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剑师传奇》

第07章 吾儿兰飞

作者:黄易

正午时分。

一队骑兵来到莫府,带队的副领军走了进来。

副领军属高级军官,比莫言高了最少三级,莫家的人慌忙出来见礼。

我知道淡如成功地施行了她第一步的计画,就是把我弄进宫里去。

那副领军待我看完最后的两个病人后,礼貌地道:“这位老医师请随,走上一趟,为一个病人治病。”

我摇头道:“有病请他来一趟吧,我老了,不能像年轻时那样四处奔波。”

素善在我旁低声道:“他们是宫中的禁卫军……”

副领军出奇地好脾气道:“我们备有马车,老医师只要坐上去,便可忙安安稳稳到达目的地,半点操劳也不用。”

我望了他一眼,点头道:“看来你们真有点诚意,我勉强走一趟吧,小琪!”

西琪应道:“师傅!什么事?”

我伸了个懒腰道:“到葯仓执些上好葯材,放进葯囊,和我一齐到宫里去。”

素善急道:“还有我这助手!”

我向她微笑道:“你家务繁重,下次再带你去吧!”

我和西琪这娇俏的小徒弟,被侍卫带到宫殿后的内院去。

在沿途中,我发现了几个阴风族的军营,他们都换上了黑盔武士的装束插着丽清的凤凰旗,但对我这熟悉帝国军队的人来说,一眼就看穿了他们的伪装。

内院换上清一色的女亲兵,对我们展开礼貌的搜查后,才准我们进入院内。

经过了三进的殿堂,穿过一个花园,我们在前后共二十匹名女亲兵的拱卫下,来到以往大元首居住的怡情院。

踏进大厅,久违了的丽清郡主负手厅中,不安地来回踱着方步。

西琪第一次见到这种威势,显得惶惑不安,在我眼中却是恰到好处,教人不会怀疑我们另有企图。

才跨过门槛,有人大叫道:“来人跪下,参见女皇陛下!”

我暗咒一声,唯有跪拜下去。西琪自然有样学样,每看她一眼,甜蜜的感觉都会流过我的心。

丽清转过身来,冷然道:“先生请起,听说你乃天下第一回春妙手,葯到病除,希望今次不要令我失望。”眼光转到西琪脸上,上下打量着,对她的美丽大感惊异。西琪给她看得颇不自然。

丽清道:“你是他的徒儿吗?”

西琪点点头,神情害羞不安。

丽清的锐目在她身上再打了几个转,嘴角露出一丝诡异的笑意,才移回我脸上,沉声道:“你若给我治好这孩子,重重有赏,否则你再也离不开这里,若他死了,你要给他陪葬。”

她依然是那么美艳,那么专横霸道。

我神色如常地微微一笑,沙哑着声音道:“要治病的孩子在那里?”

丽清见我毫不惊惶,盯了我两眼后才道:“跟我来吧!”当先领路往内堂走去。最后到了一间宽大的寝室,几名女侍正小心翼翼侍候着躺在床上一个才七、八个月大的小孩儿,脸上罩着今人怵目惊心的青气。

我心中剧震。

这就是丽清所说和我生的孩儿了。

我吩咐西琪待在一旁,走到床边,装模作样地替他检查。

当我指尖刚接触到他的身体时,一种奇异的感应流了过来,使我差点惊呼起来。我终于凭直觉肯定了这是我的孩子。

天呀!

我应怎样处置他的生母--恶毒的丽清呢?

我的神色定是很难看。

丽清来到我旁边,低声道:“先生,你诊断出什么来?”

我嗅到她身体熟悉的香气,想起当日在两军对峙间的帐幕内,和她抵死短绵的情景,而跟前就是那刻的结晶品,不禁百感交集。

我长长吁出一口气道;“陛下!请借一步说话。”

丽清玉脸一寒道:“不要告诉我你束手无策。”

我冷冷回敬她一眼道:“天下间没有病症能把我方壶难倒。”

丽清道:“先生你非常自负,也很有胆色,若你真能治好我儿兰飞,以后便跟着我吧,我保你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享尽荣华富贵,甚至诸般珍馐美食和美女。”

我知她见我带着西琪这么绝顶动人的小徒弟,所以猜想我为老不尊,贪花恋色。这真是不是误会的误会。

丽清道:“随我来吧!”我向捧着葯囊的西琪打个手势,着她乖乖留在此处等我,尾随丽清进房去了。

那是一间放满机密文件的阅读室,丽清先在正中的大椅坐下,才着我坐在她对面。

我乾咳一声道:“若我没有断错症,小王子是今早零时才起事的,对吗?”

丽清点头讶道:“方老先生确有本领,说得一点不错。”

我故意露出凝重的神色,道:“幸好小王子的体质非常特别,否则绝不能捱到这一刻。”

我每一句话都说进丽清的心里去,因为没有人比我更清楚自己的儿子,也没有人比我更清楚他的怪病,因为把他弄成这样子的人正是荣淡如,这是条连环的狡计,也唯有淡如才能想出这样的妙计来。

丽清焦急地站起来道:“我们还在这里谈什么,快去给我把他治好。”

她对兰飞的关心绝对是真诚的,使我更感为难。

我多么想把自己的儿子抱在怀里呵护,把父亲的爱全献给他。

我叹了一口气道:“我要到今晚零时才可给他治病。”

丽清露出怀疑之色,寒声道:“治病也要等时间的吗?若我儿有何不测,你应知道那后果。”

我淡淡道:“你的儿子并非患了病,是中了巫术。”

丽清浑身一震,呆了一呆,才坐回椅里,凌厉的眼神紧盯着我。

我为了取信于她,将淡如早前告诉我的症状,例如初则呕吐、后而*挛,接着不醒人事,频说梦呓等一一数说出来。

丽清不住点头,脸色愈趋阴沉,问道:“我儿中了巫术有多久?”

我肯定地道:“最少有一个月了。”

这时间非常重要,若说是昨天,丽清会把淡如也算在里面,但若是一个月,淡如仍末到来,唯一的疑凶自是阴风法师。

事实上这计画确是天衣无缝,因为我是由丽清自己请回来的,故此她绝难联想到我和淡如是串通好了的。

丽清沉吟片晌道:“先生怎会懂得巫术?你有把握治好我儿的病吗?”

我道:“在现在的情况下,我只有五成把握。”

丽清道:“你还末答我第一个问题。”

我道:“这牵涉到我族人的秘密,所以我不想说出来。”

丽清的眼神变得锐利起来道:“你是否海民口中说的天医族的人。”

天医族是一个古老的传说,据说这人口不过百的种族的祖先来自大海里的一个小岛,精擅医术和巫术,丽清将我当作他们的人,是很合理的推想。

我微一点头道:“请你不要把这事告诉其他人。”

丽清道:“好!版诉我!在什么情况下你才可以有十成把握。”

我淡然道:“假设我能把施术的人找出来并加以禁制,那怕是半刻钟,我便可使小王子霍然而愈。”

这连环计最厉害就是这点,没有丽清的帮助,要杀死阴风法师这种高手实是难比登天,事后也很难逃得出去。

丽清的俏脸阴晴不定,好一会才道:“是否须杀了施术的人。”

我道:“不用!我只要取得他最具法力的一件东西就可以了。”

丽清听到不用杀人,松了一口气,皱眉苦思了一会儿,才道:“你可否肯定谁是施术者?”

我道:“只要那人在宫内,我定可把他找出来,也会知道他最具法力的东西是什么?”

丽清苦思片刻后,有点犹豫地道:“若那人的道行比你高明,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

我道:“我只是要救人,并非和他斗法,而且我刚才检查小王子时,也大概知道那人的功力达到什么程度,只要让我有机会接近他,攻其无备下,我保证他醒来后亦不知道曾发生过什么事。”

丽清半信半疑地望着我,最后叹了一口气道:“你可以在宫内自由活动,我让你见两个人,施术者或会是其中之一。”

我站起来道:“就这么决定,现在让我去将小王子的状况稳定下来,使他直至今晚零时也不会被人伤害。”

我转身走了两步,丽清在后叫道:“先生!”

我回头道:“陛下有何吩咐?”

丽清眼中掠过忧伤的神色道;“先生的神态很像我认识的一个负心人,所以我很愿意信任你。”

我心中懔然,故作惊奇道:“他既是负心人,为何你反因我像他而信任我?”

丽清叹了一口气道:“没事了,先生请行吧!”

我依着巫神书学来的一招半式,装模作样地在我的爱儿身上施展了一些特别的手法,最后照淡如教的方法,由他脚心输进少许异能。

小兰飞脸色回复了红润,只余下胸膛处仍有一小片青黑的气色,呼吸亦畅顺起来。

丽清喜得差点流下热泪,至此对我的道行怀疑尽去。

我强调道:“今夜零时前若不能依计行事,小王子的病情会突然转坏,恐怕活不过今天晚上。”

丽清咬牙道:“好!你现在要我怎么办?”

我怜爱地伸手抚上宝贝儿子的小脸,暗暗请求他原谅我这父亲利用了他,使他吃了点苦头。

丽清道:“先生是否很喜欢这孩子?”

我点头道:“我对这孩子特别投缘。”

丽清柔声道:“我看得出来,这孩子真可怜,出世就没有了父亲,假设先生真治好了他,我让他认你作爷爷吧。”

这女人真厉害,看出我的利用价值,看出我对自己儿子的爱惜,又看出我是淡泊名利的人,立时以感情对我加以笼络。

我道谢后道:“我们先到外厅再说,让小王子好好休息一会。”

丽清吩咐了婢女几句后,领着我和西琪走到外厅去。

挥退了所有人后,丽清望向西琪,出其不意道:“小泵娘,你穿回女装会更漂亮!版诉我,你的处子之身献给了那个人?”

西琪的经验始终嫩了点,猝不及防下,俏脸一红,往我望来。

我暗叫糟糕,这时否认反着了痕述,迎着丽清向我射来的眼光道:“我们天医族的人有『处子保寿』的秘方,否则我的身体如何能如此强壮。”丽清瞅着我道:“先生今年贵庚?”

我微笑道;“我早忘记了,怕不会少于九十岁吧。”丽清眼中闪过惊异的神色,望向西琪,点头道:“你倒懂得挑选,这是万不一见天生丽质的美女。”

我道:“陛下也非常美丽动人。”

丽清风情万种横我一眼道:“我有年多没有男人了,你给我好好办事,说不定我一时高兴,会让你为所慾为。”

我心中暗怒,这婬妇做了我孩子的母亲后,竟还敢去勾引别的男人,连一个长得好看点的老人家都不放过。

表面却装出怦然心动的样子,眼光放肆地在她的身体上下游弋着。

西琪狠狠盯了我一眼。

丽清吃吃荡笑道:“你还末告诉我跟着要怎么办?”

我向西琪召手道:“小徒儿,取葯囊来!”

西琪小女孩儿家脾气,不喜见我和丽清打情骂俏,气鼓鼓地把葯囊掷过来。

我背着丽清向她打个眼色,探手葯囊胡乱拿了枝香桂条出来,递给丽清道:“陛下请拿在手上点燃,心中想着小王子,灰烬跌向的一方,应指着施术者现在的位置。”

丽清接过香桂枝,深信不疑地拿着,反是西琪大感惊异,滴溜溜的黑眸在我脸上转来转去。

我童心大动,将西琪拉到我身前,背对着我,脸向着丽清,三个人刚好成一直线。

丽清道:“我点火了!”

我道:“可以了!但你的眼睛要望着火头,心要想着小王子,不要往后望过来。”

丽清应诺后,取出火种,燃着了竖起的桂枝头,香桂的气味立时弥漫厅内。

我手往前伸,搂着西琪的蛮腰,手按在她的小肮处,略一用力,西琪全身发软,一声“嘤咛”,靠入我怀里。

我找到她的红chún,狠狠吻上去。

西琪昨夜刚由少女变了小熬人,那堪如此挑逗,何况前面还有丽清在,分外增加刺激和危机感,身子立时滚热起来,热烈反应着。

我整个人松弛下来,身心舒畅无比,异能送进西琪体内,又由她的身体反送回来,不片刻我的精神前所未有的凝聚,往四野延伸开去,搜索拥有邪恶灵力的阴风法师。

第一个找到的是秀丽法师荣淡如,她正在西面一个花园的亭子里,思念着我。

我不敢騒扰她,精神移往别处。

想不到无意中竟发现西琪对我有这么大的帮助。

很快我找到了阴风法师的位置。

我和西琪联手的灵力来到桂枝燃得仍呈暗红色的灰烬处,运起心力。

“啪!”

桂枝折断,往地上掉下去,指处刚好是正南阴风法师的方向。

我放开了脸红耳赤的西琪。

丽清转过身来望了我们一眼后,一言不发匆匆去了,显是要查证谁人在正南的位置。

西琪嗔道:“你真胡闹!人家以后再也不睬你了!”

我知她仍在恼我向丽清调情,赔笑道:“我的乖宝贝、心肝儿,原谅我吧!”

西琪道:“你变得坏了很多,昨天晚上更是坏得透顶。快快招供,离开我后,你搅了多少女人?”

我摊手道:“你最少也要给我三天三夜的时间,才可全部供出来。”

西琪气苦下重重打了我一拳,旋又“噗哧”笑道:“我的大情人,三天三夜的时间真的够了吗?”

脚步声起。

我们分了开来。

丽清沉着脸回来,道:“果然是他,哼!竟敢暗算我的儿子,我要教他有命前来没有命回去。”

我问道:“那是谁人?”

丽清道:“这人叫阴风法师,巫术武功均非常高明,他现正在刑室内施法,要控制一名叛徒的灵魂,再指示他去行刺我们一个共同的敌人。”

我心狂跳了几下道:“你知否他施法的情况?”

我不敢直接问那被施法的人是谁,惟有旁敲侧击。

丽清没有答我,苦思一会后道:“你有没有把握杀死这样的人?”

至此我不禁诚心佩服淡如的智慧,她早估计到最后必会迫丽清走上这一步棋。因为阴风法师既然对她和我的儿子下得毒手,自亦不会把她放在眼内,说不定正是巫帝在背后下的命令,而阴风法师只是执行者。

更重要的一点,就是身为巫帝八妃的丽清,本就是阴风族后之女,杀了阴风法师,阴风族的大军将被控制在她手里。

然后她才全力来应付我兰特和属下的大军,至不济便返回巫国去,只要她做得乾净利落,甚至把我这老人家也干掉,便可将责任全推卸到真正的我--兰特身上。

又或者她可以和我展开谈判。

凭着她是我儿子生母的身分,我不得不让她三分。那这充满野心的狠毒女人就可以等待第二次统一帝国的机会。

若我远征巫国,那她的机会便来了。

丽清见我默然不谙,还以为我力有不逮,道:“我可以在旁助你,我曾受过训练,可以对抗巫术。”

我摇头道:“我习的是白巫术,曾立过誓不以巫术杀人。”

我如此一说,丽清反而更信任我,觑准她以为我人老心不老的弱点,移了过来,直至差点要碰上我的身体,媚笑道:“你只须制住他,杀人的事由我做,这人竟对小孩子下毒手,算是死有应得吧!”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剑师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