他武器,使巨弓更为特出。

尤使我印象深刻的是巨弓的弓弦乌光闪闪,和龙歌被击碎了的珍乌刀是同样的色泽,弓旁挂着一个精美的箭筒,筒内装了七枝特别粗长的箭,整枝箭也是乌光闪烁,予人锋利之极的感觉。

燕色来到我身旁道:“大剑师真有眼光,这是我们净土最著名的神弓‘射日’,弓弦和箭都是由拉撤的祖父以珍乌炼制的。”接着苦笑道:“可惜自三日年前净土的第一制弓巧匠连山宗铸成它后,便从没有一个人能独力拉满它,很多自称勇力的人,连手臂也拉伤了,却仍是拿它没法。”

我点点头,想的如是若我以这弓射出珍乌箭,能否洞穿大元首那只有魔女刃才可刺穿的甲胄?

红月在我身后道:“大剑师你要不要试一试?”

红石责道:“红月!不准乱说话。”

我微微一笑道:“一定会,但不是现在。”

龙腾担心地道:“大剑师小心点,珍乌弦那反挫之力,是非常可怕的,连手臂也可废掉。”

燕色同意道:“我也自认臂力过人,但只拉开了少许,便不敢再撑下去,我常在想,若能满弓射出珍乌箭,真怕连太阳也可以射下来。”

堡外远处忽地隆隆蹦响。

谢问大公怒道:“黑叉鬼静了两天,又来挑战了,难道那妖妇没有告诉他们向禽生等弃兵曳甲败回北方的事吗?没告诉他们大剑师的利害吗?”

宁素微笑道:“人只相信自己的眼睛,自己的力量,何况`黑霸'客横生一向骄狂自大,目无余子,怎会将一个女人的话放在心上,可以还以为那妖妇故意夸大呢。”

我向宁素赞许地点头,女性的洞察力往往较男人细微,这也是宁素的优点。

我道:“我们到城墙看看吧!”

燕色道:“对他们的叫嚣挑战,两日一小饱,四日一大攻,我们早习以为常,大剑师不如休息一会,明早我们再带你往`虎视'看看形势。”

龙腾听得我要到他的“虎视”堡去,大喜道:“那好极了,龙怡整天问我大剑师何时到我们那里去。”

众人一齐会心微笑。

找心中叫苦,我怎可见一个爱一个,说到底,我到净土来是要追杀大元首呵!卓联笑道:“大剑师,`擒天堡'后山处有种只有那里才有的鲜果,非常美味,你定要尝尝。”

依在妮雅旁的采柔欢喜地道:“那真好了!”

大家都笑了起来。

约诺夫和红晴听得采柔说欢喜,连忙自告奋勇道:“我们立即去摘,只有刚摘下来的才最好吃呢!”

我淡淡道:“美果我们一定要吃,但却是收复了`封隘”和`断路'两堡之后,耐心多待两天吧!”

众人大感愕然,均露出不能置信的神色。

我道:“现在先到外墙去!”

从“擒天”宽厚的城墙顶往外望,左侧遥对的是规模格式差不多的“虎视”堡。两堡间是通往天原的山路,这时堆满了乱石,作为阻止敌人上山的障碍物。

往北下望,倾斜的山路下是个较天原小得多的谷原,四边群峰高起,这时约干多名黑叉战士,阵容鼎盛地排在谷原较远的一边。后面可见失陷了的“封隘”堡高起的后城墙,封挡了出谷之路。

一名雄伟得像巨人的黑叉鬼,左大盾右巨斧,策着战马排众而出,不住嚣叫,充满着不屑和蔑视的味儿。

“虎视”堡那边的净土军亦严阵以待,防止黑叉鬼的突袭。

斜坡上布满箭失断刀,人马的骇骨,惨不忍睹。”

多少人在这里丧失了他们的子女、情人和父母?

十多只饥饿的秃鹰在空中盘旋,等待着下欢的美食。

那黑叉壮汉又冲前来,叫着骂着。

我的锐目看到那千多黑叉战士旁有几条攻城的大檑木,几座以弹簧发射的投石机,和一排排的长梯,知道他们正组织着另一场强攻。可以想像,当“封隘”堡门一开,以万计的黑叉鬼便会冲杀进来。

我感到“捕火”城外的历史在重演着,分别只在于即管我杀了这搦战的黑叉鬼,还要再攻陷两座城堡,才可以取得北路的控制权。”

我向红石道:“小矮胖来了没有?”

红石望向红晴。

红晴忙道:“刚到!”

我道:“叫他准备能使他名垂干古的好宝贝。”

众人齐齐一呆。

红晴对我比他的老子对我更有信心,慌忙去了。

这时那黑叉巨人又奔过来,直奔到斜坡下才勒马停定,遥看着我,以不纯净的净土语大喝过来道:“兰特小儿是否你来了,有胆量便来和我决一死战。”

燕色等纷纷喝骂。

宁素怕我受不住挑拨,来到我身旁道:“大剑师,这巨人是`黑霸'客横生手下的第一勇士,叫熊巨,我们出战的勇士没有一个人能活看回来。”

龙腾道:“若非我严禁任何人出战,死的人将不止是十六个。”

约诺夫、红石、妮雅等当然不会相信我胜不了这黑叉巨人,不过都不主张我出战,因为不值得。

我也觉得不值得。

卓联指着“封隘堡”道:“看!客横生来了。”

只见原本已旗帜飘扬的“封隘”堡墙头上,多了两枝特别高的大帅旗,在山风中威武地飘扬着。

我微笑道:“你们不用担心,我也没有出战的打算。”

妮雅和采柔深知我的性格,奇怪地对望了一眼。

我淡淡道:“拿弓来!并叫所有战士准备。”

燕色愕然道:“熊巨最少在三箭之遥的远处,怎……噢!难道你要`射日'?”

我喝道:“快!今晚我要在`封隘'举行最盛大的祝捷会”燕色呆了半晌,向从人喝道:“还不滚去拿弓和箭。”

我仰观天色,还有好一段时间太阳才会下山,应该有足够的时间,各人虽累了点,但胜在战意高昂,何况有我在此。

红晴这时走上城墙来,报告道:“小矮胖说一切预备妥当,只要一声令下,便可出动,不过他要我提醒大剑师,射程最远只是五百步。”

五百步,即是谷原的中段处。

那熊巨狂笑几声后,又奔了回去。

我寂然不动,冷冷看着敌人。

众人都有点不安和紧张,连红石等亦不例外,因为攻城是绝不容易的一回事,否则龙腾和燕色两人也难以在此挡住强大的黑叉军了。我们虽有“龙怒吼”,但敌人怎会容我们推进至可以发射的最佳位置了脚步声响起,两名战士托着那“射日”大弓,另一人提着那筒珍乌箭,气喘喘走上来,站在我身旁。

我喝道:“击鼓!”

鼓声响起。

那熊巨精神一振,策马由谷原另一边再冲过来,当地过了谷原的中段,我一手从两位战士肩上拿过那大弓,入手沉重之极。

拿箭筒的战士知机地递上一枝珍乌箭。

我将比我还要高的大弓略向上仰,把珍乌箭尾定位在珍乌弦上。

众人见我提着这么重的大弓,手也不颤晃一下,惊叹不已。

蹄声愈来愈急,熊巨快将奔到斜坡的起点处,那是普通箭程三倍的遥远距离。我冷冷看着他,心中一片宁静,默默计算着距离和敌骑的速度。

恰在此时,“封隘”堡处战鼓亦震大响起,以助熊巨之威。

熊巨更兴奋了,夹马狂奔,箭般冲过来。

我吐气狂喝,全力猛拉,从没有人拉满的“射日”弓身弯了起来,珍乌弦往后涨至满尽。

手一松。

“腾”的一声。

珍乌箭闪电般破空而去。

射日弓“锵”一声回复原状,弓体颤震着。

珍乌弦更是狂震不止。

没有人能形容由“射日”弓射出的珍乌箭那种速度,一般箭都是以弧线前进,但珍乌箭和是绝对的直线。

几乎是弦声响起,珍乌箭已到了熊巨眼前,直射往他的前胸。

熊巨也是了得一本能地将巨盾护挡胸前。

众人惊呼叹息,都想这么好的一箭竟给他挡了。

“锵!”。

珍乌箭穿盾而入,穿过盔甲,穿过熊巨的巨体,带起满蓬血雨,由背心疾射而出,插在马后的地上。

敌我双方的叫声鼓声全停了下来。

熊巨的巨斧和大盾首先跌下,然后巨体由马背上侧跌下来,“蓬”一声掉在地上。

“擒天”、“虎视”两堡爆起震天欢啸。

我大喝道:“攻城!”

当我们越过熊巨伏尸这处,敌人已全退回“封隘”之内,看样子是要死守不出了。

我和各位大公带头来到谷原中段处,停了下来,叫道:“小矮胖!”

小矮胖兴冲冲地奔了出来,喘着气道:“不行了!今晚我一定要在`封隘'堡内好好睡一觉。众人大笑起来。小矮胖的手下推着那“龙火炮”和“龙怒吼”来到了阵前。

“封隘”墙上射出了一阵箭雨,但在百多步外便力竭,纷纷落下。

燕色哑然失笑道:“黑叉鬼从没有想过也会有给我们攻城的一日,连射得较远的石弹机也不在墙上备上一台。”

我望向搂着大黑的采柔道:“你看紧大黑,不要让它跟着我。”

采柔脸有惭色,垂头道:“知道了!”

我向小矮胖打出手势。

小矮胖用紧张得嘶哑了的声音喝道:“放炮!”

“蓬!”

一股黑血直喷而去,洒在墙脚处和地上,左旁便是城门。

“放箭!”

那十名箭手,在特制的大盾牌掩护下,往前冲去。

敌墙上立时箭如雨下。

燕色喝道:“还箭!”

两排战士,一排持盾,一排持弓,往前冲去。

箭来箭往。

杀声震天。

火箭射出,十箭竟有八箭命中了黑血染黑了的城墙,成绩比上次好多了。

烈火熊熊烧起。

最关键的时刻来临了。

小矮胖喘着气。

我向小矮胖道:“不用紧张,射不中还可以来第二次。”

小矮胖满额冷汗道:“时间太迫了,我只制成了两个,用了一个,现在只有一次机会了。”

我把心一横,大喝道:“放‘龙怒吼’!”

“轰!”

巨黑球弹出。

我们的心都提到了半空,瞪着眼,看着巨黑球高高抛起,又再落下。

小矮胖忽地脸如死灰,双脚一软,坐倒地上。

黑球的落点比上次近得多了,只到达离城墙百步许处便落了下来。

众人都失望得呆在当场。

烈火仍烧着,不过这时已是完全没有任何意义。

近墙脚处的野草也烧了起来。

我灵机一触,跳下马去,一把抢过那两名战士托在肩上的“射日”大弓,安好珍乌箭,冲前而去,越过最前线的箭盾手后,侧卧地上,扳弓拉箭,一箭射出。

“飕!”。

珍乌箭射出,横过谷原,贴地而去,透穿过几个突起的小土丘,去势虽稍减,仍止中巨黑球,箭簇带得巨黑球往前直冲,插在烈火燃烧着的墙角处。

一轮箭矢射来,我忙滚了回去,跪在盾后,一边祈祷,一边看着那巨黑球。

被洞穿了的黑血球是否仍会爆炸。

天地像是完全寂静下来。

没有人再有兴趣看其他东西,只是定睛看着那昨天早上将他们在睡梦中惊醒过来的巨黑球,被烈火烧着。

“轰!”

没有人能相信自己的眼睛,先是火光迸射,石头横飞,接着是几截固若石山的城墙徐徐倒下,泥尘火屑扬上半空,最少有十多名黑叉人在惨叫声中和城墙一齐掉下来。

惊叫声来自敌墙上。

敌人原来密集的箭雨疏落下来。

敌墙露出了个阔达十多尺的大缺口。

我大喝道:“杀呀!”

飞雪来到我旁边,我翻身上马,掣出魔女刃,高举头上,往前冲去。

后面的人看到我的圣剑,士气涨至最高点,齐声狂喊,潮水般追来。

瞬眼间我已策马飞雪,当先跃过缺口的碎石堆,杀进城内。

城内一片混乱,冲上来的黑叉人在魔女刃下溅血飞跌。

大军源源涌入,他们对曾属自己的“封隘”堡自然熟悉,不一会便占领了最具战略性的据点,他们多年来饱受的屈辱和血债,都在这一刻讨回来。

黑叉鬼拚命反抗,不过他们的坚持不一会便被瓦解,纷纷离堡逃去,我们直杀至可见“断路堡”的地方,才收兵而回,沿路尽是黑叉人的尸体,堡内的黑叉人最少有一半给留在了这里。

魔女刃饮尽了敌人的鲜血。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剑师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