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剑师传奇》

第07章 惊悉阴谋

作者:黄易

到我睁开眼时,看到的是营帐的顶部。阳光从帐篷的缝隙处透进来,充盈着宁静与和平。我心中一动,叫道:“华茜!”

一位身型修长的女子,婀娜揭帐而入,正是华茜。我惊喜地坐起身来,一向冷漠无情的女剑士,放弃了所有矜持,投进我怀里,喜叫道:“我们成功了,这里是魔女国的国境。”

我用手托起她的下巴,怜惜地审视她的俏脸,心中充满幸福的感觉,一夜的患难,使我们间的距离彻底消除。她羞涩地垂下目光。我道:“你既然一早识破我的身份,为何还要维护我?”

华茜粉脸一红,轻声道:“我也不知道,不过自从第一次遇上你后。那几天便不时想着你,所以尽避你扮成了神力王,我仍能一眼把你认出来。”

就在此时,帐外传来一声干咳。华茜离开我的怀抱。进来的是马原,笑嘻嘻的表情一如往昔。

我淡淡道:“我应该如何称呼你?”马原嘻嘻一笑道:“魔女国的人都唤我作‘肥谋士’,乃魔女国内首席谋臣,今次借助你的力量盗出智慧典,便是不才献上的计策。”他的语气虽然充满沾沾自喜的神态,但眼神却有掩不住的担忧,使人感到他只是强作欢颜。这许多年帝国和魔女国虽然一直处于交战状态,并且斗个旗鼓相当,可是号称无敌的大元首始终未曾亲自出征,刻下大军压境,和以前的胶着状态自不可同日而语。

我道:“魔女在哪里?”马原一愕道:“你猜到了?”我长笑道:“假若我仍不知道百合花就是魔女,那还能在这乱世里争强斗胜。”

马原道:“说得也是,最初时我根据得来的资料,将你估计低了,直至连巫师也死在你手里,我们才真的对你另眼相看,但如今看来,我们从来把握到你的真正实力。”我心中暗叹一声,经过了多少挫败和屈辱,才成长到今天的我。马原道:“魔女殿下在等你。”我心中流过一阵兴奋和渴望,站了起来,华茜也随我而起。

马原婉转地道:“华茜小姐,可否留在这里一会,兰公子很快便能回来。”

华茜一生都长在看郡主脸色行事的环境,那能不知如何顺应人意,微微一笑,温顺地坐下,一对眼睛仍是盯在我身上。我随着马原步出帐外,原来这是小山丘的高处,扎了百多个营帐,穿着白色盔甲的武土各执兵器,部署在战略性的位置,俯视着一直延展至远方大河的平坦荒原。

我们来到最大最华丽的主帐前,马原示意我独自进去。我揭帐而入,映人眼帘的是魔女百合花优美背影,如云的金黄色秀发,轻纱般流泻下来,轻柔地落在肩背上。她背着我坐在一张小几前,身旁放的是五厚册的智慧典手抄本,余下一册在小几上翻了开来,在阅读中。我在她身后铺满兽皮的地上坐下来。

她忽地娇躯一摇,似慾晕倒。我吓了一跳,扑上前去,顾不得她尊贵的身份,双手紧抓着她的香肩。

她仰起头来望我。我终于得睹她的芳容。一时间呆了起来。公主、西琪、黑寡妇、丽清郡主、华茜,全是一等一的美女,但比起她来,只像皓月旁的星星。

那是不属于人间的美丽,只能存在于最深最甜的梦里,出现在繁星满天的壮丽夜空,又或像在最深海底里最大最明亮的宝石。无可挑剔的轮廓,像大自然般起伏着,晶莹得发亮的腻嫩肌肤,比最精巧的缎锦还要幼滑一千倍一万倍。忽然间,我感受到祈北初见她时的震撼。我忘记了为何要扑去来扶着她。看见我的模样,她噗嗤一声笑了起来,比一万朵盛开的百合花更动人心魄。

她轻摇螓首,示意我放开一对手。我忽地产生自惭形秽的念头,默默退坐原地。但是在我心中,还是填满她的姿容和身体发出的幽香。魔女转过身来,正对着我,柔声道:“你取到了智慧典,所以见到了我。自祈北以来,你还是第一个看见我容颜的人。”

我凝视着她惊心动魄的容颜,叹道:“这是不可能在人世间出现的美丽。魔女微笑道:“事实常比任何人所能想像的更离奇,只不过人只拣选他能明白的去相信,而忽视了神秘的本质。”这几句说话大有深意,就像生命本身是最神秘莫测,但我们着眼的只是生与死之间的过程,其他的便漠然不理,但除此外我们还能做什么?

我心中升起一个疑团,大感不吐不快。于是问道:“我刚才进来时,见你摇晃了一下,像要晕倒的样子,你不是生病了吧?”

魔女沉呛半晌,淡淡道:“不!我从来不会生病的,可能是我太用神阅读智慧典上的东西,所以才有这现象吧?”我心中顿时大感不妥,但又不知问题出在何处,顺口问道:“这智慧典原属于你,究竟你得自何处?”

魔女叹了一口气,活像装着一千万个甜梦的美眸,射出沉醉和流连于某一遥远过去的追忆,一时伤感,一时缅怀。我不敢打扰或打断她的思路,她的美丽造成一种超越凡世的尊贵,使人生出对神般的敬畏。她深深望了我一服,低声道:“这六册智慧典只是一个庞大书海里微不足道的小部分,假若能全部得到,已迷失在时间里的智慧将重现大地,但我也不知道那是好还是坏?”我呆了一呆,对她说的话似懂非懂。她幽幽地再叹一口气!“大元首便是籍着智慧典内传下的知识,建立了最丑恶和卑劣的独裁统治,令到千万人受着无穷无尽的苦楚,我对生命已感到非常厌倦,但一天不铲除这个魔鬼,一天也不甘心离开这世界。”

我道:“你的想法根奇怪,厌倦世界,应该是活在水深火热,受尽压逼的人才会想到取得的专利,但是你现今要风得风,耍雨得雨,为何有这奇怪的想法?”

魔女叹了一口气道:“终有一天你会明白,在你身上我看到了兰陵和祈北的优点,却看不到他们的缺点,假设我有什么不测,你将是唯一对付大元首的人物。

我摇头叹了一声,道:“单凭一个人的力量,又能起到什么作用?”

魔女道:“只要你能够得到废墟的地图,便可以掌握击败大元首的力量。”

我喟然叹道:“那有什么用,凭那样一张地形图可能穷我一生之力,也找不到那地方。何况是否真有这神秘地方的存在,也是未知之数。”

魔女微笑道:“我可以保证那地方的存在,因为我和大元首都是从那地方来的。”

她说这两句话时,语调平静,但却像轰雷般击进我的脑际。

我瞪大眼睛盯着她。她背转身子,伸出纤美无瑕的玉手,在智慧典上摩挲着,柔声道:“可惜我已失去了对那地方的记忆,否则这世界将没有帝国,也没有魔女国。”

我喘着气道:“为什么这样?”魔女道:“假设你能到那里去,一切自会明白,请你不要再问下去。”

她秀眉轻蹩,使我感到强行追问,将招致她的轻视。我一阵冲动道:“假设我将地图告诉你,是否可勾起你的回忆?”

魔女道:“我不知道,但你可以试试看。”我应声道:“请给我笔和纸。”

魔女道:“不!”我愕然道:“你不想知道废墟的所在吗?”魔女胸口急剧地起伏,一反她一贯冷静从容的神态,好半晌才回复平常,轻声道:“对不起,我失仪了,想到可以重回废墟,我既兴奋又担心,担心的是那已变成历史的陈迹,会使我连唯一的希望也没有了。”

我皱眉道:“你说的话我一句也不明白,可不可以说得清楚点。”

魔女道:“你是永远不会明白的,除非你能抵达那地方。好了,将地图的内容形容给找听,却不要画出来。”

这次轮到我犹豫了一会,我是否真的能够毫无成心地相信她?

魔女耐心地等候,一点不耐烦也没有。忽地有人在帐外大声道:“军师马原求见。”魔女答应一声,将脸纱拉上,只露眼睛。马原揭帐而入,收起笑脸,比平时的模样,实有令人忍俊不禁的滑稽感觉。

我们同时望向他。马原正容道:“帝国的大军已开始渡河,看样子应是大元首亲自率领大军,来攻打我们。”

魔女蹙起眉头,沉吟不语,确是我见犹怜。我插口道:“你是否因为大元首亲自带军压境而来,所以大惑不解?”

我这一句说话,并非若表面的简单,而且是点出一向以来,大元首对弱小得多的魔女国甚有顾忌,所以从来不亲自领军出战,但自下一反前态,其中必定有重大原因。

魔女眼中闪过警惕的神色,显然对我的智慧和观察力大表惊懔。

但她很快又回复自然道:“不错!大元首一向不愿与我正面为敌,是因为我知道他最大的秘密,所以在心理上总想避开我,同时他也知道,以才智论,我实胜他一筹,今次他劳师远征,我将会教他全军覆没。”

我道:“帝国的兵力达数十万,魔女国的兵力最多也在七八万间,你真有取胜的把握?”魔女点点头,微微一笑,然后道:“魔女国这许多年来的抹马厉兵,等的就是这个时刻,你等着瞧吧。”

马原兴奋地道:“你还未见过魔女殿下在战场上指挥若定的气度?到时必教你口服心服!”

我倒相信了一半,否则魔女国国土早成了帝国武士脚下践踏的贱泥。

魔女吩咐道:“立即着手拔营起程回国,记着派人殿后,防止大元首以快骑来袭,住在这附近的所有人,均须退进魔女城,以免敌人得到人力和粮草的供应。”

命令像流水般传了下去,,帐外传来人移马动的声响,却没有丝毫混乱急骤,可见魔女国的军队训练有素,是可与帝国黑盔武土相埒的精锐。马原退了出去,安排一切。

我下定决心,昭忖假若连魔女也不信任,天下再无人可信,便将地图的内容描述出来。魔女留心听着,眼神不时激起动人的神采,尽避她一言不发,但却比干言万语,更能传达内心的情绪和感受。我说完后,定定地盯着她。魔女闭上眼睛,忽地全身一颤,张眼叫道:“我知道那是在什么地方了。”

我兴奋地问道:“能否告诉我!”魔女美丽的秀目紧盯着我,好像第一次认识我的样子,仔细端详。

我给她看得有点不舒服,也有点不高兴,压下心中的渴望,道:“假如你不想告诉我废墟地点,我可以立即带同华茜,远离魔女国,父亲说过,帝国和魔女国所处的大洲之外,还有其他大洲;大海之外,还有其他大海。”魔女全身轻颤,道:“不!你误会了,我并不是想独占这个秘密,而是想到其他的事情。”她蹩起眉头的模样没有男人不心软。

我以一步不让的进迫,令她方寸大乱的希望,不知怎地竟造成了心里莫名的快意,道:“你对说出废墟所在地的迟疑,令我感到非常失望,我对你的信任难道只换回这些吗?”魔女幽幽地叹了一声,站了起来,背转身,平静地道:“或者你是应该离开的,毕竟对付大元首是我的责任,是我所属于的那时代的责任,太久远了,就像一个梦。”

我勃然大怒,来不及嘴嚼她难明的说话,大踏步往帐外走去。魔女温柔的语音从背后响起,道:“兰特公子。”我停下脚步,心里希望她软语挽留。

魔女道:“明天太阳东出之前,我会送你一份离开魔女国的地图和必需的旅途用品,希望你能以超凡的智慧,在魔女国和帝国外建立一个和平理想的家园。

怒火直冲上脑。我揭帐而出,大步走回帐幕内。华茜吃惊地看着我绷紧的脸容,却善解人意地坐在一旁,并没有出言相询。我呆呆坐着。夕阳西下,黑夜降临大地,华茜点起了羊脂灯,淡红掩映的灯火下,满帐温柔。

我叫道:“华茜!”华茜似乎意识到某种事要发生,垂头应道:“是!”就像侍婢对主人的恭顺态度,一个被征服了的女人的反应。我需要一点刺激,来填补魔女对我造成的失落感。帐外魔女国的军士活动频繁,马嘶人叫,准备着明天的旅程,尤使人感到大战来临前战云密布的压力,毁灭的力量滚雪球般积聚。生命只是短暂的过客。望向华茜,她青春的身体,经多年剑术上的苦修,更显健美婀娜。

我道:“你过来!”华茜“嗯”的应了一声,动也不动,头垂得更低了,连耳根也红起来。心中一热,我挨了过去,贴着她丰满的后背坐下,两手伸前,紧搂着她火辣辣的小肮,那处一点多余的脂肪也没有。华茜“嘤咛”低吟,往后倒人我怀里,俏脸火红得像六月天的艳阳,闭上眼睛!斑耸的胸脯剧烈起伏,分外诱人。平时明亮迫人的凤目,这刻连轻柔的羊脂灯光也抵受不了,紧紧合了起来,只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7章 惊悉阴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剑师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