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剑师传奇》

第09章 城下血战

作者:黄易

马原,华茜等一齐愕然,其实答案已在我脸上以悲痛神情表现了出来,但我却这样说。

我指着华茜,道:“她就是魔女殿下!”

华茜呆道:“什么?”

我的目光扫过众人,冷静地道:“这不是悲痛的时刻,战争的序幕才刚拉开了。魔女的死讯绝不能有半点泄露出去,否则将是屠城灭国的惨局。”

马原最是机灵,恍然道:“我明白了,你想华茜扮成魔女殿下的模样,安定军心,同时亦使帝国的恶魔们摸不清我们的虚实。”

另一名全身甲胄的大将点头道:“是的!这是目前唯一可行的方法,否则我们的军队将不战而溃,我们因为太尊敬殿下,所以反而生不起这个念头。”

华茜嗫嚅道:“魔女殿下是全军的总指挥,我怕......"

我坚定地道:“不用怕!你只需作个模样便成。”

马原一拍手掌,立时有两名眼睛已哭得红肿的侍女走了上来,把华茜带往另一处打扮。马原将我拉到一旁,道:“魔女殿下留下了一样东西给你,要你亲自拆看。”

我感到奇怪,道:“是什么东西?”

当下有人捧了个长形的盒子上来,我打开一看,立时惊叹起来道:“天!是这是一把好剑。”

对于一名剑手来说,没有东西能比好剑更使他激动和兴奋,尤其是这来自神秘莫测的魔女给我的好剑。

这把剑造型古朴,没有任何纹饰,但剑身的线条很奇怪,剑体呈现出一层层波纹般的奇怪光芒,令人非常难以言语去形容,但却感到它必然比一般剑锋快千百倍。

我伸手到盒里,握着了剑柄。

一种奇怪的感觉,由冰冷的剑把传到我的手里,那是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似乎这不再是一件死物,而是蕴藏强大能量的利器。

马原道:“这是殿下的剑,自远古以来,她便使用这剑来除魔卫道,她将这剑留给你,是要你继承她的遗志。”

我心中一动,想到这把剑大不简单,可能是来自废墟里的宝贝。我将它挂在腰间。

身旁的马原“啊”的一声叫起来说!“天!真是令人难以相信。”

我抬起头来,恰好捕捉到一个白影。

就像魔女活在眼前。

华茜一身魔女的打扮,除了一对眼的艳光稍逊外,其他身材姿态各方面,全都可以假乱真,魔女国可能仍气数未尽。

城外漫山遍野都是攻城的黑盔武士,十多条放在滑轮的巨树干,在上百人推动下,像一条条毒龙般向城门迫来。

硝烟四起。

城墙上的“雷神”每被喂入一次雷弹,便会“轰”一声吐出火焰,一道烟火直冲上天,远远落在敌人的阵地里,然后是火光闪现,血肉横飞。

箭矢像飞蝗般在空中交换着。

一名魔女国的大将指着前方远处的一队枕戈不动的大军道:“那就是大元首最精锐的第一集成军团,总兵力达十万人,是帝国五分之一的武装力量。”他又指向左方和右方的军队道:“左边是哥战率领第二和第三军团,右边是丽清郡主的第四和第五军团,每个军团人数五万,加起来就是二十万了。”

马原道:“现在攻城的是黑寡妇统率的第六和第七军团,帝国的总兵力总和是在三四十万之间,而我们的军队总人数只有七万。”这魔女国的军师在失去魔女的领导后露出怯意。

白丹走到我身旁边,低声道:“华茜扮的魔女殿下已来到城楼,只要你发出命令,她便可以上城墙,发号施令。”

我道:“时间还未到,待会儿你留心我的指令。”白丹恭恭敬敬地退至一旁,群龙无首下,我成了他们的新领袖。轰隆隆”。战鼓声就在此时响起。嘟”!是号角的声音,帝国黑盔武士是父亲和祈北一手训练出来的,所以我对他们的战斗和行军方式,都了如指掌。

果然哥战的军队响起“咚咚咚”的鼓响,回应着中军大元首的进攻号令。

两个军团十万战士,缓缓移动着,准备支援攻城的黑寡妇辖下的两个军团。

魔女国的七万军队有一半留在城楼上和分布在四周的二十八个望楼里,利箭都架在弓弦上,静候敌人的猛攻,巨石,黑油和雷神都准备着。

冲锋陷阵的骑兵队伍则驻扎在城门内的广阔空地上,等候离城进击的命令。

父亲说过,功城的兵力必须是守城的两倍以上,才有成功希望,但现在帝国的兵力是魔女国的六倍,兼且黑盔武士能征惯战,胜负不言可知。

整个帝国都是打出来的,攻城经验丰富得不能再丰富,难怪魔女国的人心胆惧怯,加上魔女中了毒计死亡,还好未传开去,否则这场仗也不用打了。

我眼睛盯着迫近城门的巨木,通过架筑在注满黑燃烧液体的坑道上的木桥,已迫近城墙三百码以内。

我奇怪地问马原道:“怎样点燃那些黑油?”

马原沮丧地道:“失去那机会了。”

我好奇道:“什么?”

马原道:“这几天殿下病危,我们大家都乱了方寸,在调度上出了问题,以致敌人奇兵出现,一下子占据了火坑的区域......所以......"

我皱起眉头看着四道保护着魔女城前方的火坑,假设真能长燃不灭一段时间,的确是非常有效防御设施,可惜最近的一道火坑也超出了雷神的射程范围,更不用说难以及远的弓箭了,我忽地大悟,魔女整个设计是要籍着城门外的护城河,火坑和敌人在城外对阵,但魔女一出了事,马原等人便龟缩城内,坐以待毙,使声势无端弱了一半。

白丹道:“那是什么?”我们极目望去,只见推着十多条撞城门巨木的几万士兵退往两旁,数以千计的驴车从后赶上,车上放了一包一包东西。

我猛地一颤,大声叫道:“不好,!那是沙包,他们想填塞护城河,好让巨木过河。”

马原狂叫道:“雷视施威!”

枕戈在城墙上数十尊雷神一起吐出火舌,烟火一道一道横过两军对峙的空间,落到对方阵地里。帝国中军处号角再度响起来,哥战先前移动了骑兵从左翼冲来,思考瞬间来到护城河旁。

那是帝国精锐的“弩箭骑兵”,他们特制的弩箭,射程比一般弓箭射程范围超逾了三倍。

弩弓射出点燃了火箭,雨点般越过护城河,洒往墙上,魔女国的守城军迭迭惨叫,好几处放了杂物的地方燃烧起来,守城的雷神和利箭立时威势大减,载满沙包的驴车趁势迫至河边。帝国的人捧起沙包便抛至城门的河里,倏忽件的抛了万多包,但驴车仍没完没了地冒着战火冲上来。

我冷冷地看着眼前的一切,心底下竟然有一分出奇的宁静,就像一个好剑手,在生死立判的对阵里,心内古井不波,丝毫不起任何惊惧之心,只是冷然自若地寻求一击败敌的对方弱点。

我的镇定感染了其他魔女战士,不似先前那样方寸大乱,手足无措。

沙包飞蝗般投进护城河里,这个笨拙却非常有实效的方法,不到一会已填了河的一小半,河水涨了起来,往下游灌去。

城里城外一股骨黑烟冲天而起,数十万敌对的人你生我死地进行攻防战,哥战的两个军团波浪般向城墙上发动牵制的攻势,替黑寡妇的兵团进行撞城而铺路。

丽清郡主的两个军团及大以元首的精锐主力,仍是按兵不动,无论在声势和实力上,都构成我方很大的压力。

魔女整个设计都是背城而战的布局,这是对付擅于攻城的帝国大军的有效方法,而且那样才能发挥雷神和火坑的威力,目下优势尽失,所以一开始魔女国已陷入了败局。

马原在旁焦虑地道:“怎办?”

我手握魔女赠给我宝剑的把手,坚定地道:“我们有多少可以冲锋陷阵的骑兵?”

马原道:“我们有三个骑兵团,每团一万人。”

我道:“我带一万人冲出城去,设法点燃火坑,将哥战和黑寡妇的四个军团的后路截断,将帝国的军队割成两截,同时,你将全部雷神推出城门外,隔着护城河轰击左右两方,使敌人不能聚拢我和骑兵消灭,明白吗?”

马原道:“这太冒险了。”

我淡淡道:“不这样做就是坐以待毙,再没有其他争回主动的方法了。”

城门打了开来,我的剑向天空挥了一圈叫道:“冲!”

一万骑兵,旋风般随着我冲出成外,只见护城河已给沙包填满了大半,我们踏着放下的吊桥,往城外千军万马冲杀过去。轰,轰!!”

我们继续越过吊桥,不用回首,也知道马原依照我的吩咐将城门处的十多尊雷神推出城外,隔着护城河向敌人的两翼猛烈轰击,而我和一万骑兵便似利刃般直刺敌人的心脏。

我从魔女处得来的宝剑在空中狂舞,将射来的箭矢拨开,一马当先,杀进敌阵里。

两支长茅扑脸飞来。

我怒哼一声,剑尖向前削去。

两下清脆的响声,两枝长茅的尖头像朽木被削掉,两个持茅的黑盔武士和我同时一呆。

宝剑竟然锋利到如此不可思议的地步?

还是我先行醒觉过来,宝剑一闪,两人捂着割断了的喉咙,溅血倒下。

三名持盾的步兵由右方攻至,想先行刺杀我的战马。

我心中冷哼一声,一弯腰从马头俯下,宝剑闪电劈在其中一人盾上,我的本意只要硬生生将对方震开,岂知宝剑毫无隔阂地破盾而入,对方一颗斗大的头颅飞上了天,断作两截的盾“铛”一声掉在地上。

附近的敌人全都吓呆了。

跟随我的骑兵,见我纵横有若神人,士气大振,随着我左冲右突,将黑寡妇的攻城部队冲得乱了阵脚。

这时左方一队骑兵杀到,我一看旗帜,便知是哥战亲自率领骑兵到来,心想来得正好,哥战在我杀人的黑名单上,肯定只次于大元首。哥战非常狡猾,他的骑兵抢攻在我们骑兵队的中间,想将我们骑兵队切成两段,再逐一消灭。

我岂能让他得逞,调转马头,宝剑纵横挥舞下,敌人刀茅折断,血肉横飞,硬生生给我杀出一条血路,往哥战的军团迎头赶去。我身旁的号角兵拼命吹着号角,指挥着我军的进退。轰轰轰!”

雷神的怒叫响彻整个战场。

瞬即间我们已和哥战亲兵的先头部队迎上,我是整队骑兵的带首之人,就像剑尖的锋刃,在宝刃无坚不摧的威力下,加上我本身超卓的剑术,剑下竟然没有一个回合之将,到了此时,敌人见我冲来,都纷纷避开了。

哥战的亲兵实力较强,仍难抵挡宝刃惊人的威力。

我杀红了眼,只要是类似黑盔的反光物体,宝刃便会毫不犹豫地透穿进去,我身上,马上全溅满了鲜血,震耳慾聋的喊杀声使我既麻木又兴奋。

忽然一把剑从右侧刺来,风声呼呼,显见对方是非凡的高手,我心中一凛,回剑削去。

对方可能知道宝刃锋利无比,避开与宝刃硬碰,向下一沉,往我大腿的筋脉挑去。

我一抽马头,马儿转身,乘机避过对方狡若狐狸的一剑,恰好和对方打个照面,原来是哥战,正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我怒喝道:“哥战!今天你休想生离此地!”一夹马腹,战马往前直冲,宝刃在空中巧妙地转了一个圈,将两旁冲来的三名黑盔武士斩得身首异处之后,再往哥战咽喉刺去。

四周的黑盔武士纷纷避开,被我吓寒了胆。

哥战想不到我如斯勇厉,危急间挥起黑黝黝的大盾牌,以盾边迎向我的剑,这一着极为高明,倘若他以盾来硬挡我那把无坚不摧的锋刃,将是盾破人亡的局面,但以盾边横扫过来,就算宝刃再锋利,也奈何不了他,但我岂是易与,即管没有宝刃,他也不是我的对手。

就在他把盾牌挥舞至遮着他视线之际,我一个弯身,身子弯到他长剑不能及的盲点,宝刃一伸一吐,斜斜往他右肋刺去,隐约带起风雷激响。

哥战不愧是一流剑手,一盾扫空,已知不妙,一抽马缰,他的战马也是万中无一的良驹,居然“的的的”往后急退三步,避过我这一剑。我长笑一声,策马前冲,乘胜追击下,向哥战劈出毕生剑术精华的一剑。

这一剑全无花巧,但却生起一种凌厉惨烈的气势,胜比万马千军,决死沙场。哥战知道退无可退,因为后退又怎及得前冲的速度,举起盾牌,再次拦格。

四周的人潮水般退开去,我一剑之威,吓破了他们的胆。

战场上的喊杀,雷神轰鸣,箭矢破空,所有这些声音都被我置诸脑后,就像天地间已寂然无声。

所有其他人也活像消失了。

目下只剩下眼前的哥战,他每一个轻微的动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09章 城下血战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剑师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