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剑师传奇》

第01章 寡妇多情

作者:黄易

一朵朵七彩缤纷的烟火,在充满欢乐的流仙城上空爆开,伞子般缓缓降下,就像一个美梦跟平凡现实的世界结合为一体。

我不知喝了多少杯美酒。和多少动人的净土美女拥抱共舞,迷糊间给龙歌红晴等架着在挤满了狂欢人群的流仙城大街斑歌。

我也不明白如何可以撇下采柔妮雅诸女,只依稀记得她们给热情的净土男士们争先恐后地邀舞,再无暇阻止龙歌等将我簇拥而去。

我两手分搭在龙歌和红晴的眉头上,三人脚步踉跄醉态昏昏地转进一条横巷,来到一个水井旁,不知谁先失了脚,一齐滚倒地上。

龙歌伏在地上,馍糊不清地骂道:“那几个小子没有义气,给女人扯上两下,便都失了踪!”

红晴攀着水井的边缘,勉力立起,喃喃道:“奇了!这个地方为何如此静,刚才追着来的美女群那里去了?”

我仰躺泥地上,脑袋“霍霍”作响,暂不能作有系统的思索,亦无意去深思红晴在说什么鬼话,只觉若可离开街上的人潮,得到片刻的宁静,实是无比惬意的一回事。

深黑的夜空里,嵌着天梦和飘香两颗清艳慾滴的明珠,挥发着慑人的彩光,欢笑声和歌乐声从远处的街上传来,这里却是与世隔绝的一角。

“当!”

酒槽抛在地上的声音响起,龙歌在诅咒着!“妈的!一滴酒都没有了!”

红晴辛苦地叫道:“来!助我打一桶水上来洗个澡!”

按着是打水的声音和两人的胡言乱语。

我闭上眼睛,想起过去所发生的一切,有若从未在现实中发生过的幻像。是否还有机会回到魔女国去?是否和华茜、公主、那士等仍有相见的机会?在这陌生的国度里,她们是那么地遥远!那么地不实在!

“哗啦啦!”

我愕然坐起来,扭头望往水井旁,原来龙歌将打上来的一桶水全泼到红晴身上。

红晴笑骂道:“好小子!看我把你塞进井里去。”

龙歌看着红晴浑身湿透的狼狈模样,士气不接下气她笑道:“你不是要洗澡吗?”

我不禁莞尔,酒后那乾涸得像要龟裂开来的喉咙,实在需要点滋润的东西,慾要站起,忽地天旋地转,吓得连忙坐回下去,但仍头晕不已,惟有躺在冰凉的泥地上。实在喝了太多酒,那滋味真不好受。

脚步声响起。

红晴拍掌道:“终于有美女找到我们了,小姐!为何只有你一个人?”

一把低沉但非常性感诱人的女声道:“还不够吗?”

她的净土语带着一种非常奇异的口音,声音有点嘶哑,好像是想把嗓音蓄意压下来说话所生出的效果,想到这里,脑际再一阵晕眩。

龙歌怪叫道:“你是那个村来的女人,口音和打扮都这么怪,来!脱下斗蓬,让我们看看你的样貌和身材。”

衣袍堕下的声音传入耳内。

龙歌和红晴静了下来。

我暗忖这古怪的女子不是极丑就是极美,否则以这两个见惯美女的小子,怎会忽地呆了起来。真想坐起来睁眼看个究竟,可却怕了早先勉力坐起来时头昏脑胀的难受。

红晴赞叹道:“真是美丽!”

女子娇笑起来,昵声道:“你们两个人,谁先来!”

这次她没有压低声音,听入耳里有种非常熟悉的感觉。

这个念头才生,龙歌和红晴的闷哼声同时响起,按着是他们倒往地上的声音。

我心中一檩,立时醒了大半,突感不妙,不敢就这样爬起身来,就地尽力滚开去。

女子娇叱的声音紧追过来。

我睁眼看去,刚好看到一个曼妙的女子身形向我扑过来,可是因她背着大街那边的灯光,一时看不清楚它的样貌,不过肯定它是个熟人,只是一时省不起它是谁。但却肯定不是阴女师。

龙歌和红晴倒在井旁,不知生死。

若继续滚下去,始终不是办法,当脸再向着地上时,双手一按地面,勉强弹起,同时飞起一脚,同她踢去。

女子再一声娇叱,手上刀光一闪,一把长剑往我的脚削来。

竟不是弯刀而是长剑,而且凌厉非常,一派高手风范。

我吓得连忙缩脚,往后跃退,脑际又再一阵地转天旋。

迷糊间,我本能地拔出魔女刃。

满眼剑影,女子疯虎般攻来。

以找现时的状态,我知道唯一致胜之道,就是藉魔女刃无坚不摧的锋利,轨断对方的长剑,不再多想,一剑挥出。

女子一阵娇笑,长剑避开和我硬砍,改由下路桃向我握剑的手腕,那种狠辣和应变之快,即管我在最佳状态下,也需聚精会神全力应付,何况现在醉得连东西亦看不清楚。

无奈下一缩剑,再往后急退。

此消彼长下,女子攻势大盛。

“叮叮当当!”

我跄踉下档了对方六剑,脑后风声突起。

我本想矮身闪避身后的偷袭者,可惜想归想,酒醉的身体却不听指挥,随者“砰!一声响起感到后脑给硬物击中时,眼前一黑,完全失去了任何知觉。当我醒过来时,身子飘飘荡荡,“拂拂”的声音传入耳里,带着河水气味的风迎脸吹

脑后仍有微微的痛楚,幸好思想回复了平常的清晰。

我猛地睁开双眼,入目是晨光下一个坐在船头的女子背影,她身后交叉挂着两把剑,其中之一当然是我从不离身的魔女刃。

“拂拂”的声音依然在后方头顶处不住响着,不用看亦猜到是风帆拂动的声音。

手脚都给对方用一种光滑却柔韧无比的幼索绑紧,那种绑法非常特别,手足的结在我背后巧妙的连接起来,试着用力一挣时,手足的结反而结得更紧了。

不由叹了一口气!

女子娇躯轻颤,用过脸来。

我一看下几乎叫了出来,原来是久违了的黑寡妇运丽君,帝国除我之外最好的剑手。

连丽君见我醒过来,俏脸露出动人心魄的惊喜,“呵!”一声在小舟的船头站起,走了过来,坐在我身旁,将我的头搂起仰枕在她充满弹跳力的大腿上,使我立时满鼻子充溢着她健康迷人的体香。

这在帝国人人惊怕的黑寡妇,伸手轻抚我后脑凝固了的血块,向后方某人责怪道:“那一棍什么力也给你用上了去,若要了它的命,你赌得起吗?”

一把低沉而充满磁力的女声在船尾我砚线外的位置响起道:“死了不是更好吗?姐姐的命不应由他赔吗!”

我一听下全身冰冷,这不是阴女师还有谁人?几乎想立即自杀。千辛万苦才攻占了流仙城,但转眼即失手被擒,还被这两位出名狠毒的女子可能押往恨我入骨的黑叉人那里去,那种由欢乐和成就的极峰,一下子滑进最底一层地狱去的滋味,使人难受得想痛哭一场!

采柔她们会是如何绝望伤心!净土人会是如何沮丧?

我强压下噬心的悔恨,问道:“有没有杀死他们两人。”我指的自然是龙歌和红晴。

连丽君多情地抚摸着我的脸颊,柔声道:“他们是你的朋友,我那会为难他们,只是用剑柄将他们敲昏吧了。”

阴女师在船尾冷哼道:“为何不老实地告诉他,不杀那两只净土狗的原因,只是希望别人以为他们是醉倒了,而不会立即怀疑到他们战无不胜的圣剑骑士竟窝里得被人像头猪般给我们搬走。”她语气中带着令人不寒而栗的仇恨。

无论如何,龙歌和红晴仍未死,却是可以肯定的了。

黑寡妇运丽君一对美目闪过凌厉的光芒,冷冷道:“若你不懂得闭上你的臭嘴,我会把你切开一百块掷淮河里喂鱼。”

阴女师的呼吸急促起来,显在盛怒之中,过了好一会,才压下怒火,沉声道:“不要以为帝君宠信你,轨可以对我肆无忌惮,你或者可以阻止我杀这小子,但绝阻不了尧敌将他碎尸万段,在帝君座前,他的地位绝不比你低,何况大元首也在那里,他不也抢着要撕开这小子才怪呢。”

连丽君娇笑道:“假设我猜得正确,你定利大元首这叛徒有暧昧,否则为何不时也会甜甜地提着他的名字。”

我大感愕然,为何大元首会被连丽君唤作叛徒?他难道只是巫帝的手下,若他是叛徒,巫师和连丽君为何又要助他?

阴女师闭口不言,也没有否认连丽君的指责。她们全以净土语对答,难道阴女师并不懂帝国语,那她又如何利大元首沟通,可能用的是巫图的语言。

连丽君见压倒了阴女师,低下头来爱怜地审视着我,柔声道:“不要怕!我定会护着你的安全,直至见到帝君,再由他来决定我们的事。”

纵使在这种恶劣至无可再男的厄运里,我仍感到啼笑皆非,苦笑道:“你为何要到这里来?你的净土语倒说得不错。”

连丽君黛眉轻蹙,幽幽一叹道:“还不是为了追你这冤家,别人或者不知大元首来了净土,我怎会不知道?你是穿过大沙海来此,我是乘船来的。”按着甜甜一笑道:“为了你,我恶补了四个多月净土语,说得当然不会太差。”

我不知应说什么才好,这支魔头一向和我誓不两立,为何忽然间变成对我一往情深的样子,偏又是她便我,甚至使整个净土陷进绝境里去。

若要我兰特就这样束手认输,我是一千万个不甘心,可恨想不出还有任何脱困的方法。照水流的速度和现在的时间,这小舟应远远离开了流仙城,进入了黑又人的势力范围内,就算她们放了我,能否逃过黑叉人的追捕也是个问题,何况魔女刃还给她擎丁去。真的是想想亦教人心焦如焚。

我的脑筋乱成一团,一忽儿想着柔她们,一忽儿想着红石等人,一忽儿自怨自艾做人确是痛苦无穷。

阴女师并不太害怕连丽君,冷冷笑道:“尊贵的兰特公子,莫怪我不提醒你,凡是被我们迷人的黑寡妇爱上的男人,小命都不会太长久哩。”

连丽君眼中闪过杀机,望往阴女师的方向。

阴女师嘿嘿笑道:“你要动手杀我须快一点,直慕和黑珍珠的船在前面了。”

我痛苦得呻吟出来,若到了直慕的船上,逃走的机会将更渺茫了。

漫天的阳光里,小舟缓缓泊往停在岸旁七艘巨舰中之一,其中两艘式样不同,飘扬着的是帝国的军旗。

船上抛下钓索,让连丽君和阴女师将小舟系紧舰旁。

我因仰躺舟中,恰好可将舰上的情况一览无遗。见到甲板上站满了人,除了脸容狰狞的黑叉人外,最少有一半是随连丽君来自帝国的黑盔武士,他们的眼神带着使我深思的哀然神色,毕竟我也是帝国人。

给数百道眼光这般看着,那种窝囊和羞辱的感觉是提也不用提的了。

一阵大笑由上面传下来道:“兰特公子,欢迎大惊光临,快放下索子,让我将你吊起来看看是否真的是三头六臂!”

我迅速从甲板上采出来的人头中找到直慕那张狼脸,他旁边是美丽的黑珍珠戴青青,她表面虽是冷冷地看着我,但我却从她清丽的眸子裹看出非常复杂的心情,似怜又似恨。

自己落到眼前如此绝境,这转变太突然,成败的对比太强烈了,比那次逃离帝国时被哥战生擒更今我难以接受,最要命还是那种无奈和羞辱的感觉。

要是我少喝两杯酒,情况将不会变成如此,甚至可以将黑寡妇和阴女师反擒过来。这两个女魔头胆大包天,看准了净土军不会留意皮肤并非黝黑的女子,随着由附近各村来的人潮混进流仙城里。说不定出我和龙歌他们离大公堂时,她们便一直缀在我们身后,终于给找到了机会,造成现在这悔恨难返的境地。

众黑叉儿的嘲弄辱骂声响彻整条长阿,但黑盔武士都沉默着。

我忽然想起一个问题,黑叉人天生皮肤乌黑不用说,但帝国的武士都以黑盔黑革作武服,可能并非巧合,而是因为巫帝欢喜黑色也说不定,因为大元首是巫帝的走狗。

胡思乱想间,连丽君怒喝道:“闭嘴!帝君一天末决定兰特公子的命运,他都是我连丽君的客人,谁要侮辱他,即是侮辱我!”

众黑盔武士固是保持沉默,连直慕和其他黑叉人也合起嘴巴,只看这情况,可见黑寡妇在黑叉人脸前非常有地位。

一百和连丽君针锋相对的阴女师也没有作声。

倒是直慕乾笑了雨声,道:“连花旗,这人是我们征服净土的最大障碍,一天不除,我们一天不会有好日子过。”

连丽君娇笑道:“人是我抢回来的,只有我可以决定怎样处置他,还不将吊梯垂下来?”

直慕显是对连丽君极为忌惮,又或她在工帝座下的地位远比他为高,连忙吩咐手下放下吊梯,连阴两人先往上揉去,然后几名黑盔武士缒了下来,用粗索将我扎紧,把我像件货物般吊了上去。

到了甲板土时,我索性闭上眼睛,免去和敌人嘲弄鄙屑的眼光接触。脑际一片空白,连思索的能力都懒得提起了。

实在难以接受眼前这冷酷无情的现实,这绝望的命运日

直慕道:“我们立即起航往聚仙湖,以免给净土人追来,和尧敌会合后,什么也不怕了。”

连丽君道:“就这么办!来人!傍我将兰特公子送到我房里。”

阴女师低喝道:“且慢!”

连丽君微怒道:“什么事!”

阴女师阴*道:“这恶徒我也有份将他擒回来,所以找应有说话的权利。”

直慕低声下气地道:“连花旗,这大剑师事关重大,还是将他锁在四室里较好一点。”

连丽君的呼吸急促起来,显是愤怒非常。我睁开眼睛,看到的只是高插入云的船桅正缓缓升起风帆,由于角度关系,看不到四周的人,心中那种颓唐沮丧,绝对是毕生首次的可怕经验。

连丽君态度软化下来,轻叹道:“好吧!那我把他关在船底的因室里吧。”

阴女师嘿然道:“它是囚犯,自应关在囚室里,只不应是你船上的囚室,亦不该由你来看管他。”

连丽君勃然大怒道:“你敢怀疑我对帝君的忠诚?”

阴女师道:“爱情魔力之大,实在难说得很,每次你提起兰特,眼睛也在闪光,谁说得定你不含在一时冲动下,干山傻事!”

连丽君出奇地没有反驳,可能是细想下也觉得难保自己不会干山“傻事”,由此亦可信她真的爱上了我。

一百没有作声的黑珍珠戴青青沉声道:“由我负责看管他吧!”

阴女师断然道:“不!”

众人愕然道:“什么?”

连丽君沉声道:“难道由你看管他吗?我是绝不会容许的。”

阴女师道:“亦不是我,这人对女人有种难以言喻的妖异力量,连丽青郡主和魔女百合也爱上了他,还有我们的运花旗,所以为安全计,看管他的人绝不应是女人。”

戴青青显也是不满之极,冷冷道:“他对你又有没有吸引力?”

阴女师平静地道:“有!”

众人愕然静下来。

阴女师续道:“为了杀姊之仇,我本恨他入骨,但和他相对不久,心中的仇恨竟淡了下来,这样下去,边我自己也不敢包保合否爱上了他,遗样说你们满意了没有?”

她这样坦白道来,连载两女再难以指责她,亦不能说它的提议没有根据。

纵管她这样说,可能只是为了应付连载两女的指责,但我这由虎变犬的阶下之囚,仍禁不住有一种苦涩的胜利感,暗忖若阴女师真的爱上了我,我定要无情地拒绝她,看看它的痛苦模样,以报凤香的血仇和助黑寡妇擒我之恨。

直慕打圆场道:“这小子交由我看管,保证可安然将他押去见尧敌。”

连丽君道:“你还要保证他不会受到任何辱骂或虐待,否则我不会放过你的。”

直慕陪笑道:“当然当然!人来!将这贵宾送到我的船上去。”

阴女师道:“我这里有几颗葯丸,直神将你须每天喂他吃一颗,纵使它是头狮子,吃了也要手足无力,就算解掉绳索,亦站不起来。”

直慕善道:“如此最好,不若每天都由你负责喂他吃葯,而我则在旁看着,将更万无一失丁。”

阴女师冷冰冰的脸在我上方出现,遮去了美丽的蓝天。

我以唯一的抗议方式,轻佻地向她眨眨眼睛,还故意拿眼光扫视她高挺的酥胸。

阴女师眼中掠过强烈的愤怒,酥胸的起伏急速剧烈起来,喝道:“张开嘴!”

为了不让她有为难我的藉口,我立刻张大了嘴巴。

阴女师修长的眼闪过一丝冷酷和另有深意的光芒,用尽力一把捏着我的脸颊,令我不能把口合上,指尖一弹,一颗葯丸准确地滑入我的咽喉里。

那丸子几乎是人喉即溶,化成一股带着甘味的清甜,沿喉入腹。

阴女师放开手,在我脸颊轻拍两下,将头下俯。嘴巴凑到我耳边飞快地道:“吃够后,你永远没有力拿起剑来。”才挺身退后。

连丽君的声音响起道:“你和他说什么?”

阴女师淡淡道:“我告诉他你到他是真心一片的。”

这时一股麻痹的感觉由腹部开始扩散,我想叫,喉咙像给什么东西塞着那样,竟叫不出声来,这丸子的霸道和葯力的效速,都是惊人之至。

若要我在这时找一个最痛恨的人,阴女师会比大元首更有机会当选,假若她只是虚声恫吓,那也达到在精神上折磨我的目的,不过以这女人的狠毒,我看她的说话绝非虚语。

难道我真要变成一个废人,那比杀了我还可怕。

阴女师的声音响起道:“就算解了它的捆绑,都不怕他能走到那里去。”

我的脑筋昏沉起来,隐约听到直慕应道:“不!还是绑着好一点。”听完这句话后,葯力冲上头顶,我终于再失去了知觉。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剑师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