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剑师传奇》

第02章 征战情场

作者:黄易

大门在我身后关上。

门旁左右壁上两排油灯的照耀下,屠姣姣宽敞的寝室沐浴在柔和的金黄光色里。

房心放了一张华丽的大床,四周的布置清雅调和,小摆设布满台头几上,还放满了两个特制的高柜。

与门相对是一排八个打开了的大窗和另一扇门,外面是一个宁静的后花园,被高墙团团围着,在月照下隐见栽满鲜花绿草。

院心还有座精致的小亭,人造溪水绕流其旁,传来淙淙水响。

左右两边墙壁一面挂着屠姣姣骑马持剑的肖像画,另一边陈列着十多种不同的兵器,使人感到它的女主人文武兼资。

美若天仙的屠姣姣一身雪白柔软的长袍,坐在靠窗的椅子上,冷冷看着我。

我不用探测她的心灵,已知她誓死抗拒的决心。

她不但为了自己,也为了整个红魔国的福祉。

若让我这“阴风”取狂雨的地位而代之,红魔国就会进入恐惧黑暗的世纪。

红魔人的妻子和女儿将会受辱。

若我不能消除她这恐惧,就算是狂雨不助她,我怕亦很难在她、心甘情愿下得到她。

人的意志是非常强大的力量。

我的心灵往四方延伸,立即找到狂雨正盘膝坐在隔邻的小室里,闭目冥思,进入了离魂出窥的境界。

心灵再往屠姣姣伸展过去,刚想进入她的神经,一股潮水般的灵力反涌过来,把我驱离她的身体。

我大吃一惊,喑明不妙,想不到信心被我打击得七零八落的狂雨,仍有如此顽强的反击力量。

至此才知他能高踞巫神之首,确有真实的本领。

我连试几次,都不得要领,心中一阵焦躁。

屠姣姣秀目亮了起来,冷然道:“法师不是怕了吧!为何站在那里动也不动?”我振起精神,缓步来到她身旁的椅子坐下,隔着几子往她望去。

她无惧地回视我,眼神清澈坚定。

这美女的意志和心灵力量要比屠夫人强胜百倍。

而且屠夫人败于事起突然,猝不及防,屠姣姣却是蓄势以待。

屠姣姣一阵娇笑道:“若阴风法师立即承认失败,我可连夜把你们送走,绝不留难,可是你将永远不可踏足大洋洲半步。”

我感到完全无法进入她的心灵内。

与狂雨的心灵结合后的屠姣姣,已提升转化至另一比之两人里任何一人更高更强的层次,就像一座全然无法攻入的城堡那样。

我泛起了会失败的无奈感觉。

屠姣姣眼中闪过厌恶的神色,不屑道:“我真不明白秀丽法师她们为何会对你投怀送抱,只要我想到你面具后的可怕模样,即要作呕。”

虽明知她针对的是阴风而不是我兰特,我仍有受辱的感觉,微怒道:“你想否知道她们为何对我如此死心塌地呢?”屠姣姣皎若天上明月的美眸闭起嘲弄的神色,噘噘可爱的小嘴巴道:“你想自夸床笫之术吗?可惜我并不像她们这些婬娃荡妇,对阁下的专长没有一点兴趣。只有真正的爱才可以使我动心,没有爱的肉慾只是禽兽的行为。”

我大感气结,伸手慾要往她俏脸摸去。

屠姣姣玉容一寒,喝道:“若你动手动脚,便算因你用暴力而输了,你想胜这一仗,唯一的方法就是使我投怀送抱,舍此再无他途。”

我叹了一口气道:“想不到你这小妮子如此厉害。”

屠姣姣沉声道:“只要想到你命人当着你面前强姦雪芝,便令人闻之发指,你休想我会让你沾一根指头,你也不想想若你的女儿给人这样凌辱,自己会有什么感受?”我一筹莫展道:“但你有没有想过雪芝当时是多么的快乐吗?”屠姣姣瞪着我狠狠道:“这是你最讨厌的地方,不知用了什么妖术,令雪芝还像暗暗欢喜似的,哼!这一套休想用在我身上。”

我摇头苦笑,手肘枕在我们间的高几上,托着下巴,定睛对她加以端详,叹道;“原来我只是想胜过狂雨,才要得到你,但现在我已爱上了你,决定把你彻底征服,要你以后乖乖地跟着我,听我的话,本人欢喜什么时候把你脱光,就什么时候把你脱个清光,什么时候要和你上床,便什么时候上床。”

屠屠姣气得脸色发青,咬着下□怒道:“现在就算你立即认输,我也会求师傅不再饶你。”

我皂眼光落到她急剧起伏的胸脯处,道:“姣姣确是天生丽质,无论一怒一笑,都是那么动人,若我不能看到你在床上慾仙慾死的表情,会是毕生憾事。”

屠屠姣忽地平静下来,淡淡道:“你想激怒我吗?休想得逞。你既满口脏话,本公主再没有和你说话的兴趣,就在此和你坐到天明,看着你失败的痛苦表情。”

唉!

难道如此功亏一篑吗?

我的心焦躁起来。

忙提醒自己最紧要保持冷静。

现在离天明最多不过三小时,这是说短不短,说长不长的时间。

屠姣姣别过脸去,一言不发,打实主意不再和我说话。

她侧脸的轮廓真美!

我坐回椅里,伸直双脚,舒服地挨在椅背上,忽地心中一动,精神延伸,到了邻房狂雨的体内,钻进他的神经里去。

内里虚荡荡的,就像一个虚壳,使我漫无目标,若像把手伸进一个空盒子里,什么也找不着。

看来连巫帝送进狂雨心灵的邪力亦随着狂雨灵智去了,半点没留下来。

这时我才真的感到绝望。

我唯一取胜的希望,就是把狂雨的精神和屠姣姣的精神分开来,那时只是对付屠姣姣一个,要有把握多了。

所以才想在狂雨身上施手脚,岂知却有无处着力之叹。

有什么方法可令狂雨自动由屠姣姣身上抽身退走呢?

我忽地灵机一触,想到一个险着。

我问屠姣姣道:“喂!屠姣姣!”

屠姣姣俏脸泛起厌恶不屑之色,娇哼一声,懒得往我望来。

我伸手将脸具揭下道;“你看我是谁?”屠姣姣愕然望来,一看下俏脸一变道:“你弄什么妖法!”

就在此时,我感到狂雨出了窍的精神迅速退走。

因为他知道了我是谁,所以退回体内,准备立即领人过来把我揭破和杀死。

我狂压下心中的喜意,在他神经内静待着他的归来。

狂雨返至。

就在那霎间,我以全心全灵的力量,依着巫神书的教导,瘫痪了他的神经。

邻房的狂雨猝不及防下,一声惨叫,昏了过去。

成功了。

若我不移开对他神经的禁制,他绝不会复苏过来。

当然更不能出窍来助屠姣姣了。

我张开眼来,神光湛然迎上屠姣姣惊疑不定的目光。

我向她微笑道:“这并不是妖法,而是我真正的脸貌,你不信可探手过来摸摸。”

屠姣姣跳了起来,往大门奔去。

我若让她这样走脱,真是以后再无面目回去见帝国和净土的一众兄弟和爱人了。

一个箭步标前,拦腰把她搂着。

她不知由那里拔了把金光闪闪的匕首出来,往我脸门插来。

我侧脸避过,一手劈掉她的匕首,乘势抱着她跃了起来,一齐往大床落去,把她压个正着,同时四肢缠紧她的四肢。

她张口要叫,却给我的嘴封个正着。

挣扎了一会,她力竭下静了下来。

我离开她的香□,离开了些许,让双方可以互相对视着。

屠姣姣喘息着道:“你是大剑师兰特,你逃不了的,除非立即把我杀了。”

我柔声道:“杀了你我更逃不掉吧?”她不屈地冷哼一声,一副你知道就好了的气人样儿。不过明显地再不怕我,也没有了厌恶不屑的神态。

我看得又恨又爱,微笑道:“你现在明白为何你们四大美人有三个向我投降吧!因为我并不是阴风。”

屠姣姣冷冷道:“她们都是巫国的叛徒。”

我回敬道;“背叛了谁?”屠姣姣道:“背叛了巫帝!”

我柔声道:“巫帝是什么东西?”屠姣姣刚想回答,张开了口,竟发不出声音来。

我叹道:“你们可能做奴隶太久了,久得忘记了这问题,你们算什么东西?只要巫帝一个命令,以万计的黑叉人便去侵略别人的国家,杀害无辜的人,你们只是刽子手的刀,没有一点自主的能力。”

屠姣姣反驳道:“你们帝国好得了多少,不是在自相残杀吗?现在轮到你们来侵略我们了。”

我诚挚地道:“你错了,帝国的残酷战争是巫帝一手造成的,现在帝国回复了和平,所有人都相亲相爱,我今次来并不是想侵略你们,而是想把和平带给你们,否则我绝不需扮阴风,只要尽率帝国和净土的精锐,加上黑叉人,阴风族和小风后的军队,你以为红魔人能撑得多少天呢?论法力狂雨亦及不上我,否则他现在就不需在邻室昏迷了过去。”

屠姣姣大惊失色,颤声道:“师傅昏迷了!”

这小妮子算狡猾的了,故意和我胡扯一番,原来只是希望狂雨通知其他人来救她。

我其实可以把爱意送进她体内,刺激起她的情慾,不过这实在不够光明正大,我要赢得她口服心服,不让她事后有反悔的意念。

她的眼珠在转动着,筹谋脱身之计。

这真是个主观倔强的女孩子,好处是若能把她说服,她将不会改变。

我沉吟片响,道:“这样吧!我问你几条问题,只要你坦诚回答我后,兰特立即放你走。”

屠姣姣一呆道:“你不怕我唤人把你们杀掉吗?”我微笑道:“若我是那么容易被人杀掉,现在就不能把你压在床上,听我的说话。又假设你们真能杀死我,三大洲就会进入永远的战争状态里,直至某一方被彻底消灭。”

屠姣姣眼中露出惊惧的神色,显是想到事情的严重性,点头道:“好!你问吧!”

我道:“假若告诉你巫帝不但不是人类,还是一种想毁灭人类的可怕精神生物,你定会说我胡诌来骗你,是吗?”屠姣姣道:“而特原来是这样罗嗦长气,既明知我不会相信,为何还说出来?”我苦笑道:“因为若说服不了你,我真的仍会守诺放你出去,所以说话才有点拖泥带水,因为我太厌倦血流成河的场面了。”

屠姣姣冷然道:“快说出你的问题吧!”

我道:“但我要你是发自真心说出来的,而不是敷衍我,否则诺言无效。”

屠姣姣不耐烦地道:“快说吧!”

她语气神态虽不善,我却感到她的身体松软了,没有先前的紧张和僵硬,伏在她身上确是曼妙无匹的享受。

我道:“告诉我,十大巫神里有多少个是好人?”屠姣姣愕然道:“我师傅对我们算不错了。”

我道;“他算是好人吗?”屠姣姣叹了一口气道:“在巫国里,谁不是你争我夺,尔虞我诈。”

我道:“那阴风算是好人吗?”屠姣姣冷笑道:“当然不是好人,还是变态的色魔,可是兰特你比他好得多少?否则雪芝不会被你手下强暴了。”

我微笑道:“若她不来惹我,我绝不会如此待她,而且她根本是准备献出肉体,使我没有别的选择,请勿忘记我是在扮演阴风这角色。”

屠姣姣不屑道:“狡辩!”

我叹了一口气道:“无论如何,错不在我,是谁培养了十大巫神出来?是谁在背后支持他们作恶?告诉我!”

屠姣姣沉默片响,无奈道:“是巫帝!”

我冷静地道:“坦白告诉我,有巫帝和巫神的一天,你们可否为自己的命运作主。”

屠姣姣俏目泛起茫然之色,好一会才低声应道:“不!”

我轻吻了她的嘴□,撑起身体,走到窗前,望往院外高墙上的明月,背着她道:“你若认为应与我为敌的话,可以离开了。”

屠姣姣起床的声音响起,接着脚步声往房门走过去,然后是打开门的声音。

门外立时响起柳客和机锋惊喜的叫声。

“砰!”

门关了起来。

回头看去,屠姣姣真的这样就离开了。

我竟然失败了。

一股强烈愤怒从心中涌起,我回转身来,望向天上明月,好吧!既然命运如此,我就把红魔国覆灭。

我们中究竟有多少人能逃离此地呢?

门响。

我待要回身大杀一轮。

门关上的声音响起,接着是屠姣姣的声音道:“你真的不怕我会出卖你吗?为何不屑转头过来?”我压下心中的狂喜,淡淡道:“就算你出卖我也没有法子,兰特岂是不守诺言的人。”

屠姣姣来到我身后,轻叹道;“你知否背叛巫帝的后果多么可怕,假设你杀不了他,我们便完了。”

我转过身来,伸手托起她的下巴,微笑道:“你们不用负任何责任,除了狂雨外,谁知我是兰特?”忽然间想起了连丽君,心中立时多了一条刺。

屠姣姣任我托着她的下巴,目光深注着我道:“你有把握杀死巫帝吗?”我苦笑道:“我除了尽力而为外,还有别的选择吗?”我放下托着她下巴的手,把面具重新戴上,然后温柔地拉起她的手,往室门走去。

屠姣姣一手反拉着我,咬着下□垂头道:“你不是要占有我吗?”说完耳根粉颈全红透了。

我愕然道:“我这样拖着你的手走出去,谁也应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屠姣姣低声道:“他们会检查床褥的,若发现没有处子落红,会生出怀疑的心。”

我哂道:“谁立下规定这事定要在床上干的,告诉他们我在后院占有了你,到他们发现有问题时,我早到了巫宫去。”

屠姣姣气道:“可是我刚才出房时,衣衫半点绉纹都没有,现在这么快再出去,身上的衣服又完好无缺,连头发也没有半丝散了下来,谁都知道你不是姦婬的阴风了。”

我大感快意,舒尽早先的憋氯,故意道:“这个容易,我们再谈一会,然后你自己把秀发弄乱,将衣服弄绉,不就成了吗?”屠姣姣这时亦知道我在作弄她,大发娇嗔道:“我不会自己动手的,要就你来负责吧!”

我开怀大笑,伸出手去,在她头上乱摸一通,拔掉她的发饰,不一会她柔软乌亮,略带棕红的长发垂在双肩处,在白袍的衬托下,美至使我目定口呆。

她俏立着任我施为,一对秀目射出又恨又爱的神色,跺足道:“你这人真小气,还记得你刚才说过要我乖乖地跟着你,要把我脱个清光抱着我睡觉,告诉姣姣,那是否只是骗我的甜言蜜语。”

我奇道:“你当时不是告诉我休要妄想吗?”屠姣姣大怒,一拳当肩打了过来。

我装作受了重伤般,跌坐后面的大椅里。

屠姣姣扑了过来,坐入我怀里,搂着我的脖子道:“我们红魔人最重名节,只要我们那样踏出门去,整个巫国都知道姣姣的贞节败在你手上,你教我还可以嫁另一个男人吗?这是解释不来的事呀!”

到了今时今日,我兰特早受惯了女性的恩宠,本人并非来者不拒,而是拒绝不了,且比起战恨往日的三十多个妻子,我兰特只是小巫见大巫吧了。

听说一些有权势的土豪族长,妻子数目达百人之众,那当然是太过分了,一个人怎能应付这么多女人,对双方面都只会是苦事。

我叹了一口气道:“门外不正有两个爱你的男人在苦候着你吗?”屠姣姣道:“若姣姣真的爱他们,现在早不是处子之身,没有女人可抵受自己心爱的男人的挑情和引诱的。”

我微笑道:“你是跟定我的了?”屠姣姣眉头不皱昂然道:“当然!否则巫国四美缺了其一,你不感到是遗憾吗?”我抱着她站了起来,往大床走过去道:“既是如此,我就不客气了,免得你的族人要费神到后院去乱搜一通!”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剑师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