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剑师传奇》

第11章 温 柔 窝

作者:黄易

我们在森林旁等了五天,随后的大军才陆续抵达。

这五天我也并不闲着,除了和华茜寒山美两女闲逛游玩外,便集中精神跟灰鹰学习巫国话和听他翻译巫神书。

这本书显然深奥难明,灰鹰经常译得辞不达意,但我终于窥到少许巫帝可怕惊人的力量。

简单来说!这本书就是教人如何结合了心灵异力和葯物,发挥出惊人力量的著作。

说来容易,但书内对这世界物质的组成,物质与物质相遇时产生的变化,都有闻所未闻的惊人解释,尤其对人脑神经内秘不可测的结构,更有详尽的分析,使得人惊异莫名,难以置信。

例如折磨了人类无数年代肉体难以避免的痛苦,书中便指出其实只是神经内的一种现象,一种纯主观的感觉;若能将神经的灵应度减至零,人将再不会有痛苦,这样的说法我真是想也末想过。

巫帝凭什么能有这么超卓的识见?难怪他敢与废墟内的异物对抗。

书内又述说种种发挥人类体内潜能的锻炼方法,其中一项竟是“忍受痛苦”,只有在极端的情况下,才可以释放出体内潜藏的神秘力量。

我对书中种种锻炼精神力量的练习大感兴趣,我有个感觉,这都是我可以轻易掌握的知识。

或者现在还未能体会,但很快我便可以懂得,我有这种直觉和信心。

最后到的是战恨,出奇地没有将采蓉带在身边。

他不好意思地道:“我怕她会耐不住行军的辛劳,也怕她会受到伤害。”

知道了我们赢了一场漂亮的仗,又杀了十巫神之一的重要人物,兼清楚了丽清的实力,全军都士气高昂,振奋不已。

这时马原的人回报说,野马族约八万大军在十五日前进驻望月城,杀了不少反抗的人,在城内实施军法统治,而那条密道则仍安好无事。

另一个好消息是丽清辖下的七色军里,红军统领帅保和青军统领诺守力,都因丽清将望月城拱手送人而和丽清决裂,看来不久也将归到我旗下来。

只要我们能取得望月城,剩下的事便是和丽清与她的巫援决战了。

不知是否上天冥冥的安排,让我成了第一支遇上鹰巫的队伍,才得减少重大伤亡。

巫神书中列载着种种可以杀害整队大军的方法,除了在上风处放毒雾外,还可以使所有战马患上传染病,再把瘟疫扩散到人身上去,又或在水源下毒,手法层出不穷,“听”得我胆战心惊,忽然间我想到出征巫国只是教人去送死,难怪连黑叉王尧敌这么凶狠的人,也唯有对巫帝俯首听命。

在这大地上,只有我一个人有与巫帝对抗的本钱,因为我已拥有了废墟里那异物的力量。

马原领着五千魔女国战士,匆匆往魔女城进发,为重建这美丽的城市奋斗。

其他人则朝着魔女河的方向前进。

四天后,在黄昏时分我们到达了魔女河上游离望月城二十里远处,开始伐木扎造木排,准备渡过广阔的河岸。

我偕同华茜坐在岸旁,看着众战十起劲地伐木作筏,想起当日潜出望月城逃往魔女国的情景,大有感触。

寒山美或有点思乡情绪,回到了随行的夜狼女裹,指挥众女生火造饭,使我们得到了罕有独处的机会。

找楼着她的香肩,柔声道:“为何他们会唤你作华贾妃呢?那岂不是把我奉作皇帝?”

华茜失笑道:“不!不是皇帝,是魔王!没有魔女的国家,只可叫魔王国。事实你也是对女人和你的敌人有着魔王般魅力的人,故当之无愧。”

重会后,这女剑手最欢喜挖苦我,以一点一滴的方式来报我舍她而去的“深仇”。

我叹了一囗气道:“华茜,我!…”

华茜打断我道:“不用说了,我知你想对我说,又要掉下我,自己一个人孤身到巫国去,不用担心!今吹我知道你完全是为我着想,所以不会再留难你。”

我泛起红颜知己的感动,香了她的脸蛋一口,奇道:“你不担心吗?”

华茜道:“你是属于整片大地的,只有你才能击败那万恶的巫帝,除去这世上所有战争和悲伤的来源。而且我知道你定能办到,那晚看着你在无穷尽的敌军里,斩掉那而巫神首级的从容自若,我便知道再没有任何人可以拦阻你。”

这时英耀走了过来,坐到我身旁,道;“大剑师!我有个请求,就是希望自己是第二个进城的人。”

我知道他并非计较自己是第二或第三,而只是表示他要随我由密道潜进望月城去。

我道:“不!你是第一个,我是第二个。”

英耀感动地道:“到了遇上大剑师,我才明白什么是心悦诚服,无论随你到了那里?带去的只有爱和快乐,我和手下们的性情都在变化着,再不像往日在帝国时那样自私自利,终日防人算人。”

巨灵和战恨两人并肩而至,边行边谈,极为兴奋,使人感到他们间真挚融洽的感情。

我笑道:“你们说什么说得这么高兴.”

战恨道:“扎起了两支木排,大剑师要不要早点进城去逛逛,听说望月城的窖子里有着帝国内最美最有文化的名妓女。”

我失笑道:“你问问华茜看她对你这提议有什么评议?”

华茜道:“你们进城后到那襄去,只要守口如瓶,没有人会知道。因为我不会随你们去,我要留下指挥全部的军队。”

我愕然道:“你真的不去。”

华茜道:“我若去,山美也要去,到时你要分神照顾我们,会严重影响你的灵活性,所以唯有让你们这种真正高手去完成重任。”

我对华茜的明理真的非常感激,点头道:“谢谢你!”

战恨道:“我挑了十八个人,巨灵十二人、白丹七人、英耀十五人,一共五十二人,加上英耀白丹、巨灵大剑师和我,足够了吗?”

巨灵一唱一和道:“我可以保证这五十二人都是真正的好手,每一个人也可以随意对忖对方上百的精兵。”

我站了起来,淡然道:“还差一个人,就是灰鹰,通知他们立即起程,我希望日落!刊可以看到望月城郡主宫的圆顶。”

黑夜里的望月城灯火通明、繁华依旧,大街小巷人来人往,除了不时有身穿棕色甲胃的野马族战士来往巡逻外,便和往日毫无分别,一点也不似有很多人被杀了。

我们轻易地由密道潜进望月城内,现在分散了混在人群里,向着郡主宫的方向进。

我们并不打算这么快生事动手,因为华茜最少要明天清晨才能发动攻城之战。

换上了平民服装的闪灵人和夜狼入模样可笑,幸好望月城是各种民族的集中地,所以也没有人感到他们特别碍眼,尤其是对望月城并不熟悉的野马人。

我和英耀走在一起,他晒道:“望月城的人适应力真强,野马人看来也有点手段,并没有惹起他们的愤怒和惊惶。”

我失笑起来,道:“黑脸也不全是个被丽清操纵的傻瓜!他手下有什么能人。”

英耀摇头道:“好像有一个叫『双矛』白天,擅使双矛,是智勇双全的人物,其他人就不大清楚了。”

忽停了下来,向对街的巨灵和战恨叫道:“喂!兄弟!”指着身旁一座三层高非常华丽宏伟的建筑物嚷过去道:“这就是望月城最著名的温柔窝了,赌场、妓寨、食店无不俱备,要不要进去逛逛?”

巨灵战恨正把身子缩低了少许,战战兢兢而行,闻叫吓了一跳,才发觉自已太紧张了,被揭穿了最大不了厮杀一场,然后从密道逃去。讪笑着走了过来。

白丹和灰店也由后赶上,其他乔装平民的五十二名精锐战十,纷纷散往大街上的店内。

蹄声起处,一队百多人的野马战十朝着我们驰来,带头者大喝道:“街上不准聚集,违令者斩。”

我们垂着头,唯唯诺诺,弄假成真下,走进了温柔窝巨厦前的花园内。

温柔窝的花园内泊满马车,人声嗜杂,好不热闹。

横竖有时间,我们游兴大增,六个人踏上长石阶,登上正门前的大平台,待要走进去,几名大汉拥了过来,拦着了我们,其中一人道:“今天温柔窝不招呼生客。”

战恨是最想入内之人,况且一向只有人要听他的话,那有他听人的,冷哼一声,便要出手打人。

我吓得慌忙打出阻止的手势,转向那带头者微笑道:“你看清楚点,我不是熟客谁是熟客。”

那头儿愕然向我望来,接触到我放着异光的眼睛,露出迷惘的神色。

这是我从巫神书学来的催眠术,第一吹用起上来当然不大理想,唯有以他法补救。

大力一拍那人肩头道:“哈,你终于把我这一掷千金的大豪客认出来了,来人!打赏他。”

那人仍发着呆时,知机的白丹抢了上来,将几块金币塞进他手里,当那人将金子捏紧时,我们早穿越他们,排闼而入。

英耀驾轻就熟,带着我们来到赌场上层阁座的休息席坐下,向女侍叫了食物和酒。

挨着栏干,好奇地望往下面人头涌涌的赌场。

巨灵向英耀奇道:“为何这里没有人认得你?”

英耀苦笑道:“我一直被丽清派驻城外,最近才调了回来,除了手下外,谁认得我。”

战恨不满道:“到这里面来,除了吃东西外,还有很多好东西吧?”

英耀失笑道:“我带你来,就是要让你看望月城内最好的东西。看你真够运,刚说她就来了。”

我们依着他的手指凭栏下望,齐齐一震。

英耀指着那正缓缓步走入赌场,一身湖水绿长裙,半边香肩垂着勾花丝巾的美女,叹道:“这就是温柔窝的老板娘『狐仙』荣淡如了,我们望月城的第一号大美人。”

我们一齐同意点头,如此风华绝代的美女,确可和采柔妮雅等相比毫不逊色。

她一进场,整个赌场大厅立时静了下来。

她的长腿大概可与寒山美平分秋色,窄腰挺背与妮雅相若,艳色则不逊于采柔,世故精明似花云,偏带着个红月式的纯真笑容,那个男人能不给她引至矢魂落魄。

连那似乎不甚好色的灰鹰也看得膛目结舌、口涎慾滴。

英耀低声道:“这是我一直暗恋的女人。”

白丹道:“以你七色统领的权势,也不能一亲芳泽吗?”

英耀苦笑道:“她是丽清的闺中密友,谁敢打她的主意了我奇怪为何她没有随丽清走?”

我听得心中一动。

战恨咬牙切齿道:“谁上?”

众人为之愕然,想不到十多天前他才表示有采蓉一个便心满意足,现在又故态复萌了,这小子真见不得美丽的女人。

我笑道:“当然是『饿狼』战恨。”

战恨不理我的嘲讽,霍地立起,刚要往下叫嚷,下面赌场内已先响起一把雄壮的声音向荣淡如道:“淡如小姐,野马黑脸已下了今,命你今晚午夜前入宫陪他,使我们非常愤慨,只要你说一句话,全城的男人也可以为你拿起剑来,保护你娇贵的身体,不受沾辱。”

我们在阁座的六名大汉交换了个眼色,暗忖这黑脸倒懂得享受。

荣淡如莲步轻摇,来到厅心最大的一张赌桌,悠闲地坐了在庄家的位置上,一阵使人心摇魄荡的娇笑后,柔声道:“各位何须为淡如担心,这世上有一种人我绝不会怕,就是男人,告诉我黑脸是男还是女。”

我们脸脸相觑,这女人也算放荡大胆的了,难怪能成为温柔窝的主持人。

她身后几名保镖模样的武装大汉喝道:“谁来和小姐赌上两手六色鼓,最低注码一千金币。”

众赌客本已争先恐后涌过来,听了最后那句又吓得咋舌退开。一千金币足可起一间大房子了,谁舍得轻易拿出。

战恨的大喝在我们身旁响起,在我们目定囗呆下,向下面的荣淡如大声道:“荣小姐!”

荣淡如秀色无伦,能摄魄勾魂的目光讶然往我们望来。

英耀和她相识,吓得急忙背转了身。

战恨理所当然地道:“横竖小姐今晚也要将身体送人,你又不怕男人,我也不怕女人,不若先便宜我,趁现在离午夜还有足够时间,找个地方快活快活吧!”

全楼之人包括我们这几个自以为深知他德行的人,均听得呆在当场。

妈的!

这也算能使女人交心的情话?这初级毕业生。

荣淡如举起纤手拿着的香木扇,一扬下展了开来,轻柔地扇着娇悄的下领,微笑道:“当然可以!”

我们本以为这世上没有人能说出比“飞狼”战恨的情话更使人槌胸顿足长叹的,岂知荣淡如芳口一开,我们才发觉战恨的话竟有打动芳心的魅力。

战恨的青狼脸发着光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1章 温 柔 窝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剑师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