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剑师传奇》

第09章 偷天换日

作者:黄易

淡如随便找了个藉口,把丽清和西琪留在厅里,拉着我进入她的房里,关上门后,立时扑了上来,送上香chún,如火的热清,差点把我融化了。

chún分后,她娇嗔道:“你好哇!不见十多天便勾上这么漂亮的少女,看来你的魅力连你这块老脸也盖不住。”

我大呼冤枉,匆匆作了简单的解释,她才歉然表示错怪了我。

取得魔女刃和黄金匕首后,我们走出房去,丽清和西琪灼灼的目光在我们身上打转。

我大感尴尬时,淡如若无其事道:“现在离零时还有个许时辰,足够我们布局对付阴风。”

丽清没有时间计较我们在房内做过什么事,道:“下一步应怎样做?”

荣淡如道:“你稍后只需把阴风法师请到你的正殿来,设法把他拖着,其他一切事交给我们去办。”

丽清亦是精明厉害的人,皱眉道:“我是否应向他提起飞儿的事,否则他岂非会怀疑我别有居心吗?”

这是整个布局另一关键,我们怎会遗漏,淡如道:“你可向他提起飞儿患了病,但告诉他医生说没有大碍,千万莫要让他看飞儿,否则他会看出有巫术高人插手其中,那就糟了。”

丽清看了我一眼,低声道:“你们得要小心点!”转身去了。

她前脚才走,淡如已走到西琪身旁,搂着她亲热地说话,我知道她的媚术连女人也抗拒不了,迳自走到屋外的亭园里,呼吸两口新鲜空气。

夜空上星光点点,看得我心旷神怡,心内有着无限的满足感。只要杀了阴风法师,帝国将会回复和平,我会重划各民族的疆界,使所有人乐业安居。

然后我会和淡如与西琪到巫国去,和巫帝一决雌雄,救回公主。

西琪乃来自废墟的奇异种子,若我能把她内蕴的力量发挥出来,对付起巫帝来将更有把握了。

想到这里,淡如和西琪走了出来。

她们两人腰间都挂着长剑,英气迫人。

我伸手搂着两人纤柔的腰肢,笑道:“你们商量好谁作大谁做小没有。”

荣淡如嗔道:“不要来离间我们姊妹的感清。”

西琪道:“原来你们早串通好了,连我也骗得信了你们。”

我道:“时间不多了,我们先去把翼奇救出来。”

囚室位于正殿的地底处,入口则在正殿后像一个盒般的方石室。

石室的匹周都是空地。

室的四壁均开有一排的小窗,所以只要每个窗后有一个守卫,石室外的一动一静都逃不出他们的眼睛。

室的外壁挂满风灯,照得方圆匹十步内之地亮若白昼。

我们神气安闲地往方百室走去。

淡如道“我联络了灰鹰,你猜他第一句话说些什么?”

我好奇心大起道:“说了些什么能令你也要念念不忘的说话?”

荣淡如失笑道:“你真看得透我,灰鹰说的是!假若战恨要求大剑师将你的一晚送他,大剑师会怎样做呢?”接着跺脚娇嗔道:“你说吧!这么使人惊怕的话,你说我怎能不没齿难忘,兰特你快点表态,你会否答应那土狗的卑鄙要求。”

我招架不住,道:“到了!”

在刑室门前十步许处,她一把拉住了我,楚楚可怜垂下臻首,幽幽道:“你不清楚表明立场,我不会放你进去。”

西琪扯扯淡如的衣袖,提醒道:“室内的守卫都在看着我们。”

荣淡如爱怜地道:“琪琪你给我乖一会儿,让我对付了这不肯表态的人,才带你进入地下的刑室。”

我怕给室内的人听去我们的说话,压低声音道:“除非有你首肯,否则我绝不将你送人,半晚也不会。”

荣淡如轻轻道:“这些话太危险了,以你甜言蜜语的道行,定有方法说到我首肯的。”

我只想快点进去看看翼奇的情况,惟有投降道:“我绝不游说你,那你满意了吧!”

荣淡如小女孩般雀跃起来,向我甜甜一笑道:“随着你又乖又美的妻子走吧!”往石室的正门走过去。

我始终招架她的媚术不住。

我们由有十多名黑盔武士把守石室内的地道,拾级而下,到了下面长廊的入口处,两旁各有九间刑室。室门两旁都挂着风灯,灯映下自有一股阴森可怖的感觉。

我对这拥有十八间刑室的可怕地方绝不陌生,当年我尊敬的父亲兰陵,是在其中一间受尽折磨死去。

这里虽是地底,但通气设备良好,绝不会气闷。

负责的刑官跟着走过来,向淡如恭敬施礼道:“陛下刚才通知了我们,要全听荣小姐的吩咐。”一边说,一边忍不住不时偷看淡如,露出色授魂与的迷醉神色。

荣淡如秋波飘送,道:“这里有多少犯人?”

刑官道:“只有一个,其他人都送到了监狱去。”

荣淡如道:“带我们去看他。”

刑官很困难才把目光移离她的俏脸,引领着我们来到长廊尽处左边刑室的铁栅门前。

我心中一震,这不正是父亲惨死其内的那间刑室吗?

在我旁的西琪俏脸发白,显示被广阔刑室分列两旁的各种折磨犯人的刑具吓得胆战心惊。

在四角风灯的映照下,翼奇给缚在正中一个十字形的大铁架上,头垂了下来,上穿着一件以鲜红色笔触写满了各式奇怪符号的白袍,不省人事。

刑官依从吩咐打开了铁栅。

荣淡如道:“你到出口处等我们,任何人也不可以进来,知道吗!噢!锁匙交给我。”

刑官交出锁匙,依依不舍地离去。

我急不及待扑了过去,抓着手足全被铁环扣紧呈大宇形翼奇两肩,叫道“翼奇!”

荣淡如道:“不用担心,他只是给阴风法师喂服了减弱他意志和使他产生幻觉的*葯,仍末施展迷魂大法。”

西琪道:“他什么时候会回来施法?”

我搂着心寒胆颤的她安慰道;“有我在这里乖琪琪不用怕。”

荣淡如道:“放心吧!阴风法师最佳的施法时刻是零时,不到那时间,绝不会出现。”

我赞赏道:“淡如你确是算无遗策,每当零时阴风必来施法,会使丽清更相信我们所说无讹。”

荣淡如道:“现在我们应怎办?”

我看着翼奇,忽发奇想决稍改原来定好的计画,毅然道:“若我能变了翼奇,当阴风来施法时,可出其不意给他来上一剑。”

荣淡如道:“没有人能暗算阴风的,见到他你便明白我的话,但我却真有方法把你变成翼奇。”

我大喜道:“什么方法?”

荣淡如道:“在这么昏暗的灯光下,只要我给你少许化装,除非阴风托起你的脸来看,绝不会发觉你们掉了包。”

我心中一动道:“你有没有方法弄醒翼奇,把他变成我这老人样,那便可由他扮我,离开这里。”

荣淡如皱眉想了想,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瓷瓶,倒了八粒小葯丸出来,喂给翼奇吃了,然后道:“你可把异能输进他体内,助他快点苏醒过来。”

我忙凝聚精神,异能立即源源不绝由我手心,透过他双肩送入他体内。

好半晌后,翼奇一声呻吟,抬头张目,茫然往我望来。

我大喜道:“翼奇!是我,我是兰特!”

翼奇一震惊醒,不能置信地叫道:“大剑师!我……”

我道:“不要说话!让我先解开你四肢的锁环。”

荣淡如旱已动手。

锁环解开后,若非我和西琪一左一右扶着他,保证他扑倒地上。

荣淡如搬来椅子,让他坐下,取出当日给我易容改装的小布袋,为他的脸动手脚。

我则掏出黄金匕首,破坏了那四个锁环,使它们只能作个样子。

在淡如的妙手下,不一会翼奇已大约变成了我的样子。

我取饼淡如递过来的葯液,在西琪的协助下,洗去脸上和头发的伪装,还我本来面目。

西琪一声欢呼,搂着我chún如雨下,喜叫道:“兰特呵!我多么怀念你这张害人苦思的俊脸!”

翼奇气力逐惭恢复,向我道:“天!你们怎能到这里来救我?”

我道:“没有解释的时间了。”向淡如和西琪两人道:“你们把冀奇带走,交给灰鹰,着灰鹰送他至安全地点。”

淡如来到我面前,再次施展她的妙术,照着翼奇早先头发披散没有半点人色的脸那模样,施展她神妙的化□术。

西琪在旁看得目定口呆。

我感受着她纤手把一种白色粉末掏抹脸上那舒服温馨的感觉,吩咐道:“当阴风和他的人进来后,你们立即把入口的大铁板降下来,封死入口,我自会教阴风出不了去。”

西琪色变道:“不!我要留在你身旁。”

荣淡如也一呆道:“你或者仍不了解阴风和他那四个阴风奴的可怕,我定要尾随下来,和你联手对付他们。”

我摇头道:“若是那样,我们可能全军覆没,你也不是不清楚丽清的反覆无常,若我们全到了地下来,丽清只要关上了入口,再由各通气孔灌水,我们会死在一堆,谁也救不了我们,所以你们定要留在外面,监视和制住丽清,那才是万全之着。”

西琪倔强地道:“有如姊在外面便够了,我可以找间刑室躲起来,到时再出来助你。”

淡如摇头道:“你瞒不过阴风的,他是有灵觉的人,何况他那两条恶蛇的听觉非常灵敏,细微呼气的声响,也瞒不过它们。”

我道:“你要通知灰鹰,着他精选一批好手出来,埋伏在附近,假若丽清……”

淡如笑道:“那只会打草惊蛇,放心吧!我有十二游女助阵,不会怕丽清的,何况丽清还不想背叛巫帝,怎会在没有把握下向我动手,她还要我去帮着救你的宝贝儿子呢。”

我一想也是,伸手爱怜地抚着两女嫩滑的脸蛋道:“你们两人要相机行事,互相照顾,不要损了一根汗毛,那会令我心痛死了。”

两女柔顺地点头答应。

我站了起来,和翼奇交换了衣服,由他们动手把我虚扣在锁环处。

西琪忧容满脸,凄然道:“若你有什么事,我定不会活下去。”

淡如紧接道:“我也是!”

我心头一阵激动,肯定地道:“放心吧!一个阴风我怎会对付不了。”

淡如道:“魔女刃藏在那里好呢?”

我道:“你把它拔出来,绑在我身后,那把匕首就给我扎在大腿处。”

西琪道:“我们怎知你在里面发生了什么事。”

我望着她,凝聚心神,心中道:“知道了吗?”

西琪吓了一跳道:“为什么我像听到你在我心里说话的呢?”

我心中大喜,知道自己没有猜错,西琪和飞雪都有着同一的灵质,可以和我生出心灵的感应。

荣淡如道:“你们既有心灵相通的本领,那就更好办了。”接着向我正容道:“我的大英雄,若形势不妙,你不可逞强,要尽快通知我们呀!”

我微笑道:“放心吧!我会将阴风的死讯,以第一时间通知你们,但望你们在上面也能把事情搅得完满妥当。”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剑师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