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秦记》

第06章 王陵埋骨

作者:黄易

项少龙回到乌府。

那晚的火灾,只烧了一个粮仓,便被救熄了,对主宅的几组建筑群,并没有任何影响。

在过去的十多天内,两个精兵团的战士共二千人,分别进入咸阳,以增加乌府的实力。

骑着疾风,与滕翼、荆俊和众铁卫进入外墙的大闸,立时传来战士们忙着建盖哨楼的吵音,非常热烈。

项少龙心情开朗,跳下马来,正要去看热闹,陶方迎上来道:“龙阳君在大厅等你。”

滕翼一望主宅前的大广场,不见任何马车随从,奇道:“他只是一个人来吗?”

陶方点头应是。

项少龙亦有点想见这故友,问问各方面的情况,当然包括雅夫人在内,随着陶方到大厅见龙阳君。

今次他虽没有黏胡子,但却穿着普通民服,避人耳目。

到剩下两人时,龙阳君欣然道:“项兄别来无恙,奴家欣悦非常。”

项少龙笑道:“听君上的语气,好像我能够活着,已是非常难得。”

龙阳君幽幽叹道:“无论在秦国内外,想要你项上人头的人,可说数不胜数,近日更有传言,说你与吕不韦脸和心不和。现在吕不韦势力日盛,自是教人为你担心哩!”

项少龙早习惯了这娇媚男人的“情款深深”,苦笑道:“这叫纸包不住火,什么事都瞒不了人。”

龙阳君愕然问道:“什么是‘纸’?”

项少龙暗骂自己糊涂,这是到汉代才通行的东西,自己却一时口快说了出来,道:“这是我家乡话,指的是帛书那类东西。”

龙阳君“这才明白”,道:“今趟我是出使来祭奠你们先王,真是奇怪,四年内死了两个秦君,现在人人都疑团满腹,吕不韦也算胆大包天了。”

项少龙知他在探听口风,叹了一口气,岔开话题道:“信陵君的境况如何?”龙阳君冷冷道:“这是背叛我王应得的下场,今次他再难有复起的机会,听说他转而纵情酒色,又解散了大批家将,在这种情形下,大王应不会再拿他怎样。”

再压低声音道:“赵雅病倒了!”

项少龙一震道:“什么?”

龙阳君叹道:“听说她病呓时,只是唤着你的名字,气得信陵君自此不再踏入她寝室半步。”

项少龙听得神伤魂断,不能自己,恨不得胁生双翼,立即飞往大梁去。

龙阳君道:“项兄放心,我已奏请大王,借为她治病为名,把夫人接入宫里去,使人悉心照料她。假若项兄愿意,我可以把她送来咸阳,不过那你待她病况好一点才成。”

项少龙剧震道:“她病得这么重吗?”

龙阳君凄然道:“心病最是难治嘛!”

项少龙那还有余暇去嘴嚼他话里语带双关的含意,心焦如焚道:“不!我要到大梁去把她接回来。”

龙阳君柔声道:“项兄万勿感情用事,咸阳现在龙虎交荟,风急云荡,你若贸然离开,回来后发觉人事全非,那就悔之已晚了。”

项少龙冷静了少许,道:“那我就派人去接她好了,君上可否派个办得事的人随行?”

龙阳君道:“这当然没有问题,敝国增太子对你印象极佳,只要知道是你的事,定会帮忙到底。大王亦知道增太子回国一事,全赖你在背后出力,否则也不肯照顾赵雅了。”

项少龙压下了对赵雅的思念,问道:“除了田单、李园和庞外,六国还来了什么人呢?”

龙阳君道:“燕国来的应是太子丹,韩国是你的老朋友韩闯,现在人人都争着巴结吕不韦,你要小心点才好。在咸阳他们当然不敢怎样,但若吕不韦把你差往别国,自有人会对付你了。”

项少龙正犹豫应否告诉龙阳君,当日在邯郸外偷袭他们的人是燕国太子丹派去的徐夷乱时,龙阳君又道:“李园今趟到咸阳,带来了楚国的小公主,希望能作政储君的王妃,听说吕不韦已口头答应了。但秦国军方的鹿公、徐先、杜壁等人都大力反对,假若此事不成,吕不韦的脸子便不知应放在那里了。”

项少龙道:“此事成败,关键处仍在乎太后的意向,不过吕不韦手段厉害,会有方法令太后顺从他的提议。”

龙阳君压低声音道:“听说姬太后对你很有好感,你可否在她身上做些工夫,好使李园好梦成空呢?”

项少龙这时最怕的事就是见朱姬,一个不好,弄出事来,不但良心要受谴责,对自己的声誉和形象亦有很大的打击。颓然叹了一口气道:“正因为她对我有好感,我才更难说话。”

龙阳君知他性格,道:“我是秘密来找你,故不宜久留,明早我将派人来找你,这人叫宁加,是我的心腹,非常精明能干,有他陪你的人去大梁,定可一切妥当。”

项少龙道谢后,把他送出门外。

回来后立即找滕翼和陶方商量。

他本想派荆俊出马去接赵雅,但由于咸阳正值用人之时,最后终决定了由乌果率五百精兵去办理此事。

商量停当时,琴清竟派人来找他。

三人大感愕然,难道这以贞洁名着天下的美女,终于动了春心?

项少龙、滕翼、荆俊和十八铁卫赶到琴府时,天已全黑,更添事情的暧昧性。众人在那布置清雅的大厅坐下后,两名美婢奉上香茗,已见过的管家方二叔把项少龙、滕翼和荆俊同时请入内厅。

荆俊见这动人的寡妇当他是个人物,自是喜出望外。项少龙则有点失望,知道事情与男女之私全无关系。

男人就是这样,就算没有什么野心,也绝不介意给多个女人爱上,只要不带来麻烦就成了。

琴清仍是一身素服,神情肃穆,礼貌地道过寒暄,与三人分宾主坐下,依足礼数。

及知众人尚未进膳,遂着婢女捧出糕点,招待他们和在外厅等候的诸卫享用。

项少龙等毫不客气,伏案大嚼,只觉美味之极,荆俊更是赞不绝口。

项少龙见她眉头深锁,忍不住道:“琴太傅召我等来此,不知有何见教?”

琴清幽幽叹了一口气,道:“不知是否我多疑,今天发生了一些事,我觉得有点不大妥当。”

三人大讶,放下手上糕点,六只眼睛全盯在她胜比娇花的玉容处。

琴清显然有点不惯给这么三个男人瞪着,尤其是荆俊那对贪婪的“贼眼”,垂头道:“今天我到太庙为先王的灵柩更换香花,离开时遇上相府的食客毒,被他拦着去路”

三人一齐色变。

荆俊大怒道:“好胆!我定要狠狠教训这狂徒一顿,管谁是他的靠山。”

滕翼道:“琴太傅没有家将随行吗?”

琴清道:“不但有家将随行,当时徐左丞相和吕相也在太庙处,听到喧闹声,赶了出来。”

荆俊冷笑道:“我倒要看吕不韦怎么处置哎哟!”

当然是给旁边的滕翼踢了一脚。

琴清望向滕翼,秀眸射出坦诚的神色,柔声道:“滕大哥不要把琴清看作外人好吗?我和嫣然妹一见如故,情同姊妹。所以今晚才会不避嫌疑,把各位请到寒舍来商量。”

滕翼老脸一红,尴尬地道:“好吧!吕不韦怎样处置此事。”

琴清脸上忧色更重了,缓缓道:“吕不韦做得漂亮之极,当着我和徐相,着那毒先叩头认错,再当众宣布对他的惩罚。”

项少龙早心知肚明是什么一回事,那是早写在史册上,颓然叹道:“是否把他阉了后送入王宫当太监呢?”

琴清骇然道:“你怎会猜得到?”

滕翼和荆俊更是瞠目相对,今天他们整日都和项少龙同行同坐,项少龙知道的事他们自该知道。

这么特别的惩罚,纵使哲人复生,也绝猜不着。

项少龙心中叫糟,知说漏了口,泄出了天机。而且今次无论怎么解释,也不会有人肯相信的了。

琴清却以为早有线眼把这事告诉他,待看到滕荆两人目瞪口呆的怪模样,大吃一惊,不能相信地道:“项太傅真只是猜出来的!”

项少龙“惊魂甫定”,自顾自叹了一口气道:“这并非太难猜哩,现在吕不韦最要巴结的人就是姬太后,眼下在咸阳,没有人比他更清楚太后的弱点,毒则是他最厉害的一只棋子,只有诈作把他变成太监,这只棋子才可放进王宫,发挥出妙用,说到玩手段,我们比起吕不韦,确是瞪乎其后。”

滕翼和荆俊开始明白过来,但对项少龙超水准及神乎其技的推断,仍是震惊得未可回复过来。

琴清狠狠盯着项少龙,好一会后才不服气地道:“我是事后思索良久,才得出这结论。但项太傅连事情都未听完,便有如目睹般知道了一切,琴清看太傅智慧之高,吕不韦亦有所不及,难怪他这么忌你了。”

项少龙暗叫惭愧,同时亦在发愁。

朱姬和毒可说是干柴烈火,谁都阻止不了,这事该怎样应付才好呢?

荆俊牙道:“让我摸入宫去给他痛快的一刀,那他就只好永远真当太监了。”

琴清终受不住他露骨的言词,俏脸微红,不悦道:“荆兄!我们是在商量正事啊!”

滕翼怒瞪了荆俊一眼,后者却是心中不忿,为何项少龙说得比他更粗俗,这俏寡妇却不怪他。项少龙知已混了过去,放下心来,脑筋立变灵活,道:“琴太傅太看得起项某人了,只可惜这事谁都阻止不了。”

琴清愕然道:“可是太后最肯听太傅的意见啊!”

项少龙坦然苦笑道:“问题是我不能代替毒,所以也失去了进言的资格。”

琴清一时仍未明白他的意思,想了片晌,忽然霞生玉颊,垂下头去,咬着chún皮轻轻道:“琴清明白了,但这事非同小可,不但牵涉到王室的尊严,还可使吕不韦更专横难制,项太傅难道不担心吗?”

项少龙语重心长的柔声道:“琴太傅何不去巴蜀,陪华阳夫人过些眼不见为净的清静日子?”

琴清娇躯一颤,往他望来,射出复杂难言的神色,慾言又止,最后垂下螓首,低声道:“琴清有自己的主意,不劳项太傅操心,夜了!三位请吧!”

三人想不到她忽然下逐客令,大感没趣,怏怏然走了,琴清并没有起身送客。离开琴清府,晚风迎面吹来。

滕翼忍不住道:“三弟真不打算向姬后揭破吕不韦的阴谋吗?”

项少龙叹道:“问题是对姬后来说,那正是令她久旱逢甘露的一份大礼,试问谁可阻拦?”

荆俊赞叹道:“久旱逢甘露,吕不韦这一手真厉害。”

滕翼策着马儿,深吸一口气道:“若给毒控制了姬太后,我们还有立足的地方吗?”

项少龙冷笑道:“首先姬太后并非那么容易被人摆布,其次我们大可将计就计,尽量捧起毒,使他脱离吕不韦的控制,那时最头痛的,却是吕不韦而非我们了。”

滕翼和荆俊大感愕然时,项少龙已策着疾风领头往长街另一端冲去。

在这刹那,他充满了与吕不韦斗争的信心。

因为根本没有人可改写历史,包括吕不韦在内。

所以这大恶人注定了是玩火自焚的可笑下场。

谁都改变不了。他无法知道的,只是自己的未来的际遇吧了!

次日清晨,天尚未亮,李斯率着大批内侍,带着王诏,到乌府代表小盘正式任命项少龙作都骑统领将军,滕翼和荆俊分任左右都骑裨将,授以虎符文书,弓箭、宝剑、军服甲胄,还可拥有五百亲卫,可说王恩浩荡。

项少龙心知肚明这些安排,是出自李斯这个自己人的脑袋,故而如此完美。跪领王命后,由滕翼立即挑出五百人,全体换上军服,驰往王宫。

到了主殿前的大广场,小盘刚结束早朝,在朱姬陪同下,领着左右丞相和一众文武百官,登坛拜将,仪式隆重。

这天项少龙等忙得不亦乐乎,既要接收设在城东的都骑衙署,又要检阅都骑士卒,与其他官署办妥联络事务,更要准备明天庄襄王的事宜,以百计的事堆在一起办理。

幸好项少龙目下和军方关系大佳,吕不韦则暂时仍要摆出支持他的姿态,故而顺风顺水,没有遇到困难和阻力。

最神气的是荆俊,正式当上都骑副将,八面威风,意气飞扬。

同日由陶方安排下,乌果偕同龙阳君遣来的宁加,率着五百精兵团战士,匆匆上路,往大梁迎赵雅回来。

到了晚上,小盘使人把他召入王宫,在内廷单独见他,劈脸忿然道:“你知否毒的事?”

项少龙叹了一口气道:“太后和他已混在一起吗?”

小盘怒愤交集道:“先王尸骨尚未入土,吕不韦这姦贼就使个小白脸来假扮太监,勾引母后,我恨不得把他碎尸万段。”

项少龙暗忖这毒对女人果然很有手段,这么快便搭上了朱姬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6章 王陵埋骨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寻秦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