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剑师传奇》

第08章 醉卧仙城

作者:黄易

整座流仙城进入了节日狂欢的状态里。

在街上,你可以和任何人拥抱,亲吻所有美女。

重夺北路,燃起了净土人的希望,但取回流仙城,却是把梦想变成了现实。

而我们还是胜得如此漂亮。

流仙城一役,解放了十多万成为了奴隶的净土人,俘获了近五万的黑叉男女,毙敌四万,而我们的死亡人数却在万人之下,这以一般攻城之战来说,绝对是个天大奇迹。

更使人欣慰的是流仙城受到的破坏可说是微不足道的,大火集中在河上的黑魔船和沿岸的区域,甚至连我早先要新斯铁索的计划也不用实行,保存了南河大水闸的完整。

午后时分,采柔、红月、龙怡带着飞雪抵达流仙城,同时而至的还有众祭司,自免不了一番欢喜和祝贺。

这时我的地位在净土人心中更是巩固,我说出来的话,只有赞成者,而没有反对的人,幸好我天生便不是做独裁者的材料,反而尽量引导他们说出意见,以作参考。

直忙至黄昏时分,才大致安排了流仙城的防务和定下了短线的军事策略。

为了准备参加今晚在大公府大公堂内的祝捷舞会,众人兴高采烈回去更衣沐浴,这时田宗来到我身旁道:“大剑师吩咐我到绞索楼的地窖寻那对男女,终于不负所托,在地道里找到了他们,男的给我隔离处理,希望能从他口中套取有用的情报,女的你要不要见见。”按着压低声音道:“真是生得漂亮极了,难怪……”

我笑着大力拍了他肩头一下道:“留给你吧!”本人也是正常的男人,漂亮的女人还是少见为妙,否则异口回魔女国时,带着整个红粉兵团,别人会怎么想?我又怎样向华西解释?

走出大公堂时,堂内涌进了少说也有百多名的净土女子,开始为今晚的舞会布置场地,她们都是眉目含情,尽拿水汪汪的眼向我瞟来,看得我暗自心惊,正如约诺夫所说的,这并不是我的圣剑可应付得来的事。

正要踏出门外,溜进后花园去,后面有女子叫道:“大剑师!”

我愕然转身,迎来的是今晨到大公府找直慕晦气时遇到的女子,就是她告诉我凌思被黑叉人带走了。

这时她换回了净土女子爱穿的形衣,深开的衣领露出了一大截雪白丰满的胸脯,好像比我初次见她时美丽多了,不过她能被黑叉人挑进大公府内,服侍最有权势的黑叉人,自然是百中挑一的美女。

我欢喜地道:“真高兴再见到你,垃末问你唤什么名字?”

在别的女子羡慕的眼光下,那女子有点羞涩地道:“我叫玲芷,大剑师事忙,我不敢阻你了。”低头一笑,退了开去。

我对她的善解人意很有好感,微微一笑,修身步下石阶,踏足昨晚还要偷偷摸摸,东藏西躲的后花园,朝大水池走去。

我的心情轻松至极点,心中充满完成了艰巨任务后的忘忧无虑,忍不住哼起从柔处学来的闪灵小调。

很久没有听到采柔的歌声了,待会定要她唱一曲我听,最好是迸舞边唱。

迎面来了十多名净土的少女,见到我时都红着兴奋的脸垂首避在一旁,甜甜地叫着大剑师的名字。

我微笑和她们打着招呼。

当我经过后,众女雀跃起来,像得到了宝物般。你推我撞下,娇笑声中争先恐后往大公堂奔去。

我摇头苦笑,正要踏进与大公堂遥遥相对的客合时,差点和另一女子撞个满怀。

我连忙立定,定晴一看,原来是久违了的雁菲菲。

这出色的女将神焕发,全无其他人脸上的倦容,美艳尤胜往昔。

我记起了龙歌说她爱上了我的话,心中暗自警惕,微笑道:“听说今次你在战场上表现非常出色。”

雁菲菲一反我初识她芳驾时的凛然无畏、昂然与我对规的作风,俏脸微红,垂下眼光道:“大剑师改变了所有人,现在没有人再怕黑叉兜了,所以在战场上和以前相比判若两人。我们只是沾了大剑师的光,才能较前有所表现吧。”

若没有龙歌的提点,我的下句话可能是“那我有没有改变了你”,但现在只敢规规矩短她笑道:“我并没有改变任何人,或者只是使你们得回一些已失去了的东西。”

雁菲菲鼓足勇气,抬头向我望来,眼睛闪着扁,摇头道:“不!你带来了很多我们以前没有梦想过的东西。”跟着嫣然一笑道:“最少现在已没有净土人敢把皮鸟飞只看作是小孩子的玩意儿。”

我暗忖不知是否太少看到它的笑容,她笑起来时特别灿烂动人。

雁菲菲道:“大剑师在想什么?你……”又垂下头去。

我这才发觉自己呆看着她,以笑掩饰道:“我的脑海忽然升起一幅小矮胖手忙脚乱操纵着皮鸟飞在天空道飞翔的图像,所以患得痴了。”

雁菲菲不知我是道意妒的,笑得更丽害了,原来不常笑的人,笑起来便一发不可收拾。

我心想道是走为上着,问道:“你要到那哀去了?”

雁菲菲勉强忍着笑,喘着气道:“来找你!”

我的心跳了一跳,愕然道:“找我?”

雁菲菲点头加重语气道:“是的!我是来找大剑师的,妮雅大公的亲兵告诉我你仍在大公堂未回来,于是我便想往大公堂去,那知在这里碰上了你。”

我心道:“何止碰上了我,还差点抬入我怀里,可能因为双方都是神不守舍吧。”

雁菲菲以与她一向作风截然不同的温柔声调道:“大剑师,我们可否到亭内谈谈,我得到一些重要的消息哩。”

我道:“当然是好!”随着她往其中一个凉亭坐下。

这时红晴、龙歌、约诺夫等一众年轻将领,吹着口哨,情绪高涨地出大公堂步进后花园内。

我差点想缩进抬底,以免给他们看见我和雁菲菲泡在一起。

龙歌首先发现我们,兴奋大叫道:“看!大剑师在那里。”

我向他们循例打个招呼,岂知他们又装鬼脸,又眨眼,更有人以手势作出男女亲热的姿态,幸好雁菲菲背着他们,看不见这些不堪的动作。

红晴大笑道:“别忘了我们那晚的约定。”

众家伙这才心满意足去了。

雁菲菲奇道:“什么约定?”

我道:“什么约定?喝酒罢了。”心想怎能告诉她喝酒后按着要跟所有美女鬼混。

雁菲菲怀疑地打量了我一会,才正容道:“入城后我负责询问这处曾接触过有权力的黑叉鬼的净土人,知道了阴女师果然随着客横生来到流仙城,据一个有份侍候晚宴的净土少女说,阴女师和直慕及客横生在席间还闹得颇不愉快。”

我喜道:“她是否记得当时的谈话内容。”

雁菲菲道:“她只记得极少的一部分,最深刻的是阴女师指出大剑师你定能攻下流仙城,而对付你必须大元首和尧欢联手才成。”

阴女坷如此坦率,黑叉人怎会高兴,联手的意思,可能只是要尧敌将珍乌刀交予大元首使用,那亦是我最害怕的事之一。

雁菲菲道:“另外在席间他们道多次提到巫帝,但因为她不明白他们在说什么,所以无法将对话记下来。”

我点头道:“这些已极为有用。”当然有用,因为使我知道了大元首和黑叉人关系的大概情形。

雁菲菲续道:“宴会后的次日清晨,阴女师便乘那回去接载黑叉兵的黑广船走了。”

为何这妖妇这么急于离去,是否要早日和从南方逃来的大元首会合呢?想着想着,忽地醒觉到雁菲菲一直默然不语,抬头向她望去。

刚好她也是如梦初醒地望过来,两眼相触,她粉脸一红,垂下头去,轻轻道:“大剑师!我有一个心愿想求你。”

我大奇道:“什么心愿?”

雁菲菲红chún轻颤,慾言又止,始终不敢再和我对望,好一会后,“霍”地立起,摇头道:“都是没有事了?”

我愕然道:“有什么便说吧!”

雁菲菲一阵风般离去,声音传回来道:“我忽然忘记了。”

走到客合时,我仍是苦笑不已,在净土无论是小彩雀还是豹,只要是雌的,便都是浪漫多情,雁菲菲便是个例子,任何男人来到这美丽的土地,会永远也不想离开,黑叉人又具另一个例子。

迷迷糊糊间,踏进客舍宽敞的迎客厅内,妮雅的两名女亲兵早恭候在那里,迎上来道:“大剑师!请随我们来。”领着我往左边的门走去。

走了才两步,右面那扇门打了开来,红晴的声音在大叫道:“大剑师!等一等!”

我回过头来,笑道:“你住在我隔邻吗?”

红晴道:“我们一班兄弟全住在这里,好玩麻!”

我心生喜悦,这批南北年轻将领关系如此良好,对将来消除南北的纷争,将大大有利,而这发展是我当初估计不到的,所以实是意外之喜。

红晴来到我身旁,搭着我的肩头,和我通过女亲兵推开的门,走进华丽的大疠里,厅的右角有一道欢巧的木梯,回旋往上层去。

他充满信心耳语道:“来!大剑师你不要作声,让我为你安排一下,保证你今晚可随我们到处去风流快活。”

我不知他葫芦里卖什么葯,被他半推半拉下,走上木梯去。

下面的女亲兵向上面高呼道:“红晴贵士到!”

来到上层的大厅,四女虽仍未换上舞服,但沐浴后闪着水北的秀发和透体而来的香气,使她们更是觉光迫人,青春焕发。

一向对采柔心仪的红晴,看到靠着软枕,半趴在铺着软皮毛长椅上的采柔,被她那种娇慵无限的风震慑得他整个人呆了起来。

毛仍未乾的大黑扑了土来,拚命舐我的脸。

红月穿着小夜短裤,跳起来道:“大哥!老头子在那里?”

红晴如梦初醒,两眼往上一翻,耸肩哂道:“你还记得父亲吗?”

妮雅倚在进入卧室的门旁,碎道:“红晴你也不要说妹子了,刚进城我便见你和龙歌等四处去胡混,哼!”

龙怡笑向红月道:“我们两人的哥哥都不是好东西。”

众女齐声娇笑。

我正要说话,红晴连忙抢着道:“不!让我来说。”清了清喉咙,道:“流仙城一役,解放了十万净土人,俘获黑叉人无数,大剑师真是劳苦功高……”

采柔懒慵慵躺在那里,搂着这时走到她旁的大黑,柔声道:“红晴贵士想说什么呢?可不可以爽快点?”

红晴再清清喉咙,道:“我刚才利大剑师经过反覆的研究,深入的商讨,终于决定,哼……终于决定……”

红月嗔道:“大哥不要那么吞吞吐吐,好吗?”

红晴瞪了乃妹一眼,才道:“终于决定了为报答大剑师对我们净土那像天河水般源源不绝的恩情,请求你们在舞会后给大剑师一晚假期,让他独自来……独自来……”当他看到四女圆瞪的杏目时,及时改口道:“独自来和我们一班兄弟喝酒。”

我摇头苦笑。

红月大发娇嗔道:“你这混账大哥!”转身随手取起放在椅上的软枕,脱手便向红晴掷来。

红晴手急眼快,退后一步接个正着,才放下来,另一个软枕已照着它的头掷个正着,原来发自采柔的玉手。

风声呼呼,来自我右侧,我一矮身,另一个软枕已正中红晴的肩头,一时间满厅风声,连妮雅和龙怡也加入投枕的行动。

红晴边逃边叫道:“大剑师!我已尽了力,但恕我帮不了你。”

楼梯声响,按着“砰”的一声关上了门,这小子逃走的速度真的不慢。

看着一它的软枕,四女笑作一团。

我伸了一个懒腰,道:“你们鄱沐浴饼了,那谁来陪我共浴?”

红月余嗔未消,瞪我一眼道:“当然是采柔,她最拿手和老大黑洗澡。”

众女又笑得弯下了腰去。

我瞪着龙怡道:“你刚才掷得出任何人都狠,其中一枕是对准我掷过来的,是吧?”

龙怡笑道:“大剑师冤枉!表面看我确是在掷你,但却知道你这天下第一剑手必能避过,所以目标仍是你的损友红晴。”

这妮子倒出乎我意料之外地懂得狡辩之道。

我知道以一人之力,一人之舌,绝斗不过她们的联线,乘机溜进房去,“大”字般软掷床上,那种舒服使我差点呻吟起来。

大黑也跟着跳上床来,一边嗅一边转圈,好几个转后,才挞了下来,挨在我身边,每逢它有一段时间见不到我,再见时都特别爱缠着我。

四女在房外低声说,大声笑,话题自杂不开给她们赶走了的红晴。

四女同声共气,是可以很容易理解的。采柔是随着我进入净土的人,而其他三女在净土都是身分相若,同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08章 醉卧仙城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剑师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