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剑师传奇》

第07章 夜狼之行

作者:黄易

三人两骑,乘夜出发,第三天的清晨,我们昂然进入夜狼峡。

华茜蜷伏在我怀内,默默地贴着我给她充满安全感宽阔温暖的胸膛。

巨灵神色凝重,一副随时会拔出剑来的戒备神态。

夜狼峡又长又深,两边高崖看上去一个人也没有,但我的灵觉却告知我上面隐伏了以百计的人。

巨灵也感应到敌人的存在,但见到我悠闲安逸的样子,不好意思表现出自己的紧张,只好和我并肩缓行。

到了长峡的中段,一声暴喝由上面传下来,有人以帝国话道:“来人停步!”我们往上看去,只见两边高崖涌出了无数人来,弯弓搭箭,对准我们。

实不用浪费利箭,只要把推在两旁的大石推几块下来,便足教我们应付不了。

战恨在前方崖壁一块突出的大石现身出来,厉喝道:“大剑师!你这是什么意思?竟带我们的敌人到来?”

巨灵怒喝一声,待要回骂,给我打手势制止了,向战恨微笑道:“老朋友,你好吗?”战恨脸容寒若冰雪,道:“大剑师知否自己陷身险境,只要我声令下,即管以你超卓的剑术,也不能幸免。”

我仰天长笑道:“你不要吓唬我,若我不把战恨当作好兄弟,绝不会这样闯进来。”

战恨暴喝声,指着巨灵道。“若你当我是你的好兄弟,给我立即杀了这闪灵人。”

我再次阻止了勃然色变的巨灵说话,和声道:“就因为我是你的好兄弟,才不可以杀他。”

战恨稍微平静下来,冷冷道“你这是威胁我吗?你以为我不知道闪灵谷聚集了来自魔女国和帝国的大军吗?只是不知道你也回来吧了!”我和这高傲自负的人不是第一次交手了,那还不知道对付他要软硬兼施,既要使他害怕,也要打动他的心,冷然道:“我为何要威胁我的好兄弟,若我兰特要使我的好兄弟不快乐,今次来的就不仅是我和闪灵人的首领巨灵兄弟了,何况我还带了我的女人来,让她向你问好。”

华西在我怀里柔声道:“战恨公子!你好!”战恨可能这世人还是首次被尊称“公子”,既有点大出意外,也明显地软化下来,叹道:“但我们夜狼人怎可让闪灵人进入我们神□的土地?”

看来带华茜来也是有用的一着,我乘机大喝道:“蠢材!”弓弦拉紧的声音在上方密集响起。

战恨色变道:“没有人可以这样叫我!”

我佯怒道:“因为我是你的好兄弟,所以可以这样骂你。战恨你给我好好想想,夜狼闪灵两族打打杀杀,谁能奈何得了谁?结果是你们都困在这里动弹不得,但血却永远白流着,仇恨不断燃烧下去,告诉我!这等蠢事何时才可以结束?”战恨呆了起来,脸色不住变化。

我知这是关键时刻,大喝道:“只要你点头,夜狼和闪灵两族便可从战争和仇恨解放出来,成为我兰特左右两条臂膀,争霸天下,当大地回复和平时,我会让你们选择和得到安居乐业的美丽土地,再不用缩在这洞穴里,每天也让父母恐惧他们的儿子会被杀死,妻子为丈夫出征而悲泣,明白吗?我的好兄弟!”

华茜在我怀里轻轻道:“想不到兰特除了骗女人的情话外,其他的也说得这么好。”

我为之气结,捏了她柔软的腰肢重重一记,才望向巨灵,得宠的女人爱耍弄她的男人,肯定是宇宙□久长存的真理。

巨灵显然也给我说中了心事,不住点头。这大家伙到这刻才真正将我的话听进耳内去,先前的合作模样只是敷衍。

战恨沉吟不语,这提议对他来说实在太突然了,太难以接受了,仇恨可以在一刻内建立,但亲爱却需长久的时光培养。

我放软声音道:“我的好兄弟,你信任我吗?”

战恨苦笑道:“若我不把你当做好兄弟,这里没有一枝箭会仍留在弓弦上。”

我大喝道:“那就像个男子汉般告诉我,你要的是战争还是和平?名扬天下还是缩处这里?”

战恨再沉吟片晌,向他的族人叫道:“我给你们发言的权利,告诉战恨应怎么办?”

布满峡上险要位置的夜狼战士鸦雀无声,但箭矢都垂了下来。

战恨一声长叹道:“他们不反对,自是代表了同意,大剑师你知否要夜狼人与闪灵人和解是多么困难的一件事,由此可见你慑人的魅力,自上次你一人力战我们五百人后,大剑师已成了我们崇拜的英雄。”

我开怀大笑,策马前行道:“果然是我的好兄弟,让我到你的老巢去睡上一觉吧,昨夜我顾着赶路,只睡了小片刻。”

战恨大笑道:“可惜大剑师自备私伙美人,否则我会教你尝尝夜狼女子的姣和辣。”

到了夜狼人峡内宽广的营地后,我并没有睡觉,因为战恨非常兴奋,立时在他的大帐内摆设盛宴招待我们。

比之闪灵谷,夜狼峡内又是另一番景象。

就像所有连年战争中的国家或民族,夜狼一族亦有着阴盛阳衰的问题,物以罕为贵下,回到家中的夜狼战士,受到的待遇连帝皇也不外如是。

战恨拉开帐门时,吓了我和华茜一跳,原来伏地欢迎他回来的夜狼美女,竟达三十人之众。

巨灵的脸色也有点不自然,因为在妻子数目的竞赛上,一下子将他比了下去。

她们的衣着比之闪灵女更性感暴露,除了在腰下胸前缠着薄薄的布料外,再无他物,肉光致致,动作时更是惊心动魄地教人害怕缠布随时会掉了下来,但又很想看看掉下来后的无限春光。

她们的目光非常大胆和有挑逗性,一点不因战恨在旁而有丝毫顾忌,想尽办法以种种身体的语言来吸引我。

帐内分宾主坐下后,族内的重要人物纷纷到来,对我显得尊敬有加,对巨灵则只是礼貌式的客气,毕竟他们曾长时间处于敌对的位置,很难一下子改变过来。

而对华茜,他们像是根本没有当她存在着,似乎她只是我的附属品,于此亦可见在夜狼族,女人是不受尊重的。我不禁想起战恨的妹子寒山美,那位身材高挑的美女,只不知她作了“沙漠之王”杜变的妻子没有?将来若我干掉了杜变,她岂非会怪我一生。

战恨的女人穿花蝴蝶般在帐内走来插去,递上鲜果和美食,不住斟满我们的酒杯。

不知是否我对她们很有吸引力,又或她们对我特别感到好奇,不断藉故走到我身旁,用她们丰满的肉体摩擦和触碰我,使我大感尴尬。

战恨微笑看着这一切,只有得意之色,而无半分不满的神态,看来在这里男女关系随便得很,若说净土女是浪漫,她们则是放任随便。

酒过三巡后,战恨示威地向巨灵道:“巨灵兄,你有多少位妻子?”

巨灵心知要糟,硬着头皮答道:“只有十二个。”

那即是说,采柔离开他后,这家伙又多纳了新宠,看来我也不用太担心他失去了采柔后会很痛苦。

战恨哈哈一笑道:“我共有三十八个,比巨灵兄多了二十六个,哈哈!”笑声里充满□利的味儿。

其他人也笑了起来。

巨灵大不是滋味,可又难以在这问题上发作。

幸好他没有问我,否则他的笑声可能更响亮了。

华茜经过长途跋涉,又因连夜赶路,疲累不堪,喝了两杯酒后,竟挨着我小睡过去。

这时帐内聚集了十八名夜狼族的领袖,都非常年轻,四十上下的战恨可能是年纪最大的了,在这里似乎没有敬老这回事。

战恨逐一介绍,原来他们全部以“战”为姓。

其中三人我印像最深刻。

一个是年约二十的战士战无双,体格魁梧,一看便知是能以一敌百的壮士。

另一人是战魁,身材适中灵巧,一对眼精神之极,是智勇双全的人物。

最后是战恨的弟弟战仇,生得非常矮小,但却能给人一种内蕴着巨大爆炸力的感觉。

介绍完毕,战恨顾盼自豪道:“大剑师!我们夜狼族共有战将十八人,一级战士五千二百三十人,其他普通战士一万八千人,总兵力超过二万,都是不畏死的勇士,加上大剑师的领导,必能取得大地的控制权。”

巨灵终忍不住心中不满,冷哼一声。

帐内各人一齐色变。

战恨眼中厉芒闪动,瞪着巨灵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大笑道:“还有什么意思?巨灵不满你没有提到闪灵人,由今天开始,夜狼人再不是一支孤军,而是和闪灵人并肩作战的无敌雄师,所以你怎能只提自己的勇士,却忘了闪灵族的好汉们。”

战恨呆了半晌,想想也是自己不对,举杯向巨灵道:“请喝了这杯我向你道歉的酒。”巨灵得回脸子,勉强举杯喝了。

这对冤家看来还会有很多问题。

帐门人影一闪,一个修长的女子走了进来,竟是久远了的美女寒山美。

她一道帐内,眼光立时投到我身上,彩芒亮起,笔直来到我脸前,道:“大剑师!我可以坐在你身旁吗?”

我心中奇怪为何她还会在这里,点头道:“请坐!”战恨哈哈笑道:“我的美人妹子,你是否爱上了大剑师?”

寒山美冷然道:“不用你理!”就那样挨着我坐下来,亲热地贴靠着我,变成了右华茜左寒山美。

帐内侍候的美女都露出艳羡的神色。

战恨丝毫不因妹子的公然顶撞而不悦,向我眨眼道:“大剑师确是魅力惊人,连我这心高气傲的妹子见到你也情难自禁。”

我不由往寒山美望去,刚好她的美目亦向我飘来,还甜甜一笑,来个直认不讳。

我在男女之事上早积了不少经验,但寒山美这种无畏直接的方式,还是第一次遇上。

我也给夜狼人男女兄妹间的奇怪关系弄得糊涂起来,但又感到别有一番粗犷狂野的亲热感。

战恨在夜狼人里有着无上权威,直到现在仍只有他一个人在说话,其他人只有听和点头的份儿。

战恨不知是否因能在不久将来离开夜狼峡出去闯天下而情绪高张,滔滔不绝地道:“自大剑师进入沙漠后,我这妹子便死也不肯嫁给杜变,弄得我左右为难,到现在我才明白个中原因,原来当日你不但成功掳了她的人,还俘虏了她的心。”接着向寒山美嘿然道:“好妹子!我这大哥说错了吗?”

寒山美脸不红地爽快答道“是的,除了大剑师外,什么人我也不嫁。”

华茜卢醒了过来,在我背后腰际的嫩肉狠狠捏工下,怪我花心。

我心中大叫无辜,但寒山美那种直接坦率的态度,无可否认使我既受宠若惊,又大感其诱人之处。

巨灵向我望来,促狭地笑了笑。

我叹工口气,改变话题问道“告诉我,夜狼族和杜变究竟什么关系?”

战恨敛去脸上的笑意,道:“大剑师为何这样问我?”

我冷哼道:“因为杜变派人在沙漠伏击我们,还杀了我的净士兄弟。”

帐内的夜狼将领一齐色变。

战恨脸色也变得很难看,沉声道:“怎会有这回事?我还特别送信给杜变,着他们沿途照应你们。妈的!这畜生竟敢阳奉阴违?”又骂了一连串不堪入耳的粗话。

我道:“事实就是如此。”

战恨两眼凶光闪闪,狠声道“我一向也不欢喜这畜生,只不过为了对付闪……噢!巨灵兄不要介意,那时为了对付你们,不得不和他们这群恶贼修好,我妹子这头亲事,也是在这种情况下的一桩交易,哼!这畜生干了这种事,还敢不住地向我要人,哼!看我割了他的卵蛋出来。”

我心中一动道:“他怎样向你要人?”

战恨气得连话也不想说,向战魁道:“你来说。”

我先前的观察不错,没有战恨的准许,在外人前谁也没有发言的资格,而这战魁则似是他的军师。

战魁平静地道:“过去一年来,杜变先后三次派人来要接山美小姐回沙漠去,但都给我们婉拒了,最近一次是两个月前,当时杜变的使者道!若我们仍不肯将山美小姐交给他们,杜变便会亲来见我们尊贵的族长,语气充满了威吓的味儿。”这战魁的谈吐比战恨温文而有修养,听来顺耳多了。

战恨咕哝道“这畜生在我们签和约时见过山美一脸,便神魂颠倒,硬要将山美加进和约的条件里,那时我正和闪……嘿……”望向巨灵不好意思地道:“正和你们战得如火如荼,唯有答应他的要求,现在好了!杜变来时,看我将他斩作十截,少一截我便是狗卵子。”

我问道:“他们何时会来?”

战魁答道:“我看也是这几天了!”我欣然一笑道“那真是太好了!”接着向战恨道:“待我杀了他后,你欢喜将他斩成多少截也可以。”

宴会完后,巨灵赶返闪灵谷去,向族人宣布好消息,同时预备反攻丽清的工作,我则留在夜狼峡内,不干掉杜变,怎对得起年加等人。

战恨这人虽自大狂妄,但对我确是全心全意,敬爱有加,带着我四处参观他的夜狼峡,将我介绍给他的族人。

寒山美更是如火热情,在华茜的另一边公然搂着我的臂膀,默默含情寸步不离地跟着我,弄得我尴尬非常,但又觉得香艳刺激。

一向大方得体的华茜含着笑容,每看到奇怪的东西,便出言询问,寒山美则负起解答之责,两女出奇地融洽,免去我一项苦恼。华茜的心情好极了,不时对我露出甜甜的笑容。

寒山美似乎跟定了我。

最后我们登上夜狼峡的最高点,名为观沙石的一处高崖之上。

宾滚黄沙在前方远处无尽地扩展着,左方是高人云际的连云峰。

我的心在颤抖着,想起沙漠里的快乐与痛苦、笑容与眼泪,也想起大漠另一端的捕火山脉,和后面美丽的净土,正盼望着我回去的我底深爱的女子们。

以前在净士时,我苦苦念着这边的华茜、公主和不知生死的魔女;而现在这一刻,公主虽仍不知所终、魔女生死未卜、但华茜正紧靠我旁,还多了寒山美,我却又不由地深深念着远在净土的她们。

何时我才能回去?

战恨望着横亘前方的大漠,寒声道:“杜变这人我早便看他不顺眼,最懂趁火打劫,欺我们前有大敌,不得不与他们修好,故需索无度,不时向我们开出清单,诸多要求,我受他的气也受够了,今天让我和他算算旧账。”接着低声道:“大剑师!我真的感激你。”

我道:“何需说这种话,我们是好兄弟嘛!”战恨想起一事,问道。“有一事我怎么也想不透,那些净土人每次由沙漠到这里来,都不用经过夜狼峡,究竟他们是由什么地方穿过连云山脉呢?”

我毫不犹豫答道:“是经由连云峰山脚处的雨林。”

寒山美“啊”一声叫起来道“那怎么可能的,没有人能穿过雨林的,走进去是会迷路的呀。”

战恨也露出不相信的神色。

我不由更佩服掺死了的朋友年加,学着他的语气道:“雨林里没有路,却有河!”战恨一震道:“我明白了!”顿了顿又道:“大剑师真的把我当是兄弟了,否则只凭这秘密的通道,便可前后围攻夜狼峡,我们地理上的优势将彻底失去。”

我记起一事,向身旁的夜狼美女问道:“当日你告诉我,要对付我的人是巫帝,你们是否曾和巫帝的人接触过?”

寒山美答道:“接触我们的人是丽清郡主派来的,她说自己是巫帝在这里的代表。”

我心中一懔,难道丽清真是巫帝的人,还只是她借巫帝之名来掩饰。假设是前者的话,丽清的来历便大不简单。

我绝不可轻敌,否则可能会一败涂地,甚至连夜狼和闪灵两族也会赔进去。我要给他们的酬礼是和平幸福,而非灭族的厄运。

通过采柔和寒山美,我和这两个各有独特风格的游牧民族,会有亲戚血缘上的关系。

我向呆望着那沙海连天的世界的华茜道:“你上来后便很沉默,想到了什么事物呢?”华巷欣喜地道:“兰特你真的变了,懂得关心我想着的东西,我刚才在想,有一天你会带我到那美丽的净士去的,是吗?”

在来夜狼峡的途中,我将自己在净土的遭遇,一点也没有隐瞒地告诉了华茜和巨灵,所以现在她才有这渴望。

相信我!华茜,你会和采柔她们相处得很愉快的,因为你是个有着最好心肠的美丽女孩子。

我刚要给她一个肯定的答案,另一边的寒山美有些微娇羞地道:“大剑师也会带寒山美到那净士去吗?”

我知她在迫我表态,却丝毫不起反感,因为她能予人一种率真自然的感觉,这特质我从未由其他女子身上发现过。

我柔声道:“我当然会带你们去,无论听来是多么遥远,终有一天我们会在那里定居,真正的去品尝生命里的欢娱,而不是悲泣痛苦与离别。请相信我吧!”华茜低声道:“只要能听到你的情话,这世界便变成了可以安居的净士了。”

战恨别过头来道“只听大剑师轻描淡写的几句情话,我战恨便自问和大剑师的道行尚有段狠远的距离,如此看,怕我除了要跟大剑师学击剑之术外,还要跟你学说情话,使更多美女爱上我。”

这是战恨式的幽默,我哈哈大笑起来,忽地发觉寒山美自我答应带她往净土后,一直没有作声,奇怪地往她望去。

这差点和我高度平头的美女燃烧着火焰般热情的美目也正飘往我处,嘴角带着个挑逗性的甜笑,道:“大剑师!我情动了,回帐幕里好吗?”

我全无招架之力,愕然以对。

华茜失笑道:“回帐后,我要好好睡一觉,山美!大剑师便由你一人侍候了。”

战恨大笑道:“大剑师!山美会以她最好的东西来侍候你,因为我从未想像过有男人能降伏她的,包括我这大哥在内,你是唯一的一个,也是第一个进入她帐幕的男人。”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剑师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