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剑师传奇》

第01章 温柔乡内

作者:黄易

聚仙湖的主码头旁,泊满了各种各样的船舰,包括了从黑叉人手上得到的大小黑度舰,一些经历了战火残存下来的净土船;此外,还有两艘帝国战舰。它们将会把我载返我心爱的故乡,一个我留下了无数痛苦,无数甜蜜回忆的地方。

它如今会变成怎么样子呢?

这是个我想起也感战栗的问题。

我很想知道答案,但又怕那是一个残忍的答案!

在美丽的净土里,除了凤香不幸的惨死外,幸运一直伴随着我,但它会否在别处仍是那么眷宠我呢?我或者已拥有花某些时刻预知未来的能力,但大多数时间我仍是个在黑暗中摸索的瞎子,例如我很想知道华茜的近况,她是否也像妮雅般怀了我的孩子呢?

但抱歉地对此本大剑师是一无所知!

没有人知道!能预知将来是否便能改变将来?

能预知将来,是否从此便没有了“期待”这回事?不!绝不!假设我知道华西仍是安然无恙,我渴望重见她,再把她搂进怀内去轻怜密爱的“期待”便不但不会有半点减退,还会更集中、更炽烈!因为我再也不用分神去担心厄运降临的可能性。

到了要回帝国的这一刻,我才忽然省悟到自己其实是深爱着这以为一直得不到我兰特真爱的美女。

因为自离开她后,无论在和采柔缠绵于荒漠的小帐内,叉成搂着红月的小蛮腰往天梦河策马驰去的一刻,我都没有把她忘记。

对它的思念已变成了一种钻心的痛楚。

通过大窗,我呆看着晨光恩宠下的聚仙大湖。

美丽的大湖啊!你真是得尽仙法的护佑。

采柔赤躶的娇躯从背后贴上来,纤手环抱着我的腰,再用力一紧,使我深切感受到她对我的热恋。

我微笑道:“人的最终目的是否就是要成为神仙,否则也不用跪拜它们,采柔头号长老,请指点你的小学徒一二?”

采柔在我肩头狠狠啮了一口,幽幽一叹道:“兰特!我真舍不得放你走!”

我一呆道:“这是你第一次直叫我作兰特,我这小学徒是否因不及格而被长老你降了级呢?”

采柔用她动人心魄的胴体用力地摩擦着我背腿的每一寸地方,狠狠道:“兰特兰特兰特,现在我欢喜说什么使什么!自从大剑师准许我永远留在他身边时,采柔便忽然得到了自由,再不受任何事物拘束,变成神仙了。”说到一半时,她甜美低沉的性感声音愈转温柔、真情流露。

我失笑道:“或者神仙就是这么他妈的一回事,所以只要人类找到他们自己本身最珍贵的某件东西时,就等若是神仙。据采柔长老一向的指导,使我们成为神仙的,那么该就是‘爱’吧!”

红月笑嘻嘻来到我身边,挽起我的手臂道:“告诉红月!昨晚舞会开始前,雁菲菲找你干吗?”

我看着她含苞初绽似的娇嫩身体,想像着雁菲菲脱掉衣服含羞候宠的样子,微笑道:“她想我给她一个孩子。”

妮雅的声音突然从床上传来道:“什么?”

我搂着采柔和红月,回到床旁,看着仍拥被高卧的呢雅和龙怡,正容向各女道:“坦白告诉我,你们有谁收过像珍乌腕那类的珍贵抬物?”

妮雅娇嗔一声,一拳打在我坚实的腹肌处。吓得蜷伏床侧的大黑也惊愕地台起头来看着我们。

我扮作痛苦万状地跪在床边,求饶道:“女公爵请饶本小剑师一命。”

众女登时笑得前仰后合。

红月鼓掌道:“无敌的大剑师终于失去了长胜的资格。”见到我罕有地装模作样,这小妮子那会放过起哄的机会。

我苦着脸道:“当然!两个打一个,我那是对手。”

妮雅横了我一眼,道:“两个爱你一个,又不见你感觉得到。”

龙怡搂着妮雅道:“大剑师还未走,你已变成个深闺怨妇了。”

采柔认真地道:“怀了孕的女人是很情绪化的。”

我揉着肚皮站起来淡淡道:“怪不得本小剑师被打了。”

众女笑得弯腰捧腹。

我心中泛起即将离别的情绪,一阵黯然,轻轻道到了。”“起来穿衣吧!我们登船的时间

我步往码头时,在大祭司率领下,净土在聚仙湖的祭司和将领们,全迎了土来,只缺了花云和灵智。

大湖旁是密密麻麻的净土军民,齐来送别。

我的眼光由那两艘帝国船舰扬起的风帆移回来,看着立在我脸前的大祭司。

大祭司伸手过来紧握着我的手,正容道:“我以大祭司的身分,代表净土每一个人和他们的子孙,与我们最敌爱的大剑师进行触手澧,并请大剑师给我们指示净土未来的道路。”

我微笑道:“说到治国安邦,你们比我高明得多,我唯一的要求,就是希望净土人能善待黑叉人留下在净土的子孙。”

大祭司肯定地道:“大剑师放心,净土人已从大剑师处学晓宽恕敌人之道,仇恨会愈缠愈深,只有爱才能带来和平。”说完后,松开我的手,转身向众将道:“你们都听到了大剑师的指示和我的回应吗?”

众将轰然应诺。

远在两岸旁的欢送人群当然不知我们的对答,但也不甘后人地呼叫起来。

海潮般的声浪,确使人情绪激荡。

我看往蓝天白云,一阵感触!

净土从苦难里被解放出来了,但这种和平只是一个短暂的表相,只要一天巫帝仍存在着,轨没有真正的和平。

站在左侧的龙腾皴眉道:“黑叉人虽被赶走了,但事情还未完结,大剑师怎可不说清楚净土人以后应该怎么做呢?”

红石接口道:“勿忘了你是我们的圣剑骑士,你的话能为我们带来好运。”

妮雅在我身后悠悠道:“何况大剑师你老人家还有预知未来的能力呢!”

我差点要提起后脚给妮雅一记,不过想起她小肚内我那宝贝女儿,当然不敢轻举妄动,苦笑一声道:“圣剑已断,我这骑士早被解雇了,说到预知未来,我比不上我的知己老前辈天眼……”

红晴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的大喝一声,打断了我的话,以从未有过的认真神情道:“若大剑师还不明白我们净土人的心意,大剑师请亲口说出以后再不把我红晴当是朋友。”

我心中一阵感动,佯作责怪地瞪了他一眼后,眼光缓缓扫过众人,当来到雁菲菲的俏脸时,微微一笑道:“菲菲!版诉我,你们能否在重建净土的同时,扩军备战呢?”

雁菲菲俏脸别地粉红起来,但语气却非常坚定地道:“只要是大剑师说的话,净土人便能办到。”

对我来说,没有此女性的娇羞美态更赏心悦目的东西了。

我眼光移回大祭司处,喝道:“好!就是这句话,当我再回来时。便是远征巫国的时刻!”

众人静了一静,才爆出震天的欢叫声。

霎时闲,远近的人齐声欢呼起来,整个聚仙湖激荡着使人热血沸腾的情绪。

这时不耐烦的大黑由采柔身边钻到我脚下来,我一声长笑。抱起大黑,往登船处走过去。

大祭司等慌忙跟在两旁。

我心中不断翻腾着离愁别绪!当我的船开出后,他们便会各自回到被指定分派的地方,展开重建的工作!安抚饱受伤害的人、恢复地方的生产力、从废墟里建出更美丽的城市、让鲜花铺满净土的草原、让动物再不用为求生而逃命。

而我则会返回帝国,面对扑朔迷离的将来,正等待着我的命运。

我能改变它吗?

在大祭司等十多艘舶的簇拥欢送下,由翼奇等操控,易名为“圣剑号”和“飞书号”约两艘帝国舰,载着大黑、飞雪、众女、雁菲菲和我,到了小仙河与聚仙湖的交框处。

龙歌红晴等都希望能像采柔等直迭我至临海的望梅城,都给我严词拒绝了。他们贲责的时间应用在净土的重建上,而不是陪我喝酒惜别。

我们站在“圣剑号”的船尾,向着逐渐缩小的迭行船队挥手,直至转了一个河弯后,再看不到他们,才停了下来。

红月两眼通红,过来把我死命搂紧,无声地悲泣起来。

一时惹得其他各女无不泫然饮泣,只有雁菲菲神色如常,指挥着手下加入协助我帝国亲兵的工作。

我拍着红月的香眉道:“傻孩子!还有整整十天才到望梅城,你这么快便哭了吗?”

岂知这慰语毫不灵光,红月竟哭出声来,泪如雨下。

龙怡忍不住亦悲咽一声,投进采柔怀里,哭得出红月更厉害。

大黑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好奇地看着我怀中的红月,又看看变了泪人儿的龙怡。

我手足无措时,妮雅走了过来,把嘴巴凑到红月耳旁,低声开解。

我叹了一口气,拦腰抱起红月,走到放在船尾虚的大剑师座,生了上去,让红月蜷伏怀里,道:“若你们不想由这里直站到望海域,请坐下吧!”

众女纷纷在两旁为她们预设的椅子坐下,龙怡离开了采柔的怀抱,垂着头坐在她身

我环目一顾,独不见了雁菲雁,也看不到凌思。

妮雅瞪了我一眼道:“找谁?”她这是明知故间。

我知她并非嫉忌,而只是在耍弄我,淡淡道:“妮雅你过来,让我和我的贫贝女儿亲挚地说几句话儿。”

妮雅霞烧玉颊,嗔道:“我不过来!”

在我怀内刚才仍是悲苦万分的红月“嗤!”一声笑了出来,离开我的大腿,走到妮雅身旁,推着她向我走来,还向妮雅劝道:“听听他和乖囡囡说什么也好呀!”

妮雅半推半就地来到我椅前,含嗔道:“你真有话和她说才好,你若欺她未出世而驰她,我可不放过你。”

怀了我的孩子后,妮雅的性情起了微妙的变化,情绪起伏不定,却也更专注、更深情。想起十多天后便要和她们分离一段以年计的悠久岁月,踏上茫不可测的征途,心中那股使人阵阵痛楚的啮噬,正随着光阴的消逝,不断增强。

我要珍惜每一刻的光阴,好好爱情她们,让她们享受到最甜美的滋味。

忽然间,我又想起了这时不在场的凌恩和雁菲菲。

自我向大祭司提出指定出雁菲菲护送我到望海域,我和它的恋情立时变得天下皆知,雁菲菲害羞起来,在众人的眼光前时,尽力和我保持一段距离,想想也教人既心动又好笑。女人!唉!女人!

凌思则是另一个问题,她始终只视自己是一个下人,这心态不难了解,妮雅红片等对她来说是高不可攀的社会阶层,谦之这些年来又一直干着婢仆的工作,只有让她当回婢仆,她才感到习惯自然。

勉强大概是没有什么幸福的,好!我便让她当回婢女,但却是我的婢女,最亲近的婢女,最受宠的婢女。

红月的声音道:“喂!你这么出神地想什么?是否又见到将来?快告诉红月!”

我一震下使开了“小差”的思绪迅速回来归队,将耳朵贴到妮雅微隆的小肮上。

微风由河面吹来,清爽怡人,两岸的景色在船旁不住变化,美不胜收。

这是只有神才能创出的土地!

年加啊!我终于将春天带来了给被苦难长期冰封了的净土。

秋阳温柔地搂摸着每一个人。

而我的耳朵却一点不拦地收听着怀了我孩子的女人体内每一滴声音。

那是无限醉人的感觉。

妮雅的双手插进我的头发里,用力搓揉着我的脑壳。采柔、龙怡利大黑也围在椅旁,好奇地看着我究竟在进行什么勾当。

我长长吁了一口气,眼光掠过众女,最后落在妮雅情款深深的双眸处,微笑道:“我听到了我们幸福的将来。”

黄昏时分,我们将船泊往岸旁,准备度夜的安排。

趁采柔等和我荒唐一番后各都留在房内小睡的时刻,我大方地遨请雁菲菲陪我到岸上散步。

这美丽的女将军含羞答应。

到了离船舰足有半哩外的下游,她仍只是垂着头、红着脸、一声不响地陪我走着。

我看着在路左悠悠流着的小仙河水,也感到没有说话的必要。想到这里,同旁轻移,用眉膀往她的香肩轻轻撞了一下。

她下垂的目光微扬起来,横了我一眼,那种嗔喜难分的墙媚样儿,我可以起誓以前从未想过能在这英气尤胜男儿的女将脸上找到的。

我停了下来,微笑道:“不要走太远了!须防人黑走起路来不方便。”环目四颗,看到岸旁有块隆起的巨石,道:“让我们到那石上坐坐,看看小仙河的夕阳,是否比得上天庙伟大的夕阳美景?”

说到这里,一只丰润温暖的玉手,迭到了我右手里。

我心中一热,往她望去。

雁菲菲仰起泪珠挂颊的俏脸,颤声道:“大剑师!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1章 温柔乡内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剑师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