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剑师传奇》

第08章 惨遭杀害

作者:黄易

天色仍然是黑沉沉的,离天明尚有一段时间,营地内的活动亦静寂了下来。

我凭着红环近卫的身份,无惊无险地离开了营地。

刚离营地不到里许处,只见远处几点火把在移动和接近,隐隐约约见到几名骑士,策马驰回,我心想来得正好,迎了上去,若让他们回到营地内,我要救华茜便困难得多了。我和他们迅速接近。

带头的骑士见我拦在前面,一抽马缰,停了下来,其他各人以他马首是瞻,也拉停了战马。

一时之间,气氛显得异常沉重。在熊熊火把的照耀下,他们共有六个人,但却没有华茜的踪影,不过我很快便看出一玄虑,其中一骑坐了两名黑盔武士,坐在前面的一个头颅软靠在后,显然在昏迷状态里。全靠后面的骑士支撑着,不用说也是给化装成黑盔武士的华茜。带头骑士喝道:“帝国花开!”一听声音,我便认出是奉哥战命令去将华茜擒拿的高晋,心中大喜,连忙应道:“红色八月。”

高晋冷冷道:“有什么事?”我知道若非看在我红环近卫的身份上,他绝不会那样客气,我迫前了一步,沉声道:“你是高晋吗?”

高晋愕然道:“你……”我不容他说下去,再迫前两步,来到他马旁仰起头!“哥战统领已和大元首说了,华茜就交给我。”说到最后一句时,我特别将声音压低。

高晋全身一震,作贼心虚,同时又心急想听清楚我的话,不自觉地俯身下来。

我笑道:“这个给你。”剑光一闪,由下而上,割断了高晋的喉咙,他连叫喊的时间也没有便断了气。

其他黑盔骑士惊骇得呆了起来。我的剑并没有稍呆。

我闪电扑前,在高晋后面的一名骑士才把剑拔到一半,已给我的剑贯穿了胸膛。另两名黑盔武土见势色不对,拔剑向我冲来,我怕的只是他们发声示警,惹来其他巡逻武士,幸好他们做的事也和我一样是见不得光的,并不敢张扬。我心中冷笑一声,身子往右急移,来到右边武士的右侧,长剑上挑,锵一声震开对方猛劈而下的长剑,我的力度狂猛异常,大出他意料之外,肋下空门大露,我手腕一扭,长剑狡若毒蛇地破甲刺入他肋下。

武士惨叫一声,坠下马来。战马受惊跃起前蹄。

四周蓦地一暗,原来另一武士惊惶中连火把也掉在地上。我一矮身从马腹下穿过,长剑闪电般刺入这个武士的小肮,接着反手掷剑,剑势奔雷般戮向正慾挟着华茜逃走的武士背后,刺破盔甲,没人背里。自幼时开始,父亲便训练我如何加强腕力腰力,直至剑力能破穿盔甲,才算合格。当时那些令我痛苦不堪的练习,今天可到了收成的时刻。我真不明白大元首的盔甲是用什么东西制成,连父亲也奈何不了。

想归想,脚步并没有停下来,刚好赶了上去,将快跌下马来的华茜抱个正着,可惜那匹战马长嘶一声,朝营地的方向奔去,我暗叫不好,这将惹来大批追兵,那敢犹豫,跃上了其中一匹战马,朝左方远处的密林跑去。一直奔到天明,来到草原和延绵不绝的山脉交接处,才停了下来。暂时还算安全,不过我知道这种好时光并不会长久。

我脱下了华茜的头盔,苍白的俏脸映人眼帘,令我放心的是没有明显的伤痕,心中涌起无限怜惜。

我轻轻拍打她滑嫩的脸蛋。华茵依然昏迷不醒。

我想到她一定是给人下了葯物,以至不能醒转过来。当下大感头痛,带着她实在难以走远,但追兵任何时刻都会赶到。

我俯下身,将耳贴在地上。不一会,东方和西南方都响起马蹄踏地的声音,每一个方向的声音都最少有上百人,心下骇然,追兵为何来得如此之快。驮我们来的那匹战马,刚走了那么多路,早已力尽筋疲,现正放在草地上吃着草,要它再驮我们逃生,恐怕走不了一里路,便倒地而亡了。

目下唯一方法,是找个地方躲一躲,希望避过敌人第一轮搜索,待华茜醒来后,逃进魔女国的把握便大得多。我走到战马后,重重抽了马股一下,战马长嘶一声,奔进密林里去。

我左张右望,最后拣了一棵大树,将华茜缚在背上,爬了上去。才藏好在枝叶茂密处,蹄声和马车声已经在前方响起。只见一大队黑盔武土首先在树下经过。

跟着又是一队马队。我看了旗帜的模样,心中一颤,原来这是公主的队伍。想起了哥战的阴谋,暗忖这真是巧得很,居然教我误打误撞遇上了。

这个念头还末完,四周忽地杀声震天。。只见穿着便服,蒙着脸的强徒,忽地间从四方八面出现,向马队袭击,他们武功既高强,人数又处在优势,不一会已占尽上风。我心中热血填膺,当然知道这是哥战策动对付公主的阴谋。一辆特别华丽的马车,这时快要奔到临近,四周都有侍卫死命护着,是公主的凤驾。我假若有足够的理智,绝对应该袖手旁观,任由他们互相残杀,可是公主毕竟曾是我的未婚妻,而且无论大无首有千般不是,她仍然是无辜的,我又怎能坐视不理。

这时马车在一大群黑盔武土拼死护持下,且战且走,恰好来到树下。

我吸了一口气,背着华茜,往马车顶跃下去。“蓬”地一声,我们落在车顶上。

情势太混乱了,武土只顾应战,加上枝叶阻碍了视线。竟无人察觉到我们从天而降。

我解下华茜,和她平躺在车顶上。这时马车旁有人叫道:“先护送公主出丛林!”马车立时动了起来,四周喊杀声震天,比前更趋激烈。我仍然躺着,却抽出长剑,静待事态的发展。

马车不断加速。郡主今次派来护送公主的手下,一定是最精锐的高手,所以才能以寡敌众,在劣势中突围逃出。

马车蓦地停了下来。我抬头一看,立即叫了声“糟了。”只见前面一队人马奔至。数目在五十人间,而公主剩下的二十多名护卫,分别部署在马车四周,决意拼死护主。

一个雄壮的声音响起道:“我要的只是帝国公主,不是你们,快走!”

公主方面的侍卫应声道:“你们是什么人?”那雄壮声音长笑道:“除了魔女国的人,谁还敢和帝国对抗。上!”激战顿起。

鲜血飞溅下,黑盔武士一个一个的倒下,我暗叹一声,心想终于到了我出手的时刻了。

惨叫声从马车前传来,接着是此起彼落的惊喝,马车又再次移动起来,我知道御者已被杀,刻下马车已落进哥战的部下手里。

我悄悄爬到宽大车顶的边缘处,探首往外望去,只见驾车的是一名彪形大汉,车旁护持的只有四个人,其他的都去挡杀随车的黑衣卫士。

冷哼一声,我从车头跃下,那驾车大汉的头还未来得及转向,已经中了我右脚一下侧扫,整个人飞跌车下。

我猛拉缰绳,健马仰跳之下,车又停了下来。同一时间,四名大汉从左右两边攻来。

我猛喝一声,剑势纵横,四人先后中剑,眨眼的工夫,公主已落在我的手里。我扬鞭一声吆喝,马儿掉转方向,甩下混战的人群,往魔女国奔去。

平原上再无人迹,天地间似乎只剩下了我们。一个温柔的声音在身后响起道:“你是谁?”心中一震,知是公主通过车厢和御者间的小窗和我说话。

我穿着黑盔武土的甲胄,她当然认不出我来。我将声音压低道:“公主!我是红环近卫,特来救驾。”公主幽幽一叹道:“兰特!你休想瞒我,谁人有你这么好的剑法?”

我几乎从车上掉下去,愕然难以言语,她的语气中没有仇恨,只是怨怼。公主娇柔的声音又再传来道:“兰特!兰特!你要走也应带我走,为何将我留下?你难道不知我对你的爱意吗?”我惊叫起来!“什么?我只是你的未婚夫,但他却是你的父亲呀!”

公主坚定地道:“不!他不是我的父亲,父亲是永远不会像他那样对我这个女儿的,从小至大,他碰也没碰我,从来不会和我说心事,也从来不关心我心底的事,表面上他对我比任何人都好,但当他望向我时,冰冷的眼神就像看着件没有生命的物体。他没有正常人的感情,我有时怀疑他是魔鬼,他绝不是我的父亲,否则也不会害死我未婚未的全家。”我心中一阵感动,公主对我的真诚是毋庸置疑的,现在她已在父亲和未婚夫之间,清楚地选择了我的一边,我还怎能舍弃她。

马车继续在草原上飞驰着。一直到人黑时分,我才选了一个小丘停了下来,华茜依然昏迷不醒,只不知黑寡妇使了什么手段,看来要到魔女国后才可以想法子弄醒她了。

这晚天上乌云密布,天空不时电光闪闪,却一直下不出雨来,但寒风呼呼,我和公主躲在牢厢里,紧靠在一起,另一边则躺着昏迷的华茜,外边虽是冷漠的肃杀,里面却是热烘烘的。

我将哥战的阴谋一五一十地告诉公主。公主咬牙道:“这可恨的大坏蛋,幸好给你遇上了,否则!否则我也不想做人了。”

我看着她泪珠慾滴的俏目,心想她虽贵为金枝玉叶,但境况却远远不及与祈北相依为命的西琪。或者由此刻开始,她可以过得新生活。公主将头靠在我肩上道:“兰特!版诉我,你仍像昔日那样地爱我吗?”我侧脸望向她,只见玉人美得如鲜花盛放,心中一阵感动,狠狠吻向她娇嫩的香chún。公主嘤然一声,沉醉在热烈的接触里。

外面的寒风,尤使人对比起车厢内的温暖。身旁忽地响起“呀”的一声呻吟,我从热吻中惊醒过来,轻轻推开公主,向躺卧在一旁的华茜望去。华茜棱角分明但现在却全无血色的嘴chún张了开来,不断发出呻吟,眼睫毛不住地颤动,仍在将醒未醒中。我大喜下将她抱人怀里。伸手轻拍她的俏脸,叫道:“华茜!华茜!”

华茜蓦地强烈挣扎,凄叫道:“不!不!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我大力搂着她,叫道:“不用怕!我在这里!我在这里!”心底流过一阵愤慨。黑寡妇一定在她身上用了些毒辣手段,否则以她的坚强,绝不会如此惊怕。

华茜猛地张开眼睛,不能置信地望着我。我温柔地道:“一切都过去了,我从黑寡妇手上将你救了过来。”

华茜悲喜交集,将头埋入我怀里,两手绕过身后,死命搂着我的腰,似乎害怕眼前的现实,稍一放松便会像冰雪般溶掉。

我向华茜道:“让我来给你引见一个人。”华茜头也不抬道:“谁?”

我回头望向公主,车厢内除了我和华茜外,已空无一人,想是我刚才注意力全集中到华茜身上,情绪又陷在极度激动里,没注意到公主已离开了车厢。

我从华茜的搂抱中脱身出来,推门下车,外面黑漆漆一片。

我叫道:“公主!鲍主!”没有任何回应。

我心中大惊,如此黑夜,这样一个金枝玉叶的女孩子,能走到什么地方去,

难道妒忌的力量真是这么可怕?四周忽地传来沙沙的声音,大批人从四方八面移近。

“锵!”火光四闪,周围燃着了几个火把,四周全是人,火光熊熊下,把我照得纤毫毕露。

我怒喝一声,正要痛下杀手。其中一个武士道:“嗅!原来是兰特公子!我是魔女国的白丹。”

我心情一松,细看对方,依稀记得在魔女的营帐里,曾见他进入报告军情,不过现在他穿起黑色的紧身衣,与当时身穿甲胄的模样大不相同,所以一时认不得他,还以为是哥战的追兵到了。

白丹道:“你们在这里甚为危险,帝国的大军已开始移动,随时会到这里来,我们是来探听军情的,我还以为你早已到了海边。”

我心中一动,叫道:“立刻带我往魔女国,我有十万火急的事要见魔女殿下。”

接着我请他派人找寻公主,便和他们连夜赶路,在第二天的晨曦时分,魔女国已远远在望。

魔女城可能是大地上出现过的最伟大的城市,比之帝国的望月城和日出城更见气势,延绵不绝的高厚城墙前,是宽大的护城河,城外看去一切平静安详,但我却知道城内正在秣马厉兵,每一个人都决心为自己的命运奋战,对抗大无首这残民为乐的暴君。

据父亲说,大元首在立国之初,性格并不是这样的,所以父亲和祈北这样正义的高手,才肯全力匡助,但立国以后,大元首性情大变,惹来两个心腹手下的先后反叛。在护城河前,有几道灌满黑色液体的长坑,我们要从搭在坑上的长木桥步过,华茜问道:“这是什么?”

白丹脸上泛起崇敬的神色,道:“这是魔女殿下指导的方法,黑色的油是从地底取出来的,一点燃后便变成长期不灭的火海,可以阻挡敌人的猛攻。”我心中大为惊讶,魔女不但是个超卓的领袖,还是个战略专家,这种能燃烧的黑油在帝国实在闻所末闻,魔女竟能懂得运用,难怪大元首对她这么忌惮,想到这里,我不由自主心焦如焚,两脚一夹马腹,超前奔出,叫道:“快!我要尽快见魔女殿下。”

华茜紧跟而上,白丹和其他一众骑士,也呼啸追来,二十多骑转瞬间奔上横跨宽近百尺人工护城河的大吊桥,马蹄敲得桥板隆隆作响,视觉上高大的城墙像一堵山般向我们压来。

白甲皑皑的魔女国战士,一个个白点般布满在城墙上,旗帜飘扬,帝国的人都唤魔女国的战士作“白兵”,与帝国的黑盔武土成黑白分明的强烈对比,似乎自立国以来,这两个国家便没有相容的可能,而大亢首的残暴无情、形态冷酷狰狞,亦与魔女的温婉慈爱、百媚千娇,像水火般处在两个极端,偏是两人又有神秘和微妙的关系。

一直以来大元首都不敢正面与魔女对抗,当年派我父亲兰陵和祈北来暗杀魔女及盗取智慧典,若非祈北爱上了魔女,坏了他的阴谋,魔女国早不存在,而那次阴谋,亦种下了今日的所有危机,只不知今次大元首藉智慧典抄本布下的阴毒陷井,又是否会成功?白色的城门“轧轧”声中往两旁移开,显然由某种机关发动,只是这种设施,魔女国已表现出远胜帝国的文明,难怪以魔女国的人少力弱,竟能长期与幅员和人口比她大上十多倍的帝国抗衡。帝国像一只巨大的兽,不断穷兵黩武,蚕食远近的部族和土地,所以领土每一天都在扩张,而魔女国却只是缓缓地生长,当有部族自愿归附时,领土才大了一点点,与帝国是完全不同的风格。我们旋风般冲进城里。

城内的情景令我眼前一亮。各式各样的美丽楼房,在树木和奇花异卉掩映中若隐若现,大自然与人造的屋字,浑融一起,就像个人间的仙境。笔直的街道,井然有序地从入城的地方往前方和左右两方伸延,看不到尽头,一座尖顶特高的建筑物,在左方远处冒起头来,看来就是对帝国的人来说,大地上最神秘的魔女殿了。在殿门口处有十几台黑黝黝筒形的东西,在白兵的簇拥下对正入口的地方,我虽然心急想见魔女,仍忍不住问身边的白丹道:“这是什么东西?”

白丹一边策马保持与我并排而进,一边叫道:“它们是魔女国的保护神,是魔女殿下教我们建造的,我们唤它们作‘雷神’,只要放进‘雷弹’,最强的敌人也难挡它们射出的雷火。”

我心中对魔女的敬意又增一重,她超人的知识,使她能以这样一个小柄,仍得在暴风雨般的强大帝国前屹立不倒。白丹领前少许,策马转入左边的大道,直往魔女殿奔去。

魔女城跟日出城和望月城里密麻麻的房屋大异其趣,屋与屋间有很宽敞的空间,都种满了美丽的植物。

这时街上没有什么行人,除了在林木间玩耍的小孩外,男男女女都赶着将不同的物资,运往城墙去,为了对抗帝国的侵略而备战。

魔女城的人在气质上亦与帝国的人大不相同,不但没有帝国人凶狠贪婪、互相猜忌的嘴脸,男女均秀丽可人,可惜他们都忙着备战,满脸忧色,否则我真要和这些与好战帝国人大不相同的人坐下来仔细倾谈。

我自己体内流动着的便是悍勇的血液,来自强者为王的帝国。

我们在这美丽城市宽敞的大道放马奔驰,路旁的人都向我们欢呼和抛掷从路旁摘来的鲜花,对为保护他们而作战的武士,他们的感激是毫不隐藏的。与帝国的人民对黑盔武士的畏惧,有霄壤之别。

忽然我们奔进了一条宏伟可供八马并驰的大石桥,骤眼看去;石桥像是没有尽头,四面尽是碧波荡漾,原来这竟是道横跨大湖的拱形石桥。

只是这道桥,便显示了魔女国的建筑文明远超帝国。我记起了祈北所说的魔女湖,定是指这美丽的湖泊。魔女殿矗然在望,在树林中冒出独特的尖顶,整座魔女殿都是用奇异的巨型白石砌成,在朝阳下闪烁生辉。

一股激情从心底涌起,我决定要不惜一切,为保护魔女国献出所有力量。

策马在前的白丹作了个停下的手势,整队人同时收紧马缰,战马仰嘶跳动,冲前了百多尺才停下来。

桥上空无他物,我和华茜不解地望向白丹。白丹望向天上,只见高空处有个小点,不断扩大,振翼声传来,由远而近,原来是一只信鸽,直飞到白丹伸出的手上。

白丹从缚在鸽足的小竹筒取出一个纸卷来,看完之后向我望来道:“我们的人找不到公主,若能有多一点的时间便好了,但帝国的先头部队正迅速迫近,所以不得不放弃了搜索,请你见谅。”

我的心抽紧了一下,昨夜公主不告而别,使我非常难过,觉得很对她不起。

可是我首要之事,就是来见魔女,所以不能亲自找她,惟有托白丹做这件事,可惜没有结果。

华茜在旁轻轻道:“我可以代你去找她吗?”我明白她的善良和好意,坚决地摇头道:“先见魔女再说!”

白丹手一扬,这鸽望空飞去,人马再次奔驰,不一会来到魔女殿前的大广场里,那处出奇地没有任何护卫,就像个不设防的皇宫。

我跳下马来,和华茜随着白丹踏上进殿的长石阶上。白石砌成的石阶,白石筑成的大殿,一切看来就像个毫不真实的梦。

殿门站了八位身穿白袍的女侍,为首的向白丹道:“白将军!马军师等全在殿下的寝室外。”

我一看那带头女侍说话时一脸愁容,心中大叫不好。白丹也是精明的人,见状愕然道:“殿下发生了什么事?”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剑师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