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剑师传奇》

第10章 刑室之战

作者:黄易

零时前一刻钟。

脚步声由远而近,不一会锁着的铁栅打了开来。

我不敢抬起头看他们,只看到五道长长的暗影,被灯火映照地上,逼近过来。

一把雄壮但带点苍老的声音冷冷说了两个字。

我虽跟灰鹰学了几天巫国话,旱晨晚安等或可听得懂,但却非这两个字,到刑室四角的风灯全给弄熄了后,我才明白那听来是阴风的人下的是“熄灯”一类的命令。有人走出刑室外,把长廊的灯火全弄熄了,四周陷进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里。

只有轻微的呼吸声,和一些嘶嘶的怪响,当是阴风那两条风蛇毒舌吞吐时发出的嘶响。

我还末应付过这类活的兵器,定要小心一点。

“当!”

一声清响,震荡迥响整个刑室虚寂的空间里。

我吓得差点跳了起来,心中叫道!这家伙要对我施展离魂大法了,连忙苦记巫神书内灰鹰译给我听的法门。

巫神书上说,离魂法的最终目的,就是要控制被施术者的心灵,最高境界,当然是像巫帝骰把邪力输入对方心灵里,使被施术者变成对自己绝对忠诚的工具。

较下焉者就是植入简单的指令,使对方去执行,或在某种情形下发出某种施术者要求的反应。

当日我对淡如香艳的指令,就是这类形式。阴风或者因在这种巫术上浸婬了一段比我长得多的日子,怕亦远未能达到巫帝的境界,否则他已是另一个巫帝了,极其量是不像我般几日后指令的效力便消失了。

巫神书上指出,施法的第一步,是要制造一个梦幻般不真实的环境,减弱被施术者对现实彼我的执着。

所以阴风先以葯物迷住翼奇的神经,现在又把灯光全弄熄了。

第二步是要吸引对方心神,使对方除了施术者外,不再注意其他事物。

这下金属的脆响,正是要惊起我的注意力。

我是真的给吓得全身一震,装作茫然的抬起头来。

在这样的黑暗里,纵使我的夜眼也看不见东西,故也不信阴风可看出我是假货。我暗运心力,敛起眼内的光芒,往前望去,一看下差点失声叫了起来。

我看到了五大两小七对眼睛。

这确是惊人之极的事,那两对小眼是血红色的,不用说也是风蛇恶毒的小眼睛。另外五对,正面对着我的双目闪着幽深的青光,就像黑夜里亮起的两盏微型小风灯。另外四对幽暗多了,打横排在阴风身后,有种邪异凶残的味道。

我暗呼一口凉气。

对方果是有着邪异灵力的凶人,换了以前的我,定逃不出他们的毒手,幸好今天的我拥有了同样的异能,否则真是不堪涉想。

阴风的邪眼亮起两点精芒,紧攫着我的眼神。

一时间我的脑什么也不能去想,整个天地仿似只存在阴风邪恶的眼神。

“你是谁?”

阴风的声音在前面响起,又若来自遥不可测的另一世界里。

我暗呼厉害,任由他控制着自己的心神,只留下一点灵光,保持神智不灭,依着巫柙书上所描述被施术者的情况,张开口来,不住喘气,硬迫冷汗由额上流下来。

凭着异能,我可以轻而易举控制着身体的状况,瞒过对方。

阴风再次道:“你是谁?”

我的喘息更急了,辛苦地道:“你是谁?”

阴风的眼神更凌厉了,喝道:“我是谁?”

为了满足他,我跟着道“我是谁?”

一点火光在阴风腰间亮起。

我定睛一看,一点蓝色的光焰在阴风曲起的中指尖处魔火般跳动闪舞着,情景怪异无伦。

这是没有列在巫神书的事项,我不知应作如何反应,惟有瞪着茫然的眼看着。

那点附在阴风指尖上的蓝焰逐惭上移,最后来到阴风的颔下寸许的位置。

我终于看到阴风的脸。

那简直是个奇迹。

若不是灰鹰告诉了我阴风是阴女师姊妹的父亲,真是打死我也不肯相信。

他实在太年轻了,只应作阴女师的兄弟。

那是张英俊至没有瑕疵的脸,和他苍老阴沉的声音绝不匹配,难道他戴着脸具?他肩上盘着两条粗若儿臂、浑体纯蓝的怪蛇,头作三角形,两对蛇目像两点血焰,紧盯着我。

到这刻我才明白淡如的话,就算阴风睡着了,也没有人能暗算他而不被这对形状可怖的蛇发觉。

我更是小心翼翼,将心神退隐至心灵的秘处内,任由他控制着我心灵的表层。

阴风嘴角掠过一丝诡异的笑意道:“你觉得很疲倦了,睡吧睡吧!”

我装作倦极而眠,发出均匀的鼾声。

“当!”

又一下清响。

我惊醒过来,看到他另一手上吊着一对用线连着的金属圆球,声音发自两球相撞的刹那间。

我刚张眼往他望去,阴风双目邪光大盛,目光像两枝箭般射来,直刺进我眼内,再潜入我的心灵去。

我知道这是最关键的时刻,我再不能被动地任他为所慾为,因为只要让他控制了我的心灵,我便真的成了他的奴隶,那可不是说笑的一回事。

我依着巫神书的教导!就是以意导灵的法则。

只有意志才能控制灵力。

意志力是不受物质限制的,因为它是心灵的产品。

我立时收摄心神,凝聚所有心志之力,把体内的异能集中到双目内,再像两条巨龙怒吼般借眼神送出,往阴风那两枝“箭”迎去。

目光相触。

阴风浑体一震。

猝不及防下,我的灵能破人了他的邪力内,反攫他的心神。

阴风像陷在一个不能醒来的噩梦里那样,双目现出要挣扎醒来的神色。

我心中大喜,正要拔出背后魔刃斩掉他的头,淡如说那是破去巫师死前咒语的方法,不料异变突起。

红光骤闪,那两条风蛇以比风还快的速度,把我连着身后的铁柱缠个正着,一往我下阴咬去,一往我咽喉噬来。

这么懂拣地方咬的蛇真是闻所未闻。

我大喝一声,两手由环扣脱下,刚好收在身前,捏着张口咬来的两条蛇颈处。

“呀!”

阴风眼耳口鼻喷出血雾,两目一睁醒了过来,往后退去。

他指尖的蓝焰消去。

刑室回复伸手不见五指的绝对黑暗。

就在他七孔喷血的同时,我的胸膛如受雷击,口中一甜,也吐出一口血来。

这是什么可怕的巫术。

但我却知道他虽成功反击,脱出了我的离魂术,但已受了伤,比我重得多的伤。我手一颤下,知道拿不住这两条力大无穷的恶蛇,顺势将两蛇往室顶全力掷上去。

它们坚硬的蛇身拖得我皮开肉绽,鲜血淌下。

风声扑面,那四名阴风奴无声无息挥剑扑来,保护他们的主人。

“啪!”“啪!”

两条风蛇猛撞顶壁后,迅速坠下。

我反手抽出魔女刃,完全凭听觉捕捉风蛇跌下的速度和位置,魔女刃以最高的快速横劈而出。

去死吧!我才不信魔女刃会劈不断这两条大毒蛇。

魔女刃划过两条蛇颈。

蛇血激溅。

阴风生出感应,惨叫一声,听步声又再往后退了两步。

同一时间我往横闪开,凭记忆退到一件像个圆筒的怪刑具后。

“叮叮当当!”

阴风奴的四把剑全劈在原先“锁”着我的铁架上,砍了个空。

室内倏地静止下来。

这刻谁也看不到谁。

“僻啪!”

一团耀人眼目的光焰在室中的上空亮起,烟花般狂闪着,照得整个刑室亮若白昼。

这时无瑕计较谁掷出这照明魔弹,站在室心的四名狰狞巨汉持剑扑来。

几乎是才见他们移动高达七□的巨躯时,四把大剑已分四个刁钻的角度劈来,封死了我所有退路。

倘若退后,我就会被逼在墙角,连剑势也难以施展开来。

我还末试过遇上这么高明的好手,证明了人类的潜能确是可怕,尤其在以之为恶时。

我一咬牙龈,左手掣出腿上的黄金匕首,往旁移去,避开了右侧两人,往左侧两人迎上去,魔女刃亦全力挑出。

“锵!”

黄金匕首先架上最左那人侧劈而来的长剑上,再一扭匕首的角度,把反映其上的金光照在另一人的眼上。

那人受强光蔽目,滞了一滞。

我窜到他长剑不及的右侧,魔女刃准确无误地刺入了他的心脏。

那阴风奴惊天动地一声狂吼,长剑坠地,两手内收,抓着魔女刃的剑身,竟没有气绝当场。

我大力一抽,竟抽之不动,就是这片刻间,最左那名阴风奴,巨体前冲,长剑借身体之力压过来,我的黄金匕首差点反刺在自己身上。

另两名阴风奴由右攻至,寒锋扑脸。

我见形势危急,狂喝一声,运腕一绞,那被刺穿心脏的阴风奴十指似枯枝般断下。

“铿铿锵锵!”

刀剑交击。

我由那垂死的阴风奴旁闪出包围圈,同时左股中了一剑,左臂被划出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

而我却破天荒第一次不能把伤我的人刺上半剑。

忽地由光转暗。

那怪弹终燃尽它照明的力量。

我心中一动,一把捞着那摇摇慾坠的阴风奴身体,趁转回全黑的刹那,把他往我刚才窜出的方向推去。

垂死的阴风奴往那方向跌步而去,就像一个受了伤的我。

剩下的三名阴风奴同往那假的我扑去。

这些奴才可能因阴风喂葯太多,本能发挥得很好,偏是脑筋不大灵光。

我暗笑一声,无声无息先往右移,凭感觉追在两人身后,魔女刃挥出。

“啊呀!”

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嘶,来自那个假的我。

三把剑把他劈作了三截,这次我才不信他还死不透。

同一时间,魔女刃横过其中两名阴风奴的粗脖子,把他们的头颅送上了室内的上空。

两把剑坠在地上。

更想不到的可怕事发生了。

地动山摇的步声响起,接着是两声惨叫。其中一把是阴风的,狂喝道:“蠢材,把我放下来!”

我吓得往后退去,直至背脊撞上墙壁。

我眼虽看不到东西,但却猜到发生了什么事。

那两个无头的阴风奴死后竟比生前更厉害,无体的尸身竟疯狂地袭击身旁的人。第一个遭殃的是那另一个阴风奴,接着是那想上来偷袭我的阴风法师了。

接着是搂打挣扎.痛苦呻吟和野兽般的嚎叫声。

最后只剩下微弱的喘息。

我想不到事情会如此了局,头皮发麻,忙点亮了火种。

眼中情景惨不忍睹,找连看多一眼也不愿,来到被无头阴风奴曳倒地上,身体变了形,眼耳口鼻全是鲜血的阴风法师面前,叹道:“自作孽,不可活!”

我蹲了下来,伸指点在他眉心处,输入异能,我当然不是救他,况且这种伤势什么异能亦派不上用场,只是想他说出遗言。

他虚弱的道:“你是兰特。”我点头道:“是的!我就是兰特!”

阴风法师回复了点精神,狞笑道:“你逃不了,废墟的怪物亦活不长,当主人得到新的身体后,就是你们末日的来临了。”

新的身体。那是否指公主。

我的心抽搐着。

阴风法师双目一闭,断了气。

他或者是可怕的高手,可惜却连出招的机会也没有。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剑师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