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剑师传奇》

第01章 擒贼擒王

作者:黄易

五十多辆骡车聚集在温柔窝后的广场上。

荣淡如出动了她所有手下,钻到城中各处,搜集名酒珍玩,再运到这来,放在骡车上,以作礼物送到宫内去,献给野马族之王--“癫马”黑脸。

其中最珍贵的礼物当然是望月城的第一号名女人荣淡如。

我们都换上了仆役的服饰,戴上望月城人流行的高帽子,盔甲留了下来,武器则藏到骡车底的暗格下。

任务是捉拿黑脸,迫他退兵。

我、战恨、巨灵、英耀、白丹和灰鹰六人站着围绕荣淡如,低声商议,其他战无双等五十多个勇士,散布在广场上,监视着荣淡如手下们工作。

六个人十二只眼睛,一只不少地落在举手投足,莫不风情万种的荣淡如身上,看着她在轻言浅笑中,说出如何接近黑脸的计划。

战恨的目光肆无忌惮地在荣淡如娇躯上下巡逡,恨不得一口把她生吞到肚里,踏前一步,差点贴着她的香肩时,嘿然道:“荣小姐要我们藉送礼入宫接近黑脸,这条计真行得通吗?”

白丹道:“黑脸大概不会拒绝礼物,但……”

战恨插入道:“尤其是小姐你。”

荣淡如向白丹媚笑道:“白大将是否想说未进宫门,黑脸早使人把礼物接收了过去嘛?这可能性当然存在。”接着皱眉回头向战恨道“你可以站开点吗?再靠近些的话你会贴着我的身体了。”

战恨强忍着一把将她搂入怀内的冲动,悻悻然退开了半步,只是小半步。正是条不折不扣的饿狼。

荣淡如摄魄勾魂的美目来到我的脸上,耸耸肩膊道:“我只是个弱质女流,除了赌钱外,什么也不懂,至于如何入宫,就要靠兰特公子的策划安排了。”

骡车队才离开后门,我驾策载着荣淡如的领头骡车还未转上通往皇宫的郡主大道时,野马族的军队把我们截停下来。

后面跟着驾车来的战恨、巨灵等齐声吆喝,勒停骡车,排成右弯左曲的车阵,最后的几辆尚未走出温柔窝的后门。

一名矮壮强悍的野马族头目,在数百名战士簇拥下,拦在车前。

那小将领威风凛凛,背插双斧,瞪着我喝道:“你们是否活得不耐烦了,大王早有命不得聚众街头,不准有任何集会,你们现在大队人马想干什么?”

帘幕低垂的车箱内那狡猾美丽的荣淡如全无半点动静,当然是存心给我出难题,要我自己去应付。

我谦卑地道:“这位大将军高姓大名?”

那将领旁的战士齐喝道:“你这土狗那来知道的资格。”

我高声道:“我们是奉你们大王之命,代表望月城向大王送土地最渴想的礼物,你们竟敢留难阻挠,小心项上人头不保。”

那小将领一愕道:“送什么礼?”

早大感不耐烦的战恨跳下骡车,来到我的车侧,一把掀开遮窗的帘布,喝道:“望月城第一号惹火尤物荣淡如姑娘!”只看他的表情,当知道话出自肺腑。

荣淡如先向战恨不屑地瞅了一眼,才向呆望着她馋涎慾滴的野马战士勾魂地一笑,秋波到处,无人不晕其大浪。

战恨又将帘幕放下,遮隔了荣淡如照人的艳光。

那小将领露出色授魂与的神情,在马上恭身道:“小将颜湖,向荣姑娘请安!”

美女的魔力真大!我故作恭敬道:“颜大将军!小人们的车队可以起行了吗?”

颜湖的脸向着我时,立即回复先前的嘴脸道:“我们早备有马车,专责接载荣姑娘,你们立即给我散去。”

战恨来到我旁,冷哼道:“你们似乎一点不明白我们望月城的规矩,荣姑娘今次到皇宫去,是要作大王的宠妃,所以我们必要依足规矩,送上六十车粉奁,若非如此,我们荣姑娘不是什么脸子也没有了,乾脆回家陪别的男人算了。”

想不到这莽撞火爆的人如此有急智,我忙加上一句道。“颜大将军,大王怪罪下来,恐怕没有人能担当得起。”

颜湖愕了一愕,脸色数变后,向左右两旁的人喝道:“先搜车!”他的手下应命,蜂拥而来,逐车检看。

颜湖的眼光落在战恨身上,服中凶光闪闪道。“你这土狗倒有点胆色!”战恨何曾给人这样当脸chún骂,脸色一变。

我知道不妙,向战恨打个服色,低喝道:“还不回到你的车上去!”战恨强忍下那口鸟气,掉头返回他的车上。

颜湖转向我道:“你们的骡车队可随后慢慢开过来,荣小姐由我们的马车接载,免得大王久候了。”

我哈哈一笑,计上心头,道:“颜大将军太不懂望月城的规矩了,送嫁的队伍必须全是骡车,否则会为大王带来厄运,你也不想有那情况发生的吧!”

颜湖气得脸色发紫,怒道:“不要叫我作大将军,我只是一等领军。你们要用骡车队送嫁也可以,不过你们须给我滚得远远的,由我的人来驾车。”

“噢……”

窗帘扬起,荣淡如探头出来,先瞟了我一眼,才以银铃般的动听声音向那一等领军颜湖道:“颜领军真是谨慎小心,尽忠职守,不过这可不行哪!”

颜湖的凶脸堆上他认为自己最动人的笑容,虚心请教道:“荣小姐怎说?”

荣淡如秋波流转,美目顾盼,柔声道:“这是送嫁的队伍,这些驾车的人代表我的家人,你将他们赶走,成何礼法呢?我在大王前什么颜脸也没有了。”

颜湖呆了一呆,向身旁的手下吩咐了两句,手下领命去了,大概是请示他的上级去。

荣淡如盈盈一笑,放下帘幕,众人的灵魂才再次归位,包括我在内,此女真不简单,天生出来就是为了勾引和玩弄男人的。

这时搜车的工作完毕,回来向颜湖报告。

颜湖沉吟片晌,发出一连串的命令。

三百多名战士策马来到车队两旁,将我们夹在中间。

颜湖狠狠盯了我一眼,沉声道:“走吧!但不要超越过我。”抽□掉头,和十多名战士带头往郡主宫方向缓驰而去。

我心中大喜,皮鞭挥出,打在拉车的四头骡子股上。

骡车队在野马战士左右挟持下,转上大街,追着颜湖等人的马屁股去了。

另有两队野马骑士驰出,驱赶前面大街上的行人,将他们逐回屋内或模巷去,以免人群聚集。

这总算是个好的开始。

荣淡如甜美的声音在我背后响起道:“兰特!你爱丽清吗?”

我苦笑道:“不要问我。”

荣淡如道:“但丽清真的爱你。”

我哂道:“她每一个行动只是想把我置诸于死地,这叫爱我吗?”

荣淡如一轮轻笑,叹道:“你太不明白女人的心理了,得不到的东西,情愿亲手毁了,爱愈深恨也愈深,明白吗?兰特公子!”

我不想在这问题缠下去,冷然道:“你为何要帮我们,若给我们成功刺杀了黑脸,你如何向你的好朋友丽清交代?”

荣淡如想也不想道:“谁叫我爱上了你这风流浪子啊!”

我愕然道:“爱我?为何我刚才要占有你时,你却要逃避呢?”

荣淡如一阵娇笑,喘着气道:“容易到手的女人,男人怎懂得珍惜,我都说你不懂得女人的心理了,若你刚才硬要上马,看看我会怎样?”又是一阵勾魂荡魄的浪笑。

明知她在玩弄我,也忍不任心荡神摇,暗自警惕,这对付男人手段高明的女人,比丽清更狡猾,更莫测高深,若我不小心,可能栽在她手里,一败涂地。

荣淡如揭起隔着我和她间的窗帘,探手过来,抚在我的背上道:“噢!你真强壮!”我给她摸得心中一荡,皱眉道:“快停手,野马人会看到的。”

荣淡如笑道:“怕什么!大不了公子你拔出魔女刃,杀了全城九万多野马人。”

我心中懔然,知道自下确是骑上了虎背,只要荣淡如大叫一声“兰特”,接着就是血流成河的场面。

骡车队这时来到跨湖大桥上,动起手来,想逃回密道也没有可能,若战恨等全战死当场,我就算安然逃去,我们的损失仍是不可弥补,永不可以再复原过来。

我警告道:“荣小姐若出卖我们,我第一个杀的必是你,莫怪我手下无情。”

荣淡如在我背肌重重扭了一把,才缩手垂帘,柔声道:“我倒想看看你能否狠下心肠杀我,只为了这个原因,我便很想出卖你来瞧瞧。”

我拿她没法,动之以情道:“荣小姐勿要挺身试剑,若你乖乖听话,兰特不会薄待你。”

荣淡如的声音透过窗帘传来道:“男人要女人听话,通常只有一种意思,公子会否是例外的一个。”

我还想说话,前方号角声起。

主殿前的大广场上,以千计的野马战士列出阵势,等候我们大驾光临。

我回头望向后面的战恨等人,众人都露出不安的神色,如此阵容,像打仗更多于像一个欢迎的队伍。

一名野马大将在十多个战士簇拥下,往我们迎上来。

颜湖回头喝道:“停车!”然后向那名大将走去。

我依言勒停骡车,心中暗揣,野马人实在无任何理由让整队车队驶进殿内,若给留在此处,只准荣淡如一人进内,我们主动之势全失,就算要找黑脸晦气,可是郡主宫这么大,即管他手下袖手旁观,也不容易找到他,何况现在只是眼前对方便有过千的精锐部队,教我们如何应付得了。

我兰特纵有来自魔女刃的异能,始终仍是血肉之躯,久战下必有错失,一个淌血的小伤口便会成全军败北的因素。

颜湖策马来到那大将马旁,恭谨地报告着。

我细看那野马大将,长相颇为俊俏,但形貌标悍,虎背熊腰,左右马侧各有一支通体乌黑的长矛,若不是没有闪光,我会以为那是由珍乌打造出来的。

难道这就是“癫马”黑脸的头号大将,智勇双全的“双矛”白天?

心中大感不妥,黑脸不过是要玩玩望月城最动人的女人,为何会出动到最高明的手下来处理一队由五十多人组成的送礼车队?

白天打量着我们,听完颜湖的报告后,策马往我们驰来,到了十多步外,勒马停定,恭身道:“白天向荣小姐问好!”

荣淡如的声音传出道:“白天大将你好,现在是什么时间了?”

白天灼灼目光略望了我一眼,移马来到车侧,口中应道:“还差少许才到午夜,荣小姐应邀而来,大王必然非常高兴。”

荣淡如娇笑道:“大王不是躺在床上等我吧?为何见不到他。”

白天哈哈大笑道:“荣小姐真够味道,大王最欢喜你这种女人,荣小姐请下车吧!莫让大王久等了。”

危险的感觉更强烈了,以白天的精明,绝不会看不出我们这群人有问题,只是巨灵铁塔般的雄伟躯体,已教人生疑,何况我们无一人不勇猛强横,怎似是荣淡如的手下,偏偏白天这精明的人视若无睹,只顾着请荣淡如下车,这是那门子的道理?

荣淡如掀起窗帘,露出如花俏脸,向白天横了一眼,媚笑道:“白大将何不向大王要求把我赐给你,为此荣淡如会更为快乐。”

白天愕了一愕,眼中射出迷醉的神色,旋又清醒过来,垂头道:“小姐说笑了!”向左右微一颌首,当下有人跳下马来,要去拉开车门。

我喝道:“白大将且慢!”

白天两眼精光一闪,向我望来,以寒若冰霜的声音道:“你是何人?竟敢向我说话,跪下来!”

荣淡如柔声道:“大将息怒,这是淡如的……的……噢!你凑过耳来,我告诉你他是谁。”

我和最接近的战恨打了个眼色,战恨立时装作漫不经意地举手整理高帽,那是通知后面各人戒备的警告讯号。

白天呆了一呆,忘记了我,从马上侧身下去,把右耳凑往荣淡如的樱chún旁。

荣淡如先斜斜兜了我耐人寻味的一眼,才把小嘴凑到白天耳旁,张口狠狠咬了白天的耳珠一下。

白天痛得叫了出来,挺直身体,手足无措地惊怒道:“你这在干什么?”

到了这刻,我也不由佩服荣淡如玩弄我们这群男人于股掌上的能力。

荣淡如冷冷道:“我恨你!”

白天一听下怒气全消,颓丧地道:“小姐快下车吧!大王等得不耐烦了。”竟忘了要找我晦气。

我插入道:“白大将请听小人一言,照我们的习俗,新娘的骡车只有迎娶的新郎才可开启,否则会给他带来厄运,望大将明察。”用的依然是“厄运”那一招。

白天望向我,冷冷道:“你颇有点胆色,究竟是什么人?”

我知道白天早看出我们不妥,要先把荣淡如请下车来,只是为了方便对付我们。

我信口胡诌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1章 擒贼擒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剑师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