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剑师传奇》

第03章 怒海惊魂

作者:黄易

我还是第一次到大海来,无边无际的汪洋,就像广阔的大草原,又或黄沙滚滚的沙漠,都是那样使人肃然生敌。

在海上过了风平浪静的两天,情绪稍为平复后,我召了翼奇到我的宝座旁,问道:“我们现在那里?”

翼奇道:“是净土的北岸,直到现在我们的航线仍是沿着海岸走,这样路程虽远一点,但遇到风暴时可以立时躲到岸旁去口”顿了一顿又道:“但离开了净土北端后,会有十多日远离陆地,那就是航海图所说的海沟了,全程以那段路最危险,过了海沟便抵达帝国西岸的日出城了。”

我想不到这么快便可以回去,喜道:“坐船确是比走路快多了,真好!”

翼奇道:“出海后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大剑师的欢容。”

我尴尬地自嘲道:“我所以开心,只因为若要回净土去也是同样快吧!”

翼奇感同身受地道:“我完全明白大剑师的心情,或者你还未知道,属下也爱上了两位净土美人。她们真是令人难以抗拒的。”

我失笑道:“原来如此!”

同病相怜下,我和翼奇更是投机,谈了一会后,翼奇邀我到船舱顶的看台上去,欣赏大海日落的美景。

对着动人的大自然,当时我只在想!假设采柔大黑等在我身边,那就好了。

大海的夜空足可与任何一处的星空媲美而不逊色分毫。

那夜我想起了无数的人和事。

最后只想着华西和魔女百合。

离开了魔女国到现在差不多一年。那是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的一段时间。但若对人事的变迁来说,什么事也可以发生了。

我有种不神的预感,一些可怕的灾祸,已降临到魔女国了。

天连海,海连天。

净土的海岸很快降到右后方海平之下,四周尽是汹涌的波涛。

两艘船舰无助地随着波浪起伏颠簸着,使最强壮的人也感到不舒服。

只有飞雪丝毫不受影响,仍是那么安详和闲适。

闲着无事,我多了个习惯,就是凝神静气,试图去控制体内那传自魔女刃的奇异能量。

不过气人得紧,愈想去把握它,它使愈不听话,弄得我无法可施。

但每次努力后,我的精神力量都稍有轻微的改善,那是种很难言喻的感觉,这使我感到前途一片光明,能不断进步确是使人振奋的事。

某天的午后时分,我躺在宝座上凝神静气,飞雪则站在船尾处,像人般望着辽阔无边的大海。

我大为好奇,心中想道!飞雪!你在看什么?

飞雪转过头来,看了我一眼,轻嘶一声,前蹄提起踏下,才转回头去。

我惊讶至心肌差点麻痹起来,心中狂叫道!难道飞雪竟听到我心里的召唤?

将杂念排出脑外,我以全心全灵的力量在心中向飞雪呼唤道!飞雪!饼来!

最奇妙的事发生了!

飞雪毫不犹豫转身走来,当我搂着它雪白的长颈时,差点激动得掉下热泪。

因为我知道自己正逐渐成为一个拥有异力的超级人类。

按着的十多天,我情绪高涨,有一晚风浪特别急,我忍不住跑往上台的驾驶室。

翼奇正强睁着眼皮,指挥着手下操舟前进。

曙光出现在东面的海平上,但整个天空仍是黑压压的,点缀着的只有数点微弱的星光。

我道:“天气看来不大好!”

翼奇脸色很难看,沉声道:“我怕会撞上大风暴,你看海浪比先几天急了很多。唉!还有一天多点便可抵达帝国,想不到竟遇上这种事!”

我奇道:“难道海浪的速度比风暴还要快吗?”

翼奇道:“一般情况下,风暴会比海浪走得快很多,但若真是可怕的大风暴,含在海上不住盘旋,有时甚至会停下不动的,那时波浪就会比风暴走得快上很多了。”

这时我才明白翼奇为何如此担心,问道:“我们可否改变航线,避开这风暴?”

翼奇叹道:“这种风暴渔民唤作“鬼涡漩”。在海上飘忽无定,要避开它也不知如何能办到,所以渔民对它真是谈虎色变。”

我心中一动,道:“或者我有办法也说不定!”

我走出舱外,站在甲板上,狂风迎睑刮来,却没有下雨。

在渐明的天色里,我闭上眼睛,在这危难临头的当儿,我的精神迅速凝聚起来,然后往茫茫的汪洋探伸出去。

忽然里,整个思域的空间扩阔开来,大海似被拥进怀里。

强大可怕的力量在大海的西北方盘旋肆虐,带起了滔天的巨浪。

我一震醒来,指着风暴的方向道:“鬼涡漩在那里!”

翼奇对我的超灵觉早深信不移,连忙下令改变船向,往西南方驶去。

那天早上,我一直留在翼奇身旁,指示着船行的方向,纵使如此,到了午后,仍避不开鬼涡漩边缘区的风暴。

开始时风从东南方吹来,越刮愈大,风帆都涨满了。

翼奇不住下令,改变航线,使风只从船尾吹来,若让风出商舷吹来,可能整艘船也会给掀翻在怒涛上。

这是最艰辛的鏖战。

连不用值班的人也爬起床来,和狂风搏斗,把所有帆都降下了大半。

船向不住调整着。

但噩梦才是刚开始。

暴雨狂风终于来临。

波浪滔天和狂暴的风雨里,我们已分不清风究竟由那里吹过来,甚至连方向也迷失了。翼奇见情势危急,下令所有人都要在腰间系上绳子,以免给风浪卷走。

我变成了唯一的导航者,指示着最近的安全区。

另一艘船上的方原,指挥着下属紧紧追着我们。

在这与世隔绝的怒海里,前途祸福已再不是由人所控制,而是全赖船舰在波涛里的性能。

看台上的人叫道:“看!”

我们骇然转头,只见比先前遇到任何波浪还大上数倍的巨浪,猛兽般由后方扑上来。

一呆下,整艘船给迭上半天。但当白沫飞溅的浪蜂,降下至波谷时,船就像潜进水里,然后整个甲板上仝是水。

海水奇迹地出甲板上退去,船上的人东倒西歪。

“小心!”

驾驶舱内众人骇然望夫,一枝船桅受不住风力,连着帆倾折下来,打在左舷处,再滑进怒涛里,船身侧斜,这时另一个巨浪又至。

耳里除了大浪带来振耳慾声的嘶叫喧紧外,其他什么声音也听不到。

天空堆满乌云,海平被滚滚白浪弄得一片模糊。

这么可怕的经历,我还是第一次遇上。

当船身奇迹地回复平衡时,小山般的浪扑头盖脸地浇在我们身上,把每一个人掀翻在地,甩往一旁,连驾驶舱也灌满了水。

浪头一个接一个不停袭来,两艘船玩具般被抛弄着,忽快忽慢,我们虽是力尽筋疲,仍硬撑着与风浪奋战。

就在这时,一声马嘶传来。

我们大吃一惊,往声音传来处望夫,只见汹涌波涛里,飞雪在那里挣扎着。

它不是留在后舱吗?怎会掉到海中。

一个巨浪掀来,霎时间什么也看不见,浪过后飞雪给浪卷得更远了。我一拍翼奇眉头,喝道:“到日出城等我,我不会死的!”不理它的劝阻,扑出驾驶舱外,跳往下层的甲板,由左舷投往怒海里。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剑师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