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剑师传奇》

第06章 洪峰克敌

作者:黄易

次日清晨,我亲自送了直慕上船后,和采柔、龙怡、红月三女沿着河旁大道漫步,大黑兴高采烈,跑在最前面。

流仙城一片寂静,除了净土军外,所有平民都撤到了大剑师城或天庙上去,无人的大道弥漫着风雨慾来前的紧张气氛。

眼前是一种内蕴着迫人压力的表面平面。

路上不时驰过一队又一队的净土骑兵,见到我们鄱在马上施礼。

红月叫起来,指着前方的河面上道:“快看!他们不知在弄什么玩意儿?”

我们往她指处看过去,只见一大群人聚在河旁,似要将什么东西弄进水里去的样子,河上还有两艘小艇。

大感兴趣下,红月天真地连蹦带跳,引着好事的大黑当先走去,还不断扭头招呼我们走快一点。

我和龙台采柔对祖一笑,跟了过去。

快到那人群聚处时,“哗啦”水响,一个像刺般生满尖角的大圆铁球,滑入河里,浮在水面。

人群爆起欢呼声,叫道:“浮起了!丙然浮起了!”

红月这时坟人了人群里。

怪铁球往下游流下去。

两艘小艇慌忙追截。

小矮胖从人群里钻了出来,身旁傍着它的女伴玲芷,见到我们,手舞足蹈叫道:“成功了!我成功了!”

红月从人堆里走了出来,挽着玲芷,向她询问怪球的事。

小矮胖迎了过来,兴高采烈地道:“大剑师!你看我铸出来的水刺球多么棒,只要和洪水一齐冲下,包保尧敌没有一艘臭船不在船底破几个大洞出来。”

我由衷赞道:“你真是净土最伟大的天才!”

小矮胖又道:“有了玲芷在旁帮手后,我的灵感也多了很多,龙怒吼也给我改良过了,放了很多尖铁片在里面,保证杀伤力大了很多。”

我心中升起一股怪异莫名的感觉,任何武器发明后,不但会继续存在下去,还被不断改良,愈来愈具杀伤力,终有一天,人类会制造出能毁灭整个文明的武器,就像智慧典来自那毁灭了的文明那样,自吃苦果。无论开始时的动机怎么善,结局都将会是一样,我又想起西琪屋后的毒地利大洞。

小矮胖见我脸色不大好,惶恐地道:“大剑师……”

我挽着小矮胖来到河畔,这时其中一艘小艇已把刺球截着,不让它飘往下流去,红月在河边追着鼓掌,觉得很是好玩。

我语重心长地向小矮胖道:“有关龙怒吼的制法,不要写入任何记载里,也不要教晓任何人,当大地回复和平,或巫帝恶贯满盈授首后,将所有可怕的武器全部消毁,记紧了吗?”

小矮胖愕然片响后,点头肃容道:“大剑师的胸襟令我小矮胖由衷敬服,我心矮胖定会遵从大剑师的吩咐。”

我叹了一口气,这世界如此辽阔。只要继续存在着战争,便会发明更可怕的武器,难道我真能将整个世界全置于我的统治下,消毁所有武器,这样大地才能出现真正的和乎,但那又能维持多久呢?

跟着的五天,是我来到净土后最轻松愉快的时光,终日和采柔大黑等在流仙河上到处游玩到了晚上,妮雅才回来加入我们。

第五天的黄昏,我们接到约诺夫的蓝鸟传书,知道他们和箭飞率带回国的黑叉人遇上了并安排他们避过尧敌由聚仙河派出的侦骑,等待潜返北方的良机。

这良机在第二天清晨出现。

尧敌终于开始调兵南来进攻流仙城。

果如我们所料,尧敌兵分三路,雨路由沿两岸旁的陆路推进,而主力则以过百艘船舰运载兵员物资由水路逆流而来。水陆两路互相呼应,不求速只求稳。估计兵力达二十五万人以上

流仙城的所有将领军士都既兴奋又紧张,城内城外蹄声响个不停,使闻者所有神经都绷得翼翼的。

按着来的十天,流仙城进入完全备战的状态,除了数千守城的军队外,所有人都给派了出去,负责不同的任务。

这天,我将采柔大黑等留在大公堂。由龙腾、红石和翼奇伴着到了城北外一个小丘上,遥望滚流往北的流仙河。

红石笑道:“你们看,流仙河的水位比往常最少低了一尺,希望尧欢不会觉察到这不寻常的现像。”

龙腾笑道:“不用怕,你看看天色吧,乌云密怖,很快会有场大雨,否则水位再低三、四尺,才会惹起黑叉人的猜疑。”

红石道:“燕色非常小心,不敢一下子储起太大量的水,若这场两下得成,一切问题都迎刃而解,希望老天爷帮忙帮忙吧!”

我问道:“若照他们行军的速度,黑又人在多少天后才会来到这里?”

龙腾道:“不应迟过五天,而它的先头部队,将会在一两天内先后到达。”

我沉声道:“我们不可让那种情况出现,先让尧敌早上四天知道流仙城乃空城一座,他极可能停止南来,改采别的策略,要知他并非战场上的新丁。”

翼奇点头道:“是的!他杂得聚仙湖愈远,能逃回去的人将愈少,损失将愈是惨重。”

红石道:“这并非不能办到的,只要我们怖军城外,将它的先头部队压个动弹不得,待他们的主力抵达后才撤回城里,再由城南退往大剑师堡便成了。”

我道:“就这么办,要留意他们的侦察兵,他们知道得愈少我们的情况,对我们愈有利。”

龙腾道:“大剑师放心,谢问大公在整个平原的高处都设了哨站,黑叉人休想突破我们的封锁网,这毕竟是我们的土地。”

一滴豆大的雨点落在我的脸上。

身后的士兵忙打开巨伞为我们挡着愈下愈密、愈下愈大约两。

瞬眼间远近一片迷茫。

雨水清凉之气,使人精神一爽。

红石道:“七天前约诺夫送来了一批归队的兵员和新丁,人数达万五之众,现在我们的兵力超过了十七万人,和他们并不相差太远,车联和宁素正负责训练新到的人,将来进攻聚仙湖时,应可加入战斗。”

龙腾笑道:“多了几万人,虚张一下声势,已是非常管用。”

我伸手伞外,让雨水打在手上,微笑道:“我从未打过一场像眼前这么有把握的仗,现在除非尧敌能将所有船台到岸上,否则必遭败亡的厄运。”

红石叹了一口气,道:“大剑师!我们真的非常感谢你,在你来净土前,没有人敢相信黑叉人会有被赶回大海的一天。但你使奇迹出现了,将来即使你离开了净土,仍是我们至高无上的领袖,只要一个命令,所有净土人都乐意为你做任何事。”

我将被雨打湿了的手拿回来,抹在脸上,道:“对战争还不感厌倦吗?”

龙腾道:“只有当战祸的源头彻底被铲除时,净土才会有真正的和平。有一天你需要我们时,绝不要犹豫。况且我爱上了在你的指挥下作战,那是非常愉快的感受,伤亡率低得如此令人难以置信。而且若为了正义而牺牲,净土的男儿是不会皴眉头的。”

翼奇道:“你们相信死后有生命吗?”

红石道:“当然相信,我们的经典里都提到人生只是生死两站问的一个旅程,生死之外还有无数的站头,若能为正义战死,将有机会成为天上的神。”

龙腾接口道:“人都是天上下凡来的星宿,若做了恶事,将来回到天上去,会受到可怕的惩罚。”

翼奇指着前方叫道:“那是谁?”

大雨里一队人马驰来,细看下带头的是龙歌。

龙歌冒雨冲上丘来,其余的净土战士则留在丘下。

龙歌施体后,立马雨中兴奋地道:“黑叉人的先头部队来得真快,一师三万人的黑叉兵到了离这里十里许的一座小山处,才停了下来,按兵不动。”

龙腾喝道:“那你还不在前线应变?滚回来干什么?”

龙歌道:“是谢问大公差我回来……”

龙腾还想再骂,我伸手止着他,沉声道:“有什么特别的事?”

龙歌道:“领兵的是尧敌十天神将之一“黑珍珠”戴青青,她派来了信差,想利大剑师在两军对峙的平原正中处说几句话。”

红石道:“可能是个陷阱!”

我嘿然道:“她能玩由什么花样来?来!我们去。”一拍飞雪,冲进雨里。

红石等连忙拍马追来。

雨水打在我头盔没有罩着的脸肌部分,冰凉凉的,但我的心却熬了起来,事实上我也很想见到黑美女,和她说话。

风雨里,黑珍珠由小山上策骑而下。

众将在旁齐声道:“小心点!”

我点点头,骑着飞雪迎了过去。

两骑飞快接近。

到了双方距离百步时,我收俚马速,遂断和她靠近。

她停了下来,修美的身形挺坐马上,没有飘上头盔,乌黑的秀里垂在肩上,任由雨点打在头上脸上,凄艳神秘。

我缓缓来到她马前。

她俏脸挂满水珠,就若不断流着的泪水,定神地看着我,眼睛内飘着复杂之极的感倩。

我立马停定脱下头盔,微微一笑道:“我来了!”

戴青青轻轻道:“我知道你定会来的,兰特!”

我道:“你还恨我吗?”

戴青青凄然一笑道:“你知道我是不会恨你的,你应该感觉得到。”

我的心抽搐了一下,沉声道:“你这样来兄我,不怕给尧敌知道吗?”

戴青青摇头道:“我们七神将代表了黑叉国八个领部的其中七个,我的属下都是来自我的领部,没有人会背叛我。”顿了顿低声道:“走吧!兰特!大元首回来了,尧敌将珍乌刀交给了他,你不会是这魔王的对手,你的净土军和帝国战士也敌不过尧敌的幽冥军口。”

我微微一笑道、“难道我要将净土拱手让给尧敌吗?”

戴青青道:“我早知你是不会听我的了。但我还是要来和你说,若你们守在天庙上,或者还可苟延残喘一段时间,但在乎原上,你们只是被屠杀的对像,幸运并不含永远追道着你。”

我轻叹道:“你对尧敌太有信心了,战争未到结局出现之前,没有人知道谁胜谁敢的。”

戴青青道:“尧敌的厉害,净土人仍未尝过,所以他们也不能告诉你。一直以来,攻打净土全由我们十大神将负责,尧敌只是在后方冷眼旁观,幽冥军团的幽冥战车,血肉之躯绝对没法抵挡。”

我探探地望进她明媚的眸子里,微笑道:“假设我真的击败了尧敌的幽冥军团,你含怎样做?”

戴青青垂下目光,低声道:“若你想重施故技,用那种戴着火球的木排对付尧敌的船队,我劝你不要白费心机,尧敌已有应付的方法。”

我道:“你还未答我的问题?”

戴青青抬头仰着我的目光道:“你真的认为自己可应付大元首和尧敌吗?”

我道:“苦连这点信心也没有,这场仗还能打下去吗?先答我的问题吧。”

戴青青眼中射出幽怨的表情,道:“你想我怎么办?”

我道:“我要你立即带着你的人离开净土。”

戴青青眼神凌厉起来,一字一字地道:“假设胜的是尧敌,我和我的部下将没有人能活命,因为尧敌是不会放过任何背叛它的人,甚至我们整个领部,不论老少都会给他一个不留地屠杀。”

我微笑道:“我并不要求你现在立即脱离尧敌,你只须按兵不动,静候尧敌到来,记着!千万不要作第一支攻城的部队。”

戴青青眼中闪过惊异的神色,道:“你似乎很有把握。”

我不想再在这问题磨下去,因为戴青青到底是黑叉人,难保她不甘改双主意,将秘密泄露给尧敌,道:“记着我的话吧!希望我们下次见脸时,是朋友而不是敌人。”无论如何,她告诉了我非常珍贵的资料,就是大元首不但得到了珍乌刀,还正道尧欢来此;还有就是幽冥军拉长车戟,为了方便战车前进,尧敌只可选择沿河两岸的乎地进军。

我掉转马头,暗忖她含否在背后给我来一刀呢?

戴青青低呼道:“兰特!”

我停下马来,回头傲傲一笑道:“知道吗?我很想念那天将你挤压在树干旁那美妙的感受。”我其实很想告诉她我曾偷看过她全躶的背身,可是这样一说,可能牵涉到凌思,唯有将这冲动强座下去。

戴青青垂头道:“我也是!”一拍马头,狂奔回去。

我呆了一呆,升起一股奇妙的冲动,沉吟片响,叹了一口气后,才策马奔向净土军的方向。

大雨愈下愈急剧,四野白茫茫一片。

雨点打在脸上,寒气长人,我的心火却愈烧愈烈。

豪情狂涌而起。

不!

我绝不会输给尧敌和大元首,为了净土,为了大地的和平,他们将没有人能生离净土!再到别处作恶。

按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06章 洪峰克敌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剑师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