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剑师传奇》

第10章 生死决战

作者:黄易

冰凉的河水,使我的脑筋倍觉清醒,想到了大元首正如他所说并非想逃走,也不是怕了舰上的其他战士,而是想消耗我的体力。因为他以为这仍是比、优胜得多之处。

利用由船上跳下来的冲力,我像鱼儿般在水底滑行了一段长距离后,才用口衔起魔女刃,手足用力,冒出水面,游往岸旁。

我的战船顺水流到下游的远处,正绕着弯赶回来。

大元首这时游到岸旁,爬上一堆rǔ石,迅速爬离河岸。

我从水里走出来时,他已消失岸上。

取下口中的魔女刃,我赶了上去。

一望无际的草原野林展现眼前,大元首在前方以惊人的高速狂奔着。

我心中咒骂,力追而去。

四周的野草高及人身,这恶魔影踪时现时隐,诱着我向他追去。

我心中燃烧着滔天的仇恨,这时想到的只有一件事,就是要手刃这万恶的大狂魔。

我感到魔女刃和自己融成一体,它引导着我的力量流往它体内,又把那奇异的力量回输给我。

我感到双脚无比轻灵,愈跑愈快,心神凝聚起来,在我眼前除了大元首外,再无他物,就算当他消没在长草之后,我也清楚感觉到它的位置。

我的精神紧锁在他身上。他休想有片刻逃出我神妙的知感范围之外。

大元首没入一个广阔的疏林里。

我没有半分迟疑,扑造林里。

深入了数百步后,我感到他停了下来等待着我。

我心中冷笑,力贯右臂,诈作毫不提防。追了过去。

刀光一闪。

珍乌刀由左侧旋飞而至。

我一声长笑,能量随着精神的意向流进魔女刃内,挥剑挡格。

“当”!

这一下剑刀交击,全无花巧。

大元首全身一震,往后连退两步,脸上现出骇然之色。

我则跄琅跌退,右臂发麻,最少比他多退了两步。

大元首低头细看珍乌刀的锋口,嘿然道:“你的臂力大有进步,借仍及不上我,看刀|”一个箭步抢过来,珍乌刀由下挑上,取的是我胸颈的要害。

奇妙的力量在我体内澎湃着,当他冲到身前,我的体力已回复过来,大笑道:“可惜你仍是那么不长进。”一剑侧劈在珍乌刀上。

大元首始终对我的魔女刃顾忌非常,珍乌刀略往下沉,还过魔女,改往我的小肮划来,变招之怏,神乎其技。

我心中冷笑,移到他右侧,魔女刃一闪,劈向他右肩处。

大元首闷哼一声,横移开去,刀势大展,珍乌刀化作千万道精芒狂风骤雨般向我攻“叮叮当当”不绝于耳。

若换了往日,这样和他以硬碰硬,我可能连臂骨也要寸寸碎裂,但今赵庞大的能量在我体内澎湃着,每当手麻力竭时,那能量立可使我精力回复过来。但表面上我却装作苦苦撑持,不住闪躲后退,目的当然是待珍乌刀折碎那一刻的出现。

大元首气势如虹,不住狂笑,手中的珍乌刀却丝毫没有松懈下来。

我心中默默算着。

今次和龙歌那次比斗又是不同,因为大元首的臂力远胜龙歌,所以珍乌刀受的撞击力亦应远比那次为狂猛剧烈。

疏林内枝折叶落,大元首刀光到处,树木一株株摧枯拉朽般倒下来。

“砰”

我的背脊撞在一棵大树上。

大元首一声暴喝!“兰特!拿命来。”

珍乌刀全力当头劲劈而下。

我知道这一刀乃他全身力量所聚,也不得不全力挡格。

左右手都握在剑柄上,全力迎上。

“当”!

一声劲响,传遍林内。

珍乌刀寸寸碎断。

一股无可抗拒的大力在刀剑相交时传下来,魔女刃掉往地上。

我们两人同时一愕。

大元首提脚向我当胸撑过来。

我无奈下往一旁闪去。

大元首发出惊天动地的狂笑,一脚挑起魔女刃,用手接过,大喝道:“我终于得到你了,有了你便等于拥有了那怪物的力量,巫帝我也不怕了。”

我退了开去,探手腰际,按在取自阴女师那能挡格魔女刃而不断的金匕首上。

大元首不可一世地提着魔女刃往我望来。平静地道:“兰特!你确是个人材,我还有点舍不得杀死你。”

找勉力压着心中的狂喜,乘机问道:“这柄剑虽是无坚不摧,但你不是说过无论怎样厉害的剑刃和优秀的剑术,对巫帝也不起作用吗?”

大元首一剑在手,完全回复了昔日在帝国称王称霸时的镇定从容,淡然自若道:“想不到你临死前仍有这种心情,我便满足一下你的好奇心,让你死进地狱里也要懊悔不已。”

顿了顿轻笑道:“这并不只是一把特别锋利坚硬的剑,而是存在着来自那怪物一种神秘能量的剑。若非凭着它,百合如何是我敌手,百合拿着它时,剑内的能量和她合成一体。当日我让你带回去的手抄本,染着一种能改变她体质,使她再接受不到剑内能量的毒素,我却想不到她会如此轻易死去,因为我对她的肉体有着无比的兴趣。”

我的内心翻起了汹涌的波涛,是的!魔女百合实不应如此容易死去,其中定有我利大元首均猜测不透的玄机。

大元首仰天一笑道:“可惜你体质乎凡,未懂吸取剑内的能量,否则你便可成为另一个魔女百合,像我们般永生不死,享尽世间的权力和变慾,现在你是否有人宝山空手回的感觉。”

我全神留意着他的动静,以防他突然攻来,冷哼道:“什么长生不死,百合不是死了吗?”

大元首两眼精光闪过,道:“百合或者死了,或者仍未死,但现在魔女刃来到我手里,一切也不重要了,经过了这么悠久的岁月,百合犹未能吸取魔女刃内的庞大力量,想她死亦不能目瞑。”举起魔女刃。在阳光下细意观赏,眼中升起疑惑的神色。

我知道他看出了没有了能量的魔女刃大大不妥,岂再容他有思索的机会,大喝一声,往他冲去,金匕首向前猛刺。

大元首断喝道:“找死!”

一剑往我劈来。

匕首全力划去,正中剑刃。

“当!”魔女刃断作两截。

大元首双目一睁,骇然狂震。

就乘他刹那问的失神,我撞人他怀里,匕首由以前魔女刃造成的缺口利入他胸口,直没至枘,然后上下挑动,扭身再一肘重击在他左胁处。

大元首仰天狂嚎。往外跌开。

我冷冷站着,紧盯着他。

大元首不能置信地两手握着露在胸膛外金光闪闪的匕首握柄,看着鲜血由血槽泉水般流出。

他全身剧震,再退两步,往我望来。

我长笑道:“你错了,我已将魔女刃内的能量完全吸收,所以你也要死,长生不老只个梦,你做了很久的梦。”

大元首摇头道:“没有可能的?那是没有可能的!我……明白了,是百合……”站立稳,“蓬!”一声仰身跌倒。

我来到他仰卧处,看着他惭转暗淡的眼神,摇头叹道:“废墟中那神秘异物,创造了出来,是要你哟持大地上的公正与和平,为何你与它对你的期望背道而驰,究竟是它的错还是你的错?”

大元首松开了握着匕首的手,软拥着身子,喃喃道:“是的!为何我会变成这样。”跟着全身猛震,仰起头来,一声狂叫。

我吓了一跳,以为他要攻击我时,它的头重重落回地上,不住喘息,鲜血大量涌出,胸前的盔甲全是血。

“兰特!”

我愕然望夫,不是因他叫我,而是因为它的语气出奇地温和友善。

大元首口chún颤动,像有重要的话想说出来。

我提高警惕,在他身旁单膝跪下,道:“说吧!”

大元首道:“我记起来了,我遇到了巫帝,他以庞大的法力将我改变了,由那天开始,我心中充满邪恶的想法,成为他作恶的工具,现在我要死了,真正的我又回来了,兰特!谢谢你!敝不得……哼……怪不得我一直不想听他命令,不想回去见他……噢!”

它的眼更趋暗淡。

我内心的震荡有增无减,直到这刻。我才明白废墟中的异物并不是要制造出肆虐世间的可怕凶物,问题出在巫帝的身上,他改变和控制了大元首,指使他来毁灭异物,可是异物再造了魔女百合出来,对抗大元首,长期跨越世代的斗争由是展开。

巫帝究竟是什么人?为何他有这么可怕的法力?它是否也能永生不死?

大元首的气喘得更急了,呻吟道:“兰特!相信我,百合仍未死!”头一例,终断了我百感交集,站了起来。

四周脚步声响。

龙歌等气急败坏奔过来,见到仰尸地上的大元首,呆了片响,才爆起震耳慾声的欢叫声。

我看着落得如此下场的大元首,心中没有半点欢欣。

我知道更可怕的斗争,现在才刚开始。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剑师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