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剑师传奇》

第08章 剌杀行动

作者:黄易

据淡如所说,阴风法师是个天性邪恶的人,纵使没有巫帝在背后的控制,本身亦是魔鬼的化身。

况且因为两个女儿均死在我手底下,所以对帝国人和我充满了仇恨,绝没有和解的可能,所以我必须杀死他,再无第二个选择。

在四大法师里,若以巫术的功力论,当以狂雨法师居首,阴风法师为次,接着是淡如和死去了的巫师。

只是居于末位的巫师,其法力便足以害死了祈北这种高手,若非我趁他功力减退时,又分心于西琪*女诱人的赤躶身体上,我定杀不了他,由此可推知四大法师的厉害。

和淡如的斗争,我也只是险胜,关键处全因她想不到在自杀后,我会把大量的爱借异能输进她体内,削弱了巫帝赋与她的邪力,增强了她对我的爱,加强了她的本性。

所以阴风法师绝不容易对付。

以淡如对他的熟悉,仍摸不清楚他的功力底细,这种莫测高深,正是他厉害的地方,教人无从对付。

阴风法师本身亦是可怕的武功高手,武器是两条经过制炼的“风蛇”,皮坚若钢,即管宝刀也斩它们不断,但若给它们咬上一口,必命丧当场。

何沉他还有四名形影不离的阴风奴,这四人曾受他以葯物和特别的训练方式,激发出身体的潜能,力大无穷,悍不畏死,剑术出众,非常难以对付。

所以若不把丽清拖入设下的陷阱谋算里,要明着杀他确是难比登天。

我们唯一的优势,就是我们在暗他在明。阴风法师造梦都想不到淡如会背叛巫帝,成为我的女人和帮手。

丽清安排了我和西琪在一所清幽独立的房子里歇息后,依着我的指示,去了探查有关阴风法师的情报。

我更知道丽清还有另一个目标,就是对付淡如。

淡如乃四大法师之一,身分和阴风法师相等,可以指挥阴风法师的军队,若不除了她,就算成功杀死了阴风法师,仍会功亏一篑。

这正是淡如这条连环计的其中一着妙棋。

她会把护着她的十二游女调走,制造丽清对付她的良机。

我们虽在呆等着,却是毫不寂寞,西琪盼了整天的我俩独处的机会,终于来临,对我痴缠得不得了,且问个不停,什么东西也变成趣味盎然的事。

我说起当日为了避开上校等人,躲进在地穴内的香艳往事,西琪娇羞地道:“兰特你坦白告诉我,那天你是否蓄意触碰我的身体,我还是第一次给男人这样侵犯占便宜。”

我大呼冤枉道:“是你自己贴上来吧了!怎能怪我?”

西琪坐在我腿上,搂着我脖子撤娇道:“人家是迫不得已才挤到你怀里去,但你却是故意移动身体去碰人家,大占便宜也不肯承认,那时认识了你还不到三天时间呢。”

我的目光落在她高挺的胸脯上,哂道:“别忘了你的身体有些部分非常突出,除非大家都停止了呼吸,否则总会有你碰我,我碰你的感觉。”

西琪招架不住,大发娇嗔道;“谁碰你了!”

我乐得灵魂儿出了窍,失而复得是世上最美妙的东西,何况是我心爱的可人儿。希望能尽快找公主回来,那我兰特再无憾事了。

我想起一事,担心地间道:“刚才你是妒忌吗?你不喜欢我有其他的女人?”

西琪摇头道:“我只是不喜欢丽清这女人,至于其他嘛!我才不管,只要能和你一起便行了。告诉我!丽清的孩子是不是和你生的?”

我吓了一跳道:“你怎想到这上面来的?”

西琪道:“他生得很像你,而且我有种感觉他是你的骨肉。”

我还想说去下,丽清的足音传来。

西琪吻了我一口,依依不舍离开我的大腿,坐到对面的椅里。

丽清推门人屋,锐利的眼神在我们身上打了个转,媚笑道:“你们可以继续亲热,不需避忌。”接着向我横了一眼道:“看来你在床上必有一套特别功夫,否则这小泵娘不会对你如此痴缠。”再向西琪道:“我有说错吗?”

西琪何曾遇过如此荡娃,羞得耳根也红了,却硬着微点点头,看得我心中一荡,差点老骨头都騒软了。

丽清在西琪旁坐下来,回复清冷的神情,正容道:“告诉我,若对方是拥有心灵异力的巫道高手,你有没有把握在出其不意下,使对方心灵受制片刻?”

我微笑道:“你也应看出我是这方面的高手吧?”

丽清点头道:“是的!由第一眼看到你,我就感到你有可怕的精神力量,否则也不会倚靠你去对付这两个人。”

我故意一呆道:“两个人?”

丽清道:“是的!是两个人,现在我们先对付的是一个深□媚术的女人,她长得千娇百媚,你最好垂着头不要看她……”

我截断她道:“放心吧!我自幼至老都受着最严格的心灵训练,纵使对方是媚术高手,也影响不了我。”

丽清眼中射出凌厉的神色,盯着我道:“先生为何忽然变得乐意合作起来。当然不会只为了我的身体吧。”

我心中一凛,这婬妇确是精明厉害,幸好这也早在我和淡如的意料中,所以我连眉头也不需皱一下,即计上心头,应道:“你的身体是其中一个原因,但最重要是你的儿子,他是个得天独厚的奇材,唉!老夫已是天医族最后一个有道行的人,其他人都不成气候,为了使天医道统不致失传,兰飞是我最后的希望,这样说你明白了没有?”

丽清脸上泛起来自心里的笑意道:“我的儿子有着大地最优秀的血统,必不会令先生失望。”

我出其不意道:“他的父亲是谁?”

丽清呆了一呆,眼中掠过怀念仇恨和痛苦的复杂神色,淡淡道:“事成后我再告诉你,本来我已打算永远不再让别的男人进入我的身体,但你使我改变了主意,因为你和他都有着某一种难以形容的相同特质。”

我心中一阵感动,对她恨意大减,点头道:“好!怎样去杀那懂媚术的女人。”

丽清道:“现在是千载一时的机会,这妖女的护卫都被她遣往城外侦查敌人迫来的大军,我会把她请来看飞儿,当我向你打出手势时,你要立即行事,杀人的事则由我执行,这世上没有男人可以狠起心向她下手的。”

千娇百媚的秀丽法师来到兰飞歇卧的床缘时,室内只有我、西琪和丽清。

荣淡如深情地望我一眼后,眼光落到西琪身上,闪起惊异的神色,显是感应到西琪的独特气质、也惊叹她的美丽。

西琪亦呆瞪着她,想不到世上竟有比诸她毫不逊色的美女。

丽清道:“淡如!我请你来是想你看看飞儿。”

荣淡如瞅了我一眼,嘴角浮起诱人的笑意道:“这个满好看的老先生和美丽的小泵娘是何方高人?”

丽清想不到荣淡如眼光如此“锐利”,泄了点气道:“那算高人,只是我的御医和他的小徒儿吧?”

荣淡如嗔怪地瞪我一眼,娇笑道:“师徒!我看这美丽的小泵娘才刚刚破身,所以现在眉黛含春,老先生请问是否由你经手呢。”西琪羞得不知要往那里钻进去才好。

我微微一笑道:“荣小姐的眼光真锐利,想来在这方面的经验亦是非常丰富。”

荣淡如“哟”一声道:“淡如不跟你说了,让我看看飞儿!”

丽清向我打个手势,要我进入战略位置。

我装模作样,领着西琪到了床的另一边,和淡如正脸对着。

丽清移到淡如身侧。

荣淡如望向丽清道:“我想和你私下谈谈。”

这一着大出丽清意料之外,迅速答道:“说吧!这两师徒是我心腹,可以绝对信任。”

荣淡如沉声道;“不知你信或不信,有人想背叛巫帝。”

丽清愕然道:“你说什么。”丽清自然知道淡如最得巫帝宠信,只会和她同一阵线,又怎会无端地存心对付她呢?荣淡如翻开了我乖儿子的眼帘,仔细审规了一回,道:“你的爱儿不是病了,而是中了一种歹毒之极的巫术,叫『阴尸蛊』,经过四十九天的酝酿期后,施术者只要连续两天在零时施法,受害者会突然病发,除非将施术者杀死,否则神仙也难以救治。”

丽清吸了一口凉气道:“这和背叛巫帝有何关系。”

荣淡如道:“这种巫术的厉害处,不在于杀死一个人,而是藉被害者的身体养出一种歹毒之极的细菌,在被害者死时狂喷出来,由空气以惊人速度扩散传播,制造出一场可怕瘟疫,除非服了解葯的人,否则百里内人畜不留,厉害无比。”

丽清打了个寒颤道:“阴风法师!”

荣淡如望向我道;“想不到你是巫道高手,竟懂得暂时禁制阴尸蛊的方法,你究竟是谁?”

丽清道:“阴风法师有背叛巫帝的胆子吗?”

荣淡如道:“在巫国他没有这样的胆量,来到这里他便有了,只要他找到废墟,取得那怪物的异能,以后再也不用看巫帝的脸色行事,同时变成永生不死的神人,你说这诱惑多大,不过巫帝早看出他的野心,所以曾特别吩咐我小心监视他。”

丽清见到荣淡如和她站在同一条战线上,对她的敌意大消,更想把她拉拢过来,加强对付阴风法师的实力,为此顿改主意道:“所以他要除去所有与巫国有关的人,包括我的族人,哼!我要教他死无葬身之地,希望秀丽法师能给我一臂助力。”

荣淡如道:“这事我当竭尽棉薄,其实这死鬼是见到我也来了,所以才催发阴尸蛊,想把我一并除去,我才不会教他如愿。”

丽清尚有一点疑惑,问道:“他不怕你像现在般看破他的阴谋吗?”

荣淡如早准备了答案,立即奉上道:“因为他以为我看不穿他的手段,岂知巫帝旱把他的伎俩透露我知道,但有点我也不明白,他施法时我会生出感应,你也该会发觉的呀!”

丽清恍然道:“我明白了,他美其名到刑室内施法对付翼奇那叛徒,其实目标却是我的飞儿。”

我心中一震,终证实了我的猜想,翼奇落到他们的手中了。

荣淡如道:“这是个一石二鸟的毒计,兰特的大军已来到城外五十哩处,这两天即要攻城,这阴尸蛊刚好把他们一起收抬,帝国还不是阴风这死鬼的囊中之物了吗?”

丽清担心地道:“杀了阴风,飞儿是否会完全康复过来?”

荣淡如道:“放心吧!没有了阴风施术催发,我举手便可破去这种利用人体变壤散播瘟疫的手法,保证绝无后遗症。”

至此丽清完全坠入我们精心设下的骗局里去。

淡如最厉害的一着就是时间的急迫性,使她没有余暇去详细考虑,没有时间调查或再想到加害我们,甚至为了保密关系,不敢把这事告诉其他人,以免泄漏了风声。我真庆幸能在巫帝手上将淡如抢了过来,做她的敌人真不是好受的一回事。

荣淡如瞅了我一眼,道:“本来我并没有对付阴风死鬼的把握,但有了你这巫术高手,事情完全不同了,你懂用剑吗?”

丽清在旁道:“天医族的天医,都是用剑的高手。”

我点头道:“请陛下赐两把锋利的剑给我们师徒吧!”

丽清待要答应,荣淡如切入道:“我有把宝剑送给你,随我来吧!让我们好好计画应如何对付我们共同的大敌。”

为了使整个骗局天衣无缝,我还有一句说话,必须说出来,皱眉道:“荣小姐!阴风要达到你所说的姦谋,为何不随便找个人来施术,那时谁也不会注意,不是更轻而易举吗?”

丽清娇躯一震,知道自己是关心者乱,竟看不到这明颢的漏洞,不由感激地望我一眼,对我的信任加深了一重。

她不知整个计画,每一个细节、每一句说话,都是我和淡如在床上构思出来的,淡如旱有了答案,道:“你有这疑问,是因为不知这阴尸蛊是巫帝传授杀伤力最强的三种巫术之一,除了要施术者功力深厚外,最难得就是『葯引』,小飞儿有着非常独特的体质,只有他才能作葯引,其他人都不行。”

我扮作恍然大悟道:“小王子就是传说的巫种,我一时没有想到这条线上去,竟看漏了眼。”

丽清刚起的疑心又消去,死心塌地般相信我们编出来的谎言。

她既曾骗过我,我骗她一次也公平得很吧。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剑师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