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秦记》

第02章 无可奈何

作者:黄易

归途上,项少龙有着精神焕发的感觉。

死者已矣,每个仍生存着的人都须坚强地活下去,应付生命中层出不穷的挑战。

终有一天他也会在这个古战国的时代死去,没有人知道他是来自二千多年后的人类。

纪嫣然见他心情转佳,趁机道:“随嫣然来的族人,全是铸剑造弓的好手,少龙可作出安排,让他们继续在这方面大事发展吗?”

项少龙记起她和族人均来自灭亡的越国,在时代里,越国的铸造术天下称冠,名剑如越女、干将、莫邪等均出自越人之手,埋没了人材实在可惜,点头道:“这个包我身上,回去后立即向岳丈提出。牧场这么大,开矿都行,应该没有问题的。”

纪嫣然大喜道谢,又撒娇的道:“少龙你也是高明的巧匠,想到什么利器,即管交给他们去制造好了。要不要和清叔谈谈,他家世代都是我国最出色的匠人哩!”

项少龙心中一动,想起以前曾上过有关武器火葯制造的基本课程,虽然大部份都忘记了,但仍依稀有点印像,要造把枪出来虽然不可能,但只要把意念说出,例如合成金属一类的意念,说不定可造出比干将、莫邪更厉的剑刃,欣然道:“你今晚找清叔来见我,让我和他好好谈谈。”

纪嫣然笑靥如花嚷道:“少龙啊!你对人家这么好,嫣然爱煞你了。”

项少龙振起颓唐和失落了近半个月的意志,领头往隐龙别院驰去。

晚膳时,别院的主厅内自这十多天来首次听到欢笑的声音。

滕翼、乌卓、乌果和陶方四人亦出席。

项少龙先把纪嫣然的提议告诉了陶方,让他负责处理,问起荆俊时,滕翼笑道:“这小子最爱和相国府的人厮混,吕相府现在成了天下奇人异士的乐园,每天都有慕名往投,人数已过了四千,这情况还会持续下去呢。”

项少龙心中暗叹,吕不韦这种不断招揽外人的做法,怎会不招秦人之忌,若没有庄襄王的支持,只怕他一天都耽不下去。

这时田氏姊妹来为他斟酒。

项少龙探手搂着田贞的蛮腰,问道:“惯不惯这里的环境?”

田贞含羞点头道:“这里既安静又美丽,各位夫人又很疼爱小婢,很好……贞贞真的很好。”

那边侍候陶方的春盈笑道:“贞贞刚学晓骑马,不知玩得多么开心哩!”

项少龙忽又想起婷芳氏,幸好陶方恰于此时打断了他的思路,道:“老爷吩咐,待少龙你精神好点时,便回咸阳城,大王和吕相都想见你呢。”

项少龙苦笑应了,膳罢,各人散去。项少龙回到内宅,纪嫣然正和那清叔闲聊,介绍两人进一步认识后,故意离开,只留下两人详谈。

一个时辰后,当纪嫣然回来时,清叔正听得目定口呆,问道:“那怎样把这种叫‘铬’的东西加工到剑身上去呢?”

项少龙眉头大皱道:“那要用一种特别的东西配合才行,不过仍可做到,届时由我来办吧!”

纪嫣然讶然道:“少龙你真教人吃惊,我从未见过清叔这副模样的。”

项少龙心想幸好小弟只是迁就着来说,否则恐怕要把这巧匠吓晕了过去哩。

接着的五天,项少龙抛开一切终日和妻婢游山玩水,极尽赏心乐事,到离开牧场时,虽仍有惆怅之情,但精神已大是不同了。

返抵咸阳的第二天晚上,吕不韦在相府设宴款待他们,乌应元、滕翼、荆俊和纪嫣然均有出席。

陪客则有蒙骜和他两个儿子,图先、肖月潭和正在那里作客的邹衍。

美女总是最受欢迎的,何况是纪嫣然这种才艺均名慑众生的绝代佳人,方步入厅堂,便成了吕不韦等大献殷勤的对象,高踞上座。

蒙骜这两个儿子蒙武、蒙恬,年纪比荆俊小了点,均生得虎背熊腰,英伟不凡。

酒过三巡后,蒙骜忽命两个儿子出来以真剑对打助兴,只见龙腾虎跃,剑气生寒,在爆竹般连串金铁交鸣的清音中走了数十回合之后,才分了开来,仗剑向席上各人施礼,面不红、气不喘的返到父亲的一席。

众人轰然叫好,荆俊与他们混惯了,叫喊得更是厉害。

项少龙想起蒙恬乃继王翦王贲父子后的秦室名将,更是特别留神。

与纪嫣然对席而坐的吕不韦笑道:“少龙看这两个小子还可以吗?”

项少龙衷心赞道:“蒙将军两位公子英武过人,将来必继将军之后,成为一代名将,少龙敢以项上人头包保必是如此。”

蒙骜大喜向儿子喝道:“你们两个还不拜谢太傅!”

蒙骜蒙恬立时走了出来,在项少龙席前叩头拜谢,累得少忙离席而起,扶着两人,心中隐隐感到事情非是如此简单。

回席坐好后,果然吕不韦道:“这两个小子十三岁便随蒙将军出征行军,不过蒙将军仍嫌他们只懂舞剑弄枪,见识不广,更不通兵略,所以希望把他们付托少龙管教。”

蒙骜诚恳地道:“本将阅人千万,从未遇过像太傅般超凡人物,若不见弃,太傅今次出使六国,就让小儿们作个随从吧。”

项少龙知道推辞不得,笑道:“蒙将军厚爱,少龙敢不从命?”心中同时想到吕不韦正全力培养人材,显然非只是想当个相国那么简单。

蒙武蒙恬两人叩头后,事情就这么定了下来。

吕不韦正要说话,忽有一家将匆匆进来,到吕不韦耳边说了几句话,引得人人侧目。

吕不韦听得不住动容,失声道:“赵孝成王两死了!”

一时厅内静至极点。

当晚众人回到乌府后,随他们回来的邹衍找了项少龙去说话。

在宁静的偏厅里,闲话两句后,邹衍道:“吕不韦现在对少龙倚重之极,少龙有何打算?”

项少龙知他学究天人,眼力之高当世不作第二人想,语出必有因,沉吟了片晌,叹道:“我也很矛盾……噢!下雪了。”

窗外黑夜里雪花纷飞,说不尽的温柔飘逸。

邹衍站了起来,走到窗漏前,负手欣赏着迟来的初雪,有若神仙中人。

项少龙来到他旁时,邹衍雅兴大发,提议到园内的小亭赏雪。

两人迎着雪絮,到了小亭处,并肩而立。

邹衍长长吁出一口气,道:“这七、八天吕不韦终日扯着老夫,询问有关气运之说,又希望老夫为他先夫寻福地迁葬遗骸,此人野心极大,少龙小心点少好。”

项少龙打心底佩服起他来。

不用说吕不韦对邹衍的千言万语,不外是想知道自己是否真命天子,而邹衍看出他只是条假龙,所以才有此警告,怕自己日后给他牵连了。

邹衍又油然道:“吕不韦数次出言央我主持他《吕氏春秋》的编撰,都被老夫以堂皇的借口拒绝了,少龙知道是什么原因吗?”

少龙知道智者正以旁敲侧击的方法点醒自己,谦虚道:“干爹请说。”

邹衍笑道:“还是第一次主动唤我作干爹,会否有点不惯呢?”

项少龙尴尬一笑时,邹衍续道:“吕不韦绝非肯听人说话的人,他虽看似贤下士,事实上有人都只是他的工具,好去完成心中的美梦。以《吕氏春秋》为例,他只是希望反映出个人的想法吧了。”

项少龙虽曾听李斯说过有关这给小盘参考的古代百科全书的内容,但只是水过鸭背,怎都记不牢,顺口问道:“他那一套究竟行不行得通呢?”

邹衍不屑道:“什么‘德治仁政’为主、‘刑赏’为辅,还不是孔丘那不实际的一套。那是倒退,而非进步。只有进步,才可脱颖而出。秦国自商鞅以来,崇尚法治战功,与吕不韦这一套可说是南辕不辙,将来定会出问题,少龙小心了。”

项少龙低声道:“干爹果是高瞻远瞩,若我所料不差,吕不韦将来必出乱子,不得好死。”

邹衍身子剧震,往他望来,沉声道:“原来少龙早看出了此点,老扶是白担心了。”

项少龙暗叹一声,正是因为知道未来的发展,才使自己享受不到眼前的富贵荣华,命运还是不知道的好。

雪愈下愈大了。

次晨吕不韦召了他到相国府去,在书内接见他,劈头便道:“待会少龙和我到宫内见大王。唉!我为你推搪了十多天,差点给姬后怨死了。”接着正容道:“姬后虽对你颇有感,但记着千万不要沾上她半根手指,否则连我都护你不住。”

项少龙苦笑道:“相国放心好了!”

吕不点头道:“我也相信你把持得住,只因于关心,才忍不住提上一句吧!”

沉吟半晌后道:“我决定了亲自出征东周,以蒙骜为副将,少龙抵达韩境时,东周应已云散烟消,正式结束了周室的统治。由这刻开始,就是群雄争霸的局面了。”

顿了顿续道:“孝死一死,赵国权力落入韩晶和郭开手内,政局不稳,我要重新部署策略,好把握这个机会。阳泉君授道之日,就是我大秦开展霸业之时,所以少龙定要在这之前为我稳住六国,若因灭周而惹得六国联手,对我便大大不利了。”

项少龙暗叹一声,眼前若对吕不韦不利,就等若对他不利,暂时来说他和乌家的命运,已和吕不韦挂了勾,若有祸,必受株连。假若阳泉君能成功改立成,连朱姬和小盘都要没命,惟有点头答应。

且再加思量,六国的统治阶层中谁不是自私自利,损人利己之辈,与他们讲仁义,只是自讨亏吃吧了。

吕不韦双目闪着锐利的精芒,思索着道:“此行除了在上趟有面具掩护相貌的人外,必须全数换过新人,否则只要有一个人被辨认出来,就会给联想到你乃董马痴,徙使事情更为复杂。幸好人手方面不成问题,我会由家将里拨一批忠贞不贰和剑法超凡的高手作你亲随,配以一队千人的精锐骑兵,足可应付旅途的凶险。肖月潭亦会同行为你打点。”

项少龙心中檩然,在某一角度上看,这些来自吕不韦的心腹家将,亦成了监视他的眼线。心中一动道:“吕相可否在随从名单上,加上李斯先生呢?”

吕不韦奇怪地看了他一眼,迟疑片刻才道:“既然少龙有此提议,便如你所请吧!好了!现在我们入宫见大王吧!”

表面虽看不出什么来,但从他略有迟疑的态度看,吕不韦其实是心中不喜。至于原因是他不喜欢李斯,还是不喜欢他项少龙自有主张,就很难肯定了。

透过车窗,咸阳变成了个纯白色的美丽世界,雪花仍是永无休止地下着。

第一次下雪总是教人欢善,况且天气仍不太冷,有些小孩跑到街上来玩雪嬉戏,转入咸阳宫的大道时,更看到有群年轻的女子掷雪球为乐,什么三步不出闺门的情况,在这时代完全派不上用场。可是汉代崇儒以后,女性才被自私的男人进一步压制她们的自由。而在战国时,若论开放程度,又要数这刚摆脱了蛮夷身分的秦国最厉害。

吕不韦沉默起来,两人各有所思。

项少龙忽然想到吕不韦于此时出兵,实在大有深意。

风雪原为军事行动的大忌,但对付东周这等弱小的国家,却有两大好处。

首先就是令人意想不到,由于有风雪掩护,可能兵临城下东周君才知道是什么一回事。

其次转眼隆冬,行旅绝迹,等若隔断了消息,到六国知道此事时,已是事过情迁。就算早一步风闻消息,亦惟有望雪兴叹,难施援手。

只由这策略去看,吕不韦这人是既大胆又好行险,将来反目成仇后,必须留神他这种性格,否则必吃大亏。

吕不韦到了秦宫,就像回到了自己的家内般,直入内廷。到了内外廷间的御花园才下车,不用通传领路,在十多名身形彪悍的亲卫簇拥下,大摇大摆朝后宫走去。

比之项少龙大半年前离秦赴赵时,吕不韦在秦宫的地位又大大提高了。

庄襄王那种重义崇情的性格,遇上吕不韦这心怀叵测的这野心家,不被他控制摆布,是没有可能的。

回廊前方隐约传来木剑交击的声音。

吕不韦脸上现出一个欣慰的笑容,道:“太子又在练剑了。”

项少龙看他神情,真想告诉他小盘并非他儿子,好看他会有什么反应。

回廊尽处,豁然开朗。

在两座王宫的建筑物间,一个小广场上,雨雪飘飞下,小盘正与另一名年纪相若的小孩以木剑对拚着。

在旁观战的除了庄襄王和朱姬外,还有秀丽夫人和王子成,此外就是十多名内侍宫娥、两个看似是剑术教练的武士、和一位貌相堂堂的文臣。四周还满布禁卫,气氛庄严肃穆。

庄襄王等未看到两人时,吕不韦低声对项少龙道:“太子练剑的就是王翦的儿子王贲,宫内同年纪的孩子里,没有人是他的对手。”

项少龙心中一动,仔细打量这未来的无敌猛将,果是生得非常粗壮,样貌精灵,有点和王翦相肖。行动进退间极有分寸,处处留有余地,若是三岁真可定八十,则这十二、三岁许的孩子这时便有大将之风了。

他仍不明白王宫内的情况,例如为何王贲竟能有此陪小盘练武的殊荣,不过此事应出自吕不韦的主意,是他笼络王翦这新一代名将的手段。

此时庄襄王见到他们,欣然召他两人过去。

项少龙看到庄襄王的欢喜神情,心生感触,好人是否永远要吃亏呢?

庄襄王全心意厚待这把他扶作一国之主的大恩人,有否想过是正在养虎为患?

不过此时不暇多想,收拾心情,朝庄襄王走去。

“噗!”的一声,小盘的木剑被小王贲扫得荡了开去,空门大露。

小王贲收剑急退,跪倒地上,嚷道:“政太子恕小贲鲁莽。”

小盘见到项少龙,那还有兴趣打下去,竟懂得先上前扶起小贲,在他耳边亲热地细语,只不知在说什么。

项少龙也不知应高兴还是心寒,这未成人的小秦始皇,这时已懂得收买人心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寻秦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