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秦记》

第13章 情较量

作者:黄易

项少龙回到邯郸时,已是黄昏时分,和乌廷芳依依惜别后,策骑返回别馆。

此行最大的收获自是得到了美女乌廷芳和与她父亲建立了某一程度的了解及情谊,还有就是在乌应元亲自指点下,更熟习马性和骑术的窍门。

对他这曾受严格军训的特种精锐来说,学一天的作用等若普通人学一年那么有实际得益和效用了。

抵达别馆,入囗处竟有赵兵把守,吓了一跳,幸好遇到李善,才知道赵王风闻少原君与乌廷威两事后,不但警告了所有人不准动项少龙,还调来禁卫保护他。

一方面惊讶赵王耳目之灵,但亦隐隐感到这比武背后可能大不简单。

正想着时,李善道:“雅夫人着你回来后立即到她的夫人府,马车在等着你哩!”

项少龙心中叫苦,他并非超人,这几天差点是不分昼夜地分别和舒儿、雅夫人、乌廷芳三位美人儿做爱,每次都是悉力以赴,现在刚跟乌廷芳作过抵死缠绵,可如何向雅夫人满意交差。

他痛苦得差点呻吟起来,回宅匆匆更衣,安慰了舍不得他离去的舒儿一番后,坐上马车,不理一切倒头便睡。醒来时发觉夜已深沉,身在夫人府内,雅夫人蜷睡身旁,像只温驯的小猫儿。

项少龙心中升起无限温馨,唤了她两声,见她仍好梦正酣,温柔地吻了她的脸蛋、眼睛、鼻子、小嘴,才小心为她盖好被子,站起来步到窗旁。

伸了个懒腰,只觉精神饱满,精力充沛,深厌此时若要应付几个女人,体力都没有问题。

无论如何,在赢了连晋后,定要去找嬴政,能见他一面也好。若没有见过这个一手缔造出中国的伟大人物,真是死不甘心。

不过亦有一事想不通,以邯郸如此守卫森严的城市,这样一个有资格继承大秦皇位的重要人物,将来如何溜出去呢?若不回咸阳,他如何能登上皇座?

电影里的邯郸城,只是个不设防的城市,但现实里却是另一回事,嬴政如何回去做他的始皇帝呢?

当年嬴政的父亲异人,得吕不韦这富甲一方的大商贾之助,才能成功溜掉。赵人既有前车之监,理应再不许有同样事情发生,纵使吕不韦再来,而赵人又忘记了他作过的事,恐亦难以重施故技。

而且那也不是几日可成的事,由吕不韦遇到异人,到异人返回秦国,中间隔了十多年,若非长平一战赵人被秦国的远征军坑杀了四十万人,异人和吕不韦亦不会为怕遭受报复冒险溜回秦国,还无奈地要留下了赵姬和嬴政两母子。

嬴政今年究竟多少岁,是否长得和秦人般高大呢?他真的很想知道,有个人可问问就好了。

“少龙!”

项少龙正想着被人知道会杀头的事。闻声着着实实吓了一跳。

转过身来。

美艳不可方物的雅夫人身穿单薄的罗裳,笑意盈盈看着他。

项少龙道:“还以为你睡了,给你吓了一跳。”

雅夫人移了过来,直到挤紧他后,纤手才缠上他的脖子,欣然道:“若不装睡,怎试探到你的温柔,本还以为你在骗我,到见你真给我吓了一跳时,才知道你真不知人家是装睡的。”

项少龙暗叫惭愧,自己入神想着对赵国大逆不道的事,反错有错着,真是有点运气。

着她动人的体香,感受着肉体的接触,项少龙的手忍不住在她丰腴的背肌搓摸揉捏起来,当然不会放过她挺起的圆臀。

雅夫人闭目享受着他的爱抚,梦呓般道:“你不知自己多么重,四名卫士抬你入来都不知多么辛苦,真怕有一天会给你压死呢。”

项少龙心中一荡,笑道:“但昨晚夫人却似嫌我压得不够力道呢!”

雅夫人张目白他一眼,离开了他的怀抱,拉起他的手道:“本来人家打自一见你时,便立即想到要和你合体交欢,不知为何现在只想和你说说心事话儿,来吧!你的肚子应该饿了,我们到后园的小楼赏月饮宴,好吗?”

项少龙还是第一次听到她以这般有商有量的语气和他说话,又见她不止是希从自己身上得到肉慾的满足,知这荡女对自己生出情,心中充满了征服这难搞女人的成就感。正要说话,肚子“咕咕”的叫了起来。

雅夫人花枝乱颤,一阵动人心魄的荡笑后,妩媚地横了他一眼,拖着他走出房外。

明月高挂天上,照亮了整个大花园和园心两层的小楼。

两人饮醉食饱,倚在楼栏处共赏又圆又亮的明月。

雅夫人轻叹了一声道:“今早人家起来时,本立定决心不再找你,或者不那么快找你,可是不到半刻便下令卫士把你拿来,但想想却是不妥。后来又改派府仆驾马车去迎你。那知你这人一早和乌应元父女到了城外去,累得人家坐立不定,白等了你一天,什么人都不愿见,连王兄召见我亦托病不去呢。”

听着这风华绝代的美女吐露真情,项少龙只觉心头一片甜美。

自从时空机器把他强送来这隔了二千多年的战国时代后,事情一波接一波冲击着他,使他根本无暇清楚去思索眼前的一切。只能设法挣扎求存。

现在他忽然清晰知道,天!他真的来到了古代,还和那不同时空的人物接触、交谈,甚至战斗和做爱。

只恨当时不能多问那马疯子几句,这究竟是什么一回事。

这一切不是早发生了吗?为何现在却仍然有过去、现在和未来,就像以往的现实那样。

若改变已发生的事,对将来会做成什么影响呢?

还是有着无数的过去,现在他面对的只是其中一个。

假设他找到秦始皇,杀了他,是否就没有了后来的中国呢?

一切都像梦幻般不真实。

最真实的时刻,只会出现在与美女抵死缠绵之时。

就像眼前的雅夫人。

“想什么哩!”

项少龙从沉思中惊醒过来,心中苦笑,自己的心事儿恐怕永远都不可以吐露出来。

伸手脱下披风,来到她身后为她披上,然后绕过她的玉臂,紧搂着她,同时抓着了她一对纤手,柔声道:“为什么对我这样坦白呢?不怕我看穿你的弱点,控制了你吗?”

雅夫人微笑道:“当然不怕!要控制就控制个饱吧!我闷了整天,也想了一整天,发觉自己真的从来没有快乐过。唉!对男女的事,我早麻木了。假设你在王宫和公侯的地方长大,亦会明白我的意思。”

项少龙奇道:“你生于王侯之家,理应百物无缺,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为何提起王宫,就像在说着这世上最可怕的地方似的呢?”

雅夫人紧挨在他怀里,好像要从他身上得到安全和温暖,幽幽道:“听说以前在周朝时,王室和诸侯受到传统和祭典礼仪的约束,兼且规定了要从其他王侯家中挑选妻子、所以一切都要合礼法,没有人敢放纵。可是到了今天,王宫成了天下最*乱丑恶的地方。我亲眼目睹自己的父兄长辈所犯的婬行恶事就不胜杖举,像养了几个童,还要他们搽脂抹粉,真教人呕心。王叔他爱在客厅墙上,画满男女交合的羞人情景,还召来大批臣子和宫女,饮酒作乐,而我──噢!真的不想说下去了。”

项少龙隐隐猜到其中可能牵涉到近亲乱伦一类的事,想也不愿想,点头道:“不说也好,忘掉了罢。”

雅夫人两眼一红,凄然道:“少龙!只有你才能帮我忘掉可怕的过去。”

项少龙大喜,乘机道:“首先你不可以再和其他男人相好。”

雅夫人一震道:“你知道了!”

项少龙心中暗叹,全城都早知道了,我怎会不知道呢?点了点头。

雅夫人仰脸看了他好一会后,转过身来,轻轻推开了他。

项少龙不解地低头细审她的神色。

雅夫人精灵乌黑的眸珠紧盯着他,神态转冷,平静地道:“你是否在心中鄙夷我呢?”

项少龙大感头痛,这女人真是喜怒难测,不过却知这时退让不得,冷冷道:“若你继续过着面首三千的生活,我的确会看你不起。”

雅夫人最看不得他大男人的气魄,软化道:“少龙!抱着我。”

项少龙摇头道:“若你不答应我,恕难从命。”

雅夫人惶急道:“可是你却总不能整天陪着我,有时你又会出征打仗,你难道不知寂寞是可以把人折磨死的吗?”又幽幽一叹道:“我什么都有了,都不觉希罕,只有获得不同的男人,才能在某一段时间给人新鲜和刺激的感觉,好吧!你答应整天伴在我旁,我便把所有男人全赶跑了。”

项少龙微笑道:“没有相思之苦,又那来重聚的欢娱,过犹不及,辛苦得来的成果才会有价值。若夫人学不懂这快乐的至理,这一生休想能乐起来,即管有我项少龙帮你都没有用。”

雅夫人凝神想了一会,俏目闪过惊异赞赏的神色,沉声道:“你的思想很特别,很有新鲜的感觉,刺激我想起了从未想过的问题,我便正是过犹不及,所以没有快乐的感觉。”

接着向他媚笑道:“我第一次感到和男人说话原来这么有趣的。”项少龙心道当然有趣,对二十一世纪老生常谈的事,对你们来说自然是思想上的突破。忽然间,他知道自己定可把雅夫人也从连晋这姦小子手上夺过来,因为连晋少了他二千多年的识见。

我的天!那是多么遥远的距离呵!

雅夫人白他一眼,道:“你的笑容很可恨,是否在笑人家。”又回复了天真可爱的小女孩情怀。

她是否只是个被宠纵至从没有长大成熟的小女孩呢?

项少龙心中一动,指着天上明月说出了牛郎织女的故事。最后吟道:“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雅夫人听得心神俱醉,仰首看着明月旁的虚空,幻想着那道鹊桥,叹道:“这两句话是否少龙作的,音韵既好听,意境又迷人。”

项少龙硬着头皮道:“当然是我作的,你听过有人曾说过吗!”

雅夫人笑道:“不要这么紧张好吗?告诉我,为何要我听这么凄凉无奈的故事?”

项少龙来到她旁,凭栏挨着,淡然道:“我只想你去猜一下,当牛郎织女每年一度相会时,他们会做什么事。”

雅夫人为之失笑,风情无限地娇笑道:“当然会做昨晚我们曾做足一晚的事哩!”

项少龙被她狐媚放浪的丰姿逗得*火狂升,有点粗暴地道:“快答覆我你要项少龙还是其他像连晋般的男人,二者只可选取其一,答覆了我便把你抱入楼内去。”

雅夫人专注地瞪了他一会后,含笑道:“若你能再作出两句诗文,可以像刚才那两句般打动人家,我便答应以后只做你的女人。”

项少龙心中暗喜,今次就以诗仙李白的名句来刺激你,随囗道:“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如雪。”这两句诗对女人来说,最是一针到肉。

雅夫人娇躯剧震,低头念了两遍,无限深情由秀眸里倾泻而出,柔声道:“项少龙!你赢了,抱我进去吧!”

两人刚入楼内,准备进入寝室,一名俏婢急奔上来禀告道:“夫人!连爷来了。”

项少龙一震放下了雅夫人,冷冷瞪了她一眼,自然在说原来连晋竟可在你府内横冲直撞,随时可登堂入室来找你。

雅夫人先吩咐俏婢道:“还不去阻截他,告诉他我今晚不想见他。”

俏婢领命去后,才怪地横了项少龙一眼道:“人家不是表明了心吗?”

项少龙尚未答话,连晋的声音在楼下响起道:“连晋既已到此,夫人何忍连悦耳的声音都不肯让在下听上半句?”

项少龙心中暗赞,这连晋果有迷倒女人的风度和手段。

果然雅夫人眼中露出茫然神色,显是被连晋勾起美丽的回忆。

连晋又道:“今晚明月当空,美景无穷,夫人一人独寝,不嫌寂寞吗?”

雅夫人一震醒来,芳心盱地偷看了项少龙一眼,见他脸上现出不悦之色,忽恨起连晋来,娇喝道:“声音听过了,快走吧!”

项少龙见她仍未肯把话说绝,知她对连晋尚有余情,大不是滋味,闷哼一声。

连晋怒喝道:“谁在上面!”

侍卫叱喝声响起,接着是兵刃交击声和痛呼声,然后登楼声响起,连晋走了上来,后面追着守卫。

雅夫人向众卫喝道:“没你们的事了,退下去。”

连晋瞪着项少龙,失去了往日的从容,眼睛似要喷火出来,一字一字道:“又是你项少龙。”

雅夫人正要向连晋责骂,项少龙截着她道:“夫人请进房内。”

雅夫人绝不想留下这对情敌在此,但却知道若不听项少龙吩咐,便等若让连晋赢了,那自己将永远失去了这心高气傲的男子,咬着下chún,乖乖走入寝室去。

连晋见这从不肯真正屈服的美女,竟屈服在项少龙的“婬威”下,气得差点呕血,一时竟说不出话来。

项少龙一对虎目射出森寒的冷芒,沉声道:“昨天是否你唆摆孙少爷来碰我的燕女?”

连晋城府极深,恼怒过后,回复冷静,轻笑道:“不只燕女,连你那素女都是我通知少原君去及时抢走的。”

项少龙仰天一阵悲笑,再望往连晋时,变得一点表情都没有,沉声道:“好!若我项少龙让你活过后天,我项少龙便跟你这人渣的老爹姓。”

连晋当然不知道“人渣”是什么,但知道总不会是好说话,哈哈一笑道:“这正是我连晋想对你说的话。”接着向着寝室扬声唤进去道:“后晚连晋再来时,夫人当不会拒绝我作入幕之宾吧!”再一声长笑,下楼去了。

项少龙真想追下去立即与他决一死战,可是若杀了他,可能便因有违王命被立即斩首,惟有强忍下这囗鸟气。

素女自杀惨死的祸首,现在他清楚地知道是谁了!

不过他亦不会放过那少原君。

“气消了吗?”

项少龙转过身去,看了倚门而立的雅夫人一会后,走了过去,拦腰把她抱起,进入室内。

这时他心中没有半点柔情蜜意。

有的只是暴风雨般的忿恨。他需要舒泄心中的痛楚,对象就是雅夫人。

雅夫人紧搂着他,囔道:“少龙你真好!弄得人家像登上了仙境,从没有男人能像你那么狂野有力对待人家的,真的精彩绝伦。”

发泄了恨气的项少龙听得膛目结舌,自己那样狎辱挞伐她,反赢来她由衷的赞美,看来她是有点被虐狂了。

雅夫人道:“为什么不说话?人家以后全听你的话了,行吗?”

项少龙笑道:“这才像样。”

雅夫人不依地扭动了两下,不一会已沉沉睡去。

反而项少龙因早睡了一觉,又心痛害死了素女,就那么瞪着眼左思右想,临天明前,才不堪疲累睡了过去。

醒来时秋阳早升了起来,暗叫乖乖不得了,如此纵慾,明天还那有力气和连晋舞刀弄剑,忙爬了起来,立定决心,由现在起至决斗期间,绝不再沾女色。

走出厅外。

立时看呆了眼。

平时宫髻丽服的雅夫人,换过一身普通妇女所穿的便服,脸上只薄施脂粉,连一对耳坠都欠奉,别具另一种醉人的清丽丰神。

她站在楼梯处,显是刚才上来。

见到项少龙时亳不吝啬赠他一个笑容,迎上来搂着他道:“让民女服侍大人梳洗。”

项少龙笑道:“你很喜欢做民女吗?”

雅夫人赧然点头,道:“今天我要你陪我去逛街吃东西。”

项少龙大感头痛,昨天还答应了乌廷芳去看她,陶方亦必然有事找自己密斟,他更想找点时间陪伴寂寞的舒儿,唉!若懂分身术就好了。

真想硬着心肠拒绝雅夫人。

可是见她那兴致勃勃,满脸期待的神情,却偏说不出囗来。

谈笑一番后,两人溜到街外,漫步而行。

不知不觉,说说笑笑间,来到那天往雅夫人府时曾经过的别国人居住的大宅。

项少龙乘机问道:“这些地方住的是什么人,为何守卫这么森严?”

雅夫人答道:“大多是被我们打败了的国家,求和时送来作保证的人质。”

项少龙道:“有没有些特别有身份的人。”

雅夫人道:“所有人都是王族的人,但最重要的便是嬴政了,他是秦国子楚的嫡子,唉!不过这人不提也罢。”

项少龙奇道:“你认识他吗?”

雅夫人俏脸一红,有点不愿说地道:“不但认识,还很熟呢!”

项少龙皱眉道:“难道他也是你入幕之宾,他不是个小孩子吗?”

据那电影所描述,秦始皇登位时才十三岁,现在岂非只有八、九岁,雅夫人难道连小孩子都不放过吗?

雅夫人道:“你那里听来的,他最多比你年轻两三岁吧!”

项少龙心想难道史书记载错了。

雅夫人挽着他手臂摇撼着道:“算我不对了,求你不再翻人家旧账好吗?”

项少龙不敢再问,怕她起疑心,暗忖以后有的是机会,说不定可通过她认识这超凡绝世的风云人物。

提议道:“不若我们先回别馆,看看有没有急事找我。”

雅夫人只要能和他在一起,再无所求,欣然道:“好!让我看看你藏起来的燕国美女出落得怎么美丽。”

项少龙愕然道:“你也知道舒儿?”

雅夫人快乐得像个忘无虑的小女孩,挺起酥胸得意扬扬地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这是孙子兵法教的。我还知道乌廷芳那丫头爱上了你呢。连晋与你在情场的较量,真是一败涂地了。”

项少龙头皮发麻,心内生寒。知道了乌府其实布满赵王的探子和卧底,因为他并不信任有一半秦人血统的乌家人。

此事真的非同小可,定要找个机会告诉乌应元,否则随时有诛灭整个家族的厄运。

心惊肉跳中,项少龙美而行,漫游邯郸城车来人往,己ζ接踵的古代大道。

这是否只是因马疯子的机器所引发出来的一场时空之梦呢?

项少龙忽地感到一片茫然。

但他知道无论未来如何可怕,他已深深爱上了这古老的年代和身旁的美女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寻秦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