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剑师传奇》

第04章 妙想天开

作者:黄易

当净土大军缓缓注进北路外的原野时,黑叉人已弃甲抛戈,逃得无影无踪,我们虽在离山脚哩许处停止了迫杀,但往山下去的沿途上,除了被挤跌出崖壁外而致死的人,给人马践踏车轮辗压而重伤或毙命者亦不在少数,粗略估计至少有数千之众,由此可知黑叉逃军的惊慌和狼狈。

曾雄霸逐天北路两堡的黑叉大军,只有大半人能逃往流仙城去。

依着彩虹七色而制,每一色代表一位大公的旗帜在平原上随风飘扬,在经历了净士最艰苦和黑暗的日子后,他们的旗帜终于重在逐天北方的土地上耀武扬威。

他们队形整齐地站立的地方,正是北伐的起点。

我策着飞雪,位于各大公之前,极目远眺。

夕阳在我左方发出万道红霞,有种荒凉悲壮的味道。

在晚风里,草浪在原野上一波一波的起伏着。

右方远处是源自天河的流仙河,由此北进五十哩,便是北伐的第一个目标流仙城了。

流仙河到了平原的远处,绕过了净土九大名山之一的居仙岭,蜿蜓而去。

我看着高耸的居仙岭,心想若能爬到山顶,必可俯瞰流仙城附近的整个形势。七位大公缓缓策马来到我身后。

近十二万大军士气昂扬地分成百多组,列成战阵,布在平原之上,感受着胜利的喜悦。

我扭过头来,和妮雅交换了探情的一眼后,向各大公微笑道:“我多么想立时挥军北上,直扑流仙城,但可恨却要压下这诱人的慾望,噢!那是多么不畅快。”众大公都谅解地点头,说真的!谁不在脑海中转着这念头。

我长叹一声,道:“依我们早先定下的计划行事吧!若黑叉人瞻敢来犯,我们可看形势是否需给他们迎头痛击,不过!我想他们绝不会愚蠢至此,而只会在流仙城恭候我们的大驾。”

龙腾道:“唉!以我们的人力物力,就算日夜赶工,也需要三个月的时间才能筑起能抗拒黑叉人的新城堡。”

红石道:“这正好是我们可将大量黑血运抵此地的时候。”

燕色大笑道:“这么多年我们也等了,三个月又算得上是什么,幸好在这三个月裹我们也不会闲着。”

我淡淡道:“是的!我们不会闲着,黑叉人也别想闲着。”

再一次压倒性的胜利,将净土人的情绪带上最高峰。

我再一次向他们证明了是传说中能扭转整个局势的圣剑骑士。

除了龙歌、雁菲菲、约诺夫等参与了北路之役的将士外,没有往外布防或侦察的战士都投入了建堡的工作。

这以我名字命名的大剑师堡,将是我们在北方的立足据点。

徙天原处不断运来物资,不断涌来帮助筑城的平民,看他们落力拚命的情况,我想不到三个月,便能完成这建城的壮举,何况人力物资更会源源不绝由南方送来,不虞匮乏。

当晚红月、龙怡、采柔和妮雅也随着大祭司的队伍抵达营地,我心怀大畅下,次日清晨带着四女策马往流仙河驰去。

多日困在天原的飞雪兴奋无比,一放开四蹄便将四女远远抛在后方,累得大黑吐着舌头死命追赶。

河水流动的声音,轰隆轰隆地在前方传来,那是大自然美妙的乐章。

我至奔到河旁,俯瞰岸旁泥阜下奔腾的河水,这处上承天河倾泻下山之势,加上昨夜的暴雨,河水浑浊湍急,黑魔舰若想逆河而来,最少要等待一段时间。

阔约六百步的河面上,腾升起清爽的水气,使我精神为之一振。

四女先后邸至,然后才是气喘如牛的大黑。

红月在马背上不依叫道:“不要跑那么快呵!”

采柔怜惜地看着颓然倒下的大黑,道:“你做做好心,让大黑坐到你的马背上吧。”

我看着大黑笑道:“这家伙近日背叛了我和你们勾结在一起,又每天吃得饱饱,养得胖胖的,现在亦应是被劳役的时候了。”

四女娇笑不已。

红月跳下马来,奔向我叫道:“大黑不坐,便轮到我红月了。”

我俯身下去,一把抄起她的蛮腰,提上马背,道;“我知道你想借我马快为名,其实却是想睡觉,是吗?”

扛月转身扭着我,闭上眼睛,“唔!”一声已毫不客气睡了起来。

我摇头苦笑,策着飞雪锾缓沿河而行。

龙怡拍马来到我身旁,道:“现在营地裹人人都在谈论你一弓发两箭,每箭都贯穿了十个黑叉鬼咽喉,单剑杀了对方近万人的辉煌战绩,兴奋得紧呢!”

我骇然道:“什么?”

龙怡抿嘴一笑道:“这就叫以讹传讹嘛!”

妮雅在后侧道:“放心吧!大祭司已下令让所有人知道真实的情形,以免大家生出轻敌之心。”

马蹄声骤响,一队百多人的骑兵由北面远处奔来,到了近前,原来带头的是田宗。

他的神色有点紧张,施礼后道:“我们登上了居仙岭向北一座小山的丘顶,看到了流仙城处集结了数十艘巨型的黑魔船,泊满了整道河段,看来黑叉人的援军已到,若对我们展开反攻,我们便非常危险了。”

我心头一震,这正是敌我双方优劣分明的地方,敌人不但可以迅速将兵员通过河道运送来此,而且整个北方的资源均为他们所有,我们只要略一挺进,便变成深入敌人势力范围内的孤军,守在这里吗?又怕抵挡不了敌人以倍胜的兵力。

前此每一场战争,我都利用了特别的形势,如敌人的轻敌,秘密的武器和幸运的眷顾,达成了骄人的战绩,但若是明刀明枪对着敌人压倒性的兵力,我实是一点把握也没有。

我况吟片晌,道:“让我去看看!”

我们策马爬上斜坡,来到这个地势颇高的山丘之顶时,燕色、红石、宁素和谢问四名大公和红晴等几名年轻将预,正神色凝重地立在那里,远眺北方。

我抱着红月,跳下飞雪。

众人纷纷下马。

我将半醒的红月交给了采柔,来到他们身旁,往前望去。

流仙河气势磅码地随着起伏的山势蜿蜓望北奔去,到了地平线的远处,只见一座大城,跨河而建,流仙河刚成了她的“心脉”,形像鲜明,使人一看难忘。这时城中长长的河段正密密麻麻布满高耸的船桅。

在高厚的城墙外,是一排接一排的营帐,所有在南边的山头都插着黑叉鬼飘扬的旗帜,阵容的鼎盛,看得人心生寒意。

我望向谢问大公,这曾是流仙城统帅的人,眼中射出无限的伤感,不胜唏嘘地眺望着这曾是他属土的美丽大城。

我回头后望,居仙岭的第一高峰居仙峰巍然耸立,特别锺爱高山的我,不禁想起了像远在万水千山之外的连云峰,心想芳能登上居仙峰,看下来是否有另一番动人景像?

红石冷哼道:“共有三十二艘黑魔船,若以每船运千人计,那便是三万二千人,真恨不得一把火将它们全烧了。”

我心中一动,转头道:“这不是全无可能的。”

谢问摇头叹道:“那几乎是没有可能的!这些船在这距离看似乎都挤到一块见,其实船与船间都有着距离,而且每船都守卫森严,想爬上船不被发觉,真是谈何容易。”

我道:“假设我们将以千计燃着禾草的木排,借水势由流仙河送过去,是否有成功的机会?”

谢问想也不想,摇头道:“在城缘出口的两端,均装置了巨型的拦河大铁闸,藉河旁碉堡内装设的绞盘控制着升降,铁闸升起时,不要说船只,连人也不能通过,所以这个方法是行不通的。”

我苦恼地道:“有什么方法可以破坏水闸?”

一名年青将领步前道:“只要破坏绞盘,铁闸便不能升起来。”我认得那是谢问的儿子谢凌风。

燕色指着流仙城外的黑叉军营道:“可惜我们根本没有方法越过黑叉人布于城外的封锁线,何况我们还要不让他们发觉呢。”

宁素道:“黑叉人经过封隘堡之役变得乖了,这样陈兵城外,就是防止我们的龙怒吼再次发挥威力,由此亦可知他们必严密监察着我们的动静,防止我们偷进流仙城去。”

妮雅指着地平线的最远方,低呼道:“看!又有船来了。”

我们极目而望,只见三艘黑魔船,缓缓逆流驶至,又带来了新的兵员。

我们的心直沉下去,愁眉难展。

假设流仙城本身有三万黑叉军,加上从北路二堡败退的三万至四万人,又再加上由北方增援而来的部队,现在他们便最少集结了九万以上的兵力,而新的兵员又不断由水路源源开到,当他们在未来的数十日内,聚集了足够的兵力时,便会向我们发动强攻,在大剑师堡尚未建成的时候,只凭我的魔女刃和十万净土军,如何应付对方狂风暴雨式的猛攻?

我坐在流仙河旁一块大石上,苦思着对付黑叉人的良策,以往我面对危艰时,总能凭直觉迅速作出决定,但今次却有一筹莫展之叹。

包令我苦恼的是,黑叉人就算输了这场仗,失去了流仙城,实力的损失和士气的打击固是严重,但仍非致命。但若我们败北,净士便完蛋了。

现在和黑叉人对峙着的已是净土的全部精锐和大将。

一天给黑叉人压在这里,动弹不得,我构想中的游击战略便不能展开,因为黑叉人是不会容许我们到任何地方去的,所以夺下流仙城,便变成了首项要务。

除了妮雅要督促她的手下外,其他三女由早上陪我在这襄坐到了黄昏,但我仍想不到任何妙策。

难道就这样坐以待毙。

唯一的最佳方法仍是由水路进攻。

但怎样才能无声无息破坏那最关键性的拦河大铁闸,却是最煞费思量的事。

时间每过一分,敌人的实力便会增加一分,我们的时闲愈来愈少了。

采柔走了过来,挨着我坐下。

我无情打采地问道:“红月和龙恰到那里去了!”

采柔怜借地吻了我一下,道:“她们到了河下边去拾石子,噢!她们回来了。”

两女的嬉笑声远远传过来,还有大黑得意志形的吠叫声。

采柔伸手抚着我的脸颊,轻轻道:“我多么希望能分担大剑师的忧虑。”

我将脸埋人自己捧起的双掌内道:“我的脑袋已想到完全闭塞了,需要新的刺激。”

采柔一呆道:“新的刺激!”忽地站起来叫道:“龙怡快过来!”

我愕然抬头,望向采柔。

龙怡和红月拉着手奔过来,旁边是开怀雀跃的大黑。

龙恰笑道:“采柔!什么事了?”

采柔认真地道:“大剑师需要新的刺激。”

我们三人齐齐露出疑惑的神色,新的刺激和龙怡有什么关系?

采柔道:“我们三人中,只有龙怡对大剑师来说才是新的刺激,来!龙怡!快坐到大剑师腿上,让他好好疼你。”这么怪诞的想法,到了她口中却变成天经地义的理所当然。这在闪灵族里或者是很普通的事。

我摇头苦笑,不知要记什么才好。

龙怡俏脸生霞,连耳根也红了起来,看看我,又看看采柔,手足无措。

红月瞪大了美目,也是看看龙怡,看看采柔,再看看我,忽地“嗤”一声笑出来,一手掩着小口,另一只手将龙怡推到我身前,道:“好龙怡!我早有先见之明,来!让大剑师抱抱吧!那舒服得紧哩!”

龙怡更不知如何是好!

看着她娇美至极的羞态,我的心也急促地跃动起来,童心大起,微笑道:“来!坐吧!”

龙怡羞不可仰,娇吟一声,倒入我怀里,两手缠上我的颈项,俏脸埋在我宽厚的肩膊上。

拥着她青春火热的肉体,我自昨天黄昏观敌之势后便愁思百结的心,绝对地松弛下来。

红月拍掌道:“好了!龙怡你坐一回后,便轮到我红月了。”

我望向远处秀出群峰之上的居仙峰,感受着怀中美女的血肉在我怀抱里跃动着,心中一片安宁。

这新的刺激的确管用得紧,可恨对如何攻取流仙城,却没有任何实际的帮助。一阵柔风掠过草原。

红月道:“天气真好,若能弄两只天原上的皮鸟飞来玩玩,那就真是挺写意呵!”

我脑中灵光一闪,全身剧震,猛地抱着龙怡长身而起,叫道:“我想到了!”三女大喜望向我。

龙怡被我捧得气也透不过来,从我怀里抬起头道:“大剑师!”

我低头下来,封着她娇艳慾滴的红chún,负婪地啜吸。

龙怡用尽所有的力量搂紧我。

回到营他后,我发出紧急命令,将所有大公和将领召到主帐来,当然!

还有正在赶工制造龙怒吼的小矮胖。

不一会,帐内聚满了人,连一众祭司也来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4章 妙想天开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剑师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