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剑师传奇》

第11章 春临净土

作者:黄易

两艘战船扬帆并进,逆流驶上聚仙湖,艳阳高挂中天,湖里碧波荡漾,绿岸生意盎然。

尧敌的尸身由河底捞了上来,利大元首并排放在船头处。

我坐在船头那“大剑师座”内,想着大元首临死前关于百合尚未死的话,根不得立时胁生双翅,飞返魔女国那地殿里,一看究竟。

红晴在旁兴奋大嚷道:“看!”

我从沉思惊醒过来,朝前方望去。

远方岸上旌旗飘扬,一组组的净土军,将位于南岸的傍仙城重重包围着,另一城城墙上扬着的已是净土军的军旗。

船上将士一齐呼喊起来,叫的是“净土万岁!大剑师万岁!”

见到我们的战船,岸上更是欢呼雷动,声潮波浪般来回激荡着。

胜败已定。

我们终于大获全胜,现在只是看怎样收拾残局。

两艘船贴岸而行,接受着来自岸上的喝和欢喊。

两艘船在两城问处一个码头泊岸。

出乎意料之外,大祭师、妮雅、采柔、红月、龙怡、凌思、大黑、飞雪等全在码头上等待着,当他们看到由船上台下的尧敌利大元首的尸体,全体人呆了一呆,才懂得欢天喜地狂叫起来。

热泪在每一个人的眼角泻下来。

净土的苦难终成了过去的事。

采柔不顾一切扑入我怀里,喜极而泣道:“大剑师!你终于杀了那恶魔!”

红月在旁拉我道:“你看大黑!”

我和采柔顺着她的指示看去,大黑绕着大元首的尸身转着圈,背上的手都直竖起来,两眼情光闪闪。

采柔走了过去,搂着大黑哭了起来。

我跟了过去,伸手拍着大黑的头,心中情绪复杂之极,道:“大黑不要怪他,他只是被姦人所害罢了!”

妮雅走上来挽着我,脸上犹是泪痕斑斑,绽出一个笑容道:“大剑师!我们永垂不朽的大英雄,现在只剩下黑叉人的残兵守在傍仙城内,你说应多围它几天,还是立即攻城。”

我愕然道:“穷绝进攻小仙城的红角军那里去了?”

妮雅道:“他缺粮的疲兵在约诺夫雁菲菲的守城军和红石宁素两股大军夹击下,不战而溃!穷绝当场战死,其余的兵逃了回来,刚好遇着燕色大公封湖的军队,结果全军覆没。”

我没有丝毫惊奇,战果不是这样才不合理。心中泛起一阵倦意,挥手道:“将尧敌利大元首的尸身,台到城下给黑叉人看看,告诉他们若立即弃械投降,可坐船回黑叉国,否则便围他十天八天,看看他们的肚皮是不是妮雅大公用珍乌炼制的。”

妮雅吻了我一口,道:“遵旨!”

我喝道:“小心你肚内我那宝贝儿!”

妮雅俏脸飞红,横了我一眼,领命而去。

龙怡在我耳旁道:“天眼祭司说已将妮雅肚内那家伙是男是女告诉了你,快告诉我们!”

红月、采柔、凌思全盯着我。

我刚想说本人怎么知道,脑中现出一个清丽脱俗的美貌少女,一震道:“是个比妮雅还美丽的乖女儿。”

红月皱起鼻子碎道:“鬼才信你,有什么可能会比妮雅更美,不是天眼胡诌,就是你乱说一通。”

采柔赞叹道:“那张椅子真精美!”

我扭头望去,小矮胖正指挥着手下将沉重的白木大椅拍下船来,微笑道:“你若肯坐我的腿,便有机会享受这白木座的机会。”

小矮胖大声应道:“是大剑师座!”这人特别计较为自己产品所起的名字。

果然如我所料,当黑叉人看到魂兮已去的尧敌时,斗志崩溃,二万多人集体投降,免去了一场不必要的屠杀。

净土至此所有失地完全收复。

噩梦过去。

善后的工作虽是艰巨无比,但众人都意气昂扬,对前景充满希望和憧憬,半点担心也没有。

忙了八天后,所有黑叉俘虏均被分批送走,往小仙城、直慕戴青青的大军会合,尧敌既死,双方敌意大减,合作上更是没有问题。

松了一口气后,期待已久庆祝净土光复的舞会在聚仙城畔两城问的沿湖大道露天举行。

北方的船逆流驶进这美丽的大湖内,运来了一箱箱的美酒、水菜和食物。

我和大祭师约法三章 ,不要有任何的隆重道谢仪式,但他却要我和采柔带头跳第一支舞,这么小的要求我自是难以推辞。

整个聚仙湖沿岸处都挂起彩灯,照得湖水七彩缤纷,配着天上明月,令人不知人间何世。

由早上开始,远近各城各乡的净土人盛装赶来,那种欢天喜地的热烈气氛,看得人热泪盈眶,事实上每个人也不知自己笑的时候多,还是哭的时候多一点。

我走到那里,总有一大群年轻将领和美女跟随着,龙歌红晴等知道我明天要起程到望海城,再出那里出海回国,更是依依不舍,整天都挤在我身旁。

妮雅、采柔等当然是一刻也不肯让我离开她们的视线。

采柔在我耳旁道:“大剑师!我一生人从未像今晚那么快乐?”

我微笑道:“那恕我误会了,还以为你最快乐的一晚是在进入某夜在沙漠和我一起的帐幕里。”

采柔呆了一呆,俏脸一红道:“大剑师最爱要人!”

我道:“不喜欢给我要吗?”

红月在另一边挽着我道:“大剑师兰特公子呵!可否告诉我你是否真有预知未来的能力,因为人人都在谈论你杀死尧敌的奇怪过程,你也不想你的红月知道比别人少吧?”

我奇道:“谁是我的红月?”

红月跺足不依道:“你又在整人!”

龙怡搭口道:“这句话我最想和红月说。”

妮雅在旁微笑道:“红月你树敌太多了,又没有兰特公子的本领,看你怎生应付?”

我向在一旁偷笑的凌思道:“你为何不敢笑出来,红月再多你一个敌人也没甚大不了!”

自由黑叉人处回来后,凌思都以女仆自居,其实妮雅等没有一个当它是下人的。

凌思俏脸通红,不知应怎样回答才对。

我笑道:“你们有没有人反对我和凌思跳第二支舞。”

红月和龙怡鼓掌表示赞成。

我心中升起幸福和温暖的感觉。

华西…明天我便起程回来见你,希望我能补偿你对我的思念和因我离去而生出的痛苦!

想到了魔女,我体内的血沸腾起来。

红晴在我身后大声道:“天眼祭司到!”

我转过身去,天眼来到我脸前。

我们伸手紧握,四日交投,一切尽在不言中。

我笑道:“幸好收复净土这可能性没有被更改。”

天眼放开我的手,失笑道:“希望悲伤总会有尽头,而快乐则是无际无边,大剑师,我有个远方来的讯息。”我心头升起花云雍容华美的容颜,一震道:“花云?”天眼双目光芒一闪,点头道:“看来再没有人能瞒过你。”从怀中掏出一封信,还了过

红月道:“定是情信!”

采柔责怪道:“红月!”

红月吐吐小舌,避难似的走了开去。

妮雅牵着采柔!龙怡、凌思等走到距离较远的桌上取酒,好让我可以静静拆信来看。

我有点紧张地取信出来,正搪心自己是否看得懂整封信那么多的净土文字,一看后,呆了起来。

“兰特我想念你!花云”

字体秀美如其人。

天眼轻轻道:“大剑师,你有没有什么说话要我带回去给花云,明天我将起程回南方去。”

我深吸一口气道:“告诉她!我会回来!一定会。”

天眼点点头。

红晴那个方向爆起一阵笑闹的声音,我们闻声有去,一个人给高高举起来,原来是约诺夫。

约诺夫来了,雁菲菲呢?

“大剑师!天眼祭司!”

我转身,原来雁菲菲到了我身后。

天眼微笑道:“你们谈谈吧!”转身去了。

雁菲菲鼓足勇气道:“大剑师!我们可以谈一会吗?”

我点头道:“来!我们到湖边去,那处静一点。”向约诺夫挥挥手,带着雁菲菲往湖边走去,红晴等爆起一阵怪笑。

我感到无比的轻松,感到可以完全开放自己,享受净土美女醉人的风情,再没有任何顾忌。

我步至湖旁,转过身来柔声道:“不要又像那次,说到一半就走了。”

这在战场上勇若雌豹的美人含羞答答,低头道:“这次不会了,因为再不说便没有机会了。”

我鼓励道:“说吧!”

雁菲菲踏前两步,在俏脸离我只有一指的近距离,轻轻道:“我本想随你到帝国去,可是当知道连妮雅她们你一个也不带,便知道你不会客我随你去。”

我想不到她如此深情倾注,虽然净土女子大多是这样,却想不到英风凛凛尤胜男儿的妯也不例外。

雁菲菲垂下俏脸,低声但肯定地道:“大剑师,我并不奢求要跟在你身旁,但却希望能为你生一个孩子……”

我心头一震,愕然细看她火烧般的俏脸。

雁菲菲的前额点在我的下颔处。

我伸手抓着她扎实浑圆的香眉,心中一热,道:“我可以试试看,却不敢保证你会有孩子。”

雁菲菲一震仰起俏脸,惊喜道:“你答应了!”

我叹道:“我根本连拒绝的念头也起不了!”

一阵乐声从远方传来。

红晴、龙歌、约诺夫等同声大叫道:“大剑师和雁武将亲热完了没有,舞会要开始了。”

雁菲菲全无还击之力,在我脸上亲了一口,一缕烟走得影踪全无。

我摇头失笑,走回大道上去。

采柔领着四女迎了土来。

我伸手搂着她的腰肢,旋了开去。

众人拍着掌,让出了一大片空地。

采柔道:“大剑师!我很想哭!”

我望向天上明月,柔声道:“哭吧!但哭完就要笑,你的泪水会为净土带来盛放的百花满树的美莫!你的笑容,会带来净土的春天。”

采柔道:“现在不已是春天吗?”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剑师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