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剑师传奇》

第09章 手刃仇人

作者:黄易

战魁战仇一众将领,率着一万五千夜狼战士从年加水道进发的雨天后,巨灵和一万二千名闪灵战士终于来到夜狼峡,同来的还有白丹和英耀。

战恨破天荒地赶走了他的妻子群,让我们在帐内举行密议。

白丹带来了一个坏消息,丽清郡主和野马族族长“癫马”黑脸结成联盟,准备瓜分帝国广阔的领土。

白丹脸色凝重地道:“丽清这妖妇姦滑非常,竟把老巢望月城和以南包括魔女国的土地拱手让给黑脸,希望由黑脸来抵挡我们的反攻,自已则回师日出城,趁我们和黑脸纠缠不下时,收复日出城和附近的城池乡镇,巩固自己的势力。”

战恨道:“黑脸这狗卵子真是奇蠢如猪,望月城这烫手的热山芋也敢接手。”

巨灵道:“据闻此人骄狂自大,而且可能尚未清楚大剑师的厉害和望月城的形势,不过他就算知道了,也不会放在心上。”

英耀对望月城自然有深厚的感情,咬牙切齿道:“这妖妇真是狼心狗肺,竟将望月城三十多万子民置于野马族那些凶残成性的盗贼之下,我恨不得撕开她作千百块。”

战恨本身也非善男信女,一点也不为望月城的人担心,道:“野马族愈残暴,望月城的人便愈不服,也更痛恨丽清,渴望我们的解救,我们要攻陷望月城便更容易了。”

我问白丹道:“知否黑脸的兵团何时会到来接收望月城?”

白丹摇头道:“这个不大清楚,但看丽清军队的调动,恐怕会是七、八天内的事。”

英耀皱眉道:“丽清这样做,好处是避了腹背受敌和暂时不用和我们正面对仗,但坏处却更多不胜数,首先她的声望会大幅滑落,帝国人定有被她出卖了的感觉,手下大将要说没有因此而遂有离心,谁也不会相信。”

巨灵道:“假设她攻不下日出城,岂非变成游魂野鬼,还凭什么争霸天下?”

我沉声道:“她一定可以攻下日出城!”

众人愕然向我望来。

一直没有作声的华茜温柔地问道:“大剑师为何如此肯定,日出城虽没有了黑寡妇,但翼奇亦是帝国名将,凭着日出城的高墙厚壁,守上几个月应该是没有问题的是吧。”

白丹猜道:“是否因丽清攻陷魔女城后,得到了我们的雷神,但是他们走得这么匆忙,就算能把十多尊雷神运走,也来不及开采黑油,亦缺乏那方面的知识和技术。”

我摇头叹了一口气,叉开话题问道:“那十二册智慧典仍在你们的手上吗?”

华茜道:“智慧典一真留在地下殿作魔女的陪葬品,你走后便没有人下过去,城破前,我们依魔女生前的指示,启动了封死地下殿入口的开关,现在……现在不知情况如何了!”

白丹道:“地下殿只是有限人知道的秘密,丽清入城后不足十天便退走了,即管知道地下殿的所在,也难以破入。”

战恨和巨灵两人齐声道:“大剑师!”他们见到对方出声,又一齐谦让起来。

我向战根笑道:“你似乎对巨灵兄友善了许多,究竟为何有此转变呢?”

战恨有点尴尬地道:“巨灵兄真是够朋友,答应送我一个闪灵族的美丽*女,我当然感激他,是了!巨灵兄,若你看中我族内任何美女,除了山美外,即管出声。”

寒山美低骂道:“死色鬼!”

这时轮到英耀不耐烦起来,问道:“大剑师还未说出为何丽清可轻易攻下日出城?”

众人疑惑的眼光再次集中到我身上。

我沉声道:“因为她的援兵终于到了。”

众人愕然道:“援兵?”

我也是刚刚想起这可能性,但却知道自己这感觉错不了,丽清既是巫帝的人,而在巫帝控制下除了黑叉人外还有另两个的强大种族,帝国又没有了大元首这障碍,巫帝怎会放过这控制帝国的机会。

虽然其中仍有很多关键处令人费解,但丽清目下奇怪的行为,只有获得援军才可以解得通。

我简略地向各人解释。

众人的心情都沉重起来,知道事情不是如此容易解决了。

事实上他们都不惧怕丽清,因为她下面无论是将领,士兵又或平民,他们的心都是向着我的。

谈到这时,仍没有人提起枕兵峡外的“沙漠之王”杜变。

我站起来道:“时间差不多了,让我将山美送给杜变,让他高兴一会,但只是一会。”

寒山美柔声道:“只要大剑师欢喜,将我送给什么人也可以。但亦只可是一会。”

我穿上夜狼人的甲胄,策着飞雪,和战恨战无双两人,将寒山美拱护在中间,驰出守卫森严的夜狼峡向着沙漠那方的出口。

我的思想却回到了昨晚的帐内,和华茜缠绵时她在耳边对我说!“大剑师,我有种很奇怪的感觉,就好像我能感到你心内的东西,很奇妙的感觉。”

当时我心中一动,想到可能因我将大量异能输进了她体内,由于我体内也有同样的异能,所以她和我之间就会生出了神妙的联系,就若传说中的“连心术”那样。

我微笑道:“那你感觉到什么呢?”

华茜道“感觉到你对我的热恋和痴缠,那是以前我从来感觉不到的。”

我失笑道:“终于肯信我爱你之言非虚了。”

华茜在我肩头重重咬了一口道:“只信现在的你。”

思索间,我们四骑缓缓驰出峡外。

一弯明月下,广阔的草原荒茫神秘,沙漠阵阵寒风,拂脸而至,这才明白为何夜狼人要住在避风的大山峡里。

由此推之,能在沙漠抵御晚上寒风的沙盗,当是非常强悍的人,我定要提高警惕,以免他们三人受到任何伤害。

我有这个信心。

亦有这样的预感。

跑了半里许,前方黑沉沉一片,连半点从营里透出的灯火也没有。

但我却感应到他们在前面等待着我们,忙勒马停定。

他们随我停了下来。

蓦地前方百多步开外,千百把火炬一齐燃起,照得浅草原一片血红,声势骇人。

这杜变果然喜欢玩这类心理战的游戏。

战恨失笑道:“哼!这小畜生。”

最前一排约二千人的沙盗缓缓策马迫来,两翼速度较快,到了五十步许外,才停了下来,像一只展开大钳的巨蟹,胁制着我们。

二十多骑拍马驰来。

战恨低声道:“那戴着秃鹰形头盔的人就是杜变。我认得他的头盔,身形也错不了。”我留心看去,走在最前方那骑十,身形雄伟,头盔上铸了只威猛若随时要扑食的秃鹰,确是有几分威势。

我的目光扫过那些随行的骑士,虽高矮不一,但都非常精壮,气度沉凝,不用说亦是千中挑一的好手。

其中在最左翼的一个人最吸引我的注意,原因有三。

首先是这人有种顾盼自豪的气概,尤胜那戴着秃鹰盔的人;其次在我连黑夜也影响不了的锐目下,他灼灼的目光只注定在山美身上,而其他人的注意力则集中到战恨身上;最后也是最重要的,就是他的体形和那戴秃肛盔的人非常肖似,都是比其他人更高横雄壮。

灵异的直觉告诉我,这人才是杜变。

这家伙真爱玩把戏。

我低声道:“只是听,但不要立即望去,左翼最外档那人才是杜变。”

他们呆了一呆,都依言忍着不立即向那真杜变望过去。

真假杜变和另外二十二名骑士到了我们十多步外停了下来。

战恨向着那假杜变哈哈一笑道:“杜兄必是很喜欢大伙儿一起旅行的了,这么隆重来到我们的夜狼峡,希望回去时莫要遇上沙暴。”

假杜变旁的一名壮汉喝道:“飞狼你最好不要冷言冷语,我们大王这年来被你的反覆无常弄得心情不好,再受不起刺激……”

战恨表现出一派霸主的气势,喝止道:“你算什么东西,我和杜兄说话,那有你插嘴的余地?”

众沙盗勃然大怒,手都按往兵器上。

只有那真杜变凝坐不动,只冷冷看着战恨。

假杜变迅速地望了那真杜变一眼,见对方毫无动静,伸手止住跃跃慾试的沙盗。

我们把这一切全看在眼里,再无怀疑谁才是真正的杜变。

假杜变旁另一名高瘦汉子以较温和的语气道:“战恨族长有所不知,我们大王因族长不守盟约,立誓除非族长交出你妹妹寒山美小姐,否则永不再和族长对话,请族长谅察。”

先头那壮汉喝道:“飞狼你若真有诚意,请放寒山美一人过来,我们收到手后,便又是盟友,大王自会和你说话。”

这杜变真是最爱玩弄心术的人,就像沙漠里变幻莫测的天气,要教人摸他不透,可惜遇上了我。

战恨依我们早先定下的对策,仰天一阵豪笑道:“没有人可以侮辱我飞狼战恨和夜狼族,杜变既连话也舍不得说,走!我们回去。”掉转马头,往回便去。

我们三人同时掉马而行,我故意掉在最后,还靠往真杜变的那一端。

众沙盗想不到战恨有此一着,齐声怒喝道:“止步!”

战恨理也不理,继续往夜狼峡的方向驰去。

我反掉转马头过来向着他们,作出护后的姿态。

只见那真杜变“锵”一声拔出长刀。

这是出手的训号。

丙然众沙盗叱喝连声,取出兵刃,驱马追来。

其中两人针对着我冲杀过来。

一时刀光闪闪,杀气腾腾。

我的目光像没有片刻离开那假杜变,但其实心中注意的却是那略堕在较后方的真杜变。

战恨一声长啸,一夹马腹,加速离去。

山美和战无双紧跟在他两旁,三骑迅速驰走。

那些沙盗发了狂骰追去,那对付我的两名沙盗已由左右攻至。

真杜变留在原处,冷冷看着事态的发展。

一阵蹄声轰隆。

在较后方的沙盗齐声喊叫,扇形般缓缓挟迫过来,气氛紧张之极。

直至刀风割体,我才一声断喝,抽出魔女刃,闪电般左挥右扫。

“当当!”

劈来的两把大刀同时折断。

当真杜变骇然往我望来时,飞雪蓦地发力,劲箭般往二十多步外的他冲去,我乘机反手两剑,攻来的两名沙盗,便在鲜血飞溅里仰身掉下马去。

杜变不愧高手,知道来不及掉头逃走,手中长刀迎脸劈来,竟不避我无坚不摧的魔女刃。

“铿!”

一声清响下,刃刀交击。

杜变的刀显然也是宝刀,竟没有折断,而且力道沉雄,并不比我弱很多。

蹄声震天,最前排的二千多名沙盗全速驰来护驾,眼看在刹那间使赶至。

这时我来到杜变身侧,魔女刃在空中一个小旋,迥剑往杜变右腿刺下去,假设他移腿的话,广女刃将会刺入马腹内。

杜变一声狂喝!“你是谁?”抽马侧移,长刀劈在我的魔女刀尖锋处,可谓刀法如神,不愧大漠之王。

我一声长笑道:“认不得我兰特吗?”魔女刃幻出满天剑影,暴雨狂风般往他洒去。

杜变听到是我,全身一震,才懂得运刀挡格,但已慢了半分,一时间落在守势,全无还击之力。

狂嘶喊杀震天而起,同时来自夜狼峡和沙漠两个方向。夜狼入进攻时例作狼叫,确有先声夺人的神效。

杜变骇然再震,知道陷进了我们前后夹击的陷阱里去。

我乘他心神分散时,刀法由巧变拙,全力劈出几剑。

“当当当!”

“啪!”

杜变的宝刀终于折断,虎口血流。

这时护驾的沙盗赶至,匹周尽是矛光刀影,但已救不了杜变。

我大喝道:“这一剑是年加的!”

刃锋一闪,贯入了杜变胸前的盔甲里,同时迥刃过来,斩杀了由左右两边攻来的两名沙盗。

杜变手捧前胸,露出难以相信的神色,再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叫后,才仰身掉往马下去。

我大喝道:“杜变已死,谁还敢向我兰特挑战。”

冲来的沙盗竟有大半退了回去,剩下冲来的被我斩瓜切菜般眨眼间便解决了很多,飞雪惊人的高速使他们没法将我围着。

左冲右突间,后方的沙盗乱了起来,战魁等从年加水路绕来的大军终于杀至。

巨灵的喝叫声亦从夜狼峡那方传来,杀声震耳。

称雄大漠的沙盗在杜变已死下,终于溃不成军。

那并不是一场战争,而是屠杀。

就像当日杜变的人屠杀年加和我的净土朋友那样。

夜狼谷内喜气洋洋,情绪高涨。

正如寒山美所言!在夜狼人世代传下来的习惯下,征战回来的夜狼战十不止是喝酒庆祝,而是找他们的女人发泄战争的死亡和悲痛。

不知是否战恨暗地安排,许多夜狼女摸到闪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09章 手刃仇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剑师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