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剑师传奇》

第06章 远征巫国

作者:黄易

我们乘着飘扬着阴风法师双蛇标志旗帜的坚固巨舰,向茫茫大海进发着。

经过了风平浪静的三天后,终于起风了。

开始时,风从东南方悄悄吹来,不久越吹越大,三桅船帆涨满了,鼓得满满的,极有威势,好不神气。

灰鹰和他那二百名精选出来的航海好手,按班值勤掌舵,淡如的十二游女则负起我们起居饮食之责,各人都起劲地干着。

我和战恨、巨灵及西琪由朝到晚都在恶补着巫语,连交谈亦只限用巫语,不知多么辛苦。

阴风号钝而宽,实而重,在波涛汹涌的水面稳重前行,并没有翼奇那两艘帝国舰稍遇风浪即左倾右摆的情况。

在茫茫大海里,我们有着孤独无助的深刻感觉。

一半已不错了。哈!印象最深的自是那些浅红色,入水即溶,无色无味的*情*葯,真想每人喂你们一粒,看看你们会变成什么样子。”

西琪笑道:“不要白费心机了,我和如姊都不怕*葯,独怕你的*情手段。”

淡如讶道:“乖琪琪的词锋锐利起来了,兰特!恐怕将来有得你消受。”

我叹道:“枉我这么疼爱你,一有机会就立即不肯饶人。”

两女笑了起来,乖乖送上香吻。

我闲着无事,向淡如问起巫国的情势来。

淡如详述道:“大洋洲是黑叉人和红魔人的天下,两族长期处于战争状态,直至黑叉王尧敌给我收伏后,战争才结束。”

我愕然道:“原来你是管治黑叉人的巫神。”

淡如道:“若非我另有任务,早在净土就和你交上手了。”

我透出一口凉气道:“幸好如此,否则以黑叉人的军力,配上你的才智,可能是个完全不同的局面。”

淡如道:“狂雨法师是红魔人至高无上的领袖,才智不下于我,所以你定要抛开一切,变成真正的阴风法师,若惹起他的怀疑,我们没有一个人能活着离开。”

西琪问道:“如姊!我们现在的目的地是那里?”

淡如道:“为了安全着想,我们会在黑叉人势力下的‘海龙港’上岸,那是黑叉人十大城市之一,夫君啊,我很怕你狠不下心来扮演阴风,那就糟了。”

我叹了一口气道:“放心吧!我会依足你的话去做,幸好黑叉人里有位我很愿意强姦的美女,就是戴青青。”

淡如横我一眼道:“原来青青亦逃不过你的魔爪,那就好了,只要再加上几名美女,或可含混过去,不过离开了黑叉人的势力范围后,就是其他人的地方,那时你定要显出阴风的邪恶行径,否则谁都会知道你是个冒牌货。吃惯肉的恶兽是不会改吃草的。”

西琪担心道:“阴风五年前才到过巫国,他们会否从声音体型认出兰特来?”

荣淡如道:“这我倒不担心,一来他们体型相近,夫君的模仿力又强,声音嘛,阴风一向说话不多,夫君经过这些日子来的练习,语调声线把握得惟肖惟妙,唯一会露出破绽的,仍是阴风今人发指的婬行。”

我不想再谈这问题,改变话题道:“巫国除了这两大族外,还有什么其他的种族和巫神?”

荣淡如道:“巫国内有超过百个的大小种族,多散居山林原野,只有‘白女’‘色耳’‘长腿’‘铁鬼’匹个种族拥有城市,把黑叉和红魔两大族分隔开来,这四族本归‘唤天巫神’管治,不过唤天四年前因练巫术出了岔子惨死,其位由女儿‘小风后’宁素真继承,唤天一向与阴风不和,因为阴风曾数次向焕天要求得到他的女儿,所以今次若遇上小风后,你这阴风定须有点表现才行。”

西琪道:“宁素真懂巫术吗?”

荣淡如道:“宁素真出名憎恨巫术,也因此得到人民爱戴,所以狂雨特别不喜欢她,只是巫帝属意于她当黑叉人和红魔人间的缓冲,所以狂雨才动不了她。我和她的关系很不好呢!唉!若要到巫帝宫去,她的领土则是必经之路,避也避不了,因为我们要从那里坐船到红魔人的首都去。”

我大感头痛,道:“红魔人是三大族里最强大的种族,有些什么人才呢?”

荣淡如道:“红魔人之王屠龙是狂雨的徒弟,对巫帝忠心耿耿,他的女儿屠姣姣,与宁素真、戴青青和我,并称巫国匹大美人,但屠姣姣你绝对动她不得,因为她是最得狂雨宠爱的人。屠龙手下有两名超卓剑手,人称红魔双剑,一叫柳客、一叫机锋,两人均是智勇双全的猛将,正争着做屠姣姣的夫婿,这事巫国无人不知,若你插手进去,局面将不可想像。”

西琪皱眉道:“我们可否藉口急于晋见巫帝,每处地方只停上一天半日,那是否可省却很多烦恼呢?”

荣淡如叹道:“我很想这么办,不过恐怕很难做到,黑叉人是我的下属,如姊很难全不理他们的事,匆匆过门而去。到了红魔人的地方后,更要依狂雨的方式办事,若他蓄意不让我们见到巫帝,又或巫帝不想那么快召见我们,问题便大了。”

这时十二游女之首倩儿到来说晚餐准备妥当,淡如吩咐道:“给我把灰鹰叫来!”

倩儿领命去了。

这十二游女因要接受媚术的训练,千挑万拣下,都是万不一见的美女,擅化装伪型之术,兼之武功高强,对淡如又忠心,实是很大的助力。

淡如笑着向我道:“既知你对戴青青有这种向往,我们就改变航线,从另一港口登岸,教戴青青避不开你这邪人的婬辱。”

我为之啼笑皆非,想起一事,问道:“战恨和巨灵躲到那里去了?”

荣淡如道:“物似类聚,你这两位好兄弟闲来无事,终日和我的乖女儿们鬼混,在我的首肯下,有四名游女不堪情挑,失了身给他们,恋情热,你说他们还有空闲的时间吗?”

我听得心头宽慰,特别是巨灵,这总可算作对他失去采柔的补偿吧,更何况游女是自己心甘情愿的,郎情妾意,何乐不为?

荣淡如瞅我一眼道:“我的乖女儿里以倩儿和穗儿两人资质最美,不若你将她们收作近身侍婢,和美姬及你在净土的凌思,一起侍候你好吗?”

我笑道:“你自己舍不得她们吧?”

荣淡如眯了我一眼,送上香吻道:“当然舍不得,最好由我及早安排一下,否则稍迟说不定会给饿狼衔走了。”

无可否认,战恨和巨灵都是很有男性魅力的男人,对女性有强大的吸引力。我绝不会和他们争风呷酯的,因为他们都是好兄弟。

而且我得到这么多美女,更存有容让之心,笑道:“这事迟些再说吧。”

接着下来的二十多天,一点陆地的影子也看不到,波涛却汹涌起来。

我们都到了舱顶的望台上,遥望前方。

战恨和巨灵都是一点航海的经验也没有,奇道:“为什么风势不急,海浪却这么大呢?”

荣淡如答道:“前面五十哩许外是航海的人最惧怕的‘鬼礁’,一不小心,便会舟覆人亡。”

巨灵色变道:“海洋这么大,难道不可以绕过它吗?”

灰鹰叹道:“可以的话,谁喜欢到那处去,只是这礁脉连绵百里,海面看去则无踪无影,我们被海流带到这里时,才从暗涌的加剧知道正逐惭向它接近,想逃也逃不了。”

战恨呼出一口凉气道:“那怎么办?”

灰鹰道:“现在吹的是南风,所以唯一的希望是由北端绕过暗礁,但若风向忽转,刮起西风来,我们就完蛋了。”

这时水手们开始依风向转帆,扳过舵,随着背后吹来变幻难测的南风继续着令人胆颤心惊的航行。

战恨和巨灵都很喜欢西琪,拉着她谈天说地,以减轻心中的不安。

我和淡如来到船缘旁,大家心情都有点沉重。

淡如偎入我怀里,轻轻道:“我从来没有害怕的感觉,可是自嫁与你后,常有患得患失的恐惧,怕快乐的日子不能长久。”

我搂着她香肩道:“不用怕,我会保护你的,没有人能从我手里把你夺走,包括命运在内。”

淡如软弱地道:“真可以这样吗?”

我微笑道:“若掉进海里,我会把你救起来。”

接下来的十多个小时,水手们预备了一切应变的措施,把食水和粮食放在十多艘逃生用的小艇里,将船上所有东酉绑得牢牢的,以应付突起的浪头和暗涌。

午后天降细雨,前方迷茫不可辨,更添惊险之情。

我们不敢躲进舱内去,怕船翻时逃不出来,全体集中到甲板上去,准备随时坐艇逃生。

入黑后形势更险恶,阴风号前进的运动方式似乎有点异样。

灰鹰使人登上桅杆,远眺黑沉沉的海面,幸好雨停了下来,在微弱的星光里,仍勉强可看到前方悔面突出了一排黑压压的礁石群。

当水手的呼叫由高桅上传下来时,灰鹰脸如死灰高叫着他们鹰族的土语,水手奔来奔去,抢着把帆降下来,就像世界末日刚在这一刻降临了。

灰鹰扑过来气急败坏道:“南风停了,现在我们被卷进了向东去的急流,若依此方向移动,会朝着暗礁驶过去。”

战恨骇然道:“那怎么办?”

灰鹰道:“现在改由人力操控,由舱底运奖行舟,希望能逃离这急流。”

我道:“让我们去帮手。”

灰鹰道:“不!我的手下合作惯了,让他们操奖比较妥当点。”说罢匆匆去了。

阴风号一下一下地颠簸着,海面波浪的汹涌情状肯定是暗礁造成的。

急激的浪涌此推彼撞,阴风号像块小木头骰高起低落,各人失去了说话的兴趣。

我搂紧西琪和淡如,和战恨、巨灵、十二游女在船头焦心地苦候着即将来临的命运。

这时前方尽是暗礁可怕的魔影,近得像触手可及。

阴风号半倾斜着往暗礁靠拢过去。

暗礁在水中半掩半露,海面上水花飞溅,泛着泡沫。

这时若掉进水里去,将不会是淹死而是丧命于连续的撞击下。

灰鹰又扑了过来,叫道:“登上救生艇,我们绝无可能绕过暗礁了,现在唯一方法是弃舰逃生,或者尚有一线生机。”

我伸手去握着西琪的小手,灵觉往只在两哩许外的暗礁探过去,摇头道:“小艇更抵受不住急流的牵扯,我们不若往暗礁直驶过去。”

灰鹰骇然道:“这怎么行?”

我喝道:“我没有解释的时间,把其中一张帆升起一半,依我的指令缓速前进。”

淡如娇叱道:“照大剑师的吩咐办!”

巨浪滔天里,在船上微弱的风灯照耀下,阴风号朝着可把任何船只吞噬的暗礁笔直驶西琪伏在我怀内,一对铁手紧握着我的左手,而我则举起右手,手指撮聚,平举胸前指示着船应走的角度和方向,灰鹰目不转睛看着我那微摆着的手掌,喝出船行的角度,让舵手调整船向。

西琪的心灵和我连成一体,使我的灵觉以倍数增强,清楚无误地探测着黑漆海里突出来或没在水面下的危险。

我集中全部灵力,应付即将来临的艰苦旅程。

这是个全生或全死的游戏,若让船体撞到锋利的珊瑚礁去,会把整艘船破开来,陡峭的浪波将把阴风号无情地掀翻,那时所有人都变成任由急流摆布的牺牲品,没有一个人能活命。

“隆隆”声中,阴风号颤震着驶进珊瑚礁里。

我反而轻松下来,突出水面的礁与礁间实在有很大的空间,真正的危险是在低于水面的暗礁。

灵觉不住伸延,刹那间整个形势给我了然于胸。

也看到横亘在正前方无路可通的礁石群。

我的手忙倾往左方四十五度角,大叫道:“危险,左转!”

灰鹰大声传令。

激起的浪花打上望台,没有一个人不是混身湿透。

更使人惊心动魄的是激浪急涌撞上礁石闷雷般的轰鸣声,仿似恶魔在海底里惨号悲呼,响彻黑沉沉的夜空。

在水手死命运桨,半帆调动下,阴风号倾侧着往左方弯去,险险避过眼前的厄运。

破碎的巨浪呼号起伏,拍打着四周的礁石,波涛滚涌,我们仿似置身鬼域,再感不到丝毫人间的平静和温暖。

西琪的娇体贴靠着我,不住抖颤。

阴风号在两座大山般的巨礁间穿行而过,航线依着我的指示左弯右曲,避过水底的礁石,巨浪给两边巨礁一夹,愈掀愈高,浪与浪间深深的波谷,使我们不得不抓紧船上的桅杆绳索等一类东西,以防堕进海里去。

这时我们再听不到礁脉传来的怒吼,耳里只有两旁巨礁的砰砰拍打声。

淡如腰上綮着绳子,由后面把我拦腰搂着,战恨巨灵则从左右扶着我,令我能保持直立的姿势。

忽然间,一个巨浪不知由那处涌来,虚飘无力下阴风号被涌上了半空,以惊人的高速冲上浪脊,整艘船发出吱吱响叫,我们五个人立足不住,一齐滚倒望台上。

阴风号落了下来,随着由后涌来的狂涛奔马般往前冲去。

这一刻连我也无所作为,只能听天由命。

命运再不是掌握在我手里。

又一座浪山崛起后方,当阴风号跌落下去时,海浪由后面狠狠撞过来,整船连人全浸到洪水里去。

强大的吸扯力把我们冲得在甲板上翻滚不休。

蓦地压力减少,浪山在震耳慾裂的吼声及撞击声中像个最不受欢迎的恶客般过去了。

阴风号的帆桅奇迹地完整出现在头上,连风灯竟也没有熄灭。

忽尔平静下来。

阴风号隐定地往前飘去。

我们不能置信地爬起来。

不知由那里钻出来的灰鹰狂叫道:“过去了!饼去了!我们穿过了。”

全船上下人等欢声雷动,欣喜如狂,互相拥抱庆贺,连荣淡如也给战恨乘机抱了。

天明时,海面回复浪静风平。

我和淡如西琪回到船尾,享受劫后的欢娱和宁洽。

西琪向我微笑道:“兰特,刚才我和你的灵力连结起来时,感到很兴奋,有点和你在做爱的感觉。”

我呆了一呆,道:“真的吗?我可能分心到暗礁上,所以没有这种感觉,惟有待会多和你做几次爱,好好补偿这损失。”

西琪美得令人目眩的俏脸露出个不知好气还是好笑的表情,横我一眼,别过俏脸去看落在远后方的礁脉。

淡如轻叹道:“直到现在我才明白你真可以掌握自己的命运,从没有船敢通过这可怕的礁石群的。”

战恨、巨灵和灰鹰三人齐往船尾来,报告了船上的大概情况后,灰鹰道:“船的毁坏不算严重,很快可修好,最大问题是粮仓给水冲了进去,所有食物都流失了,放在艇内的食物又一点不剩,余下尚有四十多天航程,食物会成为最大的难题。”

我微笑着从白杨木座旁的箭筒拔出一枝利箭,站起来找了条绳子绑在箭尾处,另一端绑在木座的扶手处,拿起“射日”大弓,来到船尾处。

众人好奇地走到船缘旁,看看我怎样从海中获取食物。

“飕!”

劲箭射进海里。

绳子扯得笔直,接着颤动起来。

灰鹰叫道:“天!你怎能看到水底下的东西?”

我大笑道:“这条鱼最少有个人那么重,助手们,给我扯它上来。”

众人兴奋起来,争着来扯绳子。

我微笑道:“若我们给饿死了,谁去告诉人我们曾成功穿越那鬼礁石?”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剑师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