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剑师传奇》

第05章 改变计画

作者:黄易

次日依依不舍下,丽清领着阴风族的大军,坐原船返回小洋洲。

接下来的两个月,我在淡如这美丽师傅的“循循善诱”、悉心教导下,学习巫语。模仿阴风法师的一切,包括他巫神书上的妖术。

另一个学生是西琪。

在我的严格训练下,她的剑术突飞猛进,很快和淡如斗个势均力敌。

她像在蜕变中的蝶虫,在我的滋润下,一日比一日标致,风姿绰约,气质慑人,直迫魔女百合。不但外貌如此,她的智慧亦不住增长,一言一语,都有种令人甘心服从的魅力,除了对着我时还间中流露出小女儿的情态,对着其他人自有种高不可攀的圣洁风范。

淡如对她更迷恋了,也只有她仍敢对西琪搂搂抱抱,间中亲个嘴。

另一方面,第一届的元首会不住举行着,详细讨论着每一项细节,各国的谋臣将领不住往返各地,准备着迎接新时代的来临。

最后肥军师马原来了,使我知道魔女城重建的工作进行得很顺利,亦使我更记挂着魔女百合的去向。

我命人把六册智慧典抄写多份,赠给各国的元首,同时还强调这只能作个引导,真正的治国方法,应是在实地体察民情下定出来的,慾速不达。

经过了长期的暴力统治和战争,人民需要的不是掠夺,而是休养生息,以恢复元气。

这两个月的另一收获,就是六名元首和他们的属下与部门间培养出真挚的友情,这使得很多本来很难解决的问题,都迎刃而解。

各方的军队逐惭折回原处,日出城的气氛由绚烂归于平淡,人民过着平静丰足的生活。

返回净土的时候终于到了。

这天晚餐后,我和四位娇妻坐在后园的凉亭内闲聊。

西琪一身白缎,俏脸闪耀着动人心魄的圣光,悠然挨在椅里,看得我们全呆了。

西琪终发觉到我们的异样,微嗔道:“你们为什么这样看人家?”

小肮微隆的山美吁出一口气道:“小琪愈来愈美了,美得教人不敢迫视,我现在才明白如姊为何这么爱抱你。”

华茜赞道:“琪琪的身体会发亮,皮肤光润得透明似的,难怪战恨巨灵等全看呆了眼。幸好这世上还有兰特在,否则谁可配得起你,谁有资格拥有你?”

淡如娇笑道:“有!那就是我,来!痹琪琪,坐到我腿上来,让我像夫君般疼疼你。”

西琪微微一笑,摇了摇头道:“你还末有得到兰特的同意。”

淡如向我皱皱可爱的小鼻子道:“我妒忌你,又爱你!”

我心中却在想,若西琪如此不断发展下去,能否有一天在魅力上超越百合,那会是什么样的美态呢?

山美向我奇道:“为何你今晚特别沉默?”

西琪道:“他在想着魔女百合。”

我一震道:“你怎会知道?”

西琪深情地看着我,清澈的眼神不含半点杂质,淡然道:“我和你的心是连在一起的,自然能感到你想的东西,但有件事我可不依,就是你对我的慾念减少了很多,若再如此,我会停止再跟你学剑和修练那些心灵力量的练习了。没有了你,什么都没有意义了。”

我深吸一口气,点头道:“你这样一说,我才觉得自己确是如此,这原因是双方面的,你不觉得对我的痴缠减少了吗?所以不能全怪我,迟些我为你建座圣殿,让你这圣女住进去。”

西琪圣洁的芳蓉绽出一丝笑意,走了过来,坐入我怀里,平静地道:“不要多心,而是我觉得只要和你在一起,好好看着你,听着你说话,就心满意足。不过,你也知道吧!只要你碰我,你的乖琪琪怎抵得住不情动,只想你要我,主动操在你手上啊!”

淡如笑道:“大剑师快碰她吧!让我们看看圣女变成荡女的可爱样子。”

西琪横了淡如一眼,微嗔道:“如姊你整天都想着这类东西,大家谈谈笑笑不好吗?”

荣淡如露出一个具有高度诱惑力的微笑,两眼闪过能摄魄勾魂的采芒,柔声道:“西琪!如姊美吗?”

西琪读叹道:“如姊当然美!”

我知淡如在向西琪施展媚术,西琪倒没有什么,我却给挑起了情慾,西琪立时感受到我的反应,“啊!”一声往我望来,俏脸一红,伏到我身上,嗔道:“兰特你很坏,帮如姊挑逗人家。”

冰雪聪明的淡如先是不解,旋即明白了个中微妙的连锁情挑,花枝乱颤般娇笑起来,那媚样儿真的教我心动极点。

西琪的身子发起热来。

没有说错,她对情慾虽愈来愈冷淡,不会主动想到男女之事上,却绝抵受不了我的挑情,是因为她爱我爱得太深了。还是有更玄妙的原因在内呢?

我一把抱起她,往寝宫走去,向三女道:“来!让我这荒婬大帝好好对付你们这四个可爱的小妃子。”

淡如追上来道:“大帝,今晚让我们四名小妃同床侍寝好吗?”

西琪看穿她的意图,娇嗔道:“如姊!”

淡如淡淡道:“你敢不听兰特的话吗?”

是夜我情慾高涨之极,当四女全睡过去后,我仍有点意犹末足,像有个声音呼唤我般,到内厅侧的小房去找美姬。

月色透窗而入,照着床上的美姬,搂着一堆被子酣睡着。

我坐到床缘,刚摸上美姬的俏脸,突感有异。

美姬不是睡着了,而是昏了过去。

忽尔里,我感到她身旁被内还睡了另一个人。

没有任何妙笔可形容我心内的震骇,自从我得到由魔女刃传入体内的异能后,从没有人在近处而不给我发觉。

为何直至这一刻我才感到被内还有人。

可是心中没有一丝危险的感觉。

那会是谁。

我拿着被角,手心冒着汗,缓缓掀起被子。

全身剧震。

在月照的金黄色光里,一副令我魂牵梦萦,有绝世之姿的清丽玉容现在眼前。

天呀,竟是魔女百合!

我一震下将整张被子掀掉,露出她冰肌玉骨的赤躶胴体。

百合美得像天上的艳阳般令人不敢迫视,她那使我舍不得移开目光的明媚眸子更射出无尽的深情,牢牢摄着我,像这世上最强力的磁石般把我吸着。

百合伸手爱怜地抚着我的脸颊,玉chún轻吐道:“兰特!你没有令我失望,做得很好!比我预期的还要好。”

我泪水夺眶而出,颤声道:“百合!”

一滴晶莹的泪珠也由她眼角泻下,流往她完美无瑕的粉脸上。

百合安闲地躺着,拥有光泽摄人的肌肤和美至全无瑕疵的右腿屈曲了起来,贴着我的胁侧,以她仙乐般温柔优雅的声音轻轻道:“傻孩子,不要哭,否则我会跟着哭起来,因为我们的心灵,由你接过魔女刃的那一刻,早连接起来,你所有悲苦哀乐,慾焰狂情,每一个对我的思念,百合都感受得到,所以你从不孤独,永远不会。”

我终忍不住岩溶爆发的激情,伏倒她怀里,忘情地痛哭起来。

所有我对她的爱念幽思,全在这一刻得到补偿。

无论平日我兰特是多么的坚强,在她已不知活了多少岁月,洞悉世情的慧眼下,我只是个脆弱的小孩子。

百合用她那对美得不应见诸于尘世的玉手,搂着我的头,轻柔地插进我的头发内,摩挲抚慰着我翻起了滔天巨浪的心湖。

我颤声道:“百合!我不敢,因为我不配。”但我的手却与说话毫不配合,正肆无忌惮,爱不释手,她的胴体实在美得无以复加,比淡如柔尤有过之。

魔女百合坐了起来,在我的手下抖震着,纤手轻抚着我的脸颊,深情地道:“我的体质不同于西琪或公主,只能够和你欢拥一次,以后无论怎样,也不可以和我亲热,否则我会因受不住情慾的爆发而死去,所以我要你好好珍惜百合唯一的这一次。以后亦全靠你克制自己,你是百合唯一难以抗拒的人,因为你体内有我给你的爱。”

我一震道:“我们这么快就要用这珍贵无比的一次吗?”

百合娇慵无奈,搂紧我呻吟着道:“你忍得住吗?”

我苦笑摇头。

百合以罕有的羞涩神情道:“百合也忍不住。”

我心中一阵激动,一把将她搂个结实,享受着与她肉体厮磨的醉人感觉。

我感到我们的灵魂像肉体般交缠纠结在一起,升往高无尽极的虚空里。

整个宇宙在扩展伸延着。

在这一刻我感到自己化作了天上的神仙。

假设我们真是天上下凡的星宿,现在就是由凡世跑了出来,重归天位。

我们抵死缠绵地互拥着。

能量海潮般由她的身体涌向我体内,又由我的身体倒流回她那里。在生命和心灵上,我们都紧密地连合起来。

时间像电光石火般飞快流逝。

最后我伏在她的身体上狂喘着气。

她拚命搂紧我,似防我突然离开她而去。

我们甜蜜地互吻着,有种狂风暴雨稍竭时的松弛和宁洽。

百合娇吟着道:“兰特你真好,只有你才能令我尝到真正做女人的滋味,我会永远记着。”

我这时才含糊地想起她是西琪的母亲。

百合含笑道:“这时想起不太迟吗?”

我一呆道:“你真的知道我心里想什么?”

百合点点头,然后道:“不能做爱也不打紧,给你这样抱着百合已感满足了。”

想不到她真的如此痴恋我,我满足地道:“以后每晚都要抱你。”

百合轻轻摇首道:“可爱的兰特,你还有很重要的事去做,因为你要到巫国去,阻止最可怕的事情的发生。”

我沉聱道:“你是说公主的事。”

百合点头道:“是的!巫帝是这世上最邪恶最可怕的力量,若让他借了公主的身体,把力量凝聚于一个身体里,再没有人可以阻止他作恶,当他摧毁了废墟内我的父神时,整个圆球会陷进黑暗世纪里,永远沉沦,永远无助。”

我剧震道:“公主给送到那里足有一年了,现在还来得及吗?”

百合道:“转移能量是宇由里的奇迹,一不小心会带来彻底的毁灭。魔女刃内所藏的庞大能量,能成功转移到你体内,又不曾伤害你,不知费了我多大心力精神,巫帝若要据公主的超体质为己用,是需要一段长时间的,所以你应仍赶得及去制止他。”

我道:“那你和我一起去。”

百合幽幽一叹道:“你道百合不想吗?但我要返废墟去,找寻父神,弄清楚一些至关紧要的事,否则我们将永无可能击败巫帝。噢!天快亮了。”

我摇头道:“你认为我肯放你走吗?”

百合甜丝丝一笑道:“傻孩子!趁你的娇妻起床前,继续我们还未完成的爱业吧!”

“砰砰!”

敲门聱把我惊醒过来。

第一个走进脑内的念头就是!“魔女走了。”

我爬了起来,床上空无一人,连美姬也不见了。

“咿啊!”门推了开来,出乎意外的是美姬走进来道:“你终于起床了,贵妃她们见不到你,都没精打采呢。”

我心内一片茫然,道:“你醒来时看到什么?”

美姬一愕道:“当然看到你,为何昨夜你不叫醒我,让美姬侍候你?”

“醒了,醒了!”

山美嚷着走进来,背后跟着的是淡如、华茜和西琪。

我望向她们沉声道:“计画改变了,我要立即到巫国去。”

华茜和山美花容失色,因为那代表了我即将离开她们。

我搂着她们道:“我是迫不得已的,甚至连回净土的时间也没有。”

荣淡如皱眉道:“这是什么香气?”

西琪淡淡道:“是母亲的体香。”

三女色变道:“魔女百合,她还未死吗?”

我恍然大悟道:“百合什么时候找上你的?”

西琪坐到我怀内,搂着我道:“兰特,我以后再不会有任何事瞒着你,原谅我这唯一的一次吧,母亲她只能和你亲热一次,所以须待到我真能协助你对付巫帝时,才和你见脸,而那亦是你应赶赴巫国的时刻了。”

淡如如梦初醒道:“难怪这两个月来你转变得那么厉害,原来魔女把你的潜能发挥出来。”

华茜坐到我身旁,垂头道:“你什么时候走?”

我伸手过去搂着她香肩道:“明天清早。”接着向美姬道:“给我立即找战恨、巨灵和灰鹰三人来。”

美姬应命去了。

我站了起来,伸手抹掉山美俏脸上的情泪,柔声道:“为了我们的孩子,我要你和华茜安心的等着我回来。”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剑师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