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剑师传奇》

第04章 再回帝境

作者:黄易

能量不住由我体内传进飞雪去,支持着它在海上用力划游着。

风浪平静了下来,陆地在远处横直着,以事实告诉我希望就在眼前。

回想起过去两日两夜在海上的挣扎,现在仍是犹有余悸。

几乎在我投进巨浪中的一刻,立时与翼奇等失去了连紧,不要说看不到飞雪,连翼奇约两艘船舰也看不到丝毫影踪,看到的只是铺天盖它的巨浪。

但我却有把握找到飞雪,因为我可以感觉到它的位置。

巨浪不住将我抛起和放下,每当来到浪与浪问的波谷底时,我便拚命潜进水里,往飞雪游去。

奇异的能量支持着我,直至我找到飞雪。

一见到找她便安静下来,我死命搂着地的长颈,成功地将异能输进它身体里。

我们放弃了无谓的挣扎,任由波浪带着我们往海岸载浮载沉而去。

但再没有任何力量可以把我和飞雪分开来。

现在陆地终于在望。

当我们在一个偏僻无人的沙滩登岸时,人畜均再支持不住,伏在滩上只懂喘气。

极度劳累下,我沉沉睡去。

睡去前,我感到体内的异能差点消耗殆尽恐怕要待上一段时间,才能复原过来。至此我对这种来自魔女刃的奇异力量,又多了深一层的认识——就是它也有衰竭的时刻,就像人的体能那样,只不过它比一般人的力量大得多吧了!

我做了个梦。

梦中带着华西、魔女和公主,似乎还有丽清郡主,重回净土。船怏泊岸时,我看到采柔等在码头上哭着欢迎我。妮雅手上还抱着我的女儿。

飞云的嘶叫把我惊醒过来,迷糊中我坐起身,只见黑夜里的沙拥旁的草野全是火把,有几个人正在追赶飞雪,想把它擒下,还有十多人持着矛斧等各颗武器,往我气势汹涌地奔过来,看来也不似是欢迎我。

我心中暗笑!谁可逮得着飞雪。

心中送出一道讯息。

飞雪一声长嘶,踢翻了几个人,后发先至,瞬眼间越过了正往我奔来的十多个乡民模样的人,来到我身旁。

我一声长笑,飞身上马,策着爱骑,沿着沙滩驰走,把那些充满敌意的人全抛在后

飞雪不待我吩咐,放蹄疾奔,似要将在海里挣扎求生的闷气全发泄出来那样。

经过了两天两夜的共危难后,我和飞雪的关系又更深进了一层,那是一种很妙人畜间的沟通感觉,但又是非常实在。

逢林过林,通山攀山,也不知奔了多久,天明时,我们来到一座高山之巅,俯视着晨光照射下大地的远近美景。

大海落在后方远处,沿着海岸分布着十多个小村落,海弯处隐见海民的渔舟,刚才来捕捉我们的怕也是这些海民。

不由奇怪起来,这些海民一向与世无争,对外人亦非常友善,为何会对我如些充满敌意,是什么使他们如此惊怒?

不过这时我已无暇去想他们的问题,有什么比立即飞马赶到魔女国去,更能吸引我的关注。

我俯瞰着山下远近的河谷美景,盘算着自己的位置。

据翼奇所说,离开了净土后往西航将可抵达日出城,但因遇上风暴,航线偏住了西北方,所以找登岸处,很可能是比较接近望月城叉成魔女国的地点。

想到这里,心中一动,目光落在前方的地一条大阿,心脏忐忑跃动着,这样的大何在帝国境内并没有多少条,难道竟是分隔着帝国和魔女国,被两国分称为“望月河”和“魔女河”的那条长阿?

想不到这么快便来到这里,心中一热,策着飞雪,奔往山下,望着魔女河狂驰而去。

飞雪将它的速度发挥到极致,黄昏时分,终于来到河水奔腾的魔女河旁。

到了此刻,我已毫不怀疑这是帝国人称之为“望月河”,面广女国人焕之为“魔女河”的著名河流,因为我看到了上游处望月城照亮了半边天的辉煌灯火。

“锵!”

索钓挂在日出城西墙上边缘处,我迅速往上爬去,不一会到了城墙上,觑准了一个机会,避过了守城的巡逻,由另一边落下去,到丁城内。

经过了一年多后,我终于又踏足在这充满了既甜蜜又痛苦记亿的伟大城市内。

马原、华西、神力王、魔女、丽清郡土等人的脸容一一闪过心头。

我站在城墙的阴影里,感慨万千!

沿着城墙可供十马垃驰的绕城大道,隐有步伐整齐的蹄声传来,我往左方望去,千多簇火光正往着我这里奔来,知道是巡城的骑卫,忙收摄心神,内心立时感到被留在城外飞雪那晶莹洁净的心灵,也知道它的状况和位置,这奇妙的超灵觉使我有好一阵的迷失,若不是愈迫愈近的蹄声,我还舍不得离开这美妙的精神联紧,窜进对面的房舍里。

半小时后,我离开了城西的住宅区,来到城心灯火照耀如白昼的大道上。

这处也是这不夜城最难使我忘记的地方,所有事情都发生在那方圆的一带……比武馆、露天市场、玩杂耍的广场、女奴买卖市场。

街上热闹的情况尤胜从前。

我挤进人堆里,随着人潮漫无目的地走着。

那种感觉神妙之至。

自离开魔女国往净土后,每走一步都几乎有个目的地,只有现在我才再尝到任意所之的滋味。

不知不觉间,我来到那贩卖女奴的大帐棚前,数也数不清有多少的男女,正争先恐后挤进里面去。

魔女是否仍躲在帐后处?

一群人由背后涌来,我身不由己地顺着前进,不一会竟发觉来到了挤着近千人的帐内。

灯火通明下,帐前的高台上土着个赤着上身,只在腰间围了一小片布的美丽少女,旁边站的是一名脸目猥琐的瘦弱男子,正绘影绘声,极尽□亵地述说着这可怜少女的种种诱人“优点”。

台下无论男女都情绪高张,不时怪叫婬笑,状若疯狂,显露了人性极端丑恶的一面。

一些人更死命挤往较近高台的地方,以求看得更清楚。

我几乎是站在离高台最远的地方,这当然难不倒我,凝神一看.立时清楚地看到台上那待沽的半躶少女的容颜。

为何像有点眼熟?

蓦地记起这不是魔女百合其中一名近身女婢吗?她也侍候了我一段时间,名字叫作美姬。

想到这里,手足冰冷起来。

难道魔女城已给丽清攻破了。

一团怒火熊熊由心中烧起。

这时刚开始叫价,各人都屏息静气,以免听不到最新的报价。

价钱不住跳升,显示美姬很受欢迎。

一股无法压止的伤痛狂涌而起,我狂喝道:“闭嘴!”

我也想不到自己可以发出这么惊雷般的一声狂吼,竟能把所有声音全压下去。

帐内霎时间静至极点。

没有人能不因这声惊天震地的断喝而动容。

我身旁的人均退了开去,使全场所有人都知道这声音由我发出来。

我大步往台前走去,那些人为我气势所慑,自动让出通路。

那女奴贩子向我嚷道:“你是谁!”

我眼中神光暴闪,看了他一眼。

女奴贩于呆了一呆,再说不出话来。

我到了台前,望向不能置信地看着我的美姬道:“告诉我!魔女城是否被攻陷了?”

美姬凄然点头,失声痛哭。

在千百对目光注射下,我跳上台去,搂着美姬,柔声道:“相信我!你的苦难已过去了。”

这时那女奴贩子才如梦初醒,跳起来道:“是魔女国的残余份子,快拿着他!”

台后十多名手持刀剑的壮汉涌了出来,如狼似虎地往我扑来。

台下群众回复生气,不住斑呼为他们打气,就像将比武馆的现场气氛重现此处。

我冷笑一声,魔女刃离背而出,“锵锵锵”!在瞬眼间劈出十多剑,脚步未移下,千多名大汉刀折人伤.跄踉跌退。

所有人忽地鸦雀无声。

我脱下外袍,盖在美姬身上,搂着她跳往台下。

众人纷纷让路。

我搂着美姬,昂然离开,到了出帐蓬处,我转身向着帐内所有人道:“我就是大剑师兰特,告诉丽清,我又回来了!”

众人呆瞪着我,连呼吸也暂时停止了。

我踏出帐外时,帐内轰然响起震天的欢呼和吵闹声。

以百计的人狂呼道:“大剑师回来了!大剑师回来了!”

我估计得不错,在帝国已没有人比我兰特更具威望。

丽清!

我会分毫不让地要你偿还魔女国每一滴的血债。

美姬搂着我只是哭.像要把所有积郁在心里的悲苦怨愤与屈辱发泄出来。

我和她躲在一所房子的楼顶处,街上的形势亦在急剧地变化着。

我回来的消息瘟疫般在城内扩散。

丽清的将领从城外调进来了大批军队,将闲人驱赶回屋内,一队一队帝国军策马在街上驰过,气氛紧张至极点。

一待军队扼守了所有要道和战略位置后,他们便会逐屋逐才地来搜索我。

美姬哭泣渐止。

我怜爱地托起她巧俏的下颔,柔声道:“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美姬的眼泪又源源流下,悲声道:“在围城三个月后,丽清女皇的大军攻破了城,男的都被屠杀,女的被强姦和俘虏……我……”悲从中来,泣不成声。

我心焦如焚追问道:“华茜他们怎样了?”

美姬勉强收止悲泣,道:“华贵妃受了重伤,马原军师和白丹大将等拚死让着我们逃走,但山城后遇到伏兵,我们给冲散了,我们……我被他们……”

我将她搂紧怀内,低声劝慰,心中燃起一丝渺茫的希望,华西或者尚在人间。

我探头望往街上,刚好一队黑头盔处有着一个黄色方格的黑盔战士驰过,正是丽清辖下七色车内的黄军,我还记得他们的年轻统领叫英耀,是个相当精明厉害的人,看来正是留守此城的统领,我对此人的印像相当不错。

丽清应仍身在魔女城内,只不知她有没有发现魔女长眠其中的地下宫殿?

想到这里再忍耐不下去,柔声对美姬道:“你留在这里,我取得望月城后,便会回来找你。”

我凭索钩落到街上,将波动的心境按下,回复平明如镜的精神状态。

思感的领域立时扩阔至无限,不但清楚感到远近的活动,甚至还和城外的飞雪生出感应。

先知先觉下,我轻易避开了设在道路交叉虚的哨站,又躲过了十多队巡还的骑士,来到由横街通往主宫的大街上。

一到这里我不再掩藏,昂然往郡主宫进发。

号角声不住响起。

盔上印着黄色方格的黑盔武士潮水般由四方八面涌至,塞满了整条望月大道。

我像对他们视若不见地继续大步前进,每一步也坚定有力。

奇怪得很,这些如狼似虚的黑盔武士看来虽气势汹汹,像要把我碎尸万段的样子,但事实上却只是虚张声势,当我往前走时,他们还自动让出路来,使我通行无阻。

夜风吹来望月湖的气味,那士宫已在望。

一声断喝来自前方,大叫道:“你们这群蠢材,还不拿下他!”

四周的战士受迫下涌了过来。

我大喝道:“谁敢来送死!”

众战士又吓得退了开去。

对他们来说,能击败大元首的人,已不是人而是神,何况我还是深受爱戴的大将军兰陵的儿子。

每一个人都在期待着我回来,黑盔战士们也不例外。

这时整倏望月大道至少挤了数千名黑盔武士,但除了兵刃的震响,盔甲磨擦和皮靴马蹄踏在地上的声音外,所有人都默不作声,连喝叫也欠奉,造成一种沉凝之极梦魔般的气氛。

前面喝叫声处闪出一名将领和十多名特别粗壮的武士。

我心中冷笑!终于有不怕死的人来了。

那将领冷喝道:“上!”

他身旁的勇士蜂拥而来,手中的重矛长枪向我招呼过来。

我暴喝一声,魔女刃离鞘而出,脚步移前不徐不疾地抢入他们中间,魔女刃寒光突盛下,千多人兵器纷纷断折,我的左右两脚闪电踢出,中脚者都像纸人般离地抛飞。

刹眼间我已和那将领脸脸相对。

那将领露出骇然之色,手中长剑慌乱下拚死劈来。

我倏地加速前冲,以一寸之差避过对方长剑,和他擦身而过时,一肘重击在他胁下处。

骨折声立时响起。

那将领痛得冷汗直冒,跪倒地上。

连我也预料不到地,四周的黑盔武士爆起震天的喝采声,不知谁先叫“大剑师万岁!”,按着所有人都叫了起来,“大剑师万岁”的欢呼声,响彻望月大道上的夜空。

跟着整个城沸腾起来,居民争着从屋内涌出来,加进向我欢呼的队伍里。

我有过净土的经历后,对群众心理已非常熟悉,大喝道:“静下来!”

四周的武士立即停止了不住举起兵器致敬的手,按着静寂蔓延往四面八方,只余下赶来此地的人的急奔声。

我大喝道:“我兰特回来了,由今天开始,我就是你们的领袖,我给你们的不是战争和死亡,而是和平和法纪,你们愿意效忠我吗?”

众武士和平民轰然应诺,迅又静下来,看看我还有什么话说。

我叫道:“你们留在这里。待我回来!”大步迈前。

在以千计的武士簇拥下,我昂然踏上跨湖大桥,往郡主宫进发。

沿途的武士都不住欢呼高叫万岁,令人热血沸腾。

但我却没有任何欣喜之情,想到的只是华西等人的生死。

到了大桥中段处,一群没有武器的将领迎了土来,带头的正是年青的黄色统领英耀大将。

到了我身前十步许处,英耀等全体将领跪伏地上迎接我。

四周的武士也纷纷跪下,只剩下我一人卓文桥心。

我毫不惊异能兵不血刃地夺得望月城,因为翼奇已给了我清晰的讯息,整个帝国的人都期望着我回来。

现在我终于回来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剑师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