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剑师传奇》

第06章 仙城之役

作者:黄易

太阳在左方缓沉下去。

在居仙岭上观看日落令人心旷神怡,胸怀扩阔,但又禁不住睹景伤情。

这两种极端的感受,连头脑单纯的人也会生出感触,只是没有那么深刻清楚。便像我在净土的遭遇,既快乐但又是无比的痛苦和凄惶,充满了希望但又惊惧不已。

小矮胖和他的十多名助手,正为我的飞行作着最后的准备。

我穿上特制的有高度弹性的厚棉衣,带上保护的头盔,腰带上紧着各式各样必需的装备,等待着给送到鸟腹下藏人的装架里。

晚风呼呼吹来,摺起了双翼的巨型皮鸟飞不住颤震、霍霍作响。

来送我的只有红晴,其他人都有更重要的任务,不能分身。我亦断然拒绝了四女跟来,一来这段登峰的路程绝不易走,更重要的是我需要冷静一下,不想因为她们而有任何情绪的波动。一向快乐无忧的红月,离别时忽然感情激动起来,搂着我哭得眼也红肿了,惹得妮雅等无不凄然洒泪。

红月开始和我相好时,或者只是对我出于好奇心和少女对英雄的崇拜,但今天她已是情根深种了。

红晴在旁道:“大剑师真要在明月映照之下起飞?”

我肯定道:“一不做,二不休,横竖避不过他们的眼睛,我偏要在他们最易发现我的时候飞过去,以收疑兵之效。”

大地黑沉下来。

澄明皎洁的圆月在中天露出动人的仙姿。

小矮胖气喘喘走过来道:“临时起飞台大功告成,我们要将你藏到鸟腹下了。”

起飞台是一条以木材搭出来倾斜往外的走道,尽端直伸出拿外的空间去。当下点点头,随小矮胖到了停放在走道这一端的皮鸟处,遵从他的指示,钻进鸟腹下的装架里。其他人立时便要动手将我系紧。

我道:“不用了,这鸟腹非常安全,我用手脚的力便可紧附在里面,最重要是黑叉鬼看上来时察见不到人的形体。”

小矮胖道:“大剑师放心,除非像我们在这么接近的地方来看,否则绝不会发现你。但你真的不需要……”

我道:“不需要!较灵活点才好,起飞吧!”

小矮胖肃容道:“大剑师珍重!”再向其他人大喝道:“准备!”

我拉动机括,巨鸟双翼张了开来,风压立时倍增,整只巨鸟颤震起来,似慾乘风而去。

小矮胖叫道:“现在吹的是西北风,到了下面,风向可能会突然改变,要多调较两翼的角度。”

巨鸟缓缓移动,沿着下面装了轮子的木架,滑下倾斜的走道,不住加速。

红晴大叫道:“大剑师!我们在流仙城喝个痛快,和所有美女胡混,珍重呀!”

我心怀大好,大喝道:“一定的!我等你。”

开始时他们还能跟着巨鸟狂奔,不一会已给抛在后面。

两旁景物飞退,伸往虚空的尽端迅速扩大。

呼乎。

我乘着巨鸟,滑离了走道的尽端,直飞出居仙峰上的虚空,助飞的轮架往下掉去。

狂风扑脸刮来,使我眼睛也差点睁不开来。

但我知道自己正做着没有人曾干过的创举像大鸟般飞行着。

我竭力回过头去,居仙峰耸立后方远处,小矮胖等全变成了小点。

我欢呼一声,全神望往往远方灯火点点,壮丽之极的流仙城。

一道强烈的气流吹来。

巨鸟忽往下沉,一泻便是数百尺。

我冷汗直冒,若依现在的飞行轨迹,未到流仙城我便要掉下来。

连忙调较双翼的角度。

开始时巨鸟似乎下泻得更快了,但不一会稳定下来,转往西北的方向,盘旋而去。

我心下骇然,但又不敢胡乱调较,怕它再像先前的往下掉去。

幸好巨鸟继续盘旋,当似要往居仙峰飞回去之际,已转了足足一个大圈,我松了一口气,看准鸟头快要对准流仙城的方向时,只调较右翼。

巨鸟这次微弯往流仙城的右方。

我心中大定,知道已逐渐把握了控制巨鸟飞行的方法,小矮胖的设计确是了得。

流仙城在前方下不住扩大着。

这时我才有心情往下看去。

在明月的金黄色光里,整片大地呈现在我的眼前,这块大地并不是平时所感觉的那方形,而是圆形的,登时托起了西琪转述祈北从智慧典里看到的“我们活在一个大圆球上”那句话,现在这话已成为了眼前的事实,有机会我真要好好地读一读神秘的智慧典。

后方是净士军营地逐渐远去和转弱的点点火光,前方则是流仙城和城前的黑叉军营帐,灯火密麻麻地铺盖着起伏的大地。

流仙河像一条金黄的色带,反映着月色的光闪,蜿蜓流过大地,穿过流仙城,往正北地极的远处奔流过去。在入城前和城内那一大段河道,两岸处灯火通明,当是为了方便监视,以防止我们派人经水道偷人城内。

一阵长风吹来,我在高空中再一个急旋,去势加速,望着流仙城滑翔飞去。

我心怀之畅美,实是难以形容。

以前只有在梦中,我才能自由飞翔,现在我却在现实里亲尝做飞鸟的滋味。

被困于地上的枷锁彻底被打破了,我得到解放般的自由。

我记起了红月给我的飞鸟护符,想到得她提醒,才能想出这前无古人的大胆创举,心想有一天定要挽她共飞,以报答我对这妮子的衷心感激。

大地在身下缓缓后退,两耳生风下,我已飞临流仙城之上,在城心大河的左岸处,有一特别宏伟高耸的府第,那就是谢问昔日的大公府,我心目中最理想的落点。

这时我离地面至少有千尺之高,就算直掉下去,也会超越了大公府,幸好我心中早另有定计。

我以超人的视力,极目下望,只见下面火把迅速移动,一个个像蚂蚁般大小的人,追着我四处动者,可知我的来临已引起了整个流仙城的騒动。

瞬眼闲,我飞过了北边的城墙,穿进了灯火不及的暗黑里。

我熟练地操作着,巨鸟一盘旋又飞了回去,优美地斜斜猾下,沿河直翔往城心的大公府。

我的失而复现,定使下面追着巨鸟的黑叉人措手不及,摸不清我的落点。

我一拉机括,巨鸟双翼摺起了一半。

一阵地转天旋,流仙城的灯火和天上的明月迅速在眼前交闪着,大公府出现眼前。

巨乌翻滚着飞快地往大公府的前方掉下去。

我心叫不妙,强忍着晕眩,拔出腰闲龙歌送我的钩索,趁脸向大公府所刹那,猛投机括,同时张开了鸟翼。

“飕!”

背索疾射。

巨鸟继续前冲。

背索去尽。

一肢大力扯来,使索筒几乎脱手飞出,我死命紧抓着,手臂差点脱膊而去。

巨鸟停止前飞,颤震了几下,以钩索钩着的檐顶为中心,绕着大公府的尖顶盘旋起来,愈旋愈快,愈旋愈往上升高。

我知道要将巨鸟安然降在大公府的屋顶上,已是绝无可能的事,一咬牙,擦着火种,点燃头顶处的鸟体,同时从鸟腹脱身出来,扯着钩索,尽力向近三十尺下的大公府屋顶跃下去。

“蓬!”

巨鸟全身着火,向高空斜升上去。

“砰!”

我的肩头先撞在以方石板砌成屋顶的斜檐上,无可用力下,向下滚去,瞬那闲滑离了檐缘,直掉下去。

心中正担心棉衣能否受得起这样的碰撞力时,钩索已尽,将我挂在半空,若我的臂力稍开一点,恐艰避免骨断之灾。

下面隐有人声传来。我大骇里不敢下望,扯着索子,硬爬了上去。

到了屋檐处,心中一动,双脚一摇,摆了过去,勾着屋檐里的柱架,缩身进去,藏在屋檐下的暗黑处。

这时人声沸腾起来。

我偷望下去,只见下面那四周都被房舍环绕的广场里,从各建筑物内里出了无数人来,都指着上空,脸上现出惊疑不定的神色。

有人叫道:“魔鸟着火了!着火了!”

又有人叫道:“飞得真快!”

我听他们说的都是净土语,心中暗喜,这黑叉王尧敌唯一做的好事,就是强迫黑叉人定要说净土语,使我也能听得懂。

一声冷哼,下面的人都静了下来。

我心道:“正主儿来了!只不知是谁人?”

一个身披青袍的高大黑叉鬼,在八名衣着性感之极,坦胸露臂,但都身携武器的黑叉艳女护持下,步进广场。

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女的黑叉鬼,大感新鲜,她们皮肤黑得来却不觉粗糙,还有一层动人的光泽,配上坚实健美的胴体,另有一种魅力。脸容远不及净士女人的秀美,嘴chún厚得多了,但轮廓分明,自具另一种风格的女性美和味儿。

我暗责自己,在这等待刻,还对敌人来个评头论足,难道我真是个天性风流的人!那身分显然高过其他人的黑叉鬼开声道:“这是黑暗之神派来的火鸟,在我直慕的神将府上飞了三个圈,才回到黑暗之神处,乃天大吉兆。”

我才知道这是黑叉鬼七大神将之一的“狼嗥”直慕,看他长长的狼脸,凶光闪闪的眼睛,果真人如其名。

其他黑叉人纷纷向直慕祝贺。拍马屁这招数是不分种族和文化的。

我心中叫道:“还不快滚,本大剑师还有很多事情要办呢。”

直慕又为自己吹擂了几句,才在众黑叉女簇拥下走了。

众人纷纷散去,广场又回复冷清清的样子。

我依着龙歌传授的手法,运力抖动钩索,又按动了回收的钮子。

“飕!”

一连串钩索擦着屋顶的声音响起,精致的钩索回到筒内,我亲吻了这救命的宝贝,才挂回腰里。

“谁!”

这次声音从屋内传来。

另一把女子的声音道:“不要疑神疑鬼,这是鸟儿在屋顶跳跃的声音,刚才的騒动,定使鸟儿难以安睡。”

原先的男声道:“这么可怕的怪鸟,真个叫人大感惊异,直神将虽是如此说,我看它却是地狱飞来的火鸟居多,那种火焰是只地狱才有的火。”

女子道:“唉!真不知道净士人在那里找到那可怕的大剑师来,使我们连战皆北,听说进攻南方的部队亦是大败而回。”

男子道:“担心什么,任那大剑师如何诡计多端,今次也逃不了灭亡的命运,其实上头也不须如此谨慎,凭我们现在的实力,足可将他们辗成碎粉。”

我很想再听下去,但时间愈来愈少了,于是先小心脱下棉衣,除下头盔,塞在檐廓处,又将挂钩钩着檐边的凹位,控制着按钮,吊着滑下去,双足站到实地时,抖手将索钩收回来。

我闪往一旁,贴在屋旁的暗影里,仰观广场上的星辰,默默计算着自己所处的方向和位置,同时重温大公府下秘道入口的所在。

脚步声传来。

此时不走,更待何时,我贴着墙壁,迅速移动,到了左边的入口,先伸头进去看了看,才闪身进去。

-条长廊往前伸展,两旁各有一道大门,尽处是另一出口。

采柔为我此次任务特制的棉鞋,使我踏地无声地迅速来到另一边出口,外面是个大花园,三座凉亭品字形在园心,中间是个大水池。一条大道,穿园而过,到了水池分作两条绕池而去,再汇戌一条通往大公府的主建筑物“大公堂”后门的长石阶。

我暗叫幸运,这么快便找对了地方,忙往外扑出,才藏身在一堆草丛裹暗,一队巡夜的黑叉兵便巡了过来。

待他们去远了,我闪了出来,凭着左侧林木的掩护个高伏低,往花园另一边那座特别华丽极有气派的大公堂摸过去。

当看到大公堂后门的形势时,心中暗暗叫苦,原来虽是大开中门,但灯火通明下,有十多名黑叉兵分散守卫着,不禁怨起建秘道的人来,为何要将秘道的人口设在这种守卫特别森严的地方之内。

我留心细察形势,知道要进入大公堂,绝无可能毫无掩蔽地由这防守不比正门松懈的后门进去,唯有窜往右侧,蛇行鼠伏了百多步后,来到与大公堂成直角的另一座看来是住所的宏伟房舍旁,看准了其中一个没有透出灯火的露台,射出钩索,再沿索爬上去。

当踏足露台时,转身往大公堂看去,不由大喜过望,原来我身处这座房舍的另一端,竟有道长廊直通往大公堂的右侧,这都是在那地图里看不到的。只要我能走往褛下,或可由那道长廊偷进大公堂去。

但亦提醒自己要小心一点,因为明显地这座宏伟的大宅,住的定是最重要的人物,否则怎会和大公堂相连起来?说不定直慕便住往这里。

我伏着身移到通往房内的门前,蹲下留心听了一会,肯定裹面没有呼吸的声音后,才从腰带拔出薄而锋利的匕首,伸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06章 仙城之役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剑师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