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剑师传奇》

第01章 红宫盛宴

作者:黄易

在屠龙的引领下,我们缓缓步进代表看红魔人权力核心的大圆红殿内。

这大殿不但是举行国宴的地方,也是红魔人所有仪式、庆典、舞会的场所。

红殿是巫国内最庞大的圆形建筑物,圆拱的殿顶高高耸立在宫内所有建筑之上,隔老远就可看到,当进入殿内,更感到它广阔的圆形空间。

灯火辉煌里,近千红魔国的贵族和将领,在狂雨的领导下,站起来礼貌地迎迓我这个不受欢迎的贵客进场。

他们看到我后,都受不了我浑身的邪气,把目光集中在后面四位国色天香的丽人身上。

本人目光到处,众红魔女仕纷纷垂下目光,当然是怕我勾了她们的魂魄。

为了向狂雨展示实力,我专拣美丽的红魔女送出少许含着爱慾的异能,所以当我来到狂雨滂边的客席时,□加宴会最美的十多位女仕,均变得脸红耳赤,水汪汪的眼睛无惧地往我望来,眉黛含春。

狂雨眼中闪过惊异之色,显然对我比前高强的“妖术”大为震惊,进一步被我削弱了他认为我是兰特的信心。

二百多张大圆台子,排成内外两个大圆环,台上放满美酒美食,极尽奢华和丰盛。

狂雨、屠龙那一席和我们这一席,位于圆殿的正北方,兴其他酒席分了开来,特别显出两席的人尊贾的身分。

礼貌的介绍和开场白后,各入围席而坐,均是脸向看殿心以特别名贵红石铺砌出来的大圆池。

一队乐队进入圆池的中心,持者各式各样的乐器吹奏敲击者,悠扬的乐音飘送全殿时,百多名衣着性感的红魔女轻快地半走半跃进入红石圆池,载歌载舞,气氛热烈起来,当歌舞奏乐完毕,歌舞女郎和乐队退出圆殿,大殿默静下来。

众人的眼光集中到我这一席上。

我坐在四女的正中,左边依次是淡如、戴青青和战恨,右边是西琪和小风后,更右是巨灵和叶凤。

荣淡如目光流转,所到处那些红魔男人纷纷露出色授魂兴的表情,屠龙更是神魂颠倒,显是想者狂雨制伏我后,他把淡如接收过去的美景。

狂雨带领各人向我们祝了三次酒后,道:“阴风法师今次远征帝国归来,不知带有什么好消息回来?”我的目光缓缓扫过他那一席,座上坐的是屠龙,美丽的屠夫人、柳客、机锋和屠龙的军师范多智,却见不到屠姣姣和雪芝的芳琮,微微一笑道;“当然有少许收获,否则怎敢到来向巫帝面禀。”

狂雨知道再难从我囗中套出什么来,含蓄一笑,沉默下去。

屠龙向淡如祝酒道:“秀丽法师!这一杯祝你美艳常青。”

淡如微笑举杯道:“听说大王在边界调动军队,是否想把秀丽的黑叉国变成红魔国呢?”屠龙想不到她如此直截了当,大感不自然,乾咳两声道:“秀丽法师切勿误会,屠龙只因听闻大剑师兰特随时会来,所以才在狂雨法师同意下,早作准备,使可以随时支援任何受受到攻击的城市。”

淡如一阵动人心魄的娇笑后悠然道:“那让秀丽敬大王一杯,以谢高义隆情。”

两人遥遥对饮。

淡如放下酒杯,低声向我提示道:“屠夫人!”

我明白她的意思,是要我借诱惑屠夫人向狂雨和屠龙展示实力,也释他们杯疑我是兰特之心。

刚才屠龙不向我祝酒,反先向淡如敬酒,摆明不把我这“阴风”放在眼内,同时表示出要从我手里争夺淡如之意,以阴风一贯的作风,自应有适当的反击。

更何况这或是狂雨的安排,用以测试我是否兰特。

对狂雨他们来说,若可当场揭穿我的真正身分,事倩就会简单得多,那时只需下令手下全力围攻,把我杀掉。

那亦证明了淡如、青青和小风后背叛了巫国,他们亦不用客气。

我哈哈一笑,斟满了一杯酒,长身而起,往狂雨那席走去,到了两席之间,停了下来。

全场近千对目光,集中到我身上。

我举杯向屠夫人道:“礼尚往来,大王既向我的女人敬酒,让我也向夫人回敬一杯。”

所有人目光立即移到秀丽法师荣淡如身上,看她对我公开称她是被我征服了的女人有何反应。

淡如巧笑倩兮,不用假装地深情看着我。

全场男人都露出不能掩藏的艳□之色;女人则重新对我打量,揣度我的妖法为何如此厉害,竟能令以玩弄男性名震巫国的秀丽法师甘受驾驭。

美丽的屠夫人求助地往狂雨和屠龙望去。

屠龙眼中闪过惊怒神色,以眼光向狂雨请示。

所有目光都集中到狂雨身上,看他如何决定。

这时轮到我头痛起来。

究竟我应要赢或是输呢?

若胜了此局,狂雨自是大为警惕;若是输了的话,他定必对我生出轻视的心。

我很快下了决定。

我必须赢,还要胜得清楚利落,绝不含糊。

让全场的人都知道巫国的首席法师狂雨败了一局。

如此纵使没有通过与屠姣姣的暗战,红魔人举国上下都知道我已取狂雨而代之。

所以反迫得狂雨不得不和我作最后决战,希望能凭出窍秘术和屠姣姣的坚强意志平反败局。

否则他就完了。

屠龙亦要衡量得罪了我后的恶果。

狂雨目射奇光,刺进屠夫人眼内,送出精神力量,助她逃此一劫。

我心中冷笑,异能由脚传往地上,延伸过去,钻入屠夫人体内,封闭了她的心灵,隔断了狂雨向她送去的精神力量。

狂雨微微一笑,向屠夫人点了点头。

他的功力显然未能觉察我暗中做了的手脚。

屠夫人斟满了一杯酒俏俏地站了起来,露着英靥满杯信心往我走过来。

我眼中精芒大盛,罩定了她。

在她离座跨出第一步时,充满慾焰情火的异能由地上传进她体内,刺激起她最原始狂野的性冲动。

她刚背看屠龙狂雨那一席的人,所以当她忽地浑身一颤,双颊排红时,狂雨等都看不见,可是全场却有一半人看到了这情形,失声哗然。

狂雨眼中射出震骇的神色。

屠龙亦觉不妥,慾要想法阻止,却给我送过去一道邪诡的异能,长进他神经去,暂时瘫痪了他行动和说话的能力。

我要使他知道,我的力量是他难以抗拒的。

屠夫人一对美目现出挣扎的神情,可是仍身不由主一步步往我走来,当来至我身前两尺的近距离时,勉力停了下来,否则会把娇贵的身体直接贴到我身上。

我对她的自制力不感惊奇。

在巫国,跟随正神的领袖阶层尽是巫神的徒弟,受过对抗巫术的训练,若屠夫人不是此中高手,屠龙应不敢让她过来接受挑战。

屠夫人眼神回复清明,但动人的身体仍不住抖颤看,死命压下我对她妖法式的挑情。

她深吸一口气后,举起满杯美酒,颤声道:“这杯是敬阴风法师的!”

我在假面具内微微一笑,传到假脸上变成一个诡异的笑容,握看杯的手由她的纤手内侧穿了过去,同时移前少许,让杯囗来到她樱chún下,而她的酒杯则在我俯头可喝的近处。

臂弯紧紧交缠起来。

全场静了下来。

谁都知道阴风的酒绝喝不得,何人敢保证其中没放进*情迷志的葯物。

所以若屠夫人喝了,便证明她给我控制了心神。

屠夫人骇然慾退。

异能由我身体直接送进她体内,这股异能充满了美丽的情爱和男女间动人的热恋情绪。

屠夫人的美目亮了起来,望住我没有半点邪恶,却有看慑人魅力的眼神。

我要她败得心甘情愿。

人对邪恶的事物天生有着拒绝和恐惧的倾向,所以我若以迷魂术对付她,在这绝不适合的环境里,屠夫人又明知屠龙在后虎视眈眈,说不定能竭尽所能,抽身而退。

可是我这种使她从深心处生出欣悦的眼神,配以不断涌入她体内的*情异力,却能使她慾拒无从。

就在这刹那,我更紧锁着她的心神,控制了她。

“哼!”

狂雨的冷哼传来。

屠夫人浑身一震,眼中射出惊恐的神色,脱离了我的控制。

狂雨不傀四大法师之首,竟能以声音使屠夫人回复神智。

我不慌不忘,借手臂的交接把一道舒缓她神经的暖流,送进她内心深处。

屠夫人眼中惶然之色消去,代之而起是火般的热情。

我此时岂能再迟疑,柔声道:“我敬夫人一杯,祝夫人永远快乐。”同时心中向她呼唤道:“喝掉这杯酒吧!你会永远那么美丽的。”

屠夫人深情地看了我一眼,凑到杯囗,让我把酒倾进她红chún里。

她的身体贴了上来,变成我们的手肘互压在对力胸前,乖乖地把整杯酒喝光。

这种亲热的接触,以她尊贵的身分来说,等若对我这邪人献出了肉体。

她温柔地同时举杯向我囗内注进美酒。

两杯酒同时喝个一滴不剩。

鼓掌怪叫声起,原来是战恨和巨灵两人乘机起哄。

红魔人方面却是鸦雀无声,他们的眼神射出悲愤和屈辱,惊惧和无奈!

谁也知道在这次与狂雨的交手里,“阴风”大获全胜。

我们分了开来。

屠夫人在我放开控制后,眼神回复清明,美目深注地看耆我,射出复杂之极的神色,既含耆惶惑,亦有欢喜和渴望。

那是被征服者的眼神。

我知道她体内被激起了的春情仍荡漾着。

全场静至落针可闻,连呼气吸气的声音亦减轻减少了。

“当!”

她手中的杯堕到地上,碎成无数碎片。

到这刻我才放开了对屠龙的精神控制。

屠龙往我们望来,脸色变得有多么难看便那么难看。

所有目光都集中到屠夫人身上,看她有何反应,是否那杯酒放了邪葯?

我哈哈一笑道:“屠夫人的酒真香。”

屠夫人俏脸飞起两朵红云,以仅可闻于我们两人间的声音道:“你害苦了我!”

转身掩脸奔回,到屠龙的椅旁坐下。

我心中感到歉意。

但为了大地的幸福,个人的牺牲算什么一回事。更何况我们是敌非友,我不对忖他们,难道他们肯放过我吗?

我和狂雨目光交击。

狂雨眼中射出坚决的神情,显示下了与我决战之心。

我目的已达,回席坐下。

除了狂雨外,再无人敢对我正脸挑战。

屠夫人回席后一直垂着头,默然无语。

屠龙并没有如我想像的暴跳如雷,反而关切地道:“夫人是否需回后宫稍息。”

屠夫人只是摇头,亦没有请求屠龙的原谅。谁都可看出她芳心乱成一团。

狂雨两眼精芒闪烁,大感面目无光,动了真气。

战恨喃喃道;“为何不见那騒妮子?”他的騒妮子自是指雪芝,被他如此玩弄后,人家小姐还会出来见他吗?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剑师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