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剑师传奇》

第05章 情迷郡主

作者:黄易

烟花在天上一朵一朵地爆开来,照亮了漆黑的夜空,盲目的人开始忘记了为何事兴奋,各自去寻欢作乐。我推开了身边的几个人,拨开了大胆少女往我身上乱摸的手,闪进了横街去,一阵奔逃后,远离了‘拥护’我的群众。在我松了一口气时,心中警兆忽现。

这时我是在一条僻静黑暗的横街里,群众的叫嚣喧闹声,隐隐从大街处传来。

在我的前后出现十多条人影。我感到杀气迫近,他们手中的长剑反映着天上烟花的彩光。

“篷!”前后均有火把燃点起来,将整条窄巷浸浴在跳动的红色火光里。我心中冷哼一声,剑已来到手上。

两边迫近的武士里,其中一两个我省起是与纳明一道走的人。原来是为纳明报仇的。

我不想陷进腹背受敌的劣况,闷喝一声,豹子般往较多人的一方冲去。在一般情形下,人手少的一边,亦应是武技较强的一方。

两把剑迎面奔至。我一声不响,凝聚起心中的杀机,只略闪过要害,长剑闪电般向两人的咽喉抹去。在这只容三人并肩而过的窄巷里,闪躲困难,剑势亦难以开展,动辄是两败俱伤的局面,故极不利人多的一方,我这种以命搏命的战略,就是要考验纳明这群朋友为友报仇的决心。他们当然不能下得这口鸟气,但我却相信还未到肯为纳明牺牲性命的阶段。

那两人果然大惊失色,放弃了伤我,自保地抽身后退。这一退成了胜败的关键。

我剑势开展,一连数下重击,招招不离他们要害,那两人兵败如山倒,狼狈向后退去,立时将后面要涌上来的人撞得溃不成军,三支火把有两支掉到了地上。

我得势不饶人,趁另一端奔来的人离我还有七、八步的距离时,冲进了对方的阵营里,长剑展开近身搏杀的手法。在窄小的空间内如毒蛇般钻动。

十多人刹那间倒下了六七个,其他败军之将往巷口涌逃而去。

后面的人亦已追至。我长啸一声,离开窄巷,来到了宽大的长街里。回剑卓立。

追来的人为我气势所慑,煞住冲前之势,脸上露出惊惧的神色,这时他们才真的知道我能杀死纳明,靠的是实力而不是侥幸。

“住手!”一声女子的娇喝从左侧传至。追杀我的人一哄而散。

我循声望去。一对明亮的美目,深注在我脸上。华茜!罢才随丽清郡主一道退走的女武士头头!她身后随着一批女武士,威风凛凛,她曾对我行援手之恩,对她我并无恶感,尤其是她自具一种刚健动人的美态,英风凛凛,绰约动人。

华茜走到我身前,冷冷地打量我。男性的自尊,使我毫不躲避她的目光。她眼中闪过奇异的神笆,皱眉道:“我曾在什么地方见过你?”我心中一懔,知道她认出了我的眼神,目下只能祈祷她看不穿我的假面具,我冷冷道:“望月城谁不识我。”华茜俏脸一沉道:“就算你取代了纳明,言语间最好小心点,纳明的下场就是你的镜子。”

我一听,心花怒放。计划终于成功了,丽清郡主已下了命令,召见我这胜足一百场的猛男,华茜的话正指出我成为了郡主的新玩物,但只是玩物,一天我像纳明般死了,她绝不会为我淌下半滴眼泪,就若她现在召见我这杀死纳明的人那样。

我目光转作温柔,深望她一眼,淡淡道:“冬天来了,春天亦将不远,人生就是如此,多谢指点。”

华茜愕然,想不到我居然说出了几句这类带着哲理的话来。

我道:“现在应到哪里去?”华茜从思索中惊醒过来,一招手,一辆华丽的马车向我们驶来。

我和她一同坐进车厢里,马车在女武士和黑盔武士护翼下向位于望月城中心处的郡主宫驰去。

我感到有点奇怪,她为何也坐进车厢里?这显示了她是郡主极端宠信的人。

华茜在车厢里蹙起秀眉,陷在深沉的思索里,我乐得不被查探,目光溜往马车外的风光。路上行人愈来愈少,马原曾告诉我望月城共有七个军营,三个布在城西分隔帝国和魔女国的‘望月河’一带,两个扎在城东,余下的两个则在郡主宫的周围,由七名黑盔武士的统领指挥,以彩虹的七色红橙黄绿青蓝紫命名,所以望月城市民又称他们为七色营和七色统领。总兵力达七万人,是望月城对抗魔女国的常规力量。华茜的女武士系统只有千许人,直辖郡主,不归七色统领,所以人数虽少,权力却非常大。

马车驶进通往郡主宫的大路。哨岗林立,护卫森严。

望月湖远远在望。郡主宫建于望月湖心一个小岛上,主殿高起,圆圆的殿顶,十多里外也清晰可见,据说郡主下了命令,任何其他建筑物也不可超逾郡主宫的一半高度,在心理上种下郡主宫君临天下之势,于此可知丽清郡主这人除了有美丽的身体外,脑筋亦大不简单。

主殿外另有八个副殿,将主殿团团围着,被纵横交错的亭台楼阁、掩映的林木、长廊连结在一起,自成一体。主殿副殿外另有高厚的城墙,确是十分稳固,马原说郡主宫真正厉害的地方,是地下还另有乾坤,即管望月城破了,要攻陷郡主宫,亦非容易。通往郡主宫是四条横跨湖面的人造大道,马车目下正走上其中一条大道,我要覆灭帝国的信心也不由动摇起来,究竟地图上所说的废墟,有什么力量能做到这点?

湖水清澈见底,鱼儿翻腾嬉戏。我心中升起一个奇怪的念头。帝国两个最主要的人物大元首和丽清郡主,他们的皇宫均筑在湖心处,而据祈北所说,魔女宫也是筑在魔女湖上,这是否一种巧合,还是另有惊天动地的大秘密。马车速度转慢。

不知不觉间已走完了长达半里的跨湖大道,从垂下的吊桥进入城门,穿进郡主宫的范围内。

华茜的声音传入我耳内道:“你叫什么名字?”猝不及防下,我几乎脱口说出“兰特”两个字,幸好我也机灵之极,答道:“神力王。”

华茜冷冷道:“这那是名字?”我丝毫不让,回敬她冰雪般的目光,道:“我已习惯了,名字只是让人识别的记号,叫什么也没有问题。”

华茜出奇地没有发怒,反而压低声音道:“我记起在什么地方见过你。”

我将心中的震动隐藏在古井不波的脸容里,甚至连眼也不眨一下,这是最关键的时刻,一个不好,便是杀身之祸,可是我却知道华茜只是虚张声势,她若肯定了我假冒的身份,大可发出擒下我的指令,何用费神套我的反应。我露出一个微笑,温和地道:“我们定是有缘,或者前世是夫妇也说不定。”

华茜脸色一沉,幸好这时马车停了下来,她冷哼一声,先下车去,我随她而下,马车停在一座院落的正门处,几名俏丽的宫女迎了上来,恭敬地向华茜鞠躬,眼睛却有兴趣地打量我这新宠男。华茜道:“你随她们进去吧,若没郡主亲下的命令,绝对禁止随处乱走,否则休怪我无情。”

我故意色迷迷地上下扫视了她数遍,在她脸带怒容时,才大步踏进门内。

“停步!”华茜的娇喝从后传来。我停步转身,那几名俏宫女吓得花容失色,缩在一旁。华茜左手搭在剑把上,杏目圆睁。

我冷冷地盯着她,刚才看她的目光,是我故意为之,直觉告诉我,她对我有种奇异的情绪,可能连她也不明白,而我正是利用这点,使她难以用冷静和合乎常理的方式来处理我,以至识破我的伪装,这虽是险着,却是死里求生的法门。

她寒声大喝道:“用你的贼眼再看我一次。”我将冷脸化作阳光般温暖的笑容,淡淡道:“剑是用来杀死仇恨你的人,而不是欣赏你的人。”转身便走,直到我步进豪华的寝室里,华茜也没有再出声,也没有跟来。

俏宫女服待我沐浴包衣,最后躺在宽阔的大床上,一睡便至日上三竿的时刻。睁开眼来,阳光从高可及人的窗户射入来,照得云石砌成的地面闪闪生光。

我舒服得几乎叹息起来,只希望这不是纳明的房间,睡的也不是他的床。

睡眠使我精神尽按,有信心应付任何的危机。我从床上跳起来,踏出房外布置得美轮美奂、金碧辉煌的大厅,在厅的一角处,昨夜服待我的其中两名宫女正在奕棋,见到我惊喜地道:“你终于醒来了,昨夜郡主来看过你,见你睡着又走了。”

我吓了一跳,因为我一向即管在睡眠里也非常醒觉,怎会丽清郡主来看我也不知道,这个原因,我一定要查出来,顺口向道:“郡主何时还会再来?”

两名宫女将我推回房内,服待我这宠男梳洗,一边道:“帝国那面有大人物来了,怕她一时间没空来见你。”谁来了?哥战、黑寡妇,又或是大元首?

我探听地道:“郡主宫这么美丽,可不可以带我四处走走?”

较高的俏宫女道:“你连我们的名字也不问,便这么多要求。”

语气带着责怪,但眉目间却春意盎然。另外那个园脸大眼的宫女掩嘴轻笑,用眼角扫视我的反应,我见她两人如此风情,心中也不由一荡,道:“敢问两位高姓大名。”较高的俏宫女道:“我叫路易丝,她叫洛蒂。来!苞我们四处走走。”我随着她们走到昨晚进来的大花园里,树木参天,景色怡人,树木间,穿插着数条宽阔的马道,通往花园四方同样形式的建筑物。

路易丝道:“这后宫分东南西北四宫,每一宫都住有一名男妃,但除非郡主的特许,否则不能离开后宫的范围。”我啼笑皆非,想不到自己身为一代剑师之后,现在阴差阳错下,竟成了男妃的可笑身份。不过这并非自怨自艾的时刻,我默默审察形势,利用在前方高高耸起主殿的圆顶,计算着屋宇间的距离,以备找寻智慧典时,不致摸错了地方。洛蒂道:“不过郡主既让你入住这一号后宫,显然对你非常重视宠爱,说不定也会让你像纳明一样,随意进出郡主宫。”

我心中一动,是的,目下首要之务,就是用尽手段,先取得郡主的信任,否则在宫内势将寸步难行。

一天就是那样过去了。路易丝和洛蒂服待过我梳洗和换上睡袍后,眼角春意盈盈,似乎很想我将她们留下侍寝,看来郡主并不禁止她们与宠男有亲密关系,否则给个天她们作胆,也不敢如此。在我没有任何表示下,她们知难而退,却掩不住眉目间的幽怨。洛蒂临离开时,点燃了放在床头的香炉。我心中一动,说道:“我不要点香。”路易丝代答道:“这是郡主的规定,她最爱嗅这香气。”幽怨地望我一眼,才跟着洛蒂离开。

豪华的大房内,只剩下我一个人。我来到香炉旁,迎着袅袅升起的烟气,深吸了一口,头脑间立时一阵昏沉。

我退后几步,醒悟到昨晚一夜昏睡的原因,正是这炉香在作怪,但我又势不能弄熄它,因为这既使郡主看出我的高明,又使她对我生出疑心。

我想起祈北对付巫师迷香的解葯,连忙弄开包袱,从藏在衣角里一小包粉里取了一点来,搽在鼻孔处,再嗅香气时,已没有了晕眩感。我估计得不错,这迷香也是出自巫师可恨的手。

我在床上躺了下来,不一会沉沉睡去,也不知睡了多久,忽地惊醒过来,但却机警地不张开眼睛,因为我仍要装作被香气迷倒。

轻盈的脚步声来至床前,听声音应是两个人,女性迷人的体香随她们的接近送进我鼻孔里。

一把娇柔的声音道:“华茜,查清楚他的来历没有?”华茜的声音响起道:“禀告郡主,应该没有问题。”我松了一口气,马原神通广大,若连‘神力王’的身份也弄不好,如何能与帝国明争暗斗。

丽清郡主叹了一口气道:“希望他能比得上纳明。”华茜一言不发,我倒想看看她的表情,华茜道:“要否弄醒他?”丽清郡主沉吟半晌,幽幽道:“今晚应付哥战和那黑寡妇连丽君,已使我非常疲倦,明天早上趁哥战去看魔女国那边情势,你带他来智慧宫见我吧。”

华茜答应一声。一阵沉默后,丽清郡主柔美的声音响起道:“他不算英俊,但却非常有英雄气概,剑术又高明,不如我将他送给你作丈夫。”

我的心卜卜狂跳,一方面怕听华茜断然拒绝,伤了我男性的自尊心,另一方面又怕她含羞答应,则偷取智慧典的大计将立时落空。

华茜好一会才软弱地道:“这是否命令?假如不是,我便要拒绝了。”

连我也听出她对我这假冒的‘神力王’大有情意,爱情是最难了解的事物,我多次开罪她,换来的却是她的青睐。丽清郡主银铃般的笑声响起道:“你是首次动心而对我这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05章 情迷郡主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剑师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