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秦记》

第07章 松林遇袭

作者:黄易

雪粉仍不住从天而降。

在暗黑的雪野里,这使节团全体动员,默默拆掉营帐,准备行装。

项少龙和滕翼、荆俊、肖月潭、李斯五人和十二名乌家子弟伏在岸缘,察看着对岸的动静。

黑沉沉的山林处,死寂一片,若非抓到邓甲,又由他口中知悉了敌人的布置,真难相信有多达三千名心存不仇的敌人,正虎视眈眈地窥伺一旁。

肖月潭冷哼道:“为了解赵人之围,燕人实在太不择手段了。”项少龙心中暗叹,在这战国的年代里,当权者谁不是做着这样的事呢?

这时吕雄来报告道:“太傅!一切结束妥当,可以动程了。”

项少龙下了出发的命令。

一千秦军遂分作两组,每队五百人,牵马拉车,分朝上下游开去,风灯闪灿,活像无数的萤火虫。

纪嫣然诸女和三百名吕府家将,则悄悄摸黑退入红松林内。

黑夜里,车行马嘶之声,不住响起,扰扰攘攘,破坏了雪夜那神圣不可侵犯的宁静。

滕翼凝望对岸黑漆一片的山林,笑道:“若我是徐夷乱,现在必然非常头痛。”

肖月潭沉声道:“他会中计吗?”

荆俊低声道:“很快就会知道了!”

由于黑夜里难以认路,行军缓若蜗牛,直至整个时辰后,两队人马才分别远去。

按照计划,二十天后他们会在赵韩间沁水旁的羊肠山会合,若等三天仍不见,就赴齐赵间另一大山横龙岭去。

秦军训练精良,人人精擅骑射,加上人数大减,在这等荒野摆脱追骑,应是易如反掌。

滕翼低呼道:“有动静了!”

只听对岸一处山头异响传来,足音蹄声,接着亮起了数百火把,两条火龙沿河分往上下游追去。

徐夷乱知道影迹败露,再无顾忌了。

到火龙远去后,项少龙道:“小俊你过河探察形势,若敌人真的走得一个不剩,明早我们立即渡河。”

小俊一声领命,率着那十二名乌家亲卫,把早摆在岸旁的两条木筏推入水里,撑往对岸去,李斯和肖月潭两人也跟着去了。

项少龙和滕翼两人轻松地朝红松林走去。

燕人这着突如奇来的伏兵,确教他们手忙脚乱了好一阵子,不过现在事情终暂化解了。

项少龙正要说话,忽地目瞪口呆看着前方,滕翼亦剧震道:“不好!”

只见红松林处忽地亮起漫天红光,以千计的火把,扇形般由丛林边缘处迅速迫来,喊杀声由远而近,来势惊人。

两人同时想起了阳春君派来对付他们的人,大惊失色下,拔剑朝远在半里外的红松林狂奔过去。

来犯者兵力至少有五千人,无声无息地由密林潜行过来,到碰上了吕府家将布在外围的岗哨后,才明目张胆狂攻过来。

打一开始,就把密林和上下游三面完全封死,就算他们想逃生,亦给大河所阻,全无逃路。

如此天寒地冻之时,若跳下河水里,还不是另一条死路吗?

可见对方早存着一个不留的狠毒心态,且处心积虑,待至这最佳时机,才对他们痛下杀手。

杀声震天,人马惨嘶中,纪嫣然指挥着众家将,护着乌廷芳、赵倩、春盈四婢和蒙家两兄弟仓皇朝大河逃去。

若非林木阻格,兼之地势起伏,又是夜深,使敌人箭矢难施,否则他们想逃远点都不行。

不过被敌人迫至河边之时,亦是他们丧命的一刻了。

数也数不清那么多的敌人由四方八面涌过来,吕府家将虽人人武技高强,临死拼命又不顾身,但在我寡敌众下,仍是纷纷倒地。

出林不久,春盈一声惨叫,给长箭透背而入,仆毙草丛里。

乌廷芳诸女齐声悲呼。

纪嫣然最是冷静,拉着赵倩,高叫道:“快随我来!”穿过边缘区的疏林,往一个小丘奔上去”另一边就是河旁的高地了。

她们身旁这时只剩下百多名家将,其中一半回头挡敌,另外六十多人护着她们且战且退,朝山丘冲去,只恨雪坡难走,慾速不能。

后方全是火把的光芒,把山野照得一片血红。

横里冲来十多名身穿猎民装束的敌人,纪嫣然杀红了眼,手上长矛横挑直刺,连杀数人,冲破了一个缺口。

这时一人横切入来,朝紧随纪嫣然的赵倩一剑劈去,绝不因对方是女性而手下留情。

纪嫣然这时长矛刚刺入了另一敌人的胸膛,见状救之不及时,护在她左翼的蒙恬倏地冲起,长剑一闪,那人早身首异处。

眼看快到丘顶,一阵箭雨射来,家将中又有十多人中箭倒地。

敌人紧紧追来,对中箭者均补上一刀。

秋盈脚下一绊,倒在地上。

夏盈和冬盈两人与她情同姊妹,忙转头去把她扶起,就是那么一阵迟疑,一群如狼似虎的敌人攻破了他们的后防,涌了上来,一轮乱剑中,三婢同时惨死,教人不忍目睹。

乌廷芳等看得差点晕倒,全赖蒙武、蒙恬两人护持着,才抵达丘顶。

余下的三十名家将凭着居高临下之势,勉强把敌人挡着,不过也撑不了多久。

这时项少龙和滕翼刚刚赶至,见不到春盈诸女,已知发生了什么事。

项少龙喝道:“快到大河去,荆俊在那里!”

乌廷芳悲叫道:“项郎!”早给蒙武扯着跄踉去了。

纪嫣然尖叫道:“不要恋战!”领着四人朝大河狂奔下坡去了。

滕翼早冲到丘顶,重剑大开大阖,挡者披靡。

项少龙则截着了十多名要穷追纪嫣然的敌人,大开杀戒,战况惨烈至极。

以百计的敌人潮水般涌上丘来,只听有人大叫道:“项少龙在这里了!”

项少龙刚劈翻了两名敌人,环目一扫,见到敌人纷纷由后方涌来,身旁除滕翼外,己方的人死得一个不剩,知道若不逃走,只有到阎皇爷处报到,大喝一声,展开剑势,硬闯到滕翼旁,叫道:“走!”

此时两人身上均负着多处剑伤,滕翼会意,横剑一扫,立有两溅血倒跌,其他人则骇然后退。

两人且战且退,可是给敌人紧缠,慾逃不能。

眼看敌人由红松林方面不住抢上丘来,项少龙叫道:“滚下去!”

一拉滕翼,两人一个倒翻,由丘沿翻下斜坡,滚下了去。

幸好落了数天大雪,积雪的斜坡又滑又软,刹那间两人滚至丘底的雪地处。

敌人发狂般由丘上追下来。

两人刚爬起来,滕翼一个踉跄,左肩中了一箭。

两边又各有十多名敌人杀至。

项少龙拔出飞针,连珠掷出,那些人还不知是什么一回事时,已有六、七人中针倒地,其他人骇然散了开去。

忽然火光暗了下来。

原来雪坡极滑,不少持火把者立足不稳,滚倒斜坡处,火把登时熄灭。

滕翼伸手往后,抓着长箭,硬是连血带肉把箭拔了出来,横手一掷,插入了左后方一名敌人的咽喉里。

由于有甲胄护体,利箭只入肉寸许,不及内脏,否则这一箭就要教他走不了。

趁着视野难辨的昏黑,两人再冲散了一批拦路敌人,终脱出重围,往大河奔去。

无数火把的光点,由后面三方围拢过来,喊杀声不绝于耳。

刹那间两人到了岸旁高地处,荆俊扑了过来,大喜道:“快走!”

领着两人,奔下河边去。

这时载着纪嫣然等的木筏刚刚离岸,另一个木筏正等待着他们。

三人跳上筏子,立即往对岸划去。

当两只木筏到了河心时,敌人追至岸旁,人人弯弓搭箭,往他们射来。

十二个乌家子弟兵筑成人墙,挥剑挡格劲箭。

惨叫连起。

其中一人中箭倒在项少龙身上。

项滕一声悲呼,大叫道:“蹲下来!”

两筏上又再有三人中箭。

筏子终离开了敌箭的射程,到达彼岸。

敌人虽叫嚣咒骂,却是无可奈何,想不到在这种一面倒的形势下,仍给他们逃掉。

项少龙刚跳上岸,乌廷芳抢天呼地的扑入他沾满鲜血的怀内。

荆俊忽地惨叫道:“三公主!”

项少龙剧震望去,只见赵倩倒在纪嫣然怀里,胸膛透出箭锋,早玉殒香消。

(缺数段)

荆俊这时匆匆穿林来到这隐蔽的林中墓地处,焦急道:“东南方有敌人出现了,除了阳泉君的人外,还有韩人的兵马,人数约达五百人,还带着猎犬,我们得快走了。”

项少龙心中填满悲痛,茫然道:“到那里去?”

滕翼道:“往羊肠山尽是平原河道,我们没有战马,定逃不过敌人的搜捕,唯一之计,就是攀山到荆俊原居的荆家村,在那里不但可取得骏马干粮,还可以招来些身手高明的猎人,增强实力,我和荆俊熟悉路途,应可避过敌人。”

项少龙勉力振起精神,目光投向纪嫣然、乌廷芳两位爱妻,以及蒙家兄弟、肖月潭、李斯、荆俊、滕翼和余下的八名乌家子弟兵,断然道:“好!我们走,只要我项少龙有一天命在,阳泉君和他们的同党就休想有一天好日子过。”

日夜过路。

二十五天后,历尽千辛万苦,捱饥抵饿,终于到达了荆家村。

在雪地猎食确是非常困难,幸好滕翼和荆俊都是此中能者,他们才不致饿死在无人的山岭里。

途中有几次差点被追兵赶上,全凭滕荆对各处山林了若指掌,终于脱身而去。

到得荆家村时,连项少龙和滕翼这么强壮的人都吃不消,更不用说肖月潭李斯和乌廷芳这娇娇女了。

幸好这时人人练武击剑,身子硬朗,总还算撑持得住,但都落得不似人形,教人心痛。

荆家村由十多条散布山的大小村落组成,滕翼一直是村民最尊重的猎人,这里的小伙子无不曾跟他学习剑骑射,见他回来,都高兴极了,竭心尽力招呼他们,又为他们四出探查有没有追兵。

休息了三天后,众人都像脱胎换骨地精神奋发,重新生出斗志和朝气。

时间确可把任何事情冲淡,至少可把悲伤压在内心深处。

这天众人在村长的大屋内吃午膳时,滕翼来把项少龙唤出屋外的空地处,三十八名年青的猎人,正兴奋地和荆俊说话,见他两人出来,立即肃然敬礼,一副等挑选检阅的模样。

项少龙低声道:“二哥给我拿主意不是行了吗?”

滕翼答道:“让他们觉得是由你这大英雄挑拣他们出来不是更好吗?”

接着叹了一口气道:“他们本非荆姓,整条荆家村的人都是来自世居北方蛮夷之地的一个游牧民族,过着与世无争逐水草而居的生活,只因赵国不住往北方扩张,北方又有匈奴肆虐,他们才往南迁来,经过了百多年定居这里,但又受韩人排挤,被迫改姓,所以他们对赵韩均有深刻仇恨。”

这批年轻猎手人人面露愤慨神色。

荆俊道:“我们这里人人习武,不但要应付韩兵的抢掠,还要对抗马贼和别村的人侵犯。”

滕翼道:“这批人是由村内近千名猎手中精挑出来,若再加以训练,保证不逊于我们乌家的精兵团。”

项少龙问道:“你们愿意追随我项少龙吗?”

众猎手轰然应诺。

项少龙道:“那由今天开始,我们祸福与共,绝不食言。”

众人无不雀跃鼓舞。

回屋去时,滕翼道:“我们明天便起程到横龙岭去,不过我们文牒财货都丢失在红松林内,这样出使似乎有点不大妥当。”

项少龙黯然道:“那些还是其次了。”

那晚凄惨痛心的场面,以及强烈的影象和声音,再次呈现在他们深刻的回忆中。

乌廷芳尖叫着惊醒过来,泪流满脸。

项少龙忙把她紧搂怀内,百般安慰。另一边的纪嫣然醒了过来,把窗漏推开少许,让清冷的空气有限度地注进房内。

乌廷芳睡回去后,项少龙却睡意全消,胸口像给大石梗着,提议道:“今晚的月色不错,不若到外面走走吧!”

纪嫣然凄然道:“芳儿怎可没人伴她,你自己去吧!”

项少龙随便披上裘衣,推门而出,步入院落间的园林时,只见一弯明月之下,肖月潭负手仰望夜空,神情肃穆。

项少龙大讶,趋前道:“肖兄睡不着吗?”

肖月潭像早知他会出来般,仍是呆看着夜空,长叹道:“我这人最爱胡思乱想,晚上尤甚,所以平时最爱搂着美女来睡,免得专想些不该想的事,今晚老毛病又发作了!”

项少龙这时心情大坏,随口问道:“肖兄在想什么哩?”

肖月潭摇头苦笑道:“我想着吕爷,自从成了右丞相后,他变了很多,使我很难把以前的他和现在的他连起上来。”

项少龙苦笑道:“千变万变,其实还不是原先的本性,只不过在不同环境中,为了达到某一目标,便压下了本性里某些部分,可是一旦再无顾忌,被压下了的本性便会显露出来,至乎一发不可收拾。这种情况,在忽然操掌大权的人身上至为明显,完全没法抑制,因为再没有人敢管他或挫折他了。”

肖月潭一震往他望来,讶道:“听少龙的语气,对吕爷似没有多大好感呢!”

项少龙知说漏了嘴,忙道:“我只是有感而发,并不是针对吕相说的。”

肖月潭沉吟片晌,低声道:“少龙不用瞒我,你和吕爷是完全不同的两类人,我可以完全信任你,但吕爷嘛?我和图爷虽算是他心腹,可是对着他时却要战竞竞,惟恐惹恕了他。”

顿了顿又道:“而且他扩展得太快了,初到咸阳时,食客门生只有七百多人,现在人数已超过了五千,怎不能招秦人之忌,今赵我们松林遇袭,正是因此而来。”

项少龙想起了牺牲的人,一时无言以对。

肖月潭知勾起了他心事,再叹了一口气道:“我们可说共过生死,所以不该说的也要说出来,以少龙这种重情义的性格,将来必忍受不了很多吕爷做出来的事,你明白我意思吧!”

项少龙默然点头。

为了小盘,注定了他将会成为吕不韦的死敌,这或者就是命运吧!

赵倩等的惨死,坚定了他助小盘统一六国的决心。

只有武力才可制止武力。

虽然达致法治的社会仍有二千多年的遥远路程,但总须有个开始。

口中应道:“夜了!明天还要一早赶路,不若我们回去休息吧!”

肖月潭道:“你先回去吧!我还想在这里站一会。”

项少龙笑道:“那不若让我们借此良宵,谈至天明,我也很想多了解咸阳的形势。”

肖月潭欣然道:“肖某当然乐于奉陪哩!”

那晚就这么过去了。

天明时五十多人乘马出发,朝着横龙岭驰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寻秦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