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剑师传奇》

第07章 城外之战

作者:黄易

我来到南城门时,悠长的一夜终于过去了,在朦胧的晨曦里,接近南城门的几条街道上挤满了以万计城陷后被迫作奴隶的净土男女和小孩子,其中有些肤色棕黑,显是黑叉人遗下的孽种。

他们都含着泪疯了般狂叫着,欢迎从黑叉人的魔爪裹解放他们出来的净土军队。

净土军已重新夺得这座宏伟的水道大城,北伐最重要的军事据点。

一群的黑叉降卒,被押着往市东的大监狱去,沿途受到刚脱离奴隶身分的净土人的投石和唾骂,这以千计昨夜还是主人的黑叉军,都像斗败了的公鸡,垂着头颓丧惊惶地走着,令人难以联想到他们以前的不可一世,趾高气扬。

这就是胜利者和失败者的分别。

当我走上通往城门的主道时上立时给人认了出来,自动让出通路。

净土军都举起武器,高呼大剑师,其他的净土男女纷纷下跪,狂呼圣剑骑士之名,一峙,间所有人都挤了过来看我,欢喊一阵阵爆起,气氛激烈至顶点。

占据了南城墙的士兵亦在高嚷欢叫着。

我微笑挥手致意。

到了近城门处,大开的城门拥进了一群人来,奔在前头的是妮雅,傍在两侧的是她手下两名年轾大将侯玉和泽生。

妮雅看到我,俏脸现出欢欣若狂的惊喜,抢奔了过来,冲入我怀裹,哭着道:“大剑师!大剑师!我们找了你整晚,噢!你受伤了。”

侯玉和泽生这时才赶至,亦欣喜无限地左右用力抓着我的肩头,表达出对我真挚的热情和感激。

侯玉道:“我们南方两城的联军,肃清了流仙城的黑叉人后,现正布军城外,准备和北方的联军夹击黑叉人的残余,听到城内所有人都在呼唤你的名字,妮雅大公才不顾一切地奔了回来。”

泽生道:“城内的叫声数哩内也可听到,黑叉军立时乱了起来,而在另一边压着他们的我军却士气大振,情绪益发激扬呢!”

我微微一笑,搂着妮雅,在众人簇拥下,步出城外。

在流仙河右方的大平原上,以万计的黑叉兵给挤压在阵容鼎盛的净土军中间。那边的是燕色、龙腾等北方将领上,这边是以红石、妮雅为主的南方军,还加上一个谢问大公,后者最熟悉流仙城的情形,攻城之战自不可缺他那一份儿。

两方的净土军都是旗帜鲜明上高竖空中,随风飘扬,反之黑叉军只剩下两三枝军旗,而且还是无精打采地东倒西歪。

这边的净土南军和少量属于谢问的北方军分成了六组,每组约五千之众,由不同的将领统率,排开战阵;燕色那方面军势更盛,超过六万的净土雄师队形整齐,两翼伸了出来,像只大蟹般探出巨螫,将黑又军钳制得动弹不得。

我来到红石和谢问之旁,问道:“情况怎样了!”

两人向我表达过最热烈的欢迎,谢问兴奋得脸也红透了,激动得挥拳叫道:“昨晚我们和黑叉人交手整夜,歼灭了他们近万人,也粉碎了他们回师夺城的梦想。”

红石道:“他们的主将是‘黑霸’客横生,现在只剩下三万多人,所有人都疲乏不堪,我们前后夹击下,足可稳食他们,可是困兽之斗下,我们的损失将亦是无可避免。”

我钿察敌方的阵容,发觉对方实已溃不成军,而我们更有一个优点,就是可静心等待,只要再将黑叉人困上一段时间,不用打便可赢了这场仗。

当黑叉人拚死突围时,便是大屠杀的开始,从怖满眼前整个平原满身带着箭矢的黑叉兵尸体看到的可怖情形,便知道他们每次突围都被净土军在墙上墙下的射手所粉碎了。

我心中生出不忍,道:“真是要全宰了他们吗?”

谢问道:“我们不得不这样做,若让黑叉人的败军四处流窜,对周围尚未被战火波及的乡村将会造成很大的伤害和破坏。”

我点头表示同意,道:“是的!但我有点心软了,倘能尽俘这里的黑叉人,我们或可以这些俘虏,和黑叉王尧敌作一项交易。”

号角声自远在另一边的北方联军处响起。

站在我身旁的妮雅像小女孩般挽着我的手道:“大剑师!他们在请求你发出指令,因为你是我们的最高统帅。”

我心中一动,取饼红石手中作传声用,以薄铁打成,头尖尾阔的大圆筒,走出阵外,向着尖窄那边的筒口大声道:“谁是黑叉人的统帅,出来和我对话。”

好一会后,敌阵处一骑驰出,马上坐着个铁塔般的大黑汉,高喝道:“我就是客横生,有屁便放!”

两边的净土军大怒喝骂。

我伸手制止了可能一发不可收拾的骂战,透过声筒,声音远远传开去道:“我就是大剑师兰特。”

这句话立时惹起黑叉军一阵混乱和騒动,可见我大剑师之名,已深深将恐惧烙印在每个黑叉人的心裹。

我续道:“我以大剑师的名誉作出保证,假设你们肯抛下兵器投降,我可以保证你们获得善待。”

客横生“呸”一声后骂了一连串黑叉话,狂叫道:“要我们作猪狗不如的俘虏,我们黑暗之神的儿子们情愿轰烈战死。”

我大声道:“你们是否永为俘虏,就要看你们的黑叉王尧敌怎么想,我可以让你客横生安全乘船离去,说服黑叉王于十日内放回十万净土人,其中最少要有三寓人是成年男人,其他则女人小孩均可,所有在这里的俘虏便可毫发无损的离开。”客横生呆了一呆。

他身后的黑叉军亦静了下来,有机会好好生存下去时,谁肯白白送命。

客横生奔了回去,几个黑叉将领立时将他围着,显在商量我具高度引诱力的建议。

不一会客横生又策马奔出,大叫道:“我们可以接受这个提议,但有一个条件。”

我回应道:“请说吧!”

客横生道:“我客横生一败再败,已无脸目回去见尧敌,所以我希望能和大剑师公平一战,但大剑师须以其他武器对我的大刀,那不论胜败,我们也立即投降,再进行交换俘虏。”

这客横生的嗓子极雄壮,声音远远传开去,不比我的扬声筒逊色。

众净土军纷纷喝骂,他们心中自是想到客横生等已是瓮中之鳖,那还有如此便宜的事,正如戴青青所言,若能杀了我,失去区区流仙城又有何问题?

我举起手来。

战场上立时鸦雀无声。

我微微一笑道:“我答应你不论我是生是死,净土人也会执行这协议。”

两方的净土军立时呆了起来。

被困在中央的黑叉人先是愕然,接着举起兵刀,齐以黑叉语连续大喝三次,叫得人热血沸腾。

客横生拔出大刀,跳下马来,大声道:“我的孩儿是在向大剑师致敬,即管你是我们的敌人,但我们也敬重你是个真正的英雄好汉,若我真能杀了你,我也以自刎回谢。”

我大叫道:“妮雅!”

妮雅奔到我身旁,甜甜一笑道:“大剑师!我知你定能取胜。”

我解下魔女刃,和扬声筒一并交与她后,淡淡道:“将你的弯刀给我!”

妮雅脸色一变,愕然道:“大剑师!”

她知我从没有用过弯刀,而且弯刀极难使得好,怎能不为我担心。

我微笑道:“你怕我用得不够你好吗?”

妮雅犹豫了片响,终抽出弯刀,递过来给我。

黑叉人又爆起一阵喝采声,倒像我才是代表他们出战的人。我当然明白他们的心情,我这样挺身赴险,接受这不必要的挑战,为的竟是要保住他们的命,这种胸怀,自是使这批本以为今回绝无幸理的黑叉人感激不已。

妮雅在我脸上重重吻一口,往后退去。

我大笑道:“这管用得紧。”大步往前走去。

客横生微微弓起腰背,刀指向着我,有种稳如山岳的气度。

敌我双方均屏息静气,目不转睛看着我们两人,战场上沉凝无匹的气氟,压得人慾要狂叫发泄。

我们的距离足有百多步,那是一段相当远的距离,我潇洒地将弯刀刀背反托在肩上,悠悠向他走过去。

当我们的距离拉近至五十步时,客横生狂喝一声,豹子般弹起,标窜过来。

刹眼间,客横生已迫至近前,长刀迎头劈来,简单直接,但却有种千军万马,冲杀而来的惊人气势。

我一声长笑,弯刀由眉上弹起,横架敌刀,晃也不晃一下。

“锵!”

清响传遍全场,双方的打气声立时轰然爆起。

客横生疾退往后。

我知他这一刀是在试我的实力,跟着才是杀着,若我乘他退时心切追击,便堕入他的陷阱裹。

弯刀在虚空画出一道美丽的弧线,回转过来,收在胸前。

像我这种级数的剑手,任何武器到了手里,也可驭发挥最可怕的力量,何况我曾仔细观察过净土人如何使用弯刀,早掌握了其中要诀,只是妮雅不知罢了。

客横生瞳孔微微一放即收,显示出对我高明眼力的骛异,一个箭步标前,又向我攻来。

我却看出他步法巧妙之极,虽像正面攻来,却是略偏向右侧,以我没有持刀的左手为攻击目标上。这七大神将,果是各有绝艺,先前戴青青的枪法便是怨地了得,现在这客横生亦是不可轻视。

不过这次我将教他更吃不消。

我之所以爽快地答应这场比拚,除了想保住这批黑叉人不致惨被屠杀,再可换回十万净土人的自由外,还有几层更深的理由。

首先我要在黑叉人心中播下我威武无敌的形像的种子,在心理上压倒对方,将来这批黑叉人若回到了他们的族人里,发挥出的影响力将是难以估计。

其次,我要向净土人展示他们的弯刀,也可以是战胜黑叉人的武器,进一步加强他们的信心。

所以我不但要胜得漂亮,还要速战速决。

客横生的大刀已至,取的是我的左臂。

我狂喝一声,刀交左手,往前挑出,正中敌刀。

这一着大出客横生意料之外,尤使他震骇莫名的是,我左手的力道竟绝不比右手逊色分毫。

客横生大刀往上荡起。

我手往内拉,再平推出去,弯刀的最外弯处刚好送入刀下的空隙,削往他握刀的手腕处。

客横生骇然后退。

净土人看得如痴如醉,想不到我用弯刀之好,竟到了如此境地,喝声震天响起。

客横生沉腕将刀压下,刚护着中门,我的弯刀已藉腰力在空中转了个小圈,呼啸着由外侧劈至,正中他大刀的尖端处。

这一刀不但凝聚了我全身脚、腰、臂、腕之力,还加上了弯刀天然物理上的回旋力量,比之一般刀剑的直劈横扫,要厉害得多,何况劈中的又正是他力道最不能及的刀端。

客横生连人带刀横跌开去。

我一声长笑,弯刀盘旋着追去,一时空中尽是弯刀的破空尖啸。

平衡之势已失,客横生立时陷入绝境。

弯刀刀势展开,旋来回去,每一刀都从意想不到的角度劈入对方大刀的空隙裹,兼之弯刀被我使得飘忽无定,每能从绝无可能的势道时间生出微妙的变化,立时杀得这黑霸叫苦连天,连连退后,连小孩也看出他绝无胜望。

“铿锵”之声不绝。

客横生架了我十刀,闪了七刀,到第十八刀时,我舍刀不用,切入对方空门,飞起一脚,正中对方手腕。

大刀飞出,“当”一声掉在远处一块石上,再滑落草丛里。

客横生呆看着我,脸如死灰。

众净土军纷纷举起武器,喝采致敬。

黑叉人都默然不语,但对我不杀客横生,不用说也生出了好感来。

客横生转向众黑叉兵道:“你们信任大剑师吗?”

众黑叉人齐声应道:“信任!”

客横生喝道:“交出你们的武器来!”

众黑叉人毫不犹豫,分批走了出来,将武器抛在军前空地上,不一会弓矢矛刀等堆起了十多个小丘般的兵器堆。

骑着马的人都跳下马来,垂手静立。

客横生再次脸向着我,道:“到了此刻,我才真正佩服大剑师的武技,假若我们入侵净土前,知道会在这里遇上大剑师你这种人物,我们必会三思。”

我心中暗叹,喟然道:“你想清楚了吗?”

客横生一震道:“你知我想做什么?”

我点头道:“你若不是立下了那种决心,语气是不会如此平静的。”

客横生仰天长叹道:“想不到我客横生竟在战场上才找到真正的知已,好!”话刚完,反手拔出腰间匕首,往咽喉处一抹。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剑师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