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剑师传奇》

第03章 妻儿之乐

作者:黄易

午夜前回到皇宫时,五女全在内厅等候着。

美姬忙为我准备热水浴。

年纪最少的西琪和寒山美,喜得跳起迎来,拉着我两只手,不依地撤娇,怪我不到最后时限不肯回家。

荣淡如向抱在怀内的小兰飞劝戒道:“儿啊!长大后千万莫要学你父亲兰特的纵清滥爱呀!”

我为之气结,走过去腾出手来,由淡如手内抱起飞儿,一阵感触。

这就是和我血脉相连的亲生骨肉了。

华茜娇笑道:“放心吧!我们绝不问你到了什么地方去,有没有和野女人上床。”

丽清淡淡接着道:“除非大剑师心甘情愿招供出来。”

荣淡如站了起来,伸手隔着飞儿紧紧搂着我的颈项,秋波飘送道!若你不说出来,我们会大刑侍候,你这聪明人应知道怎么做吧!”

西琪苦忍着笑道:“师傅!众贵妃派了徒儿出来服侍你沐浴,顺便检杳二下你身体有没有留下像女人头发那类作姦犯科的证据。”

我愕然道:“你们这班清闲女人,由黄昏坐到现在,想出来的就是这类鬼主意。”

众女大笑起来。

荣淡如喘笑着接过小飞儿,深情地望我一眼道:“除了美姬和西琪外,你还可选多一人陪浴,这是我们开了半天家庭会议定下来的十大家法之一。”

寒山美母狼般狠狠在我肩头咬了一口,道:“看你以后还敢缺席吗?”

我向山美微笑道:“你再敢咬多我一口,我就不选你陪浴。”

寒山美陪笑道:“山美不敢了!”

荣淡如凑过来吻了我一口,道:“不要以为我会失望,家法第二条是你只能在丽清、茜妹和我之间拣出第一个和最后一个陪你睡的人。”

我给这群贵妃搅得神魂颠倒,谦虚问道:“那第三条家法又怎么说?”

华茜忍不住笑,伏倒丽清背上,浑身柔软无力,真是我见犹怜。

荣淡如深情地和我亲了个嘴道:“拣剩的最后那一个,明天可整天坐到你的大腿上。”

这样的家法竟可以给她们想出来,我为之拍案叫绝,拉着西琪和山美,往浴池走去,至此才明白偎红倚翠之乐。

到了净土后,当两股美女恶势力结合起来时,恐怕我兰特有难了。

浴室出来后,给我弄得娇慵无力的美姬抱走了兰飞,让他和奶娘睡。

第一个是华茜。

她含羞道:“在遇见你前,我从没有想过会心甘情愿地脱个精光在众目睽睽下躺到床上等男人。”

第二个是丽清,因为我想她明天能坐在我腿上,安抚她为要和我暂别一些时日的百结愁肠。

最后是淡如,当我钻入被内,让两个身体贴在一起时,不由暗叹一声天生尤物。她难得处是能令我每次也有新鲜感。

淡如欣悦而又轻松地道:“快爬上我的身体,让我们谈谈正事。”

我知道她的习惯,忙依芳命行事。

淡如全身剧震,水蛇般缠上来,凑到我耳边轻轻咬道:“由今晚开始,荣淡如便是西琪的师公和你的师傅……”

我大力动作着,将她送上快乐的极峰。

秀丽法师喘着气叫道:“我会教你变成真的阴风法师,因为我们要和你做爱直至老死,方肯罢休!”

次日午前时分,众女才陆续爬起床来,吃着美姬领导下的婢女团为我们准备的早点。

席间各人心情揄快,两旁的西琪和山美争着来喂我吃可口的美点,那种享尽人间艳福的感觉,比起当日离开魔女国追击大元首时的悲伤狼狈,仿若再世为人。

由那时到现在,是多么遥远的一条长路。

奶娘这时抱着小飞儿进来,交给丽清。

丽清看到儿子,美目立时闪闪发亮,抱在怀里呵护备致。

我向丽清道:“以你的体质,肯定奶水充足,为何不自己喂他。”

丽清自“从良”后,比以前容易脸红多了,此时更不例外,横我一眼道:“你怎知我没有?”

华茜嗔责道:“郡主你这就不对,喂小飞儿都吝啬不给我们看,这样算是好姊妹吗?”

淡如站了起来,由椅后抓紧丽清,熟练地解开她的上衣,露出她饱满耸挺的rǔ房。

丽清惊怒道:“你干什么?噢!”浑身一软,原来我的好儿子扑在她胸脯上,小口把她粉红的rǔ*啜个正着。

我一阵激动,感到成家立室的欢乐和幸福。

丽清慵倚椅上,俏目射出无比深情,往我望来。

世事真的难以逆料,丽清为我生儿子的本意,主要是用来对付我,岂知作茧自缚,连自己亦脱身不了,就像现在的情形那样。

亲兵来报!巨灵、战恨两人求见。

着人请他们进来后,我向淡如笑道:“荣小姐最怕的人来了,要不要迥避片刻?”

荣淡如白我一眼道:“我最怕的不是那头野狼,而是大剑师你,怕你太过慷慨大方,连娇妻也肯送人,只要你遵守诺言,面对一头狼有何可怕?”

美姬在我对面加了两张空椅子。

两人走了进来,战恨见到淡如,两眼放光,抢着坐到她身旁。

两人坐定后,眼光不约而同落到丽清躶露了出来喂奶的rǔ房上。

战恨以一向的口不择言赞叹道:“郡主的奶子生得真饱满!”

丽清露出罕见的女儿娇羞之态,垂头无语,却神情欣悦。

荣淡如向战恨俯身过去,在他脸颊香了一口,媚笑道:“你若肯做个乖孩子,以后每次见脸,我都赏你一个香吻。”

战恨色授魂与,不断点头。

众人笑了起来。

西琪向巨灵道:“昨晚你们到了那里去?”

巨灵一呆后,看了看我的表情,乾咳一声道:“昨夜嘛!昨夜,噢!我们微服出巡,探访了一些民居,听听人民代表们的心声。”

山美道:“是否躺在床上听呢?”

战恨向乃妹道:“当然!那是最舒服的地方,听得最清楚。不过放心吧!你们的好夫婿只是负责在门外把风守卫,以防不法之徒,乘着我和巨灵各忙各时,进来偷东西吃。”

众女半信半疑,又拿这两人没法,只能乾瞪着眼。

巨灵正容道:“有新的消息传来,黑脸和白天两人正兼程赶来,看来最迟明天,将抵达这里了。”

战恨道:“分配土地后,大剑师是否出兵远征巫国?”

我道:“远征巫国是势在必行,不过却不用出兵。”接着将淡如的计画扼要地告诉他巨灵道:“不理大剑师怎样想,我们定要在远征巫国一事上尽点力。”

我微笑道:“我当然明白你们的心情,但建立闪灵国和夜狼国的艰巨伟业,怎能没有你们?”

战恨道:“大剑师不用担心,我和巨灵下面有的是人才,何况我们可以找帝国或魔女国的人来帮助我们。消灭巫帝是最重要的事,这一仗若嬴不了,可能老本也赔进去。”又叹道:“若不能陪你一起去玩个痛快,会是人生最大的遗憾。”

荣淡如举手认真地道:“我反对战恨去,除非他公开立誓永远不碰我。”

众人哑然失笑。

战恨向她苦着脸道:“我最多答应不会强来,不过有时略微亲热一下也可以吧!大剑师将会体谅我这好兄弟!”

荣淡如娇笑道:“和我稍微亲热是可以的,却须由我作主动,并只限于刚才那种吻,你自己考虑一下吧。”

战恨摊手无奈地道:“我承认斗不过你,好吧!答应你。”

荣淡如欢天喜地,站了起来,走到战恨跟前,搂着他脖子,在他左右脸颊各吻一下,甜笑道:“这才是乖孩子。”

战恨刚要把她搂个结实。

荣淡如警告道:“噢!记着只可我动手,你是不能动一个指头的。”婷婷坐回椅里,又给战恨送了一个秋波。

众人轰然大笑起来。

华茜道:“你两人最好跟灰鹰学习巫国话,否则到了巫国后,空有满腔情话,只怕没法在床上向美女倾诉。”

战恨摇头道:“我先要学净土语,听翼奇说,净土美女既多情又大方,让我搜罗一批净土娇娃,放在后宫好好享用。”

丽清低骂道:“又多了一个荒婬无道的昏君。”

我失声道:“郡主话要说清楚点,这岂非连我都骂进去吗?”

丽清横我一眼道:“那告诉我们,昨晚你是在屋外把风,还是在床上听民女心声呢?”

我一时哑口无言。

幸好丽清发觉战恨色迷迷的眼再落在她胸脯上,又舍不得小飞儿半途而废,藉机站了起来,抱着飞儿进内去了。

华茜和山美嘻笑声中追着进去。

这不知应算是早餐还是午餐的小宴在愉快气氛里继续进行着。

我和两人谈了他们心目中理想的土地,加深在这方面的沟通和了解,连迁徙的方式和时间表也定了下来,直至日过中天,两人才心满意足地离去。

我感到前所未有的轻松愉快,向淡如道:“师傅!徒儿预备好了,何时开始学习巫国话和学做姦婬霸道的阴风法师?”

荣淡如淡然道:“你不用出去逛街私访民居,顺道采听民情吗?”

我微笑道:“民情怎及你的叫床声好听,兰特天生就不是治国的料子,却肯定是最好的情人和丈夫。”

荣淡如柔声道:“只要你喜欢,我什么时候都可乖乖叫给你听。”

西琪伏到我身上道:“我受不了如姊的媚态,你可要救我。”

荣淡如吃吃笑道:“小丫头尝过男人的滋味后,想尝女人的滋味了。”

在这战争的年代里,男比女少得多,拥有十多个妻子的男人随处皆是,又非人人身具异能,所以群妻间假凤虚凰的游戏并非罕有,丈夫们都是只眼开只眼闭,想不到我也会遇上这场面。

我无可奈何地望向荣淡如道:“秀丽你不要再勾引挑逗乖琪琪好吗?”

荣淡如笑道:“冤枉啊!我只是在挑引你吧!怎知小琪琪自己受不了。”接着嫣然一笑道:“不过说实在的,你是唯一能令我心动的男子,而乖琪琪则是使我唯一心动的美女。”

我摇头苦笑道:“家贼难防!”

荣淡如正容道:“兰特我郎啊!小琪的体质非常特别,使我总想去亲近她,搂着她时我有很微妙的感觉,绝没有丝毫婬亵的邪念,你放心吧!”

西琪从我身上撑起上身,扭头向她道:“真的吗!那就好了,我也欢喜给如姊搂抱,那感觉很舒服的。”

我心中升起一股奇怪的感觉,像是捕捉到点什么,又仍是茫无头绪。

是否因为她们体内都拥有我的异能呢?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剑师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