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剑师传奇》

第07章 挥军北上

作者:黄易

当我们穿城而过,杀出城北时,直慕和戴青青的军队固是迅速退走,连向禽生、左令权和工冷明的联军亦随他们远远遁去。

即管我和直戴两人没有早先的默契,在这大势已去的情况下,他们也不合留下来。

没有了他们两支部队,其他人不仓皇逃走方怪。

没有被洪流卷去的幽冥兵,四散向野外逃去,左岸的都抢着归人四位神将的撤退队伍里,右岸的成为了龙腾等部队的追杀目标,净土人是不会忘记对黑叉人的仇恨的。

我发出命令,指示左岸的净土军列阵城外,目迭着黑叉人迅速还去。

在我身后是翼奇和方原的黑盔武士,他们理所当然地成了我的近卫兵团。

燕色、红石一众将领来到我身旁。

我向谢问笑道:“大公!重修流仙城的责任就落在你肩上,不要忘记在岸旁植树。”我又想起了把戴青青挤于树身的那棵树。

谢问喜得老泪纵横,不住道谢。

红石道:“燕色你真行,怎能在二十多天的时间内储起那么多水来?”

燕色没有答他,极目流仙河地极尽处,道:“可以想像这可怕的洪流,直冲往聚仙湖,将停在湖里的大小船只卷进湖底里,使水位暴涨,再出二一修支流疏导,流出大海。”转向我道:“大剑师!你兵不血刃便解决了尧敌可怕的兵团,净土人永还也不合忘记。”

我微笑道:“这个故事还未完结,假设我们处理得好,剩下来的只合是穷绝的红角军和尧敌的残余部队,当然!还有大元首!”真希望大元首连那把珍乌刀亦给冲走了。

宁素道:“我军士气高昂,是否应立刻挥军北上,乘胜追击。”一直以来,七位大公中数她最小心翼翼,现在连她也有这心态,可知净土军的信心是如何强大。

我看着直慕等逐渐离岸偏往西北的旗帜,点头道:“穷续已不足催,这场洪水会把北方水路来的补给完全断绝,而尧敌的幽冥兵团假设有一半人没有被淹死,在缺粮缺马的情况下,绝逃不得多远,唯一可虑就是肉禽土等的退军,只要他们回不到聚仙湖,这场仗我们胜走了。”

燕色大喝道:“就依早先的计划,由我和龙腾沿岸追杀尧敌的残兵,大剑师负责对付其他黑叉将的退军。”

号角声起。

净土军士气高扬下,望着流仙城和聚仙湖间丘凌起伏的大荒野,分路挺进。

十天后,黑叉人的军队停了下来,和我们遥遥对峙着。

我故意紧迫在肉禽土等的大军之后,是要制造压力,好直戴两人游说其他人不要返回聚仙湖去。

我的部队除翼奇约五千人外,还包括了红石和妮雅近五万的南军,卓联和宁素过六万的北军和新兵,总兵力和黑叉诸神将的联军大致相若,可是敌我双方都知道这是场一面倒的战争。

先不要说士气的问题,缺乏了由水路补给粮食的黑叉疲兵,早失去了作战的能力。

他们不是想停下来,而是不得不停下来。

我们没有再迫近他们,只是扇形散开,布下阵势,隐隐钳制着他们,严阵以待。

果然不出我所料,到了次日清晨,一个黑叉信使传来了消息,黑叉军五位神将约我相见。

他们这样一起来兄我,显出他们达成了一致的意见,也表示出诚意来。

我本想单剑匹马去会他们,却过不了妮雅这一关,唯有带着妮雅、红石、翼奇和卓联四人齐往赴会。

在两军的中间点,我们双方一字排开,展开对话。

自我们抵达后,戴青青的美目固是离不开我,其他各人的目光亦无不集中在我身上。

“瘦鬼”向禽生和工冷明我是第一次碰头。向禽生人如其名,瘦硬如铁,眼神带着一种沧桑和觉修的感情,使我知道它是个爱思索的人。我没有忘记它是直慕口中反对黑叉人入侵净土的黑叉将领之一,故对他特别有好感。

以吃人肉著名的工冷明形相粗犷狰狞,若换了别个场合,我定会数他饮恨创下,这刻却不得不为大局着想,放过了他。

久违了的左令权神情木然,不知他心内有什么感想?

我介绍了身旁各人后,从体里掏出红晴取自左令帜那欢翼的离双,乎托在,前,同左令权微笑道:“这是左神将之物,现在应物归原主了。”

左令权愕了一愕,眼中射出奇怪的神色,道:“这是巫帝座下四大法师之一狂雨法师送给我的东西,据说蓄有奇异的力量,大剑师知不嫌弃,请保留下来。”

我将雕像纳回怀里,道:“好!谢谢你!”

左令权见我接受了它的“礼物”,脸容放松下来,点了点头,再没说话。

向禽生道:“大剑师义比天高,为了客横刀手下的生命,不惜冒险接受客横刀的挑战,于尧敌拒绝交换俘虏后,又义释他们,还给他们粮食和武器,大剑师虽是我们的敌人,但肉会生仍是由衷尊敬大剑师,如有半字虚言,教我向禽生被天雷活活劈死。”

我点头道:“换了这不是战场,我们定会成为肝胆相照的好友。”

肉禽生见我如此器重他这败军之将,眼中射出感激的神色。

直慕道:“大剑师!令次我们约你相见,是希望你能道守诺言,让我们离开净土,返回祖国,我保证不会再损净土一草一木。”

工冷明喝道:“且慢!”眼中射出凌厉的神色,道:“大剑师!我知道现在形势对我们绝对不利,但我们并不是全无反扑的力量,困兽之斗下,定能对你们造成重大的伤害,于你们进攻聚仙湖的卖力会产生致命的打击。”

红石在后暴喝道:“如此不必多言,我们立即各自归队,以手中之刀见个真章。”

立马于工冷明之旁的左令权向工冷明侧俯过去道:“冷明!你听我说一句话。”

工冷明不耐烦地道:“我!呀!”不能责信地侧头望向左令檑,后者刚拔回由他左腰插进去的锋利匕首,冷冷看着他。

鲜血泉水般涌出来。

工冷明全身发颉,双目火红,瞪着左令权道:“你……你……”

左令权冷冷道:“你要陪尧敌这暴君和穷绝这疯子去死,我就成全你的贵愿。”

工冷明一手掩着血如泉涌的伤口,另一手拔刀出来,举起不到一半,身一侧,“蓬”一声倒跌下马。

它的座骑受惊跳跃仰起,给直慕一把拉着。

我们看着工冷明伏尸之处,一时间都感到难以接受这变化,尤其操刀的不是另一边的直慕,而是工冷明最不提防,同出南方归来的战友左令权。

其他神将像早知道会有这事的发生,神情都没有太大的变化。

直慕道:“再没有别的不同声音了,大剑师!”

我道:“粮食补给全没有问题,但你们须依指定的路绿绿走,并须带走聚仙湖以北的所有黑叉驻军,将沿河的七座城市交回我们。”

肉禽生道:“这条件很公道,我们各人都失去了争霸之心,只是想早点回图,尽量减低我们伤亡的人数。”

直慕有点离以启齿地道:“大剑师……”

我知他想说什么,道:“放心吧!我可以保证尧敌、穷绝两人永还回不了去。”

一直没有说话的戴青青道:“看了大剑师惊人的手段后,我们都相信没有大剑师姘不到的事。”

左令权跳下马来,检查了左冷明的尸身后,摇头唏嘘一哎,将他横放到马背取觉转紧,翻上马背道:“经过净土的教训后,没有黑叉人敢再作大剑师的敌人,若有一天你到黑叉国来,我们定以上宾之粮招待大剑师。”

向禽生苦笑道:“回去后我们还要应付可怕的巫帝。”从侯里掏出一个圆筒,还过来给我道:“筒内的地图标示着黑叉国在海洋里的位置,大剑师统一了这片大地后下一个目标当然是巫帝,希望你领军来时,黑叉国仍未被巫帝从大地上抹走了。”

左令权一声大喝,载着工冷明的尸身,当先驰返已方营地,向禽生和直转向我举手致敌后,才掉头追去。

只剩下戴青青尚在原地。

妮雅向我甜甜一笑道:“大剑师和戴神将谈谈吧!我们先回去了。”掉头策马,转瞬还去。

红石等当然知情诚趣,招呼一声,追着妮雅去了。

留下我和戴青青两人。

戴青青眼神幽怨,轻轻道:“离别前,大剑师可否抱抱我?”

我跳下马来,到了她马旁,搂着她的腰肢将她抱了下来,拥着痛吻她的香chún。

这黑美人的反应热烈至近乎疯狂。

我离开了她的香chún,喘息着道:“我想向你问一个人,就是你的净土女仆凌思,她现在那里?”

戴青青一呆道:“你怎含认识她呢?”

我道:“你不知而已!那晚我偷进流仙城,全赖她掩护我,才得以偷进你的神将府去,城破前你曾回房内沐浴,那时我正坐在厅门旁的大椅里。”

戴青青在我怀内强烈地颤抖了一下,呆道:“你……”

我柔声道:“难道你不欢喜让我看到你的躶背吗?”

戴青青送上香chún,任我品尝。

再分开来时,戴青青道:“假若不是我领部的人需要我回去,我宁死也不会开你,就算你每天打我骂我,亦不会走。”

我心中涌起无限离情别绪,怜借地道:“我疼你还来不及,怎会打你骂你,你放心回去吧,快则一年,迟则商战,我必会渡过重洋,到黑叉国来找你,因为我绝不会放过那万恶的巫帝。”顿了顿再道:“连丽君是否仍在聚仙湖。”

戴青青欢喜地道:“只要你说过这何话,我便可以坚强地等你来。”再吻我一口道!“黑寡妇刚抵聚仙湖,便要了一倏船和水手,说要往巫国去,我想她是不想和大元首碰脸。

待会我使人将凌思送回给你,将她留在你身边服侍你吧!我当她像妹子那样的。

她轻轻推开我,跃回马上,深深看我一眼后,才策骑而去。

我满怀感触。

本人是否太多情呢?可是戴青青这别具一格的美女,确令我情难自禁。

回到营地时,喜见大祭司、天眼和欢畅三位祭司全来了,当然还有我的采柔、红月、龙台和好大黑。

我奇怪他们为何来得这么快,原来是生了翼奇那两舰巨舰顺流而来,怪不得轻易追上我们。洪水来时,两舰被拖上了岸旁安全之所,故得逃过大难。

众人欢欣如狂,拥掏吻贺。

这时连最悲欢的人也知道胜局已定,问题是如何以更漂亮的方式,去赢取最后的胜利。

我却多了一重他们没有的心事,因为他们并不像我敌知道大元首的超人力量,假设今次杀不死他,就是他杀死我。而且他若打定决心再逃亡,也没有人拦得住他。难道我要永无休止地迫在他背后,终有一天我会老死,而他却没有道个问题。

捷报不住传来。

首先是约诺夫和雁菲菲的消息。

箭飞约五万人为了取得回国的船舰,发动兵变,占据了位于聚仙湖三条支流的小仙、奔阳和落日三城,截着了三十多艘黑魔舰,还把守城的少量黑叉人全部带走,于是约雇两人不卖吹灰之力,夺回了这三个战略性的城市,即使洪水过后,黑叉人的船舰亦休想能道边道二一个凭河而守的开口。

这三城的失而复得,使他们解放了近二十万净土人,也使他们的兵力增至七万人足可堵住尧敌后退之路。

另一个重要消息也是来自约诺夫,不过却是关于聚仙湖的。

洪峰涌进了聚仙湖,冲翻了怕在湖旁的黑魔舰,小矮胖的水刺球发挥了惊人作用随着泛滥的洪水不但弄破了很多未沉的船,还撞塌了湖边旁仙城和临仙城的部分城墙,使黑叉人惊惶失措。

两城的净土俘虏乘机逃了出来,躲往附近的乡村,大水也把湖旁万顷良田彻底摧毁,使黑叉人立时面临粮荒的困境。

洪水两天后才由三条支流退去,聚仙湖的水位逐渐回复正常。

这时我也禁不住猜想那些水库应有多大,才能造成这么可怕的水患?

我发出命令。使人通知约雁两人有关我们和四大神将的协定和安排,又遣了一批净土军到黑叉人里,随他们往北方去一方面可避免不必要的误会,同时也看看如何由黑叉人手上接收其他城市。

黄昏时分,戴青育将凌思送了过来。

凌思见到我,像见到了亲人那样,投入我怀里,拥着我只是哭泣。

身旁诸女都知道她为我所作的勇敢行为,对她怜爱非常,同声安抚她激动的情绪。

凌思在我怀中抬头道:“我舍不得离开小姐,她真是个好心肠的人,从来不欺负我们净土人,若不是她,尧敌恐怕连俘虏也不会留下半个来。”

我们对戴青青的好感又添三分。

凌思低声道:“我的亲人全在战乱中死了,大剑师!凌思以后可以跟在你的身旁侍候你吗?小姐说,有一天你会带我去见她的。”

她在诸女脸前说出这事,使我大感尴尬,不知如何答她才好,幸而妮雅将她搂了过去,道:“来!不要再哭了,大剑师常在我们面前提起你,掏心你的安危,异日他若去见戴小姐定会携你一起去。”

我吁了一口气。

红月的小嘴凑过来道“又多一个!”

我伸手过去揉捏她柔软的腰窝。

她痒得浑身无力,求饶后道:“净土女子是不会妒忌的,因为那是条噬心的毒蛇。”

采柔在一旁微笑着。但我看出横在她眉宇间的忧色。

我很想拉她到一旁,细心询问,可是时间并不容许我们这样做,为了防止尧敌拚死逃走,我们必须立刻起程,和燕色及龙腾的大军会合,赶往聚仙湖。

什么事也留待这在净土最后一场大决战定出了结局才说吧!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剑师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