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剑师传奇》

第09章 心有灵犀

作者:黄易

第二天清晨,我们无惊无险通过了龙口峡,踏足风城所在的高原。

雪林内的尸体都给清理了,不留下半点痕述,宁素真自有她一套处理手法,不劳我操心。

我亦信任她不会泄露我的存在。

我们在一个白色的世界里缓缓走着,留下了长长的蹄印。风城高高的城墙横亘前方,像一个毫不真实的世界。白雪纷飞下,一队战士迎了上来。我这时回复了阴风的脸孔和服饰,和淡如并骑冷冷看着来人的接近。

带头的骑士是个五十来岁的老将军,到了我们马前十来步处勒马停定,冷漠地施礼后道:“在下马波神将,奉小风后之命,特来迎迓。”

我冷冷盯着他,两眼射出邪光。

马波和我眼神一触下,机伶伶打了个寒颤,移开目光。

秀丽法师荣淡如一阵娇笑道:“辛苦马神将了,素真会怎样招待我们。”

马波眼光落在淡如脸上,着了魔地移不开眼光,好一会才一震垂头道:“小风后今晚会设宴款待两位法师,请随在下先到城内的宾馆歇息。”

淡如大送秋波笑道:“请马神将带路。”

众风城战士和马波齐露出颠倒迷醉的神色,好一会才掉转马头在前领路。

直走到午后时分,我们才进入风城。

由城门开始,直至风后宫,沿途都有侍卫把守,却不见半个风城的居民,若我猜想不错,小风后定是下有严令,不准人民上街,以免我这邪人勾引良家妇女,这也不失一个好办法,但若我是真阴风,不会溜出去猎艳吗?

风城的面积只及日出城的匹分之一,人口在十二万间,规模完整,分外城。中城和内城。

风后宫在内城的核心处,宾馆位于风后宫的东翼,是座独立的建筑物。

小风后故示冷淡,除了马波这迎宾队外,再没有其他的人迎接我们,当我们在宾馆安顿下来后,淡如脸色不善,暗怒宁素真对她的不敬。

宾馆内的侍役清一色是男子,看不到一个女人的影子。

我们又好气又好笑,不过回心一想,有我这邪人在,亦难怪他们有此预防措施。

这也好,省却我要作恶的做作。

在宾绾的内厅里化作男装的西琪坐到我怀里道:“兰特,刚才我们往这里走过来时,你有没有感到有人在一座小楼里窥视我们。”

坐在一旁的淡如笑道:“当然是小风后在找她的意中人啦!”

我心里也觉她说得对,表面上却道:“不准胡猜,正事要紧,若泄了我的底细出去,这里不知有多少人能活着回去,我那还有谈情说爱的心情。”

淡如笑道:“你知道正事要紧就好了,若你明天离去时,全城的*女仍能保存贞节的话,你这阴风法师完蛋了,我们也完蛋了。”

我摊手道:“连个女人的影子也看不到,外面又守卫重重,教我如何下手?”

淡如气道:“告诉我,假若你是真正的阴风,会否给这小儿科的局面镇住,以致一筹莫展。”

我无奈地道:“当然不会。”

淡如狠狠道:“那还不赶快行动?”

我叹了一口气,领着战恨巨灵,昂然往外走去。

心中凝起邪恶之念,浑身立时挥发出令人战的邪气。

守在外厅的灰鹰道:“法师要不要属下陪同护卫?”

我鼻孔喷出声音道:“不!你留在这里和十二游女鬼混吧。”

灰鹰大喜道:“遵旨!”

守门的八名卫十见我们三人出来,脸色一变,打个手势,示意手下去通知其他人,走上来向我敬礼问道:“法师要到那里去?”

我并不理他,向那正偷偷离开的卫士冷喝一声,道:“到那里去?”

那卫十全身一震,转过身来,脸若死灰。

这并非此人天生胆怯,事实上能入选到这里监视我的人,绝非无能之辈,而是我这一喝大有名堂,在巫神书上称为“勾魂声法”,原来人的感官接受的任何外来讯号,最终都牵涉到人类神经内某一区域的反应,这勾魂声法其实是藉声音把精神邪力由人的耳膜送进对方的神经去,令对方产生胆颤心惊的效果,又能使对方生出幻觉,仿似最亲近的人在呼唤着,当日刑室之战,阴风以此术对付我,使我差点以为父亲在唤我,着了他的道儿。

我两眼邪光再现,紧锁着他目光。

那侍卫全身抖颤起来,眼中神色茫然。

同一时间我掌心爆起强光,照在其他七名卫士脸上。

卫士东歪西倒掉往地上。

我向那给我制住心神的卫士喝道:“城中最美的女人是谁?”

卫士梦呓般道:“是小风后。”

战恨巨灵见我大展邪威,看得啧啧称奇。他两人的心志坚强之极,若向他们施术,便很难成功,冀奇亦是心志坚强的人,所以当日阴风要配以葯物,始有成功之望。

战恨道:“我问他可不可以?”

我点头道:“可以!”

战恨大感有趣,问道:“除了小风后外,宫内谁是最美的女人?”

卫士应道:“是‘火凤’叶凤。”

巨灵问道:“她是谁?在那里?”

卫士答道:“她是宫内的侍卫长。”

我心中一动道:“你现在是否去找她?”

卫士应道:“是!”

我心中大感为难,以前想想倒可以,现在真的要我以卑鄙手段去坏人家女儿的贞操,则怎样也难以办得到。

踌躇间,战恨道:“快带我们去!”

卫士应声往围着宾绾高墙的大门走去。

巨灵和战恨半架着我,追着去了。

我硬着头皮跟着卫士背后走着,低声道:“门一关,立即闭上眼睛,我会发出一道强光,令门外的卫兵暂时失去视力,看不见我们的离去。”

两人童心大起,兴奋应诺。

卫士有点像个木头人般,笨拙地走到往外的大门处,在门上有节奏地敲了一长三短,显然是个通知外面开门的暗号。

中门大开。

我低喝道:“闭目!”手一扬,掷出一颗阴风特制的照明弹。

“蓬!”

一道强光在门外亮起。

惨哼声起,十多名守在门外各处的侍卫纷纷掩目跌倒,只有那受了我催眠的卫士不受影响,仍自踏上通往风后宫的路上。

我们三人大模大样,随着去了。

刚随着那卫士进入风后宫的范围,一名女将在十多名女兵的簇拥下,拦着去路,喝道:“法师要往那里去?”

我送出讯息,那名带路的卫士身子一软,倒在地上。

这批女兵的皮肤都嫩白如雪,那女将尤其生得很美丽,凤目红chún,长得有三分肖似小风后,可能是由于同属“白女”族的关系。

我眼中邪光大盛,罩着众女,向那女将道:“叶凤小姐?”

女将眼神清澈,一点不受我的影响,使我知道她是曾受过精神虾练的人,可以对抗巫术,这反使我心头一松。

我的目的只是要表现邪行,即管阴风亦不是战无不胜的,否则巫国的美女岂非尽是他囊中之物。

叶凤点头道:“法师来得好,小风后想和你见面,有要事商讨。”

即管明知自己扮演着喜怒不形于色的阴风老贼,仍禁不住呆了一呆,暗叫不妙。幸好有假脸具遮掩,否则恐怕很难瞒得过叶凤。

巨灵和战恨两人则是脸脸相觑,想不通小风后为何肯见我这“老婬虫”。

当然!

唯一的原因是她猜想到或看破我是假扮的。

我心中暗暗后悔,那天若不和她说话,扭头就走,可能会好一点。

我冷然道:“叶凤小姐请引路。”

我们齐往后宫走去,沿途的侍女远远见到我们,都吓得躲了起来,想不到我也有如此不受女人欢迎的一天。

在一个密封无窗的偏厅里,绰约动人的小风后一身素黄女装,半挨在一张卧椅上等待着我和战恨巨灵对视苦笑,知道被揭破了身分。

女卫都留在门外,只有叶凤带着我们三人来到小风后身前。

小风后宁素真秀目一亮道:“素真可否和法师单独说几句话?”

叶凤一呆道:“风后!”

我向巨灵战恨道:“你们守在门外。”

两人正在饱餐秀色,闻言只好怅怅然离去。

叶凤仍站在原地。

宁素真请我坐在她身旁的椅里,再向叶凤喝道:“你还不肯出去吗?是否想违抗我的命令?”

叶凤警告地盯了我一眼,无可奈何下离开密室。

门关了起来。

宁素真美目深深地往我望来,道:“你瞒不了我的,脱下你那假脸具吧!”

我苦笑道:“我扮得不像吗?”

宁累真道:“你扮得天衣无缝,尤其那股从骨子里透出来的邪气,可怕的眼神。但百密”你还不肯出去吗。是否想违抗我的命总有一疏,却不知阴风的左脚曾被风蛇蛟过,医好后缩了半寸,走起路来,左脚有少许不自然。当然,除非特别留意,否则是不会觉察到。这是父亲告诉我的。”

我才知破绽出在这里,落在她这有心人眼中,自是原形毕露,何况她刚见过我的“真我”,更容易发觉我的原形。

我叹了一口气,脱下脸具。

宁素真凤目闪过迫人的神采,道:“我从末见过比你更好看更有神采的男人,你是否名震三大洲的大剑师兰特?”

我一震道:“你怎能猜到?”

宁素真微笑道:“这只是简单的推理,你刚由帝国来,剑又使得这么好,而且若非是你,谁可以收伏秀丽法师,这么多巧合,不是出名的美男子兰特还有谁?”

我怕有人会闯进来“救”她,把脸具戴回脸上,道:“你知否我们是站在对立的位置上的?”

宁素真摇头道:“你错了,我一直等着像你那样的一个人出现。”说到这里,想起其中带着的语病,粉脸一红,垂头解释道:“我父亲是个很低调的巫神,其实他的法力绝不逊于狂雨,甚至在某方面超越了他很多,所以才能抗拒巫帝的控制,并发现了巫帝是一种很可怕的精神生物,于是给巫帝害死了,你说吧!我是否在期待着你呢?当我知道你在净土创出近乎奇迹的胜利后,我立即想到你是那能消灭巫帝的人。‘大剑师’兰特,多么帅的外号名字。你是我心中的救世英雄,更是我的救命恩人,亦是我等了多年才终于等候到的好男人。素真怎也要成为你的女人。”

我想不到她如此直言无隐,明刀明枪来找我作情场的对手,一时招架无力,张口结舌地道:“似乎我是没有选择的余地了。”

宁素真横我一眼道:“当然,我看准你会像对戴青青般对我。青青是否在净土时早给你俘虏了她的心呢?我才不信大剑师肯随便去坏人家妇女的贞节,无论基于什么理由。”

她的天生媚态半点不逊于淡如,我投降道:“是了,本小剑师绝不会始乱终弃,满意了吧!小风后宁素真。”

她站了起来,像做着天下间最自然的事般,坐到我腿上,搂着我的脖子甜甜一笑道:“这还差不多。”然后把小嘴凑到我耳边道:“你温柔点好吗?这是你的小风后的第一次呀!”

我听得*火狂升。

这小风后要爱起人来不顾一切的样子,确是诱人至极,使我忍不住侵犯她、爱她!

横坚我要定她了。当这个消息传开后,整个巫国的人都应知道我这阴风成了最有法力的法师,因为我已征服了巫国四大美女之三,包括秀丽法师荣淡如在内。

跟着的目标自然是红魔族的龙女屠姣姣,只要我再征服此女,狂雨也要让位。

这将是场非常诡异的斗争。

我必须征服屠姣姣,再没有别的选择。

就像我必须要占有腿上的小风后那样。

我将以巫国四大美女来证明无人能抗拒我勾魂摄魄的力量,证明我才是众巫之首。

若狂雨能阻止我征服“龙女”屠姣姣那表示我的巫术仍莫奈他何,攻不进他的保护罩内。

巫神与巫柙间虽不能公开决战,却可藉这样的一种形式暗中比拚,而整个巫国的贵族阶层,亦心知肚明这是什么一回事。

假若狂雨败了,他拥有的一切权力将落到我手里,巫国亦被我控制了。

当那时刻出现时,就是我和巫帝决一生死的时刻。

“砰!砰!砰!”

拍门声响起。

战恨高声道:“法师!下属无能,你再不开门,小风后的人会杀进来了。”

小风后宁累真“啊”一声后在高涨的情慾里勉强冷静过来,吻了我一口后,站到地上,捡起被乱抛到地上的衣物穿上,风情万种横了我一眼道:“我要出去安抚他们,唉!只要被他们看到我现在那样子,谁也知道你曾对我干过什么事,你的目的也达到了。”

兵刃声起。

“砰!”

门给撞了开来。

两人退了入来,巨灵还搂着叶凤。

他们直退到我身旁。

小风后的手下潮水般涌进了十多人来,人人双目喷火。

宁素真张开双手,把他们全部拦着。

战恨在我旁边低声道:“你也怪不得他们,你们关在这里足有好半晌了,嘿!你真行。”

巨灵怀内的叶凤挣扎道:“放开你的臭手。”

巨灵嘻嘻一笑,放开了她。

叶凤转身一巴掌向巨灵拍去。

“啪!”

脆响声今全场侧目。

叶凤一呆道:“你为何不避?”

巨灵捂着大脸苦笑道:“只要能给叶小姐泄愤,一巴掌有什么大不了。”

叶凤呆了一呆,退到小风后身旁,低问道:“风后没事吧?”

这是个全场所有人最渴想知道的答案。

众风城将士的目光齐集在小风后宁素真的俏脸上。

我没有再发出邪气,扑朔迷离,正是今次战胜狂雨的手段。

宁素真眉目含春,摇头道:“阴风法师再不是以前的阴风法师,他的法力超越了历代最伟大的巫神,绝不会伤害我,由今天开始,我正式宣布,小风后是他的人了,永远地属于他的了。”

众将士先愕了一愕,接着悲愤填膺,就要冲过来和我拚命。他们的小风后若非给我勾了魂魄,怎会说出这般的话来。

宁素真怒道:“给我住手!”

众人呆在当场,进又不是,退也不是。

我闷哼一声,长身而起,来到宁素真之旁,凝聚神光,逐一往众将士望去。

我送出爱与和平的讯息。

凡与我目光相触者,都忽然愤慨全消,心境祥和。

我伸手搂着宁素真的纤腰,柔声道:“来,素真你陪我回宾馆去。”

在巨灵和战恨开路下,我们悠闲地穿过塞满了门内门外的人,往宾馆走回去。

几天之内,藉着空中的传讯,狂雨将会知道我要征服的目标,就只剩下他爱宠的屠姣姣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剑师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