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剑师传奇》

第07章 迎浪之城

作者:黄易

“锵锵锵!”

西琪把战恨狠辣的三矛完完全挡开,剑势一展,杀得对方不断退后,怪叫连声。

巨灵叹道:“小琪琪的剑真厉害。每次和她交手都像进步了一点,说出来都没有人相信。”

荣淡如娇叱一声,扑了出去,接过西琪的攻势,斗在一起。

战恨抹着汗走回来,苦笑道:“由她身上可以想像为何大元首怕了魔女百合。西琪是天生的剑手,怕除了大剑师外,没有人可以胜过她。”

我含笑看着两女此进彼退,斗个旗鼓相当,连战三人后,西琪仍没力竭之象。

“叮叮!”

荣淡如娇笑道:“我不打了!”

西琪回剑鞘内,淡如借势上前,把她拥入怀里,在她chún上吻了一口。

战根两眼放光,叫道:“秀丽法师,来!我和你练剑,练完后记得来这一套。”

两女笑着走过来。

荣淡如向战恨道:“不是定要比剑才可以亲热!”靠往战恨,送上香chún,让这饿狼首次嘴对嘴轻吻一下,才娇笑着回到我身旁。

战恨神魂颠倒地叹道:“确是最懂迷惑男人的妖精!”

众人笑了起来。

巨灵羡慕地道:“不公平!我对淡如规行矩步,应更得奖赏才对。”

我伸手在西琪的香肩拍了一记,作出示意。

西琪嫣然一笑,走过去搂紧巨灵,送上香吻。

巨灵浑身一震,慌忙吻下去。

他比战恨君子得多,轻轻一吻,放开西琪,赞叹道:“我想即管吻上魔女百合,也不外如是。”

西琪还是第一次吻我之外的男人,俏脸微红,回到我的身旁。

我感受着各人间真挚的友情,这近百天的旅程,使我们变成了一个亲切的家庭,再无分彼此。

战恨道:“我忽然感到就算得不到秀丽的身体,都心满意足了,现在这种关系更美妙。”

荣淡如瞅他一眼道:“这才是好孩子。”

巨灵点头道:“淡如的乖女儿都得她真传,在床上那种娇媚真可使男人发狂,将坐船这么难过的日子,变成了人间的天堂。”

高桅上传来兴奋的喊叫。

荣淡如喜道:“看见陆地了!”

迎浪城是大洋洲东南端靠海的大城市,是巫国沿海最重要的海港,海湾深阔,泊满了各式各样的船只。

当阴风号驶进港口时,四艘战船迎了上来,两艘护在船侧,两艘在前领航,带着我们往最大的码头泊去。

我换上阴风的衣袍,戴上那精致的假脸,和淡如并排卓立船头。

战恨和巨灵则换上阴风将领的服饰,权充护卫。

西琪穿着男装,稍掩艳容,背着我的魔女刃,成为我的女徒儿。

阴风生前有一习惯,就是每晚必须有女人侍寝,所以有个随身女徒,实是必然的事。

接着就是淡如的十二个乖女儿和灰鹰。

“隆隆”声中,阴风号泊往岸旁。

号角声起,一队鲜衣华服的黑叉仪仗队,在码头上奏乐欢迎,一辜迎浪城的重要人物,在岸上列队恭候,我一眼把立在最前头的戴青青找出来,我定要找个机会,告诉她我是谁,以免生出不必要的误会,利用她演出一场好戏。

阴风号终于停定。

互相礼让一番后,黑又人的领袖秀丽法师荣淡如带头由跳板走下船去,我跟在她身后,来到码头上。

踏足稳定的实地时,真有恍如隔世的感觉。我听到战恨和巨灵两人在身后轻微的叹息。码头上所有人一齐跪倒以巫国话高呼了三声“秀丽法师”。

荣淡如笑道:“各位请起,我带来了一位贵宾,就是尊贵的阴风法师。”

众人站了起来,惊惧的眼神往我望来,只从他们的神态,可看出阴风是如何不受欢迎。

我强迫自己涌起邪恶之念,由眼射出,扫过众人,到了戴青青身上时,上下打量了一戴青青秀目闪过怒色,强忍着不发作,转向淡如道:“属下在东宫安排好了一切,以作阴风法师和随员歇宿之所。”

荣淡如道:“让他们和我住到主宫去,我们还有要事商讨。”

戴青青俏脸微变,不敢拂逆淡如的指令,垂头道:“我们还要向法师报告净土的战情。”

荣淡如冷冷道:“我刚由帝国回来,大致知道情况,今次的战败,每一个人也难逃罪责。”

众黑叉将领齐露出恐惧神色。

戴青青道:“我们愿担当责任,现在尧敌死了,法师须为我们另立新王,否则群龙无首,可能会出现分裂的局面。”

荣淡如点头道:“我自会有所安排。”转头向我道:“阴风法师!请随秀丽登上马车。”

我模仿阴风,发出一串他招牌式的邪笑,压低声音,变得略带粗哑道:“秀丽你还是找个年轻小伙子陪你吧!我想和戴神将共乘一车,问问有关他们和兰特交手的经过。”

荣淡如发出银钤般的娇笑声,白我一眼道:“由得你吧!小心青青会给你来一剑。”

我狂笑道:“没有女人试过滋味后还舍得杀我的,包括你秀丽法师在内。”

戴青青气得粉脸通红,仍强忍着没有发作,低声道:“法师请起行。”

其他黑叉将领愤慨的眼神往我射来。

我冷哼一声,运起森冷的邪芒,往他们扫去。

众黑叉人抵敌不住,纷纷避开眼光。

这是个好的开始。

我和戴青青并排坐在车厢里,往主宫进发。

迎浪城的建筑远及不上日出城的高大宏伟,但胜在实用朴拙,别有一番规模。

沿途看到很多神庙,显出黑叉人对宗教的狂热。

道上没有欢迎的人群,疏落的行人看到秀丽的马车时,眼中都射出惶恐之色,看来对巫帝的统治,他们实是无可奈何。尤其尧敌已死,国势大弱,可能会给红魔人把整个黑又国吞掉也说不定。

身旁的戴青青在高度的戒备状态下,怕我会向她施展防不胜防的巫术。

我那辆马车两旁随行的黑叉将领特多,不时望往车内,怕我会对戴青青下手。

青青见我出奇地沉默,莫测高深,更是惴惴不安。

我低声道:“青青!”

戴青青尖叫道:“不要向我施展妖术!”

两旁将领纷纷靠过来,喝道:“戴神将,没事吧?”

我心中大窘,知道青青听到是兰特在叫她,反误以为是一种巫术,致有此反应。

两眼一瞪,往车外的将领扫去,冷哼道:“你们想背叛巫帝吗?”

戴青青一惊道:“法师误会了!”向手下喝道:“没事了!”

众黑又将领无奈下继续护车而行。

想起一法,往她望去,眼神回复平日的清明,柔声道:“戴神将!我……”

戴青青骇然别过头去,怒道:“我知法师你精擅迷魂大法,若你敢对找施法,我拚着不要性命,也不肯和你罢休。”

这回真是大感头痛,我低声道:“记得我曾看过你的躶背吗?”

戴青青全身剧震,往我望来。

车外的黑叉将发觉异样,又向戴青青询问。

戴青青挥手示意他们退下后,难以置信地往我望来,口chún颤震着,既怕我是在施展巫术,又怀疑我真的是兰特。

我柔声道:“不要害怕,不要有强烈的反应,我是兰特,阴风给我杀了,现在只是戴着他的假脸具。”

戴青青娇躯再颤道:“兰特!啊!兰特!你终于来了。”接着一震道:“你怎能瞒过秀丽妖女?”

我道:“何须瞒她,她是我的人了,记着!我现在扮的是邪婬无比的阴风,你神色间千万不要露出破绽,明早我会起程往小风后的风城去。”接着露出个阴风的招牌式邪笑道:“今晚我会把你玩弄个够,反对吗?”

戴青青羞喜道:“不反对!”

我心中一热道:“你要放出消息,把我的婬行夸大,如此一来,没有人会怀疑我的身分了。”

马车恰于此时停下。

原来抵达了主宫的门前。

戴青青藉口和秀丽有要事商讨,取消所有宴会。

我们则留在后宫里,享受一下百日海上艰苦旅程后的轻松。

到了傍晚时分,淡如和青青两人回到后宫,我们全体躲进会议厅去,外面则由十二游女和灰鹰的人把守着。

我脱掉假脸具,看得青青秀目发亮,不顾众人眼光,扑入我怀内,不肯离开。

战恨见戴青青如此娇俏,异国风惰,看得眨眼都忘记了。

荣淡如嗔骂他道:“找你这饿狼来扮阴风才对,只要演回自已,包保没有人发觉。”顿了顿!“黑叉国现在形势非常恶劣,青青由你来说吧。”

戴青青依依不舍地离开我的怀抱,含羞向各人打招呼,我乘机逐一介绍。

青青这时才发觉换回女装的西琪,一呆道:“你比仙女还美!”

西琪亲切笑道:“以后我们是姊妹了!”

戴青青心情大佳,道:“整个黑叉国都布满狂雨的间谍,所以我们兵败回来后,立时漏出风声,说我们私下和净上人和解,背叛了尧敌,现在红魔人正调动大军,作出威凌之势,而狂雨则送来最后通牒,命我们余下的神将到红都解释,那其实和不战而降没有什么分别。”

荣淡如冷笑道:“那即是趁我不在时,乘机侵犯我的地盘。”

我给他们的关系弄得有点胡涂,道:“淡如,你先要让我弄清楚你们的关系。”

荣淡如歉然道:“对不起-事实上这笔胡涂帐是由巫帝一手造成的,他训练了我们这批巫神出来,征服了大小洋洲的所有民族,至于如何征战、如何管治则一概不理,也不关心,他最重视的只是如何征服帝国,所以才有出兵净土和帝国的事,他许下诺言,谁能控制了‘帝国’,他便会立之为三洲之王,所以我们这些巫神都把征服帝洲视为最高目标。”

戴青青道:“秀丽法师最得巫帝宠爱,所以也最招狂雨和红魔人的嫉恨,一有机会,便来欺压我们,现在有了这么好的藉口,秀丽法师又刚好不在,所以怎肯放过我们。”

我道:“巫帝真的不理你们间的斗争吗?”

荣淡如道:“他说只有斗争才可培养出强者,不过巫神间的斗争却是他禁止的,就算狂雨把黑又人杀得一个不留,他都不会理,可是若狂雨把我杀掉,就会招来巫帝的惩治。”

戴青青道:“现在怎么办才好?”

我轻松地道:“万事都有淡如顶着,由她亲自去向狂雨周旋,只要拖到干掉巫帝,红魔人再不足惧。”

荣淡如摇头道:“兰特你太低占狂雨的手段了,若他设法把我软禁一段时间,黑又人肯定完了,就算将来我向巫帝投诉,巫帝绝不会理会。”

西琪淡淡道:“只是你一人,或会斗不过狂雨,若加上阴风,情况便不同了。”

荣淡如皱眉道:“真正的阴风怎会和我合作,只是这点,已会惹起狂雨的怀疑。”

西琪一对眸子闪烁着智慧的光芒,徐徐道:“假设你们两人真的合作,狂雨必然会设法找出你们合作的原因,那时我们可编排出扑朔迷离的障局,让狂雨自己去猜想,又不致怀疑夫君的身分。”

荣淡如俏目亮了起来,走过去同时搂着西琪和戴青青的腰肢,向我娇笑道:“我们三人谁美一点?”

我们为之愕然,想不到她竟然还有这等心情。

我道:“在我心中,你们三个都是那样美。”

荣淡如道:“就让我们三人与你做出一段扑朔迷雕的关系吧!”接着在青青脸蛋上香了一口,道:“由今天起,青青继承尧敌的位置,成为黑叉之王。”又在西琪脸蛋香了一口,道:“你则是另一粒来自废墟的种子,被阴风控制了心神,而我则和阴风发生了瑷昧的关系,这应够狂雨的脑袋消受的了。”

巨灵拍案叫绝道:“我明白了,当青青被阴风强暴了的消息传出后,狂雨既会怀疑是阴风想控制黑叉族,而又弄不清楚秀丽和阴风间是谁控制着谁,在这种情况下,他必不敢轻举妄动,以免招来你两人联手的攻击。”

战恨也恍然道:“他甚至可能不敢阻挠我们去见巫帝,因为怕误了送这美丽种子的大事。”

荣淡如笑道:“只要我们每件事都含含糊糊,真假莫测,似是而非,定要教狂雨头痛至死。”香了西琪一口赞道:“妹子你的脑袋真了不起。”

我站起来伸个懒腰道:“所以最关键处,就是我要演好阴风这个角式,好了!青青,我怕也可以开始向你施暴吧!”

戴青青羞得垂下了嫣红的俏脸,轻轻点了点头,先自走了。

战恨叹道:“好兄弟!不若由我扮阴风吧,免得你的良心惴惴不安了!”

我带着战恨和巨灵两人,昂然穿房过舍,直往青青居住的寝宫闯去。

四名侍卫拦在大门处,喝道:“神将有令,谁也不可以进去。”

我两眼射出邪光,罩着四人。

四名守卫呆了一呆,手上武器全掉往地上去,人也昏倒地上。

我这迷魂大法,恐怕比阴风自己施展更厉害。

我们排闱直入,将沿途拦阻的女亲兵逐一制伏,闯进内宫去。

几名侍女迎了过来,转眼给战恨巨灵两人绑了起来,动弹不得,我要她们做我“恶行”的见证人。

戴青青在两名美丽的女亲兵护持下,走了出来,怒喝道:“阴风法师,你想干什么?”

我仰天长笑道:“我要的女人,从来飞不出我的五指山,你戴青青何能例外。”

两名女亲兵怒喝一声,拔出长剑,往我劈来。

战恨巨灵左右抢出,和对方斗在一起,战事转瞬结束,两女兵落进战恨和巨灵手内。

我冷笑道:“这两个给你两人享用,记着,要温柔一点。”

哭叫声中,战恨巨灵两人抱起两女,往内堂走去。

那些哭叫声当然是假的,两女都是戴青青的亲信,但“强姦”嘛?却是真的,否则怎能入信于人。不过可不是我想出来,而是他们要求,青青首肯的。

戴青青铁青着脸,手握到剑柄去,喝道:“叫你的臭手下放开我的人。”

我往她迫过去。

“锵!”

青青拔出长剑。

“蓬!”

一股红烟由我指头射出,正中青青脸上。

青青长剑堕地,被我一把抱住,往内进走去。

在青青的香闺里,我把她放回地上。

青青欢天喜地反搂着我道:“怕不怕我的手下会来救我?”

我摇头道:“灰鹰和他的手下持着淡如的法令守在宫外,谁敢闯进来,而且也不知我在这里。你可以安心。”

青青摇头娇笑道:“若你不脱下这可怖的脸具,我宁愿死也不肯被你这姦徒婬辱。”

我笑着脱掉阴风那块假脸,小心翼翼放在茶几上,坐在床缘轻喝道:“背转身!”

戴青青俏脸微红,横了我一眼后,转过身去,不用我吩咐,轻柔地宽衣解带,直至以全躶的背向着我,傲然挺立着道:“满意了吧!大剑师。”

我看着她动人的玉背,吞了一口馋涎,叹道:“当日我看到你的躶背时,只想到一件事,就是一定要在前面看看,否则将是人生里的大缺陷。”

戴青青仍背着我道:“大剑师有记挂着青青吗?”

我想起她的时间其实并不多,这时却不能给她正确的答案,道:“当然挂着你!”

戴青青轻轻道:“自败于你的剑下,又给你羞辱一番后,每天晚上我都想着你、梦到你。”

我奇道:“那你白天想什么?”

戴青青跺脚娇嗔道:“兰特!你像你的剑一样,太霸道了,迫得人透不过气来。”顿了顿轻叹道:“白天时我拚命工作,尽量不去想你,否则我会因思念你以致心力交瘁而死的,满意了吗?”

我心中大为感动,想不到她对我用情如此之深。

戴青青微嗔道:“你看够了没有?”

我笑道:“来!让我看你的另一面。”

戴青青缓缓转过身来,把她骄傲美丽的胴体毫无保留地呈现在我贪婪的目光下,柔聱道:“你只是看看吗?”

我再忍不住熊熊升起的*火,张开手来,搂接着她那扑入我怀里的娇躯。

我们在大床上疯狂做爱。

在其中一次的歇息里,青青柔声问道:“你会把我带回净土去吗?”

我肯定地道:“当然会。”

青青紧搂着我,喘息着道:“假设你真是阴风,我就惨了,我知道你们来后,那时还不知是你,已准备自杀来为你保存贞节,但又不甘心,因为死了便再没有机会见你,心里矛盾极了。现在真好,虽给人凌辱了,但既不用死,又可见到你。兰特,我可以随你到巫宫去吗?就当我是被人控制了灵魂好了,不过那也是真的。”

我叹道:“我也舍不得和你暂别,但正经事要紧,乖乖留在这里吧!我定会回来接走你。”

戴青青眼珠滴溜溜一转,毫不失望地道:“我相信你,正如我相信你一定会来见我,只是想不到你来得这么快,又这么快和我像现在那样。兰特!你是第一个让我看第一眼时想到和你上床的男人。”

我大感兴趣问道:“这倒奇怪,对男人来说,只要对方有点吸引力,便可以第一时间上床。可是通常女人都会慢热一点的,为何戴神将如此恩宠兰特呢?”心中却想着,这妮子心中必是另有计画,教我撇不下她。

戴青青深情地道:“或者是因为你的英雄气概吧!又或者是因为你的眼睛,像你的剑那么锋利,把人家所有矜持和防御都破开了。”

我叹道:“很多时我只感到自己是个贪花恋色之徒,见一个爱一个,好色如命!”

戴青青献上香chún,道:“不是那样的,只是你多情心软吧!你为和平所作出的努力,是应该有回报的,为何不可以让我们献上身心来报答你,那不是挺美吗?难道你忍心不理苦恋着你的女子吗?何况贪花恋色,乃人之常情,我所知有条件的男人,谁不是妻妾成群呢?”

我感动地道:“是的!我不能够、也舍不得抛下你们不理。”

戴青青道:“兰特啊!快天明了,在你离开前,好好疼爱青青吧,可怜我明天还要装出被施暴后的凄凉样儿,你现在怎能不预作补偿呢?”

我微笑道:“你不用扮出凄凉样儿的,因为你已给我勾了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剑师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