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剑师传奇》

第03章 情场战场

作者:黄易

荣淡如躺在素红地毡上,脸土一点血色也没有,手足冰冷,连呼吸也停止了。

英耀正探着她的脉傅,迟疑道:“还有一点点跳动。”

战恨和巨灵一脸难以置信的神色。

我在她身旁跪下,拿起她两手,掌心贴着掌心。

英耀在旁道:“我忍不住走进来看她,那时她仍有轻微的呼吸,但现在……现在……”

这时谁也知道英耀抵敌不住她的魔力,私下来找她,不过谁也没有责怪他的心情了。

起始时我曾想过她是以某种秘术“假死”过去,当我拿起她的手后,我知道自己错了,她的生命正在飞快的消逝中。

我的灵觉清楚地告知我这事实。

灰鹰低声道:“她死了也好!”我的内心在挣扎着。

是否应任由她死去?

假设如此,在这一场爱情竞赛里我将成为真正输家;她虽然死了,也胜了。

我记起黄昏离开时她曾说过会证明给我看她真的爱我。

她以死来证明这点。

或者这只是她另一诡计,赌的是她宝贵的生命。

我叹了一口气,异能由手心输进她的手心内去。

好吧!荣淡如!

无论你是友是敌,既然你连死亡也不怕,已赢得了我的尊敬,我就好好和你斗一场,看我是败于你裙下,还是你的芳心被我俘虏过来,成为我对付巫帝的一着重要棋子。

我感到异能像一道桥梁般把我和她的身体连接起来,心中一动,想起当日救华茜时,和她建立起心连心的微妙关系,假若我现在把对她的爱,利用异能输进她体内,会否破去巫帝对她的控制和影响呢?

这想法使我看到了一线曙光,连忙集中精神,只想着她种种令人醉心的风情,不一会心中填满了对她的热爱和怜惜,完全不费心力,因为她确是那么诱人,那么使人心动。

蓦地我什么也忘记了,只知将体内的异能和心灵里的爱火,往她体内输去。其他的人在旁干什么,我完全不知道。

她的血渐渐热起来,在体内缓缓流动着。

蓦地一般邪恶的冰寒由她的脑神经内潮水般涌起。

那纯粹是一种精神上的感应,与她的肉体没有半分关系。

我不惊反喜,证实我的想法没有错。

巫神书的第一章 说及要修巫术,必须经过一个名为『开灵窍』的仪式,由巫帝亲自主持,若过不了这关,会成为白痴废人,当时我便想到巫帝定是借这仪式把邪恶的灵力送进受法者的精神里,由此而使受法者成为他作恶的工具。

大元首亦应是因受了这类妖法,由善良变成了邪魔的化身。

在这巧合的机缘下,我终于碰上了巫帝施诸于荣淡如心灵处的控制邪力了。

在与荣淡如的交手里,我首次感到占了上风。

我全心全灵地投进这心灵的斗争里,将心中的怜借、爱意、倾慕、慾望涌送过去。

那股冰寒逐渐减退,却没有消失。

荣淡如的娇躯抖颤起来,重新开始呼吸,俏脸现出痛苦挣扎的神色,像要从噩梦里强行醒过来那样。

冰寒萎缩起来,退藏在她神经内的某一深处,只要我找到那邪窍,便有把握把它根除,可恨我全摸不到那关键的位置。

一阵气虚力怯,直觉告诉我只能做到这一地步,这邪恶的异力绝不能以这种方式完全根除,始终还要倚赖她自己的力量,就像大元首在迥光反照时,忽然得回了失去的自己那样。

唯一庆幸的就是那股邪力被压制下来。

终有一天我能凭我的爱为她驱走巫帝对她的控制。

那会是一场奇妙的战争。

战恨惊叫道:“她醒了!”忽然间我的注意力回复了正常,再次听到身旁各人的动静。

荣淡如紧闭的美目张了开来,射出动人的神采,深深地望着我,微笑道:“我知道你会救我的,兰特!”两手抓得我紧紧的。

我微笑道:“你怎知我有救你的能力?”

荣淡如得意地道:“由你以心灵的力量控制那粒六色鼓时开始,我便知道你有救我的能力,所以不怕冒险。”

我道:“你似乎得意得太早了,告诉你,我会把你彻底征服,要你死心塌地的爱我。”

荣淡如呆了一呆,道:“为何你忽然这么有信心和把握?”

我当然不会泄密,这场仗的对手并不是她,而是巫帝。

假设我能成功地在巫帝的控制下把她俘掳了过来,便代表了我有可能战胜真正的巫帝,荣淡如只是牛刀小试吧。

我把她扶了起来,向各人道:“你们各位做证人,我和荣小姐由现在起,全面开战。”

众人愕然,脸脸相觑,不明白为何我胆敢接受挑战。

荣淡如柔顺地投进我怀内,轻轻道:“包括在床上的战事,你绝不可以当逃兵。”

战恨一拍额头道:“不成了!我要立即派人送采蓉来,否则会嫉忌羡慕得发疯了。”

我向英耀道:“为荣小姐找所美丽的房子,让她沐浴包衣,我待会再和她说心事儿。”

众人目定口呆地送着英耀和荣淡如诱人的背影去了。

巨灵道:“当日你是否用同样方法救回华贵妃?”

我失笑道:“你仍以为是闪灵神显灵吗?”

巨灵摇头道:“现在我怀疑你根本就是闪灵神下凡。”

当我在寝室内将整件事详细向华茜禀上后,华西欣悦地抚着我的脸颊道:“兰特你真的变了,不再独断独行,不再什么事都只藏在心底里。”

寒山美皱眉道:“他费了这么多chún舌,只不过是想我们让他和那秀丽法师到日出城去吧了!”

我诚恳地道:“不!若你们不愿意,我绝不会去,我曾答应过华茜永远把她带在身旁的。”

华茜微笑道:“我那会如此不识大体,只有通过这远程的刺杀行动,你才可以知道是否真能俘获秀丽法师的芳心,这亦是大剑师与巫帝的斗争里关键性的一个环节,若能把秀丽法师争取到我们这边来,我们会大增胜算。”

寒山美搂着我狠狠吻了两下,柔情万缕地道:“大剑师有信心吗?”

我叹道:“这是谁也不知道的事,我感到巫帝控制她的邪力大幅地减退,但却仍然存在,我只有利用她本身对我的爱,来助她回复真正的本性。”

寒山美道:“所以胜败的关键,在于你能否令她爱你至乎那地步。不用担心,我对你最有信心,只要你像先前对付我和茜姊的方法对付她,我包保她爱你如狂。”

华茜皱眉责道:“山美,你真的什么话也说得出口。”

野性未驯的寒山美在我耳边轻轻道:“你刚才是否搅过美姬,那妮子给你弄得两眼快要喷出火来,你还不去看看她?”

我有点尴尬,也省觉到自决定要和荣淡如“一决雌雄”后,波荡的*火才能平息了下来。由是观之,堵塞总不是办法,疏导才是良方。

这样的女人囚也囚她不住,否则英耀不会深夜偷偷去看她。最高明之法莫如将她带离此地,看看能否把她收拾,至不济我也有把握全身而退。

我向两女道了晚安,走出厅去。

美姬低垂着头,羞红着脸,静静地等待着。

我伸手环抱她的腰,尚未用力,她已倒人我怀里,身体火般灼热。

我叹了一口气道:“你乖乖先去睡一会儿,我还有事要出去走一转。”

美姬含羞点头,主动献上香吻道:“大剑师违样痛惜美姬,美姬要一生一世好好侍候你,作你的小婢。”

我来到往日丽清郡主的寝宫时,秀丽法师荣淡如刚沐浴完毕,披上一袭湖水绿色的轻柔丝袍,坐在镜前梳理仍未乾透、闪着水光的乌黑长发。

镜子反映出雪白丰满的胸肌,袍袖跌下露出的玉臂、裙摆敞开下伸出来的修长美腿,确使人目眩神迷。

我因不须像以前般苦苦抗拒她的诱惑,反能松弛下来,尽情去欣赏眼前使人销魂的美景。

无论如何!这女人本身的才情智慧亦是我平生仅见,否则何能安然坐在这里对镜梳妆。

她能摄魄勾魂的妙目通过镜子的反映,对我流波顾盼,既大胆又直接,任何男人这时唯一可以想的事,就是如何把她抱上床去。

那将会是名副其实的一次奋身拚搏。

秀丽法师以媚术称雄巫国,否则也不会有那么多英雄好汉为她亡国倾家。

我以开赴战场的心情,来到她背后。

她自然地把木梳递过来,柔声道:“兰特郎君,给我梳理一下好吗!”我接过梳子,捧起束秀发,梳子拢下。

她的秀发柔软腻滑,但又有惊人的弹力,这是令人陶醉的好差事。

荣淡如淡淡道:“兰特!你爱我吗?”

我爽快应道:“爱!爱得要命。”

荣淡如娇躯微震,好一会才叹道:“我听过太多男人向我说这句话,每一次我都绝不会怀疑他们的真诚,现在却只感到你在骗我,是吗?淡如的好夫婿。”

我微笑道:“你骗我,我骗你,不是公平得很吗?”

荣淡如横了我一眼,差点令我的灵魂出窍,迷失了路。她才道:“兰特!我曾和很多男人发生过肉体关系,你会贱视我吗?”

我明知她想惹起我的嫉恨、扰乱我的心神,仍忍不住心中抽搐了一下,表面若无其事地道:“人不应活在过去里的,是吗?秀丽法师。”

荣淡如伸手探后,拉着我的手,示意我侧身坐在她旁边,俏脸转过来,有若点漆的美眸锁着我的眼神,吐气如兰道:“你为何半句也不问我关于巫帝的事,是否仍认为我不会说实话?”

表面看,她仍是那精通媚术的巫师,但我却感到她对我多了以前所欠奉的柔情,使我知道巫帝对她的影响力正在减退中。

这曾周旋于无数男人间,颠倒众生的美女,就算没有被巫帝的邪力控制,也不会轻易倾心于任何男子。

所以若要夺得她的芳心,必须出奇制胜,使她对爱情麻木了的心灵泛起涟漪,这也是我定下的策略。

正如她所说,我是第一个对她施以辣手的男人,故使她又爱又恨,这容或是要骗我而说出来的,但我深信其中至少有五成是真的。

所以我先要使她恨我。

一种微妙感情的恨。

就像我当年对付丽清的手段。

我不由想起了丽清,若她真有了我的孩子,应该怎办?

荣淡如道:“为什么不说话?你的眼神为何变得这么忧郁?”

我伸手抓着她柔若无骨的眉头,阻止了她要投进我怀内的上身,淡淡一笑,表现出强大的自信心,道:“秀丽法师!你会否相信,这世上确有能不被你迷倒的男人呢?”

荣淡如呆了一呆,然后吃吃娇笑起来,笑得花枝乱颤,那种美态连我这么有定力的人也吃不消。

一股火热由小肮冒起,遍及全身。

她的厉害处就是全无造作下,不经意地流出使人神魂颠倒,*火狂升的媚态。

我凝神专志,唤起体内的异能,很快恢复下来,冷冷看着她。

荣淡如眼中首次闪过惊异的神色,哀求道:“不要用那种眼光看我好吗?”

我毫无表情地道:“你刚才笑什么?”

荣淡如伸手轻柔地抚着我的脸颊,低呼道:“不要怪我,因为有根多男人都为了自己的尊严向我说过类似的话,最后给我抛弃时却什么尊严也没有了,想起不禁笑了出来。”

她确是不折不如的妖女,一方面想惹起我的妒忌心,又想激起我男性的雄心,因为愈难到手的女人,愈能使男人感到征服的快感,更易坠人她的爱情陷阱里。

她把小嘴凑了过来,轻轻用牙尖咬了我耳珠几下,纤手移到我颈后用力地爱抚着,柔声道:“上床试过我的滋味后,再决定怎样对付我好吗?”

她的手势内中定是大有学问,给她那样摩挲着,我立即起了男性最原始的反应,*火熊熊高燃。

我知道这是关键时刻,若忍不住立刻和她上床,必会给她看轻,为此凝起异能,压下狂窜的慾流,在她香chún轻吻一口道:“我定会和你合体交欢,尝尝你的媚术,但地点时间却须由我决定。”

言罢站起身来,往房门走去。

荣淡如不能相信地呆在当场,看着我这可能是破天荒第一个能拒绝和她立即上床的男人,说不出话来。

风声响起。

我反手接着她怒掷过来的梳子,回头微笑道:“好好睡一觉,明早我将和你到日出城去,看看可否干掉那阴风法师,别忘了那是证明你真的爱我的唯一方法。”

回到宠男宫我的故居时,美姬早熟睡在那小房内。

我脱掉衣服爬了上床,钻进火热的被窝里,一刻也不等待地向美姬展开全面的侵犯,让压下的*火得到发泄的机会。

美姬醒了过来,婉转而热烈地逢迎着。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剑师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