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剑师传奇》

第01章 君临帝土

作者:黄易

阴风法师被除去后的第三天,魔女国、闪灵族、夜狼族和直属我的帝国军抵达域外,在华茜的率领下,一众领军大将,欢天喜地开到日出城来。

我坐在一辆由翼奇特制,用十六匹骏马拖拉的华丽马车上,沿着日出大道,离开皇宫,出城迎迓。

走在车前是胜比天马的飞雪。

丽清郡主、西琪、荣淡如三人喜气洋洋,陪坐我身旁。

郡主手上抱着我的宝贝儿子,有了他,这荡妇不愁我不迁就她。

不知她是迫于形势,向我屈服,还是真的从此洗心革脸,好好爱我。这始终是个要彻底了解的问题,否则可能会变成损害和平的祸根。她并非一个普通安分的女人。

在未来这段时间里,将是帝国最关键的日子。

我须决定国家的模式、分配土地,使和平继续下去。

大道两旁家家张灯结彩,日出城的人民拥到街上,夹道欢呼,鲜花雨点般往我们撒来,兰特大帝的叫声波浪般起伏着。

阴风族的大军遵从丽清的命令,撤往临海的朝阳港,等待我下一步的指示,丽清这做法使我生出好感,表明她不会利用阴风大军来威胁我,影响我的决定。

是否只是一个假的姿态,以之来套取包大的利益,我却不知道。

荣淡如看着日出城人民前所未有的热情,向我感慨道:“兰特!你现在是帝国最有权势的人了,你要这些人生,这些人便可愉快地安居乐业;要他们死,大地将充满悲泣和苦难!”

马车到处,欢呼的人纷纷下跪致敬。

我变成了他们心中的神,幸好是善神而非恶柙。

我会好好利用这身分,他们的崇敬,绝非为了权力,而是为了和平。

马车在众卫拱护下,昂然向城门前进。

西琪把头枕在我肩膊上,热泪盈眶道:“兰特,我感到非常幸福,不再和你算帐了,你是属于他们的,你是该拥有无数美女的大英雄和帝皇。”

我伸手过去搂着她的小蛮腰,在她耳旁低声道:“只有在进入你们的身体时,我才感到拥有任何东西,其他都是虚假的过眼云烟。”

西琪娇躯一震,热泪终于掉下来。

这妮子受到我的爱情滋润后,散发着惊人的美态。

那种美丽是震慑人心的,愈来愈像她的母亲魔女百合,连淡如超众出群的美色都不能将她比下去。

唉!

魔女是她的母亲这回事把我困扰得很苦,若魔女真的未死,我可以把她们母女兼收并蓄吗?在帝国这也是有乖常情的事。

我向坐在身后抱着我儿子的丽清道:“郡主在想着什么?”

丽清冷冷道:“在恨你!”

西琪和荣淡如齐齐愕然,扭头往她望去。

丽清瞪着我道:“兰特你明知我年多来都没有男人的慰藉,过去这三天来人家分分秒秒都渴望着你的宠爱,你则连指头也没有碰过我,言而无信,你说我应否恨你?”

荣淡如嫣然一笑,道:“丽情不若你向兰特申请,由我来侍候你,保证你的享受绝不会比兰特给予你的失色多少,无论男人女人,我都可以令他们快乐无边。”

西琪听得“啊!”一声叫了起来,想起什么似的俏脸赤红。我心中一动,知道荣淡如定是向西琪做了一些事,否则这些天来西琪不会和她要好得尤胜亲爱的姊妹。

以丽清这么老练和有城府的人,也不由粉脸一红,横了她一眼道:“你最好检点些,若搅得兰特讨厌我们两人,我绝不放过你。”

荣淡如纤手搭上我的肩膀,媚态横生地“啊哟”一声道:“丽清,若没有了兰特,你更舍不得杀我了。”

丽清惊惶地看我一眼,垂下头去,使我知道两女定有不寻常的肉体关系。

荣淡如的媚术,本就是不分男女对象的。

说实在的,我并不计较她们两人以前是否搞过特别的性爱玩意,她们始终都是我的人,又是过去了的事,却关心西琪这经验尚浅的纯真少女,转向西琪道:“琪琪!淡如是否碰过你了?”

荣淡如笑得花枝乱颤,半边身挨了过来,俯前探头向西琪道:“乖琪琪!版诉我们的夫君吧!”

西琪手足无措,扭身倒入我怀里,小嘴凑到我耳旁道:“如姊昨晚搂我抱我,弄得人家,嗯!模模糊糊间给她吻了,就像给你吻那样,西琪以后不敢了。”

我柔声道:“还有别的吗?她有没有用手爱抚你的身体?”

西琪含羞摇头,道:“没有摸我,但和她接吻是否不对呢?如姊吻得很好,不过当时我只想到你。”

荣淡如公然咬啜着我的耳珠道:“兰特!对不起,乖琪琪长得太美了,对我有很大的诱惑力,而咀她是你的人,就等若是你,不过没有你点头,即使我胆大包天,淡如还是不敢真正和她好的。”

我为之气结,知她确有媚惑同性的魅力和手段,有了她这个娇妻,或会平添乐趣,亦会在我的妻妾群里造成另一种难以预估的局面,必须小心处理。

我伸手过去,用力一捏她的蛮腰,恨恨道:“迟些再和你算帐。”

然后转身过去,伸手轻抚我儿子嫩滑的小脸蛋,俯身吻在丽清阔别久矣的红chún上,不理自己是千万道目光的目标。

丽清开始时故作冷淡,不旋踵热情如火地反应着,娇躯抖颤。这久旷的怨妇情动了。

终于出城了。

华茜、寒山美两人在巨灵、战恨、白丹、英耀等人簇拥下,驰马过来。

双方的人纷纷跳下马或马车。

最先奔过来的是寒山美,哭着投进我怀里,想不到以她的开朗坚强,仍免不了这小女儿情态,拥着她,不由爱怜大生。

两方的人围拢起来。

我正奇怪战恨见到淡如,为何仍能忍着不去向她讨点便宜,他身后走了位俏佳人,怯生生向我叫道:“采蓉见过大剑师。”

原来如此。

华茜见到丽清,眼中闪过复杂之极的神色,低叫道:“郡主你好!”

丽清乃有谋略的英雌,知道若不能和这既曾是最宠爱的下属,也是情敌兼对头的美女打好关系,以后休想有好日子过,走去搂着华茜的腰,把她带往一旁说私话。我知道以华茜这么重感情的人,定会原谅她的。

寒山美这时才有闲情打量我身边的人,见到西琪一呆道:“你生得真美。”

西琪含羞道:“你也很美。”

我心中大乐,顺着夜狼族的族风,拍拍寒山美的隆臀,吩咐道:“你们到一旁亲热亲热,各自向对方介绍如何被我兰特收伏的经过。”

两女一齐白了我一眼,然后手拖手走到一旁去了。

荣淡如在我耳旁轻快地道:“刚才其中的一句话,千万不可和我说,否则淡如会误会的。因为我爱上了西琪。”

话毕不容我有说话的机会,缓缓往战恨走过去。

众人都瞪大眼睛,想看她要干什么。

战恨呆头乌般看着她的接近。

荣淡如和战恨擦肩而过,一手拖起采蓉便去,娇笑道:“美丽的小妹妹,让我收你为徒,教你怎样管束你那头饿狼。”

众人不禁莞尔。

巨灵走过来和我紧紧拥抱了一下,才分开来,喜叹道:“大剑师!我们的梦想成真了,大地是我们的了。”

战恨走了过来,颓然道:“真泄气,仗都没打过一场,就大获全胜了。”

众人开怀大笑。

我向各人道:“待黑脸来后,我们立即举行会议,决定帝国的统治形式和土地的分配。”

众人轰然应诺。

那天举城欢腾,狂热庆祝。

战争和仇恨终成了过去的事。

通宵达旦地狂欢了半天一夜后,到近天明时,所有人都支持不住,离开主殿举行盛宴的场所,各自回去休息。

我带着众女,返回寝宫。

淡如不愧是以媚术著称的秀丽法师,不到一天就和华茜、山美、美姬等混得亲如姊妹,屈服在她慑人的魅力下。

这秀丽法师确是我的劲敌,幸好她对我着了迷,就若我对她的迷恋。

淡如再不能没有了我。

我感觉得到。

唯一的难题是丽清,她对权力的野心并不是爱情所能替代的,她曾以事实证明了这点,不过我将会对症下葯,把她制个帖服,乖乖的做我儿子的好母亲。

刚才席间淡如和西琪成了众人闹酒的目标。

淡如特别疼爱西琪,给她挡着了大部份的攻势,纵使如此,西琪未离席已醉得不省人事,反而淡如谈笑自若,战恨等逐一败倒她杯下时,她仍只是脚步飘浮,那种美人带醉的风姿,配合着她举手投足都毫不经意挥发出的风情,谁能不深为倾倒。

郡主是众人第三个目标,他们既不能在战场上和她见个真章,惟有在酒量上较一高下。

丽清的酒量非常好,可终招架不住这么多如狼似虎的酒鬼,成为继西琪后第二个倒下的美女。

山美倒没有被人灌酒,只是她自己兴高采烈多喝了几杯,刚过午夜便倒在华茜怀里酣睡过去。

现在只剩下我和华茜比较清醒。

我抱着西琪,华茜扶着山美,美姬扶着丽清,淡如借按着我的肩头那点助力,七个人兴尽而返。

我有种非常满足的感觉,比当日收复净土更感快乐,因为我很快可以回到净土去,我曾答应过采柔她们,到巫国前我必先回净土,这是一个承诺。我亦想目睹我女儿神圣的诞生。

踏进寝宫内,立时呆若木鸡。

这是我一生人里最大最豪华的睡室,足可容百人之众,地上铺满厚软得像净土绿茵原野般的碧绿色带暗蓝图案的羊毛厚地毯,一几一椅,莫不精美绝伦,这还不是我最吃惊的地方,最出意外是并排放着五张大床。

淡如吻了我一口道:“兰特大帝,这是你五位贵妃的床,你爱睡那一张就那一张吧。”

我愕然道:“谁的主意?”

美姬这时扶着丽清让她躺到床上,向我拖了个礼,俏脸红红的逃了出去。

华茜把寒山美放在其中一张床上,回头嫣然一笑道:“这是我们五人商量后决定的,本来想设多一张给美姬,可是这妮子怎也不肯接受,惟有让她睡在外室,你若想宠幸她,麻烦大帝你多跑两步。”

我泛起一种荒婬无道的昏君感觉,苦笑道:“请勿再叫我作什么大帝小帝。”

淡如道:“你想不当大帝别人肯吗亍版诉你吧!们本有三个安排,就是一张特大的床,或是五个分开的寝室,和现在的五床联排,最后仍是选了现在这样子,你想知道背后的原因吗?”

我将怀内的西琪放在其中一张空床上,牵被盖着她,坐了下来道:“说吧!”

淡如和华茜亲热坐到我两旁,后者笑道:“若只是一张床,怕你每晚都要把我们全相好过了才肯罢休。分房的话,我们又怕那种没有你在旁边的感觉。现在好了,你爱那一个就和那一个睡,又或一晚内睡遍所有的床,全部的妻子。”

我向淡如道:“若我和华茜相好时,你在旁听着岂非很难过吗?”

华茜听得一拳打在我胸膛上。

荣淡如自我一眼道:“你知道就好,不过以你的超人体能,就算连净土的姊妹都集中在这里,怕也可以每晚让我们雨露分沾,应付裕余。对吗?”

我失声道:“那和一张大床有何分别。”

华茜嗔道:“当然有!最后你只能睡在一张床上,那么等得最久的女人将可获得搂着你来睡到天明的赔偿了。”

荣淡如促狭地低声道:“不过我怕那时天都亮了。”

说罢两女伏在我肩头花枝乱颤地娇笑起来。

我伸手搂着她们香肩叹道。“我以后再不用睡觉了!”

荣淡如站了起来,一边宽衣解带,一边媚笑道:“为了给你节省时间,我们几姊妹定下了规矩,不理是否获你宠莘,上床前都会脱个精光,那你满意了吧?”

她脱衣的每一动作都曼妙无边,看得我和华茜目不转睛,当她娇挺如春花盛开的绝美胴体呈现跟前时,华茜都忍不住赞叹道:“如姊!你真美。难怪兰特差点败在你手里。”

荣淡如温柔地坐入我怀里道:“事实上败的是我,到现在淡如情根深种,难以自拔。若兰特抛弃我,我定会自杀的。茜妹!你还不脱衣,让我欣赏你的身体。”

华茜虽感羞涩,仍乖乖站了起来,为我们宽衣解带。

怀里的秀丽法师此时早开始了对我的挑情,在情焰高涨下,我逐一把她们占有,连醉卧床上的山美和西琪都不放过;当最后我压在丽清赤躶的娇躯上时,这为我生了一个孩子的美女娇吟道:“兰特啊兰特!你是这世上最可恨,又是最可爱的男人!”

我粗暴地进入她,还自然而然地以最狂猛的方式恣意将她挞伐,以泄对她那爱恨难分的感情。丽清久旱逢甘露,那种热烈的反应,差点把我融化了。想起众女都在旁看书听着,我竟感到前所末有的兴奋,直至日上三竿才放过了这在满足和快乐中求饶的女人。

我知道自己再一次征服了她的肉体,至于她的心嘛,将也会落人我爱情的魔掌里。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剑师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