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秦记》

第03章 识破姦谋

作者:黄易

众人策骑往城门驰去时,天际微微亮了起来。

项少龙在转上出城的驿道时,忽地勒马叫停。

滕翼、荆俊、十八铁卫和那报讯的乌杰,与一众精兵团团员,慌忙随他停下来。

晨早的寒风吹得各人衣衫飞扬。

长道上空寂无人,一片肃杀凄凉的气氛。

风吹叶落里,驿道旁两排延绵无尽的枫树,沙沙作响。

项少龙苦笑道:“我怎都要接了嫣然,才可放心离去。”

滕翼一呆皱眉道:“她在寡妇清处,安全上应该没有问题吧。”

项少龙道:“我明白这点,但心中总像梗着一根刺,唉!对不起。”

滕翼与荆俊对望一眼,都泛起无奈的表情,回牧场乃急不容缓的一回事,怎容得起这时间上的延误。

那乌杰焦急道:“项爷!不若另派人去接夫人吧!”

项少龙和滕翼交换了个眼色,同时心生寒意,都想起了当日出使魏国,临时改道时吕雄的反应。

精兵团的团员均受过训练,受着最严格的纪律约束,上头说话时,并没有他们插嘴的余地。为何这乌杰胆子忽然大起来?难道还怕他们不知道形势的紧迫吗?

项少龙既生疑心,诓他道:“就由乌杰你和荆爷去接夫人好吗?”

乌杰愕然道:“这怎么成哩!我还要给项爷和滕爷引路,噢!”

乌言着和乌舒两人,在滕翼的手势下,由后催骑而上,左右两把长剑,抵在乌杰胁下处。

项少龙双目寒芒闪动,冷笑道:“乌杰你知否是什么地方出错,泄露了你的姦计。”

乌杰色变道:“我没有啊!我不是姦细!”话出口,才知漏了嘴。

要知项少龙在乌家的子弟兵中,地位之高,有若神明。这乌杰在他面前,由于有这心理的弱点,自是进退失据。

荆俊勃然大怒,喝道:“拖他下马!”

“砰!”

乌舒飞起一脚,乌杰立即跌下马背,尚未站起来,给跳下马去的滕翼扯着头发抽了起来,在他小腹结结实实打了一拳。

乌杰痛得整个人抽搐着弯了起身体,又给另两名铁卫夹着两臂,硬迫他站着。

荆俊早到了他身前,拔出匕首,架在他咽喉处,寒声道:“只要有一句谎话,这匕首会割破你的喉咙。但我将很有分寸,没有十来天,你都不会死去。”

乌杰现出魂飞魄散的神色,崩溃下来,呜咽着道:“是少爷迫我这般做的,唉!是我不好!当他的侍从时,欠了他很多钱。”

各人心中恍然,暗呼幸运,若非项少龙忽然要去接纪嫣然一起离城,今趟真是死尚都不知是什么一回事。

这条毒计都不可谓不绝了。

项少龙心中燃起希望,沉声道:“大老爷是否真的死了?”

乌杰摇头道:“那只是骗你的。牧场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少爷要对付的只是你们三位大爷,否则我怎也不肯做。呀!”

腰胁处中了乌舒重重一下膝撞。

项少龙心情转佳,道:“这家伙就交给二哥问话,我和小俊到琴府去,接了嫣然后再作打算好了。”

约了会面的地点后,与荆俊策骑往琴清的府第驰去,这时才有机会抹去一额的冷汗。

往琴府去时,项少龙有着再世为人的感觉。

假若吕不韦所有这些阴谋姦计,均是出于吕不韦府里那叫莫傲的脑袋,那这人实在是他所遇过的人中,智计最高的人,且最擅长以有心算无心的手段。

此计真若成功,项少龙只能比庄襄王多活两天。

这是条连环紧扣的毒计。

首先,吕不韦见在红松林害不死他项少龙,转而向乌廷威这一向沉迷酒色的人下手,由毒通过一个青楼名妓,加上相府的威势,再利用他嫉恨不满项少龙的心态,把他笼络过去。

当乌廷威以邀功的心态,把乌族准备撤走的事,泄露了给吕不韦后,这大姦人遂立下决心,要把他项少龙除去。

毒杀庄襄王一事,可能是他早定下了的计划,唯一的条件是要待自己站稳阵脚后,才付诸实行。

于是吕不韦借宴会之名,把他引来咸阳。庄襄王横死后,诈他出城,在路上置他于死地。

际此新旧国君交替的时刻,秦国上下因庄襄王之死乱作一团,兼之他项少龙又是仇家遍及六国的人,谁会有闲情理会并追究这件事?

这个谎称乌应元去世,牧场形势大乱,斗争一触即发的姦谋,并非全无破绽。

项少龙和滕翼便从乌杰的话中,觉得陶方厉害得异乎寻常。可是庄襄王刚被害死了,成惊弓之鸟的他们,对吕不韦多害死个乌应元,绝不会感到奇怪。

而事实上乌廷威虽然不肖,但针对的只是项少龙,并非丧尽天良至弑父的程度。

可是加上有形可疑的人似是要到乌府偷袭,使他们根本无暇多想,只好匆匆赶返牧场,这样就正好掉进了吕不韦精心设置下的陷阱里了。

若非项少龙放心不下让纪嫣然独自留在咸阳,真是死了都不知是什么一回事。

项少龙长长吁出一口气,振起雄心,加鞭驱马,和荆俊奔过清晨的咸阳大道,朝在望的琴清府奔去。

琴清一身素白的孝服,在主厅接见两人。

不施脂粉的颜容,更是清丽秀逸之气迫人而来,教人不敢正视,又忍不住想饱餐秀色。

荆俊看呆了眼,连侍女奉上的香茗,都捧在手上忘了去呷上两口。

琴清神态平静地道:“项太傅这么早大驾光临,是否有什么急事呢?”

项少龙听出她不悦之意,歉然道:“也不是什么紧要的事,只是想把嫣然接回牧场吧了!”

话完后,自己都觉得理由牵强。本说好让纪嫣然在这里小住一段日子,现在不到三天,却来把她接走,还是如此匆忙冒昧,选的是人家尚未起榻的时间,实于礼不合。

琴清先吩咐下人去通知纪嫣然,然后蹙起秀长的黛眉,沉吟起来。

项少龙呷了一口热茶,溜目四顾。

大厅的布置简洁清逸,不含半丝俗气,恰如其份地反映出女主人高雅的气质和品味。

琴清淡淡道:“项太傅忽然改变主意,是否欠了琴清一个合乎情理的解释呢?”

项少龙大感头痛,无言以对。

骗她吧!又不愿意这么做。

琴清轻叹道:“不用为难了。至少你不会像其他人般,说出口不对心的话,只是大王新丧,项太傅这样不顾而去,会惹起很多闲言闲语呢。”

项少龙苦笑道:“我打个转便会回来,唉!这世上有很多事都使人身不由己的。”

琴清低头把“身不由己”念了几遍,忽然轻轻道:“项太傅有否觉得大王的驾崩,来得太突然呢?”

项少龙心中一檩,知她对庄襄王之死起了疑心。暗忖绝不可坚定她这想法,否则她迟早会给吕不韦害死,忙道:“对这事御医会更清楚。”

琴清蓦地仰起俏脸,美目深注地凝望着他,冷冷道:“琴清只是想知道太傅的想法。”

项少龙还是首次与这绝代美女毫无避忌地直接对望,强忍着避开目光那种心中有鬼的自然反应,叹道:“我的脑袋乱成一团,根本没有想过这方面的问题。”

琴清的目光紧攫着他,仍是以那种冰冷的语调道:“那项太傅究竟在大王耳旁说了句什么话,使大王听完后可放心地瞑目辞世呢?当时只有政太子一人听到,但他却不肯告诉我和姬后。”

项少龙立时手足冰冷,知道自己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

说那句话本身并没有错,问题是事后他并没有和小盘对口供。

假若被人问起时,他和小盘分别说出不同的搪塞之词,便会揭露出他们两人里,至少有一个人在说谎。

当时他只顾忌着吕不韦,所以背着他来说。却忘了在榻子另一边的朱姬、秀丽夫人和一众妃嫔宫娥,这事最终可能会传入吕不韦耳内去。

幸好给琴清提醒,这事或可透过李斯作出补救。

琴清见他脸色数变,正要追问时,纪嫣然来了。

项少龙忙站起身来,叹了一口气道:“琴太傅一向生活安宁,与世无争,项某实不愿看到太傅受俗世事务的沾染。”

领着纪嫣然告辞离去。

琴清望着项少龙的眼神生出了复杂难明的变化。直至送他们离开,除了和纪嫣然互约后会之期时说了几句话外,再不置一辞。可是项少龙反感到她开始有点了解自己了。

到与滕翼会合后,纪嫣然知悉了事情的始末。

那叛徒乌杰仍骑在马上,双脚被幼索穿过马腹缚着,除非是有心人,否则应看不出异样之处。

众人策骑出城,往牧场奔去。

到了一处密林内,才停了下来。

荆俊把乌杰缚在一棵树上,遣出十八铁卫布防把风。

滕翼神情凝重道:“今次伏击我们的行动,由吕不韦麾下第一高手管中邪亲自主持,虽只有一百五十人上下,但无不是相府家将里出类拔萃的剑手。图管家竟对此一无所知,可见相府的实权,已逐渐转移到以莫傲和管中邪这一文一武的两个人手上去。”

项少龙道:“他们准备在什么地方偷袭我们呢?”

滕翼指着不远处的梅花峡道:“选的当然是无处可逃的绝地,凭我们现在的实力,与他们硬碰,无疑是以卵击石。最头痛是吕不韦已由乌杰口中探知了我们的情况。”

项少龙心中暗叹,吕不韦早便看穿了乌廷威是他们的一个可击破的缺口,可怜他们还懵然不知,以至乎处处落在下风。

纪嫣然淡淡道:“对于我们真正的实力,舅爷和乌杰仍是所知有限,我们不用那么担心好吗?”

项少龙暗叫侥幸,在组织乌家这支五千人的子弟兵时,他把二十一世纪军方的保密方法,用到其中。除了他们这几个最高的领导人外,子弟兵只知听命行事。对人数、实力、装备、武器的情况,知的只是自己置身处的冰山一角,且为了掩人耳目,乌家子弟兵平时都严禁谈论有关训练方面的任何事情。所以纵使像乌杰这种核心分子,所知仍属有限。

滕翼点头道:“幸好我们早有预防,但吕不韦将会因此更顾忌我们,此乃是必然之事。哼!现在我们该怎办呢?”

纪嫣然道:“大舅爷现在何处?”

滕翼答道:“当然是回到了牧场去,等候好消息,亦使人不会怀疑他。至于乌杰,管中邪自会杀人灭口。”

纪嫣然道:“那就好办了,我们立即绕道回牧场,迫乌杰和大舅对质,弄清楚乌家除大舅外,还有没有人参与这件事,解决了内姦的问题后,再与吕不韦周旋到底。大不了只是一死吧!倩公主她们的血仇势不能就此罢休。”

项少龙心中苦笑,吕不韦至少还可风光八年,自己往后的遭遇则茫不可知,这段日子真是难捱。

点头道:“就让管中邪再多活一会,我们回牧场去吧!”

一直没作声的荆俊发出暗号,召回十八铁卫,押着乌杰,由密林绕往左方的山路,往牧场驰去。

由于路途绕远了,到晚上时,离牧场仍有二十多里的途程。

众人待要营时,项少龙道:“且慢!图先既说得管中邪如此智勇兼备,我们出城的时间又延误了整个时辰,他不会不生疑心,只要派出探子,不难发觉我们已经改道而行。小心驾得万年船,我们就算高估了他,总比吃亏好多了。”

荆俊兴奋地道:“若他摸黑来袭,定要教他们栽个大跟斗。”

项少龙微笑道:“我正有此意。”

营地在一条小河之旁。

五个营帐,围着中间燃烧着暗弱的篝火,四周用树干和草叶了十多个假人,扮作守夜的,似模似样。

他们则藏身在五百步外一座小丘的密林里,弓矢都准备在手,好给来犯者一点教训。

岂知直等到残月升上中天,仍是毫无动静。

他们昨夜已没有阖过眼,今天又赶了整日路,连项少龙和滕翼这么强壮的人,都支撑不来,频打呵欠。

纪嫣然道:“不若我们分批睡觉,否则人都要累死了。”

项少龙醒来时,发觉纪嫣然仍在怀内酣然沉睡,晨光熹微中,雀鸟鸣叫,充满初春的气象。

他感到心中一片宁洽,细审着纪嫣然有若灵山秀岭的轮廓。

在这空气清新、远离咸阳的山头处,阳光由地平处透林洒在纪嫣然动人的身体上,使他这几天来一直紧绷着的神经,和情绪上的沉重负担,暂且解放出来,灵台一片澄明空澈,全无半丝杂念。

就像立地成佛的顿悟般,他猛然醒觉到,与吕不韦交手至今,一直处在下风的原因,固因吕不韦是以有心算无心,更主要是他有着在未来八年间绝奈何不了他的宿命感觉。

若他仍是如此被动,始终会饮恨收场。

他或不能在这八年内干掉吕不韦,但历史正指出吕不韦亦奈何不了小盘、李斯、王翦等人。

换言之,他怎也不会连累了这三个人。

既是如此,何不尽量借助他们的力量,与吕不韦大干一场,再没有任何顾忌。庄襄王的遇害,说明了没有人能改变命运。

就算他项少龙完蛋了,小盘上二十一岁登基后,当会为他讨回公道。

想到这里,整个人轻松起来。

滕翼的声音在后方响起道:“三弟醒来了!”

项少龙试着把纪嫣然移开。

这美女娇吟一声,醒转过来,不好意思地由项少龙怀里爬了起来,坐在一旁睡眼惺忪道:“管中邪没有来吗?”

她那慵懒的动人姿态,看得两个男人同时发怔。

纪嫣然横了他们一眼,微嗔道:“我要到小河去梳洗了!”

正要举步,项少龙喝止了她,道:“说不定管中邪高明至看穿这是个陷阱,兼之营地设在河旁,易于逃走,假若我是他,说不定会绕往前方设伏,又或仍守在营地旁等候天明。嫣然这么贸然前去,正好落进敌人圈套里。”

滕翼来到他旁,打量了他两眼,讶然道:“三弟像整个人涣然不同了,自出使不成回来后,我还是首次见到你这充满生机、斗志和信心的样子。”

纪嫣然欣然道:“二哥说得不错,这才是令嫣然倾心的英雄豪杰。”

项少龙心知肚明,知是因为刚才忽然间解开了心中的死结,才振起了壮志豪情。把荆俊和十八铁卫召来,告诉了自己的想法。

荆俊点头道:“这个容易,我们荆族猎人,最擅长山野追蹑之术,只要管中邪方面有人到过附近,就算现在绕到另一方去,亦瞒我们不过。”

一声令下,十八铁卫里那六名荆氏好手,随他去了。

项少龙和滕翼又把那乌杰盘问一番,问清楚了乌廷威诓他入局的细节,果然有毒牵涉在内。

到弄好早点后,两人与纪嫣然到了小丘斜坡处,欣赏着河道流过山野的美景,共晋早。

滕翼吁出一口气道:“情况还未太坏,听乌杰之言,应只有乌廷威一个人投靠了吕不韦。”

纪嫣然叹道:“他终是廷芳的亲兄长,可以拿他怎办呢?”

项少龙冷然道:“这没有什么人情可言的了,就算不干掉他,至少要押他到塞外去,由大哥把他关起来,永不许他再踏足秦境。”

滕翼欣然道:“二弟终于回复了邯郸时扮董马痴的豪气了。”

这时荆俊等匆匆赶了回来,佩服得五体投地道:“三哥真是料事如神,我们在离营地两里许处,找到马儿吃过的草屑和粪便,跟着痕追过去,敌人应是朝牧场北的驰马坡去了。”

滕翼愕然道:“他倒懂拣地方,那是到牧场必经之路,除非我们回头改采另一路线,否则就要攀山越岭了。”

项少龙凝望着下方的小河,断然道:“他应留下了监视我们的人,在这等荒野中,他做什么都不必有任何顾忌,或者只是他留下的人,已有足够力量对付我们了。”

纪嫣然道:“这管中邪既是这么高明,当会如项郎所说的留有杀着,不怕我们掉头溜走。”

荆俊又表现出他天不怕地不怕、初生之犊的性格,奋然道:“若他们分作了两组,意图前后夹击我们,那我们就可将计就计,把他们分别击破了。”

滕翼道:“你真是少不更事,只懂好勇斗狠,若被敌人缠着,我们如何脱身呢?”

荆俊哑口无言。

项少龙仰身躺了下来,望着上方树梢末处的蓝天白云,悠然道:“让我们先好好睡一觉,当敌人摸不清我们是否于昨夜早离开了时,便是我们回家的好时刻了。”

众人均愕然望着他,不知他究竟有何脱身妙法。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寻秦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